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他是幽灵-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七十九章 他是幽灵

  第三百七十九章他是幽灵

  什么叫时光正好,此刻,这句话用在这两个人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幽暗的灯光像极了咖啡厅当中十分暧昧不明的景象,这般有情调的景色,容谦怎么会浪费呢?

  不用别人多说,他也知道自己此刻要做什么,挑起一根修长的手指,断断续续的在顾眠的耳边来来回回的拨绕着,似乎在撩拨她全身上下的每个细胞。

  实则,顾眠也的确被他撩拨到了,全身如触电一般的感觉,麻麻痒痒的,像是有无数个短短的电线波在她身体中来来回回断断续续的拨弄着。

  一会儿停留一下,一会儿冲击一下,这种感觉让她全身上下很不舒服,不过,她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直接就犹如一个木讷的机器人一般,直直的躺在那平滑而宽大的办公桌面上,像是一具死尸一般,用秦蜜蜜的话来说,这叫做挺尸。

  有的时候,就连她自己也很纳闷,放着好好的大活人不做为什么非要做挺尸呢?

  可事实证明,她的身体还是有些不听使唤,尽管顾眠很想努力的抬起手抬起脚。

  可是,容谦似乎早已看穿她的心思,只是稍稍一用力就轻而易举的将她纤细而瘦小的胳膊控制住了,好吧,她承认,她的力量是没有面前的这个巨人大,可是,不要小瞧了她,她的脑袋最起码还是很灵光的。

  “容……容谦……”过了好半天,才断断续续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容谦根本就没有听她在说些什么,依旧在摆弄着自己的玩物,像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柔软的唇瓣轻轻贴上她小巧而圆滑的耳垂,手指也没有闲着,沿着她清晰的外轮廓,一条线一条线的游走着。

  每一次轻微的触碰,他都能感觉得到顾眠本能,也是最真实的身体反应,这种敏感地带怕是任何人都避免不了的。

  尽管顾眠在极力掩饰自己的反应,但是,却还是被容谦捕捉到了。

  当两张薄薄的唇再次紧紧贴在一起时,顾眠早已失去了理智,沿途濒临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在瞬间土崩瓦解,像是呢滔滔不绝的洪水直接冲向了自己的头顶一般,早已全然忘记了一切。

  算了,狂风骤雨也好,山洪猛兽也好,毕竟是她自己选择的结果,那能有什么办法,为自己感到悲哀的同时还不忘心里感叹一下,天苍苍,野茫茫,但愿上天能够对她公平一点,为什么女人就要选择被动呢?为什么男人就要主动呢?为什么就不能反过来呢!

  好吧,她承认,她的想法是有些不切实际,如果让他先知道她在想什么,估计又要笑掉大牙了。

  生活当中的琐事往往会成为他的笑料,尽管顾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这在别人眼中,这似乎好好笑。

  察觉出顾眠心不在焉的样子,容谦决定惩罚一下他这个小娇妻。

  急促的吻如狂风骤雨般突如其来,瞬间,这种战栗的感觉包裹了顾眠的全身,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一门心思的都在面前的这个吻上。

  没有任何的反应,也没有任何的回应,整个大脑处于放空状态,都不知道双手往哪放,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感觉嘴唇已经被面前的这个人蹂躏得全然麻木,但是,她都能够想象的到它的红肿。

  就在两人之间的气温逐渐升高,粉红色的气息逐渐在两人之间变得越来越浓厚时,一个不经意间的电话打破了两人的思绪。

  “叮铃铃……铃铃……”

  刺耳的电话铃声一声接着一声传来,在这样空旷而偌大的书房内显得尤为刺耳,就像是打碎了什么金属的物品一般。

  可刚刚在兴头上的容谦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十分不情愿的睁开双眼,朝着电话的方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接着继续进行他手下的动作。

  可当容谦的动作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电话声仍旧在继续,对方似乎并没有打算停止的意味,走廊里传来了行人的脚步声。

  顾眠轻轻推了容谦一下,容谦这才十分不情愿的松开了手中正在进行的动作。

  刚要起身去接电话,谁知,电话声突然静止了,而走廊里也突然没有了声音,一些又恢复了刚刚的宁静,就好像是上天跟他们开了一场玩笑一般,似乎是在有意捉弄他们,容谦低低的咒骂了一句,继续完成他未完成的使命。

  最好不要让他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否则,他一定不会轻饶了他。

  要他说,这家伙可真会赶时候的,什么时候打电话不好?他一个人在的时候不打电话,偏偏在他刚好事的时候打电话,这不是存心的吗?

