第三百七十二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七十二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第三百七十二章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或许,在你没有当上母亲的那一刻起,从来都不会感受到它带给你有多大的震撼,带给你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甚至就是连容谦也未曾想过,到底是什么给了顾眠如此强大的勇气,到底是什么做了她如此坚强的后盾,又到底是什么让她如此坚定自己的内心?

  今天的顾眠让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光景,让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光彩,他从她身上看到的不仅仅是自信和光芒,他看到的更多的是骄傲,和慈悲。

  这是源自于一种宠溺的爱,也是源自于一种最深沉的爱。

  这种感觉他没有办法估量,但是,他好似能体会她那种温暖如泉涌般的感觉,既熟悉又有些陌生。

  他们之间的爱似乎有相同的感觉,却有些不同,这就是母爱和父爱的区别。

  又不知道这样的时间过了多久,反正,就在顾眠再一次觉得脚踝处传来痛感时,对面穿着红衣的女子终于再次开口了。

  “想不到平时看起来娇滴滴的顾小姐身子骨竟然这般好,穿着十五公分的高跟鞋站了有一会儿竟也不觉得累吗?要不要坐下来我们慢慢谈,或者是,再让秘书端进来两杯咖啡。”说话的声音依旧不急不躁,到底是一副温润如水的性子,和她这是鲜红亮丽的衣服倒还真有些不相符合呢!

  好一个反客为主,这里虽然是容氏集团,却被张绮说的好像是她自己的办公室一般来去自如,说话的语气也是十分的轻松自在,到是没有一点客人的感觉,要是旁人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呢!

  可惜啊,这里没有别人,这里有的只是她和容谦而已,他们两个在这里真正的主人,又怎么可能会容忍她在他们两个主任面前随意放肆呢?

  吞了吞口水,在两人面前大摇大摆的走到一旁的沙发上,轻摇轻慢的坐下,还时不时的用目光瞟向那窗外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看着他们忙碌而匆忙的身影,顾眠也会时不时的把自己想象成他们中间的一份子,每天像是定时定点一般,有着自己独特的生活规律和生活方式。

  虽然,她并非他们其中的一员,她目前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生活,但是,在她看来,这世界有多种生活的方式,而每个人的选择也是不同的,但是,无论他们选择哪种生活方式,无论他们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进行自己的生活规划,去完成自己余下的人生,这都是值得尊重和敬佩的。

  或许是她自身的气场太过于强大,又或许是她今天的举动超乎所有人的预料,以至于让其有些摸不着头脑。

  张绮不明白顾眠到底是怎么了?也不明白她突如其来的性子到底是受了哪门子刺激,看起来和平时大不相同,完全没有了往日唯唯诺诺的样子,更不像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女人。

  此刻,她倒像是一个生活中的强者,事业上的女强人,就算是用这两个词来形容顾眠也不为过。

  就在张绮细细打量着这个坐在她对面的女子时,顾眠已经将视线转移到了他们旁边的咖啡杯上,小心翼翼的端起面前的咖啡杯,在手中摇晃了一圈后,直到看到那杯中的咖啡渍已经沾到了杯脚上,这才缓缓将咖啡杯放下,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对了,张小姐不是还有事情没谈完吗?不如我们尽早结束吧,中午还有个饭局,我和容谦都要赶着去吃饭呢!”

  就算是再不明事理的人听到这句话估计心中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芥蒂吧,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心思极其敏感的女人。

  张绮的脸色确实难看了几分,不过,也只是几秒钟的功夫,又迅速恢复红润,仿佛刚刚一闪而过的苍白只是别人看错了而已。

  先是转头朝着容谦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再将视线慢慢转移到顾眠身上,没有放过1分1秒的时间,将全数的目光都紧紧盯在顾眠那双好看的杏眸上,那凌厉的目光好像是在说,如果世界上杀人不犯法,恐怕她早就向顾眠杀个千刀万剐,顾眠早就死了一千回一万回了。

  她的小心思,顾眠又何尝不知?

  尽管是低着头,可是,她用余光也能够明确的感受到来自前方的一抹凌厉,那犹如尖刀般的寒冷和锐利根本不能让她忽视。

  不过,她倒也没有怕什么,只是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完全不把这件事当回事,又低低的说了一句,“又要看张小姐也是累了,说了这么久,大概口渴了吧!要不然,我叫人送点喝的来,只是不知张小姐喜欢喝什么?是茶还是酒?”

