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女孩中的女孩-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七十五章 女孩中的女孩

  第三百七十五章女孩中的女孩

  好歹这也是世风日下,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会说出这么害臊的话来,这真是让顾眠有些受不了。

  眼看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容谦在她身旁不断围绕着,像是在是什么阵法一般,走着一圈又一圈,惹得她十分头疼。

  顾眠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只想让自己的大脑和心里清静一会儿,干脆拍拍手,整理整理衣袖,二话不说,直接向门口走去。

  “喂,你等会我呀!”在容谦一转身的功夫,顾眠已经走到了门口,眼看着刚才被他紧紧关上的那扇门再次被顾眠推开后,心里突然有些惊慌失措和不知从哪里来的焦急感。

  生怕她一溜烟儿跑掉,会再次逃脱他的视线,这样,他就真的找不到她了。

  不知是此刻的光线刚刚好还是怎的,窗外的一缕暖阳阳的米色阳光直接交接在顾眠身上的那一刻,门缝之间的光线也从走廊直接透过来,两束光线的交接恰好形成一个明亮的转折点,明亮却不是十分刺眼的颜色,而是十分温暖,看着十分舒适柔和。

  温暖的七彩光线犹如那天边的彩虹一般,十分梦幻而温暖,让人看着就心生惬意之感,仿佛是童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景象。

  就连有一刹那,容谦也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太不真实,太抱有幻想了。

  “真是的,婆婆妈妈的,你到底走不走啊!”都已经站在门口许久了,容谦还是没有挪动半分他脚下的步伐,真的很难想象他那双脚到底有多少斤重,是脚上绑了金子还是怎的?当真就那么贵重吗?

  还是说,他刚刚说的话都是假的,他根本就不想出来而已。

  想想就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嘴上虽然说着好听的话,可是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想的呢!

  到底都是口是心非,虽然这是个用来形容女人的词,但是在他看来,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也不知道容谦的心思到底是怎样的,有的时候,粗犷的像个野人一般让人产生后怕,有的时候,心思细腻的又比女孩还要细腻,当真是女孩中的女孩。

  “诶,来了。”容谦低沉而性感的嗓音又懒的答道。

  这才将视线从她的身上收回来,紧紧跟上顾眠的步伐,可心思却依旧停留在刚才的一刹那,仿佛灵魂已经出鞘,渴望的美好和回忆已经被他停留在心中。

  心中不断感叹,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时空相机该有多好,他定会用心记录下来这每一个神奇的瞬间。

  从顾眠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刹那,容氏集团的顶层楼层之间再次沸腾了,所有人的注意点全都聚焦在顾眠和容谦的身上,更多的就是在他们两个人的脸上。

  在这会儿,这些看好戏的人的心里却是一点也没有紧张,许多人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抱着侥幸的心理,抱着顾眠和容谦不会发火的心态,偷偷的躲在办公桌的柜台下面。

  时不时的探索个脑袋,像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到的是一般,脸上的神情既充满欢笑,又带有惊喜之色。

  有几个人除了探讨探讨以外,还有几个站起着身子坐了起来,想要看到更多的画面。

  有几个胆子小的在刚刚对视上顾眠和容谦的眼神时,便吓得不敢抬头,恨不得将头埋在书桌底下,这模样要在顾眠眼中十分好笑,到底是一群才刚刚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

  人心非比寻常,到底都是来看笑话的,不过,既然他们想看这种笑话,那她也不能白白浪费了这些人对她的期待,单单是看笑话还不行,而且还要看最精彩,最好看的笑话。

  冷冷回头望了容谦一眼,接着,伸出一只手自然挽起他的胳膊,两人故作十分恩爱的模样,相互对视一笑。

  那笑容现包含了千丝万缕的情绪,既有暧昧不明的笑意,又带有一丝两人之间的苦处,更多的却是那道不明也表不清的意向,正如他们此刻选择的心情一般,十分交错复杂。

  不过,对于顾眠主动献殷勤,容谦倒也没有拒绝,他的这番举动正合她的心意,能有这样的美事,他倒是无所谓了。

  既然顾眠想演这出戏,那么,他就陪她好好演,刚好在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面前表现表现。

  就这样,两个人是很恩爱的在所有人面前大摇大摆的招摇而过,直到他们的身影缓缓走进电梯间,身后的一群人才彻底炸开了锅。

  “天呐,我刚刚有没有看错了,总裁和总裁夫人果然是很恩爱,看他们如此恩爱的样子,连我都是十分羡慕呢!”

