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她不是黄鼠狼-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七十七章 她不是黄鼠狼

  第三百七十七章她不是黄鼠狼

  这一觉睡下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容谦只知道,他在梦中梦到了很美很美的景色。

  那是一片金黄色的沙地地上,在一夜之间开满了无数竹绿色的植物,茂密的丛林在他眼前瞬间生长凸起,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不真实,也都是那样的不符合逻辑。

  可是这样的景色却让他深深的迷恋住了,无论是海市蜃楼也罢,真实发生的场景也罢,他只是沉醉于此,忘记了一切,忘记了生活中的烦恼与琐事,忘记了工作上的烦心与懊恼。

  在梦境当中,他没有痛苦,没有麻木,有的只是短暂的快乐和此时的欢愉。

  有时,他真的很希望时光能够停留在此刻,那将永远没有硝烟战争,没有痛苦懊恼,有的只是他眼前如此的景象。

  如果能够一直生活在梦中该有多好,可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他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模糊,眼前的这一切在一场大风过后突然骤变,全都不见了,消失在他眼前,而此刻过后的又是一场荒凉无比的沙漠。

  突然间,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他的视线逐渐模糊,逐渐清晰,那张完美的外轮廓是他内心一直在寻找的人,也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的人。

  爱情的影子将他重新带入了对生活充满的渴望当中,就像是那生命当中的泉水,在你路过荆棘的时刻,又给予了你一种生命的力量,这将是无穷的,也是能够给予他走出沙漠的精神支柱。

  他望着不远处前方的景色一直向前走,一直向前走,只知道从白天走到黑夜,从边缘的尽头走到另一边,从海枯石烂走到天荒地老,从一个世界向另一个世界走去。

  容谦不知时间就像过了多久,只是拼命的向前走,跋山涉水,途经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路过了一条又一条的河流,可是他仍旧没有停歇。

  因为,那个美丽的身影就在他的不远处,两人之间的距离看似很近,近在咫尺,实则十分遥远,似乎望不到也触碰不到,她在那遥远的天边,在那廖廖无望的天际。

  也许,当你真正坚持下来做一件事时真的会相信信念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它所能够给人的支撑是远远让人难以想象得到的。

  就像是此刻,在梦中,容谦依旧没有放弃自己这一生追逐的人,爱的人,依旧跟随她的脚步。

  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已经大汗淋漓,口干舌燥不止的时候,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清凉的气息。

  就连鼻息间都觉得舒适了许多,那种清香阵阵的感觉残留在他的鼻息之间,像是那好闻的花香,带着一种清新的气息,又像是天然的少女清香感,让他沉醉于此,力量大增。

  直到他眼前的光景终于有一丝明亮,就像是黑暗中那仅存在的缝隙一般时,他知道,他终于找到尽头了,这一切也终将结束。

  再次回过头来,望向那遥遥无际的沙漠时,心中是说不出的感觉,带着无比胜利的喜悦以及激动的心情,他知道,他成功了,他也知道,他即将拥有这一切。

  耳旁的声音越来越近,像是催眠曲一般,喃喃呓语声一声接着一声在他耳旁继续呼唤。

  声音十分好听轻柔,感觉又十分熟悉而温暖,清凉中带着一丝清甜的感觉,熟悉中带着一丝温存的味道。

  容谦此时也顾不得其他,只想拼命索取眼前一些冰凉的物体,咽喉间的焦灼感让他全身上下十分不舒服,胡乱的摸索着一切物体。

  当他的手指触碰到一个冰凉的物体时,仿佛看到了溪水和冰山一般,只想用快速的方法降温。

  或许是太过于本能的反应,容谦也不管抓住的是什么物体,只是感觉很舒服,这种感觉让他身体的温度终于降下来一些。

  拼命的想要索取更多,那冰凉舒适的物体也在手中被他紧紧握住来来回回的摩挲着,可是,仅仅是这些还不够,逐渐,他手掌扩张的面积越来越大,手中紧握的面积也越来越大。

  直到身子被一个像绳子一样的东西猛的向回拉了一下,这才将他从梦中惊醒。

  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站在自己身旁一个小女人一脸十分不情愿的模样,更是瞪着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

  容谦这才环顾四周,看了看自己周围的处境,这才发觉自己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睡在办公桌上,目光不经意间转向窗外才发现,天色已经渐暗,不知不觉间已过去了一下午。

  神情十分尴尬的望了顾眠一眼,见她脸上没有明显的怒意以后,手仍旧肆无忌惮的抚摸着顾眠那双十分柔软嫩滑的柔荑,双眼直到感受到顾眠满腔怒火的怒意后,这才低头恋恋不舍的看了最后一眼。

