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从未变过-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七十六章 从未变过

  第三百七十六章从未变过

  这一刻,在顾眠心中时间是静止的,眼前的画面也是静止的。

  她有独特的感受,是不断在变化的,每一次雨滴洒落在她脸上的感觉都可以通过静脉直接蔓延到她的心上,说不清楚的感觉,麻麻痒痒,似乎还带着不轻不重的痛感。

  或许有人觉得她很傻吧?一个人站在这样的雨中景也不知道闪躲,明明生活是一个很好的避风港,可她却偏偏站在这样一个房檐下。

  现在的温度很温暖,一切都很美好,但是,她从未觉得站在这里有什么不好,可以通通风,可以看看景,可以任由自己的心思做自己想做的事,又何尝不好呢?

  虽然她的脸上痛是痛了些,身上冷是冷了些,可是对她来说,这点痛和当初她的心痛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再痛的痛感也体会到了,再冰冷的场景也见证过了,再心如死灰的感觉也尝到了,再痛的滋味也体验过了,对于她来说,早已经历过几次生死边缘的人早已把这一切都看淡了。

  轻轻闭上双眼,感受微风拂过的感觉,冰冷的雨滴在顾眠脸上沿着她完美的轮廓线悄然滑落到地面,额头间的几缕发丝也不禁沾湿了。

  一直默默站在她身后的容谦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可见,他们之间还是存在共鸣的。

  他知道,雨很凉,风很冷,但是,他也很清楚顾眠的性子,这是他所能够了解的,顾眠的感觉是他所能熟知的,顾眠的心情是他所能掌握的。

  他有些时候的选择,站在自己的立场,站在他的身后,选择以他独特的方式去守护她,选择以他独特的方式,一直保护她,关心她。

  并不是因为他的关心不够多,也并不是因为他对自己不够自信,更不是因为他没有能力去做任何他想去对她做的事情,而恰恰是因为他太在乎她的感受了,他太在乎他眼中的看法,他在乎她对自己的感觉。

  他想尊重她的选择,想让她有自己的空间,让她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努力追寻自己想做的事。

  其实,他一早就看得出来,顾眠已经变了,她已经从最开始那个毛毛躁躁的小女孩变得成熟了,现如今,她自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看到她今天的举动和表现,容谦更多的是感觉到惊喜和兴奋的,同时,心里也感觉到十分安慰。

  终于,她学会了成长,可有的时候,他又真的希望顾眠能够永远是那个天真烂漫的无知少女,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也可以什么都不用发愁,只管做好自己就好。

  可是,仅仅是这样的她又让他感觉到心疼,又让他感觉到担心,他就会很担心有一天,他不在她身边,她会发生什么意外?会有什么危险?会不会伤心会不会难过……

  眼看着风越来越大,雨的长势也越来越猛烈,虽然容谦一直站在顾眠的身后,他们之间的距离相差不过几米之远的距离。

  可就是在这样遥远的距离当中,她依旧能够感受得到强烈的雨滴拍在斜鞋面上,拍打在周围的地面上,拍打在大家的脸上,甚至,伴随着强烈的风势,他能够感受到雨滴的速度所造成的痛感是十分严峻的。

  连他一个大男人都有点忍受不了这样强烈的风势和雨势了,他怎么能忍心再让自己心爱的人站在风雨中飘摇不定呢!

  终于,他一把脱掉自己的外套,直接披在女子纤细而瘦小的肩膀上,盈盈一握便刚好将那圆润的肩头掌控在自己温厚而宽大的手掌当中,低头,轻声在她耳边耳语道,“走吧,别站在这里了,一会该着凉了。”

  接下来的路途上,顾眠在容谦的车里不知不觉睡着了,就连她是何时回到自己家的大床上也毫不知情。

  直到顾眠把安置好后,容谦这才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看了眼身后睡得正安详的小女人,临走时还不忘替她紧紧把门关好,还特意嘱咐了保姆几句,“夫人醒了,立刻向我汇报,另外,再去煮几份她平时爱吃的粥,记住,不要放糖。”

