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还是老公最好-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八十章 还是老公最好

  只是单单这么一折腾,就直接到了晚饭的时间,两人之间的僵局也在这一刻终将被打破,直到张嫂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时,顾眠这才松了一口气。

  “总裁,夫人该吃晚饭了。”

  “好啦,我们这就来。”说话语气在一瞬间变得轻松活泼,十分轻快,和刚才那十分沉重的画面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极端,或许顾眠自己未曾察觉,但容谦却听得十分真切。

  也难怪,和这样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魔兽独处一室确实有些危险呢!

  起初,顾眠还不敢幸灾乐祸的太早,生怕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表情,为出卖了自己的心里,另外会对容谦心理上造成一定的影响,指不定会对她做出什么禽兽大发的事情。

  可现在,这家伙恐怕没有机会了,因为她现在肚子饿了,要下楼乖乖的吃晚餐了。

  最后十分同情的看了容谦一眼,还调皮的和他做了个拜拜的手势,在容谦的万众瞩目之下,大摇大摆的走出书房,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的视线。

  该死,就这么让她逃了?容谦在心里低低的咒骂了一句,可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谁让今天这一切的事情看起来都是那样连贯自然,那样让他愤怒呢?

  不过,这终究不是顾眠的错,他也不能把这样没依据的事情推到他的头上,他好歹也是一个男人。

  无奈的叹了口气,十分扫兴的整理了一下桌子上凌乱不堪的杂物,起身回到卧室,拿起浴巾直接进了浴室。

  等到容谦来到餐桌时,顾眠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面前的盘子被她一扫而空,满满一大盘子的可乐鸡翅只剩下一根。

  可怜巴巴的望了容谦一眼,十分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亲爱的,我实在是太饿了,不过我给你留了一个,怎么样?感动吧?”

  刚才手上拿着毛巾擦拭头发的动作骤然停了一下,似乎没太听顾眠说什么,眼睛直接望着面前那一堆堆空盘子。

  虽然并不是完全空旷的,但是,盘子中的食物也所剩无几,rou类的只剩下了一些配菜,而素的,就只剩下了一些葱蒜类的佐料。

  天知道顾眠到底有多能吃,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还真的不知道他刚刚经历了什么。

  再次回想起在书房的一幕幕,他刚刚明明也没对她做什么呀?怎么会这么消耗体力呢?

  视线再次瞟到那紧紧盖着的砂锅罐时,终于有了一丝窃喜,好在这里还有一盅汤,伸出一只手,本能的去打开汤的盖子,可里边哪里还有半点汤的影子,空空如也,竟然连菜渣都没给他剩。

  无比失落和失望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只感觉自己的心哇凉哇凉的,比刚刚冲了个冷水澡还要难受,难道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吗?上天就注定今天是个倒霉日吗?

  好事没做成,竟然还要让他饿肚子,回望了顾眠一眼,见她脸上依然是一副无公害的笑容时,真的恨不得死死地将她蹂躏一番。

  “对不起啊,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本来,我以为厨房里还有别的吃的,可是,好像就只有这些了,要不然……我让张嫂再给你重新做一些吧!”

  “多谢夫人体谅,夫人觉得为夫会是那般小气的人吗?既然夫人这么喜爱吃,那为夫自然是多让着夫人一些。”

  “好啊好啊,我就知道你一定会体谅我的,还是老公最好。”一边说着,一边毫不客气的将最后一个翅中三下五除二直接吞到了肚子里。

  这下倒好,盘子里真的除了可乐汤汁以外,空空如也了,容谦心里叫苦,可是有苦说不出,他也不知道该对谁说。

  在这样危难的时刻,他本该想起他最要好的哥们顾洛,可是人家小两口娇妻正忙着亲亲我我,哪里会有心思管他的事情?

  更何况,他的老婆还是他的亲妹妹,他这个做哥哥的自然向着他这一方,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是没有人能指望得上了。

  顾眠吃完最后一根鸡翅后,又望了望盘子里所剩的蛋挞,也是毫不留情的将面前所有的碟子中原本给容谦留下的食物一扫而空,这下可真的是一点都不剩了。

  看完自己面前的空盘子,顾眠又十分自然的扶了扶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肚子,刚刚吃得真是饱呢!

  不过,她不得不说,这张嫂的手艺还是和往常一如寄往的好,不过,她却从来没有吃得像今日这般爽过,真是太痛快了,想想都觉得十分开心。

  果然是一个吃货,容谦看到顾眠这副美滋滋的模样,就断定她心中在想什么,不过,看到她吃得这般开心,容谦的心情也不自觉的跟着好了起来,虽然他什么都没有吃,肚子还是饿的咕咕响,但是这种感觉却比自己吃的食物还要开心。

  爱一个人便是如此,无论是你自己贫穷,富贵也好,饥饿贫寒也好,但是要看到你所爱的人能够吃饱,能够知足,能够开开心心的,他的心也就自然而然跟着开心快乐起来。

  他不求顾眠能够跟着他有难同档,但是,他一定会和她有福同享,他面前的这个女孩曾经受过太多的苦了,曾经遭受过太多的磨难,心灵上也受到了太多的创伤。

  在接下来的后半辈子里,他不忍心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也不忍心再让她饱受到过去的折磨,更不想让她生活在过去回忆的yin影当中。