  他在梦里当真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他心爱宝贝的双手,怪不得这么柔软娇嫩,放在手心里都有些爱不释手。

  也不管其他的了,就算是不松手又能怎样呢,只要是东西放在他手心里,谁都别想拿走,就算是这双手的主人也不行。

  十分霸道的看了顾眠一眼,也不顾她此刻的决然反对,直接将她那一双柔软的柔荑紧紧握在手心中,来回摸索着,像是在抚摸爱犬的皮毛一般,这番动作温柔至极,让顾眠不禁有些惊呆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好看而立体的外轮廓,微微上扬的眉梢带着几分男人之间的英气,一脸的霸道长相还是和从前一样,虽然表面上显得有些波澜不惊,但是微微上扬的唇角还是分分钟就能够秒杀万千少女。

  那一刻怦然跳动的心脏,此刻,她已经感觉到自己波涛汹涌的内心在扑通扑通的小鹿乱撞一般,非常积极的跳跃者,该死,顾眠啊!你到底在想什么?

  摇了摇头,可是视线却还是不自觉被他那一双好看而深沉的眼睛所吸引。

  不知是室内灯光昏暗的原因,还是因为外界黑暗,再加上室内灯光的反射,所形成的他眼中的倒影十分美丽而明亮,像是那十分珍贵的墨宝一样。

  虽然都见过不少的罕见珠宝,但是却还从未见过这般明亮的,当然,它也只是一双眼眸而已,这其中却让她深深的迷恋于此。

  “喂,混蛋,你放开我。”

  容谦一直没有说话,脸上依旧维持着十分温暖的笑意,上扬的唇角似乎一丝的倾斜度都没有,还是那样完美,还是那样让人倾心。

  直到良久以后,男子才慢悠悠的吐出了一句话,“夫人这是说的哪里的话?难不成是我叫夫人来的?可是,为夫好像不记得有这回事。”

  变态,白痴,脑残,傻瓜,顾眠在心里把能够想出来骂容谦的词在心里都嘀咕100遍了。

  这家伙到底是属什么的?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不对啊,她怎么成黄鼠狼了,她才不是黄鼠狼。

  对啊,她不是黄鼠狼的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顾眠经过容谦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原来她刚刚睡醒后以后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想着过来找容谦谈些事情,吃了点粥后,经过打听,才知道原来他一直在书房。

  进来后就发现灯是关着的,房门也是关着的,当时她心里紧张坏了,还以为这家伙在里边出了什么事情,会不会被谋杀了?

  现在想想,她也开始佩服自己的脑洞大开了,或许,她真的应该好好考虑改行,做一个小说侦探家,或者是做一个冒险家推理家,这些选择都不错,总之,比现在,她在家里当家庭主妇要好得多。

  “夫人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被为夫的美貌所吸引了?”

  容谦冷不定突如其来这样一句话,着实把顾敏吓了一跳,这才发觉自己刚刚又跑题了。

  大脑里想的都是什么呀,从一个星球飞到另一个星球,她的想象力还真是够可以的,天马行空,无处不在,心里飘出一个大写的服字。

  “你不要瞎说,我之所以不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是因为……”可是,其实说了半天,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来这里是做什么的,难不成是来看他的吗?

  不行,绝对不能说这个理由,这样的话,她就太没面子了,况且,现在她眼前的是个魔头,这么可恶的盯着自己看,着实让她心里很不爽。

  如果再让他知道她心中的真实想法,估计早就会笑掉大牙了,亏她还这么担心他,可这家伙压根儿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还在这里自顾自的跟她调侃起来。

  “是因为什么?”容谦自顾自的,十分自然的翘起了自己的小拇指,整个动作潇洒邪魅之极。

  “是因为……我要过来找一本书。”思考了许久,顾眠终于在大脑中搜索出这个让她最为满意的答案。

  的确,这里是书房,过来找书的确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心中更是笃定自己的这个理由一定可以说服容谦,所以,语气上还是十分强硬。

  只不过,她远远想不到,容谦压根就没有相信她说的一个字,不要说过来这里找书了,就算往日里,顾眠也不会轻易踏进他的书房半步。

  她向来最不喜欢这种太过于严肃的地方,又怎么可能主动来这里找书呢?

  不用想也知道,顾眠说的话是谎话,可是这个小丫头似乎现在还没有发现容谦的心思,脸上依旧是一副得意洋洋,泰然自若的表情,仿佛早已既定自己找到了一个正确的理由。

  她能这么想,容谦倒是不觉得奇怪,毕竟顾眠的心思单纯简单,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变成了像张绮一般的女人,他不敢保证自己对她的感觉会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