  顾眠一向就是如此,最近心情也不知怎的,十分不爱吃甜食,特别是像这类主食类的餐饮,更是喜不得甜的。

  按照她的说法来说,这些东西始终都是糕点,或者是饮料饮品,始终不能当饭吃。

  她一直以来就是这个习惯,从来没变过,所以,容谦也就一直记在心上,时时刻刻替她想着。

  一切替她安排妥当以后,容谦这才放下心,走到二楼书房,拿起手机,拨通了那已经闪烁着许多未接来电的号码。

  “喂,容总,你可算接电话了,真是要把我急死了。”

  才刚刚接听电话,对方就传来十分亲切的声音,这阵子的时间也不接电话,也不知道总裁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约定好和那慈善募捐老总见面的,他还特意就请了许多的记者媒体前来助威,可这两个主压根就没露面。

  要知道,在这样一个下雨天,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一个十分隆重的公共场合,实在是有多么不容易。

  要不是人家看在总裁和总裁夫人的面子上,才不肯来呢,这下倒好,白白让人家等了半个多小时不说,容谦的电话更是一个也打不通,差点把他急破了头。

  “怎么回事?”简单明了的四个字,好像是不愿意多说一句话一样,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

  林助理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口中一直不断的呢喃着几个字,“我……我……”

  天知道他是个什么心情,估计这个世界上也根本不会有人懂他。

  内心像抓狂了一半,恨不得用拳头猛捶自己的胸腹腔,如果现在能够用一种动物来形容他,那便是动物园里的大猩猩再合适不过了,可是,大猩猩最起码还可以对着所有人咆哮发泄一番。

  他呢?他敢这样做吗?他当然不敢,此时此刻和他通话的正是他的顶头上司,虽然他名义上是容谦面前的红人。

  正所谓红到了极致,所以十分显眼,他做的好不好,公司之内,所有人都会对他品头论足。

  对于这一点,他早已经习惯了,也早已并不在意别人的说辞。

  “到底什么事儿?”

  像是最近忙过了头,容谦也不知怎的,总觉得这个林助理今天不同寻常,总是这样磨磨唧唧的,有什么便说什么就好,通了半天的电话,眼看着一分半的时间过去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一句话,要知道,他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总裁,会所这边所有的记者和媒体,都已经到了,银生集团公司老总也已经在等候您了,大家都在询问您和夫人什么时候来?”

  在心中憋了良久,林助理终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问出了他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想问的问题。

  眼看着手机另一边的电话在不断的催促他,可总裁这边,他也不敢催得太紧,所以,他在说出这番话的同时,心情也是无比的紧张。

  转眼间一念,他已经跟在容谦身旁这么多年了,还记得最开始,他每次和容谦通电话时,也是像容谦这般简单的心态,只是没想到,过去了这么久,他的心情还是如此。

  时光匆匆,岁月不改,或许,他们此时现在的状态看不到他们以后的状态,或许,也不曾看到岁月在他们脸上划过的痕迹。

  这一切似乎离他们很遥远,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接近中年而立的他们距离一天却越来越近了,只是不知道到,那一天真正到来时,他们或许是感伤,或许是孤独,又或许是其他其他不一样的感情。

  ……

  “喂!”一直解释了一大堆,还是没有人回答,容谦手中一直拿着个手机的手已经僵了,也不知道对方究竟在做什么。

  “啊!总裁。”

  林助理刚刚想着想着,竟然想得出了神,听到容谦应声时,这才将他的情绪勾了回来,吞了吞口水,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淡语气,“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尽快解决的。”

  挂断电话后,双方皆是不约而同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

  从和顾眠通话结束后,容谦就一直忙着整理桌子上的文案。

  虽然慈善捐款的事情已经妥善处理好了,但是带来的麻烦和影响还是源源不断的,他还需要做一些善后处理,这样才能保持双方认可的合作,不会再有分歧和矛盾。

  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和工作中造成的麻烦,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比起顾眠,他在乎的已经不是这些,所以,这些事情在容谦眼中和她相比都已经变得无关紧要。

  容谦冷冷的瞟向窗外看了几眼,当看到窗外那依旧在咆哮的狂风暴雨时,心绪不宁的他似乎也被带入了其中,不知是他太过敏感了还是怎的,总觉得最近会有些什么事要发生。

  时间1分1秒的过去了许久,兴许是劳累一天,容谦的思想精神以及身体都已经有些疲惫不堪,才刚刚在书房里待了没多大一会儿的功夫,整个人就已不知不觉的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