  “就是,以我看啊,那个张绮肯定是小三,怪不得刚才气冲冲的走了。”

  ……

  转眼间,顾眠耳边那十分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直到走进电梯的一瞬间,才彻底将她的视线与刚刚乱哄哄的场面一起隔绝。

  才刚走进电梯间,顾眠总是在那里有些不舒服,看了眼周围密不透风的电梯,眼睛不自觉的瞟到自己身旁的男人身上,不经意间低头,看到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这才发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刚刚还面若桃花的脸在一瞬间变得烟消云散,哪里还有刚刚意气风发的模样,直接硬生生的扯开那紧紧缠绕的手,还十分不情愿的翻了个白眼。

  顾眠突然间的举动也让容谦来个措手不及,没想到这女人变脸这么快,刚刚还和他秀恩爱,现在竟然反倒不认账了,不过,这也不要紧,谁让她永远都是他的小甜心呢!

  也没多说别的,反倒直接无视顾眠刚刚对他的所作所为,似乎完全并不在意,也不想知道她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而是这些我行我素的揽过她的肩膀,将她纤细的肩膀禁锢在自己的怀中,神色中满满的爱意和宠溺。

  一时间,顾眠觉得自己周围暖和了许多,似乎有一束光的温暖将她紧紧包围,虽然她很不愿意承认这种感觉让她心旷神怡,很舒服。

  但是,她的本能反应还是没有抗拒,而是乖乖的站在那里,没有反抗,没有动弹,享受这片刻的欢愉,也感受着周围满满的爱意。

  人生就像是一艘巨大的轮船,在遇到风的阻力时,行驶的速度变慢,等雨过天晴时,也会畅通无阻。

  也许你永远都不知道在前行的路上,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许,你永远都不明白你人生的道路上为何会经历这些,也许,你根本就不会懂许多人出现在你的生命中。

  当一艘轮船在行驶的途中遇上另一艘轮船时,特别有了生命的感应,它的旅程不再孤单,不再寂寞。

  此刻,顾眠耳边的热气越来越严重,她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脸上已经开始逐渐升温,身体也在不断发热,周围已经不再似刚才那份温暖,而是在逐渐上升,这温度就像是把一个冰凉的体温计直接扔到沸腾的开水当中一样。

  耳边又感觉酥酥麻麻的,好似全身有无数只小虫子在啃噬她的身体一般,本能的推了一下旁边的人。

  直到电梯门打开,她这才感觉自己得救一般,全然不顾其他,直接迈着她矫健的步伐,稳稳的走了出去。

  哪里还想做别的,她现在唯一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感觉离这个魔鬼一般的男人远一点。

  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才是她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刚刚在电梯里差点把她憋死。

  顾眠啊顾眠,好歹你也经历了这么多世事了,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变得心神不定,仿佛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满脸的娇羞和晦涩都写在脸上,让人看个一清二楚,不知道的还以为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呢!

  一边想着,一边踩着脚下的高跟鞋稳稳的向前走,不料身后的人竟然还十分自在的开怀大笑,像是看到了什么高兴的事儿一般,在她身后笑个不停,引来一众人的关注。

  从顾眠中午来到容氏集团开始,在容谦办公室内,在电梯间内,这会儿,一直到一楼大厅内连续的几个地方里,所有人对待她和容谦的态度都十分一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串通好了一般。

  偏偏是在这样的公共场合,让她哭不得,笑不得,竟然连大声说句话都不能,实在是有些碍于自己的面子和容家的面子。

  她到底还是一个堂堂千金大小姐,可每每一再想到容谦那十分过分的所作所为,就让她觉得气急败坏,反正已经走到门口了,她也懒得和他继续演戏,自顾自的向前走,头也不曾回一下。

  好不容易走到了门口,不过,十分不巧的是,此时,室外竟又下起了滂沱大雨,稀稀拉拉的雨水从天而降,倒像是一些策划好的一般,所有的倒霉事情都降临在顾眠的头顶上。

  有时,她真的觉得这一切的命运都是被安排好的,老天似乎有意要和她过不去。

  冰凉的雨水和大风的阻力就打她娇嫩的脸上,生冷冰凉的疼痛感让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真实。

  虽然很疼,虽然很痛,虽然这种感觉说不清楚,虽然眼前的视线开始朦胧,但是她却一刻也没有动,一刻也不曾向后闪躲。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所有的事物在她眼中都变得渺小,而时间在每一分每一秒在她心里都逐渐被放大,似乎每一秒的时间都变得无比漫长,而每一分钟就像是那一个小时那般漫长,可以回味很久,也可以痛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