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吃醋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七十四章 吃醋了

  第三百七十四章吃醋了

  生活中的景象无论大小,也无论远近与否,或许都有它自己的独特的景致和自己独特的魅力。

  每个人都是这天地当中的一份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在这里的权利,同样,他们也有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以及他们想要做的事情。

  也许,他们总会见到这大自然中的花花草草是美丽的景色,蓝天碧海是美丽的景色,甚至森林里的动物园也是美丽的景色。

  但是,在容谦眼中,他突然察觉到了许多,也释然了许多,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也是从未有过的欢喜。

  原来,看透竟然是一种如此超然的态度,如此美好,如此快乐。

  与其说这种花花绿绿的风景是美丽的倒不如说他更向往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

  再次将目光放在那相互搀扶的老人身上时,容谦的眼神不仅深沉了几分,嘴角也不经意间勾起了一丝微笑,好看的唇角微微上扬,像是捕捉到了一丝让他兴奋的事情。

  或许完美无缺的人生并不需要太多的铺张,也并不需要太多的名利,更不需要太多的金钱。

  对于有的人来说,能够和自己相爱的人长相厮守在一起,或许就是一种她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也是她个人认为一种最美好,最快乐的生活方式。

  容谦是认同这种生活方式的,他也认同每个人的想法,他认同顾眠过去的想法,也认同顾眠现在的想法,虽然顾眠从未与他说过她内心当中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可是容谦却一次也不敢忘记,他都懂。

  顾眠那样一个心高气傲的女生怎么可能会甘愿做一个家庭主妇呢?她那样一个自尊心十分强悍的女生怎么可能会任由别人摆布呢?她那样一个不服输,永远都是很倔强的女生又怎么可能甘心屈于别人之下呢?

  正是顾眠的好奇心,正是顾眠的自尊心以及顾眠对自己下了狠心,这才让她一步步走到了今天,才让她越来越努力,变得越来越好。

  其实,不单单是他而已,许多人都是一样的,他们都在为自己心爱的人努力,他做的每一个努力不单单是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其他人,为了他的家未来的公司,更是为了他所负责的所有人。

  或许,从他的角度上考虑,如果他所做的一切单单只是为了他的家庭,他的爱人,他的老婆孩子来说,他的这个想法或许有些自私了。

  毕竟,他身处于容氏集团总裁这样一个职务,既然是总裁,自然就包含了处理容氏集团所有大小事务,对员工负责,还要对他合作的企业负责,以及对着所有员工的利益负责。

  他们都是他的子民,同样,他也会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对待。

  或许,有人说他管的太多了,只需要保证自己的利益就好,可是在他眼中,没有什么区分,只有你对别人好,别人才能给你更大的回报,利益之间的友好都是相互的,没有友好,又谈何利益呢!

  十分不情愿的挪动了一下他有些微微僵硬的身躯,就算是再高级的座椅,再柔软的坐垫,一旦坐的时间久了,也会让人产生疲劳之感,也会让人觉得有些疲乏,疲惫不堪。

  活动活动筋骨,舒展了一下有些麻木的四肢,十分疲倦的伸了个懒腰,缓缓起身,向他不远处的窈窕淑女走去,如此的安详宁静的美人倒是一个真的十分养眼的景色呢!

  终于,还是容谦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静,终究没有忍住这样绝色的纷扰,漫不经心的说道,“怎么?昨天不是还吵着闹着找我有事情?怎么?事情解决了?”

  一边说着,一边来回在顾眠的周围踱步,似乎在思考一些十分重要的事,但是,他的视线依旧在顾眠的脸上,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顾眠先是愣了几秒钟,而后将神情调整过来,“没有,怎么了?如大总裁,什么时候对我的事这么上心了?对了,刚刚没有打扰你和张小姐的谈话吧?”

