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为了讨好他?-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八十二章 为了讨好他?

  冷冷的看了容谦一眼,在他的魔抓伸向自己之前,本能的向后退缩了一下,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可是,在容谦眼中,那警告的眼神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用处,不过,他倒是想看看他这个小可爱到底会有什么反应。

  见她如此凶神恶煞的模样还真是可爱至极呢,不过,要说真的,顾眠脸上的表情丰富时才是他最想看到的,无论是她开怀大笑的模样,还是她真正生气的模样,或者是他撒娇或者哭的模样,总之,每一种模样在他心中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疑,无论是什么模样的她都十分可爱,也是十分美丽的。

  倾国倾城,娇小可人,梨花带雨,貌美如花,这四个词语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同样也是他对于一个女人给予的最高评价,尽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世间的美好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不同的,但是在他心中,不免就是最好的。

  眼看着顾眠已经退到了床边上,如果她的身子再向后挪去,就直接扑通一声掉到了床下,到时候,她就犹如那脱毛的鸭子一般直接落到水中,此等模样定是十分惨淡难堪,想想自己就觉得后怕。

  上帝啊,快来救救她吧,谁能告诉她现在应该怎么办?

  面对眼前这样一个厚颜无耻的男人,她就算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抵挡不了他如洪水猛兽一般的进攻。

  其实,有的时候,她真的很希望他们两个人的角色能反过来,虽然已经做梦和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了。

  但是,现在想来,还真是太不切实际了,毕竟这一生既已注定于此,那么,她还有什么理由来反驳或者是对自己的命运觉得如此不公呢?

  到底今生是毁在他的手里,算了算了,先将就一下吧,总比掉下床就好。

  “那个……你别过来啊,我感冒了。”在她的身子距离身后的地面越来越近时,顾眠及时收住了自己的步伐。

  没有办法,她也不想这样,但是现在能拖一时是一时吧!实在不行,她就来硬的。

  “感冒了?什么时候感冒的?我怎么不知道?”

  “我什么时候感冒的,你当然不知道了,我两天以前就感冒了,昨天才刚刚有一点好结果,现在又有点严重了,嗓子有些不舒服。”

  说完后,还故意咳嗽了几声,像是做给容谦看的一样,“咳咳……”

  心里这样想的挺好,但是,人家容谦也不是吃素的,怎么可能轻易就相信顾眠说的话呢。

  虽然,在有些事情上,他愿意相信她,也愿意听信她,但是,并不代表生活中的玩笑他都会相信,毕竟,他身为一个男人,还没有傻到那种程度。

  如果一个男人连真话和谎话都分不清楚,要么他就是蠢到极致,要么他就是一点也不了解这个女人。

  当然,他既不是前者,也不是后者,他恰恰和他们相反,他是最聪明的那一类人,既不蠢,而且也十分了解顾眠的心思,就好像现在一样。

  “亲爱的,你还是别再往后退了,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没疯也难保,我救不了你呢!”容谦一脸戏虐的看着顾眠说道,整个一张帅气阳光的脸上摆明了写着一副不怕死的态度。

  “我,你别过来啊!”顾眠十分仓促的说道,可是,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容谦的大脸已经凑到了她面前,就像是在她眼前按那个放大镜一般。

  尽管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贴得很近,近到不能再近,可是,该死,这家伙的皮肤为什么偏偏就这么好,甚至连个毛孔也看不清楚,顾眠在心中不禁嫉妒起来。

  要知道,她平时在保养方面也没少对自己的脸下功夫,美容院,面膜,保养霜,总之,她把对护肤有用的东西能用的,她都用了。

  可是把她的脸和容谦的脸放在一起,除了白一些以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优势,单单从光泽程度以及光滑程度来看,她的皮肤甚至还没有中签的皮肤好,真的是命不由人,上天注定啊!

  算了,死就死吧,她猜想,以她现在的身体状态,容谦也断然不敢对她做什么,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这招对于容谦来说果然好使,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目光在顾眠卷翘的睫毛上盯了几秒钟后,稳稳地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一个甜蜜的吻。

  事实上,他什么也没想做,只不过是想吓唬吓唬她而已,他想做的也仅仅只有这么多。

  他是爱她的,怎么可能舍得她太过于劳累了,就算是他自己真的想做,他也不会勉强她的,毕竟这是他曾经给她许下的诺言。

  当原本的呼吸声在她的耳边逐渐消散后,顾眠还有些不敢相信,难道这样就结束了?不会吧?他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有君子风度了?