  经过了刚刚一番的打扰,两人之间都没有了刚才的兴致,他们之间的粉红气息也瞬间变得所剩无几。

  两人之间都没有了刚才的兴致,本不想再继续下去,可容谦哪里甘愿这样,依旧死死地按住顾眠的肩头,根本没有让她有想要起来的打算,吻还在继续,动作也还在继续,可总觉得哪里变了怪怪的。

  当刚刚的情调终于再次被她撩拨起来时,不幸的事再次发生了,那电话铃声接着一声又一声,似乎是故意打给他听的一般,还时而间断的,就像是那高速公路上的公共汽车。

  这种感觉非常让人讨厌,顾眠也不愿再多说什么,算了,一切随缘吧,或许,今天对她来说真的是一个好兆头呢!

  尽管她是这么想的,但是,容谦却不这么想,手中的拳头已经有原本的舒展,渐渐握紧,像是那鹰爪一般,目光十分犀利,连带着看向顾眠的眼中都带了几分凌厉之色,当对视上容谦那凌厉的目光时,只好别过头去不去看她,也不敢看他那双随时会喷火的眸子。

  可怕,真是太可怕了,吓得她浑身一个激灵,不管他是要做什么,起来也好,躺着也罢,总之,还是先不要去触碰了他的底线,以免打草惊蛇,惹火烧身,到时候,她就想逃也逃不了了。

  如果容谦随便说了几句话还好,他只是随意谩骂也好,可是,此刻的他像是一只处在危险当中的凶猛野兽。

  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有做,只是低着头,像是在觅寻自己的猎物。

  顾眠知道,每当她一露出这种表情时,便是胸中已经波涛汹涌,随时都有可能展开一场十分激烈的战争,看来,她要随时做好远离他的准备了。

  不知为何,她心中竟然还有一丝小期待,尽管她自己也不知道期待什么,或许她的心里有些太阴暗了吧,连这种事情还能笑得出来。

  顾眠开始在心中不由得佩服自己,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谁叫她天生就是这般幸灾乐祸的人呢!

  侧过身去,许久也没听见容谦说话,更没有听到那暴怒在发火声,让她感到奇怪的是,电话铃声竟也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难道说这一切都只是巧合吗?

  赶得这么巧,偏偏在她起来的时候一切都风平浪静静止了,没有暴风雨了,也没有狂风骤雨了,一切就这样变得风平浪静?

  这不太对啊!尽管这一切看似很正常,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算是刚刚她所能想到的巧合都在一瞬间集结到了一起,可是她还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刚起身回过头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在一个转身的时候,回头就看到容廷直直的站在她面前,正在以居高临下的姿势俯视着她,将她的一举一动甚至脸上一个细微的表情全然尽收眼底。

  吓了顾眠一跳,瞳孔也不自觉地放大了几分,哪里会想到刚刚还在另一边的人此刻竟然直直的站在自己身后,而且还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十分埋怨的说道,“你是幽灵吗?走路不会有声音的吗?”

  “夫人刚刚是在想什么十分专注的事吗?竟然连为夫走到你身后都不知道。”容谦十分不自然的挑了挑眉,似乎根本就不相信顾眠说的话,就算是一个人刚刚的动作再轻微,可是在这样安静的房间内,怎么可能会一点也察觉不到它的存在呢!

  “我哪里有想什么其他的事,明明就是你走路没有声音,怎么都还怨起我来了。”深呼吸一口气,猛的吸了一大口气,这才慢条斯理的将这句话说完整,好让自己显得底气十足一般。

  事实上,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不管谁对谁错,也不管发生了什么,总之,这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都不是她的错。

  “那好,夫人既然没有想什么,那么我们不如继续吧!”男子刚刚还头顶着一朵乌云的脸,现在瞬间变得烟消云散,一切仿佛遮天蔽日一般重现阳光。

  不过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却让顾眠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信号,这句话中似乎隐含着什么信息量,而且还是某种颜色的讯息。

  “什么继续?”

  吊吊的疑问语气,明摆着是在装作听不懂,可是她的反应又极其自然,就好像是真的,什么都听不懂一样。

  能躲过去一劫是一劫吧!她可不想在这样的书房当中和他上演一段电视剧里才会有的狗血剧情激情戏码,想想虽然很刺激,可是,她总觉得像偷情一般,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恐怕她的小心脏会受不了啊!

  虽然她有的时候也会想入非非,偶尔在大脑中意淫一下特别激情刺激的小画面,但是,她毕竟不是那样开放的人,骨子里还是很保守的,所以,难免在动真格的时候会临阵脱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