  顾眠的这句话在容谦听来是故意这么说的,但是,对于她自己来说,一部分是故意的,也有一部分是无意的。

  她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说,明明就是一个明知故问的答案,早已在心里默念了八百回,用嘴说出来却还是有些不舒服,不知是她想多了还是怎样?总觉得容谦看她的神情当中有一番别的情感。

  “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夫人这是说的哪里的话?不过,听夫人说话的口吻,难不成是吃醋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调侃语气,调侃中带着几分不正经的味道,让人乍一听似乎觉得有些不舒服。

  可是,这样的语气在顾眠耳中,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他的处事作风再加上他的说话行为习惯,在她的大脑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定势思维。

  无论她做出多么强烈的反应,又或者开了多大的玩笑,在她耳中听来,都是一个样的,没有办法,这就是真实的她。

  不过,话又说回来,容谦这番话说得可真是太逗了,这都什么年头了,明明都是老夫老妻了,还哪里谈得上吃醋为什么吃醋?

  再说了,现在她都已经过了这个爱吃醋的年纪,虽然,她并不是在承认她变老,明明还是一个花儿一般的年纪,可谁让她年纪轻轻就已经经历了世事呢!

  用一个词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就是心累,一方面要照顾到自己和宝儿的情绪,另一方面,她还要整天看着容谦的脸色,时不时的还要考虑他说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一想到他们昨天谈论的话题,她就气的不轻,都已经什么时候了,现在竟然还有心思和他开玩笑,帮不了的忙就不要帮就算了,可是现在竟然还过来调侃她,这都什么人呢!

  轻轻瞥了容谦一眼,什么都懒得说了,却还是缓缓开口,“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方便多问,反正我对你们之间的事情也不感兴趣,你这里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就起身带好墨镜,拎起包包,准备离开,眼看已经走出几步远,马上临近门口的时候,容谦的动作还是比她快了一步,伟岸而修长的身躯直直的挡住了她的身影,拦住了她的去路,低头看向顾眠的深情还带着暖暖的笑意,全脸都是一副让人心神荡漾的表情。

  “你干什么?快让我离开。”顾眠这话说得不带有任何语气,看向容谦的眼神也是十分冰冷,仿佛是在和一个她极其厌恶的人对话。

  “不让,你要去哪?”果然,容谦还是那个容谦,并没有因为顾眠对他的恐吓而变得有一丝服软,他的这点性子是不会变的。

  无论面前的艰难有多么强大,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罢,只要是他坚持的事情就不会变的。

  “你管我去哪儿?”她就弄不明白了,现在,她不想打扰他了,容谦怎么又不让她走了,这个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

  “就算我不管你去哪,最起码我要保证你的安全吧!我可以不跟着你,但是你至少要告诉我你要去哪里。”容谦一本正经的说道,说够还不忘捋了捋自己额前刘海,好似在故意耍帅一般。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里,而且你也不用派人跟着我。”这样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她也听了一遍又一遍,耳朵都要被他磨出茧了,甚至每天在耳边回响的都是这样类似的话。

  她生活也是不时都会更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刚开始,她并没有太当回事,可是后来她才越发的觉得严重,这叫什么来着?

  干涉她的人身自由权,她哪里还有半点隐私可言?想见什么人?去了哪里?都做了些什么?甚至……她所有的事情都会暴露在容谦的监视之下,她的一举一动,他都可以听他的属下汇报得有声有色,甚至一丝不落。

  “那好,既然你非要离开的话,我也不强留你,收拾收拾东西,我们走吧!”容谦轻叹了口气,顺手将顾眠手中的陶瓷杯放回原位。

  他早已看出了顾眠的心思,许多事情总是矛盾的,他也担心她的人身安全,又不想让太多的人在她身边,让她产生烦恼,这种纠结的情绪在心里,他最终还是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也只有这样了。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你要跟我一起走,我没听错吧!离这还有一大堆的工作要做,况且,现在还没到下班时间,你这样弃你们公司的人于不顾,不太好吧!”顾眠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可不希望这个家伙跟她一起走,帮不上她的忙就算了,指不定会惹出什么乱子来的。

  总之,和他在一起,要么就是有天大的好事发生,要么,她就要倒霉了。

  “没什么不好的,你冒着这么大风险,带着这么大诚意过来找我,我怎么可能会抛弃最爱我的夫人呢!”一边在旁边说着,看向她的眼神开始变得浓厚,那其中满满的都是爱意,仿佛诉说不尽也道不明了。

  真是太肉麻了,顾眠免不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什么和什么嘛,大白天的,在公司,还是在办公室里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不害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