  顾眠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如果张绮再不应答,就显得有些过意不去了,更何况,她根本也不是怕顾眠,她只是不知道该怎样说接下来的话罢了。

  说来也怪,她长这么大以来,还真是很少有人会把她呛得说不出话来,这是头一次,她相信也是最后一次。

  脸上开始逐渐变得惨白,那巴掌大的小脸深深的埋在帽子底下,不想让别人看出来丝毫差池,她发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手心渐渐握紧,那手掌心中的丹蔻此刻已经嵌入了掌心之中,可是,她仍然没有感受到半分痛楚,似乎这一切的痛楚都没有她的心里来的更痛更难受。

  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像顾眠这般的对手,如此一来,她之前还真是小瞧了她呢,本来只以为她是一个乖乖的小白兔形象,可没想到,却有今天的一面,着实让她大开眼界,看来,是时候该整顿整顿外界对她的传闻了。

  动作十分优雅的翘起二郎腿,好似时间的话题在她耳朵里听来变成一文不值,所以,她脸上的表情也十分淡然,显得并不是那么十分在意,

  估计是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吧!顾眠在心里暗自想到,可同时,她又佩服张绮在她面前的表现,一直稳如泰山,并没有半点丝毫不妥的语言或者是行为。

  不知道是她掩饰的太好还是怎的,反正,如果这件事放在她身上,她是坐不住,还有可能直接冲上去打她两巴掌,如此看来,这个张绮倒还真的不是一般人物。

  时间停顿了许久,就在两人都觉得久到他们彼此之间的气氛都有些尴尬时,张绮这才开口道,“时间的确也不早了,既然顾小姐和容总中午还有饭局,那么,三娘也就不打扰二位了,不过,今日,顾小姐倒是让三娘大开眼界。”

  “张小姐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彼此彼此罢了,我们到底都是女人,自然比其他人更懂一些,张小姐说是么?”既然张绮的意图都已经这么明显了,那么顾眠也只好奉陪到底,以前,看在她们都是女人的份上,她还会装一装,让一让,但是眼下看来,实在没有这个必要。

  “那是自然,没想到我和顾小姐能够这般谈得来,要是早一些相识,估计我们还能成为很好的朋友,或者是闺蜜呢!”

  “闺蜜倒是不敢当,朋友二字对张小姐来说,也实在是有些委曲求全,不过,既然相识一场,就是缘分,我们有缘再聚吧!”顾眠十分淡然的说道,一边说着,眼神一边有意无意的瞥向容谦的方向。

  缘分这种东西,想有自然会有,不想有也有可能不会有,但是有些时候,强行控制的东西未必是好的。

  所以,顾眠的这句话就是说给张绮听的,她也是在很明确的警告她,不是她的东西始终不是她的,也就不要妄想。

  不要忘记,想要拿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样的结果也不是好的。

  “那是自然,缘分这种东西自然强求不得,不过,就像顾小姐说的,相识就是一种缘分,我相信缘分会让我们再次相遇,只是,不知道下次再次见到顾小姐时,又会有什么样的惊喜?”

  张绮这段话说得十分自然,可后几句却有些拉不下脸,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语气,可听起来酸溜溜的,让人很不舒服,但是,却还是和平时有些不大一样。

  话音刚落,还没等顾眠回答,直接一手提起她手里拎着的爱马仕包包,起身后,头也不回的向办公室门外走去。

  顾眠依旧坐着一动不动,不用想也知道,张绮的脸上此时定是怒气冲冲吧,想想都不会觉得好过,不过,这正是她想看到的。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别人敬她一分,她也敬别人一分,相反,别人欺她一分,她也会反击别人一分。

  换做是以前,她可能会提前一些仁爱道德,表现表现自己的宽容和大度,体现体现着人世间的真善美。

  可是现在看来,这些道理用在有些人身上始终是有些浪费了,你想用你的道德品质去感化他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反而会白白浪费自己的力气罢了。

  所以,像张绮这种人,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好顾及的,该说的都要说,该做的也都要做。

  否则,这种人只会得寸进尺,迟早有一天会做出一些过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