  爱她,并把最好的给她,你所能给她的一切,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作风,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名言。

  望着她吃的香甜,脸上越发清甜可人的模样,容谦的唇角上也不自觉的随着顾眠嘴角的浮动越来越向外扩张,顾眠柔顺而带着天然栗色的头发微微搭落在xing感的锁骨边缘,那精致的锁骨在柔软的发梢下若隐若现,好似戴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容谦不由得看痴了,世间女子皆有独自美好的一面,可是在他眼中,顾眠便是这万千女子当中的角色,而且是独一无二的,天上人间,仅此一人。

  不得不说,人一旦吃饱了,确实精神状态都有些涣散,就好像顾眠现在的状态,全身上下都懒洋洋的,坐在那十分柔软舒适的餐厅座椅上,一步也不想动弹。

  虽然卧室距离她现在的距离也不过只有几十米,不过,她一看到那一层一层的台阶在她眼前晃,就觉得头疼,就连脚下也觉得十分沉重,好似身体被灌了迷魂yao一般,全身上下都软绵绵的,瞬间瘫软在这里,变成一个球,缩在座椅上。

  有的时候,她真的好希望自己能够变成一只小蜗牛或者小乌龟,随时随地都有自己的家,累了,什么都不管,直接趴在壳里睡觉就好。

  无论狂风暴雨,无论夏日炎炎,这些事情,她都不用顾及,只管做好自己,累了就睡,饿了就吃,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不过,现实的道理又告诉她,人啊,不能这么堕落,一旦堕落下去,便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况且,她都已经这么大个人了,还是一个带着个孩子的妈,虽然她也不用整天出去赚nai粉钱,可不知怎地,整日里还是唉声叹气,像是有数不尽的愁一样。

  别人都有三千烦恼丝,可是,她似乎有三万烦恼丝都不够,因为,有一个小宝儿就够让她愁的了,这又加上了个容谦,着实让她头疼。

  以前,她总觉得容谦太过于强势,太过于大男子主义,有的时候太过于霸道。

  但是,现在想想,这些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他可以给她现在想要的生活,至少,他可以让她不用出去工作。

  当然,这句话要看在她自己对此时的境遇怎么理解,也不能够说完全对,但至少她现在的生活很安逸,当然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她不用出去赚nai粉钱。

  “咯咯……”想着想着,竟然不自觉笑出了声,直到笑声过去之后才发现,原本整个餐厅除了她和容谦以外,再无他人,可是,在她的笑声过后,却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些佣人。

  大家皆是面面相觑,只听张嫂小心翼翼的问道,“夫人是还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没有,你们做的很好,都下去吧!”脸上的笑意依旧没有散去,连忙挥着手说道。

  “夫人,可否告诉为夫,刚刚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吗?竟然能让夫人笑得十分开心。”

  “哈哈,你不知道,其实你这个人……”话说到一半,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及时收住了嘴。

  对啊,她刚刚在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而且,故事里的男主角就在她的面前,不行,定不可能让他嘲笑了自己去,想让她告诉他为什么笑,门儿都没有。

  “我这个人怎么了?”容谦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你这个人十分好,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勤勤恳恳,工作认真,事业有成……”

  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四字成语,顾眠把她能在大脑之中能想到的四字褒义成语全都想了个遍,终究在挤破脑袋也想不出时,及时收住了嘴。

  容谦不经意间笑了笑,他只当是他在顾眠眼中十分霸道,无恶不作,满是缺点不说,竟然没想到会在她心中留下这么多好印象,着实让他有些消化不了啊。

  “原来,我在夫人当中是这样的形象?不过,夫人说的是不是有些口是心非呢?”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怎么会呢?你在我心中就是这样的,完美。”一边说着,还一边做了个十分夸张的动作,好似是做给谁看的一样。

  “夫人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说的话你还不信啊,肯定都是真的,我绝对不会骗你的。”顾眠信誓旦旦的说道。

  “既然夫人这么说,那不如……”话说到一半,便停下身子不由自主的向顾眠靠近,眼看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像之前那般越来越近,顾眠的心中也开始一点点变得紧张起来。

  哪里还顾得住肚子撑,直接起身向后退去,“那个你先在这里慢慢吃,我有点累了,先上楼了。”

  容谦嘴角低低的笑了一下,现在想逃了,哪里会有那么便宜的事儿,直接弯腰,揽着抱起顾眠,在顾眠的叫喊声中,容谦将她轻轻的摔在了卧室床上。

  “夫人,你刚刚吃了这么多,是不是也该运动一下了?再说,为夫可是很饿呢!”

  话音刚落,两人共坠爱河,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房间里便出现一片粉红气息,女子的娇喘声和男子的低吼声jiao叠在一起,dang漾起无数暧昧的火花。

  黑暗的夜空当中,月光透过那窗帘中的缝隙照she在十分投入的两人身上,房间里是满满且浓郁的情爱味道,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床上的两个人依旧在努力的辛勤耕耘,月光将两个人好看的倒影投she在地面上,两人相互jiao缠的模样也美的让人难以想象,月亮都不禁害羞的躲进了云层。

  这一夜是美好的,也是甜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