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修复手术?-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八十一章 修复手术?

  兴许是yin天的缘故,再加上容谦原本就有了早已形成的生物钟,所以,天色还不太亮的时候,这边起床了。

  睁开眼睛,看了眼在自己臂弯中睡得十分香甜的小女人,还真是有些不忍心吵醒她呢?

  默默的拿起手机,动作十分轻的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后,再悄无声息的放回去,还不忘十分细心的按下了静音键,生怕会有一丁点动静打扰他的小宝贝儿休息。

  可不是吗,一连折腾了几个小时,可以说是,两人足足折腾了一夜,直到天微微亮时才刚刚入睡,这么一会儿。

  算起来,也才睡了还不够两个时辰,想起昨天晚上她那骄纵可爱的模样,现在他的心里都直痒痒,想来定是昨天晚上把她累坏了,这会儿,顾眠睡得十分香甜,呼吸声也变得十分均匀。

  深不可测的眼眸再一次集中到顾眠那精致的锁骨上,让容谦感到奇怪的是,昨天晚上吃了这么多,平日里见她也挺能吃的,偶尔还总喜欢吃些垃圾或者油zha食品,还特别爱吃甜食,甚至把所有能长胖的东西全都喜欢吃,可是她却怎么长不胖呢?

  全身上下还是那么瘦,不过,好在该有的地方也都有,虽然算不上是那么完美精致,但是手感还是很好的,对于这一点,容谦也是相当知足。

  才刚刚入睡一会儿的顾眠似乎在梦中总感觉自己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大脑有一丝清醒的意识,但是,眼睛却是紧紧闭着的,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但是,她真的是没有一丁点儿力气再睁开眼睛,只想昏睡过去。

  隐约间感觉到小腹有些微微胀痛感,虽然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但是有点难受,还隐隐作痛。

  这种感觉似乎很熟悉,但是又有一丝念想将她扯了回来,不断的告诉自己,这只是在做梦,仅仅是做梦而已。

  一个姿势呆久了,身体有些微微的酸痛,再加上昨天晚上容谦用力过猛的缘故,导致她的大腿也无力。

  整个人就像散了架一般直接瘫痪在床上,若不是她实在是有些难受才不会挪动身体呢,再将身体微微动了两下,就发觉身上似乎有哪些不对劲的地方,双腿之间似乎不断有热的气流向外涌出,心里突然想到什么,心里暗叫不好,猛的睁开双眼。

  谁知,刚一睁开双眼就对上容谦那好看的眼眸,突如其来的动作将容谦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又做什么噩梦了,轻轻抚了抚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儿,有我在,好好睡吧!”

  她也想好好睡,可是,以她现在的状态能睡得着吗?小腹的胀痛感以及大腿之间的感觉无一不在象征着某一种预告,心里暗自推算了下日子,完蛋了,难不成?

  脸上隐隐若现痛苦的表情,可是,顾眠的表情越痛苦,容谦就越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还一直安抚着她的后背,一直在她耳边安慰,“辛苦老婆大人了,快点睡吧!今天哪里也不要去,好好在家休息。”

  “嗯。”不知道该怎样回答的顾眠小鸟依人一般的应付了一个字。

  顾眠紧紧闭上双眼,算了,先把容谦糊弄过去再说,说不准,他一会就去上班了呢!

  心里这样想着,可是腹痛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哪里还有睡觉的心思,一门心思都在容谦的身上,可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不下床,甚至连起床的打算都没有,难不成他要今天陪她一起呆在床上?

  不行不行,这简直太可怕了,不单单是可怕,她更多的觉得是羞涩,女人的事情被一个男人知道,而且还是在这么隐蔽而私密的环境下,着实让她有些难堪,不知所措,毕竟在床上来大姨妈还是头一次。

  用力闭了闭眼睛,不管说什么,她也要让容谦出去,他继续呆在这里,只会让自己更难受罢了。

  在容谦的始料未及下,顾眠再次睁开她那双如杏仁一般的美眸,满脸的焦灼感透露了她此刻的内心。

  “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察觉到顾眠脸上有一丝不对劲的表情,容谦十分关切的问道。

  天哪,这叫她该怎么回答?

  本能的点了点头,在看到容谦那又深沉了几许的眼眸后,又摇了摇头。

  这就让容谦觉得奇怪了,顾眠是怎么了?到底是难受还是不难受?可是,她看上去怎么有些怪怪的,难道是自己昨天晚上用力过猛?

  “夫人,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说是迟,那时快,就在这样关键的时刻,顾眠的小腹猛的一阵抽痛感,手掌本能的向肚子方向摸索去。

  容谦将她真实的反应看在眼中,二话不说就掀开被子,见到容谦的反应,顾眠急了,也顾不上自己的肚子痛不痛,总之,绝对不能够让容谦打开被子,否则,自己一定糗大了。

  这下倒好,一时间,刚才还风平浪静的两人此刻竟纠缠在一起,而他们纠缠的目的就是为了一床被子。

  容谦起初并没有觉得什么,倒是顾眠的反应让他觉得太过于奇怪,如果哪里不舒服就讲出来,可是,为什么在他偏偏要去掀开被子的时候,顾眠拼死护住,她越是这样反抗,容谦就觉得越不对劲。

  不知是好奇心的力量太强大,还是怎的,总之,容谦断定,这被子下面一定有事儿,要不然,顾眠的反应怎么会这么大?

  很快,双方开始还都是用手在对抗,不大一会儿工夫就变成了双手双脚同时jiao缠在一起的画面,赤身luo体的两个人不断的抢着被子,完全没有顾及门外那些仆人和佣人的感受。

  而站在门外的仆人和张嫂以及排成一排的小佣人都十分知趣的离开了,本想着叫他们二人起床吃饭,可是没想到,一大早上就在上演这么激烈的戏码。

  终于,有几分钟过去以后,顾眠就败下阵来,毕竟,她身为一个女生,在身体方面就占有弱势,再加上昨天晚上劳累了一晚上,最主要的是,她现在还在……

  就在两人都气喘吁吁时,双方也同时增开了手中紧紧握住的被角,顾眠本以为这场战争会就这么结束,可却未曾料到容谦会在她最疲惫,最不堪一击的时候直接一把扯开被子。

  “啊……”顾眠本能的惊呼了一声,更是不敢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身子也本能的向后躲去。

  尽管她再怎么躲,那鲜红斑斑的几朵梅花印记在白色的被子上还是十分明显,眼力极好的容谦早就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眉头一皱,眼底倒是十分平静,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他的这个反应则是出乎的意料,现在想想,也没什么不在她的意料之中的,毕竟,这种事情他见得多了,同样的,他见的女人也多了,哪里会像自己这般脸皮薄?

  “亲爱的,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背着为夫偷偷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

  还以为他会说出来什么,这句话简直让顾眠大开眼界,差点连下巴都惊掉了,她甚至怀疑自己的听力有没有问题。

  处女膜修复手术?亏他能想得出来,真是越来越佩服她眼前的这个男人了,亏他还是什么容氏集团的总裁,说出去也不怕让人笑话。

  眼看着顾眠的脸一阵黑一阵红,容谦倒是什么也不避讳,就这样在大白天紧紧的盯着顾眠的娇躯,眼中再次浮现出那粉红满满的爱意。

  刚看到容谦那十分猥琐的笑容以及脸上的表情时,顾眠就知道他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到底是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整天想些不干不净的东西,真不知道他们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