  “对了,夫人,你刚刚还没有回答为夫,从实招来到,底什么时候去的医院?又是和谁偷偷去的?”容谦放过顾眠后,并没有立马下床,而是一只手撑着头部,侧过身调戏的看着顾眠,似乎是在打量一个十分稀罕的玩偶。

  天呐,怎么又来了?本以为已经摆脱让她尴尬的话题了,谁知道又扯到这上面去?这都什么和什么嘛,她既没有去医院,又没有和谁去,这叫她该怎么回答。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本能的抗拒的,可是一时语塞,又不知道该怎样作何解释,难道真的要她张口说出来吗?

  真是羞死人了,她从小到大还没有哪次当过一个男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即使面前的这个人是和她十分亲近的老公,可是,她还是觉得十分别扭。

  “哦,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怎样的?看不出来吗?”容谦说话的同时,脸上带着坏坏的笑意,那模样十分轻佻,风流倜傥,倒像是一个地痞流氓,不过,该死就该死在他长着一张万人迷的脸,。

  “看不出来什么?”顾眠摇了摇头,晃了晃眼睛,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不再让自己深深陷进去,才是温柔的陷阱。

  要知道,越美丽的东西往往就是最危险的,像容谦这样长着一张万千少女迷恋的大众情人脸也并非什么好处,自己还是小心为妙。

  看到顾眠的反应,容谦倒是更好奇了,心里止不住的叹息,都已经到这种程度了,这个小傻瓜竟然还在跟他装傻,真当他对这些行情不知道吗?

  虽然她的这种行为是有些过分,但是确实让他得到了自尊心上的满足,毕竟,他从心理上还是认可顾眠的,至少她在用这种方式向自己证明她是爱自己的,想到这里,容谦的心中也不禁得意起来。 加`微`信`号:xs90010 免费阅读更多精品推荐小说哦

  “看不出来,你为了讨好为夫,竟然会下这么大的心思。”

  顾眠的头顶瞬间飞过一群乌鸦,要不是她现在嗓子十分干燥,又没有喝水的缘故,她定会一口唾沫直接喷到容谦的头上。

  这家伙大脑中究竟在想些什么啊?她只不过是来个大姨妈,他竟然会联想到那方面,而且,说出来的话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现在竟然落到自己头上,说她竟然是为了讨好他才这么做的,顾眠想想都觉得为自己抱不平。

  真是龌龊,下流,卑鄙,太暴力了……脸上除了惊慌失措的同时,便没有别的表情,似乎看到了什么特别恐怖的事情。

  在她看来,容谦一定是中du了,而且中的一定是非常浓烈的剧du,看来此du无yao可解,这小子病的不轻啊!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想必已经是深入骨髓,病入膏肓,无yao可救,无人可医了。

  顾眠知道容谦十分自恋,可是,她却没有想到他会自恋到这种程度,他当真会以为他是那样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所有人都把他放在手心里捧着,所有人都把他放到案桌前供着么?

  他以为他是谁,也不过和她一样是一介凡夫俗子罢了,不要说顾眠根本就没有想过做这些去讨好他,就算是别人让她这么做,她也不会去做的。

  许多事情上,她有她自己的原则,也有她自己的底线,所以,她从来不会轻易因为别人去改变自己的底线,这是她做人的基本原则。

  或许,许多人会说她的脾气太过于执拗,或许,有的人会觉得她太倔强,但是,对于她自己来说,什么都不要紧,最主要的是,她只要坚持做自己就好,因为,她不是为别人而活的,她只是为自己而活。

  都说容谦十分聪明,可是在她看来,这个男人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怎么到了这个问题上就转不过来这个弯呢!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吐了口气。

  经过了顾眠的一番冷嘲热讽,再加之她不屑一顾的态度,容谦终于察觉出来有一丝不对劲,特别是在她刚刚叹过一口气之后,他这才诧异的问道,“怎么了?难道夫人是有别的苦衷?”

  算了,眼看天色已经不早了,顾眠也懒得和他在这里因为这样一个无聊的话题上继续争执下去,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还要去看看宝儿呢!

  如果容谦喜欢继续在这里空想,那她也不阻拦他,反正她有的是时间,要怕也就是怕容谦没有时间而已。

  “人啊,就怕太蠢,有些人自认为聪明一世,可一旦是蠢起来,简直比猪还要蠢。”小心嘀咕了一声,倒是也不看容谦一眼。

  算了,容谦爱想什么就想什么,如果他还不明白,那她也只好默默为他的智商点个赞了,在这方面,她从来不限制别人的自由,至于她自己,她还是很满意的。

  也不避讳其他,而是起身直接站在容谦面前,大摇大摆的走过去穿好睡衣,小心翼翼地从床头柜中抽出一片01的苏菲,转身离去,只留下容谦一个人在卧室中发呆。

  顾眠出去后,更是看都没看容谦一眼,脸上带着得意忘形的笑容,她猜想,容谦此时的脸色定是十分精彩。

  想想他那张整天板着的苦瓜脸此时定是一副吃瘪相,顾眠就十分开心,就连脚下下台阶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