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谁来告诉他?-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八十四章 谁来告诉他?

  第三百八十四章谁来告诉他??不过才从一楼到楼上的时间,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容谦来公司的事情一时间传遍了整栋大楼。?早就已经在顶楼层做好准备的员工们更是兢兢业业的在做自己的本职,生怕容谦才刚一来就被抓住小辫子,那么,他们可就得不偿失了。?要知道,容氏集团的人事分工正像是这楼层一般,职务越高的人往往会在楼层的越上层,当然,这里的员工以及清洁工也是有个层次分布的,并不是所有的职位最后的年薪都一样。?这个职位上的底薪虽然都一样,但是他们每个人的奖金却是不一样的,他们每一个员工则由他们的领导选出几名优秀员工,再或者是兢兢业业的员工……这些,公司都会存有报备档案的。?每到年末的时候,都会开个表彰大会总结,他们公司有规定,会给他们多多少少的分红和奖金,也算是对他们工作给予一定的肯定和鼓励。?这也就自然而然就成了这些人想要好好表现的动力,毕竟,他们的薪水和奖金可是不成正比呢!?因为在一般的企业集团内,每个人的奖金都会有所不同,但是却从来还没有一个能够达到容氏集团的这个标准。?要知道,就连一个最底层的员工的年终奖甚至都可以和一个部门经理的年薪媲美呢!虽然这两个职位在本质上就有着十分明显的差别,但是,总归来说,钱都是一样的,所以,他们何乐而不为呢!?这不,刚巧刚刚打开电梯门口就有一个早就司机已经准备好的小职员,朝着他点头哈腰,连声问好,“总裁早。”?对这一点,容谦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在这样的公司中,这也是常事儿,他也没有办法做什么,不过,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容谦踏着他那双从法国刚定制回来的高级皮鞋,迈着稳健的步伐,一步步向他的办公室走去,刚推开那边两个把手,还没等身子进去,用余光一瞟就瞟到了一个一身穿藏蓝色西装的男子。?他能注意到他并不是因为他的西装颜色有多特别,而恰恰是因为他穿的这身西装,容谦也有一套。?要知道,这身西装的款式以及颜色的,成色,再加上它的面料,质地,都非同一般的西装可比拟,全中国能够订购的也就那么几套,所以,他早已做到心里有数。?果不其然,在看到男子那一张熟悉的脸庞时,心里突然恍然大悟,目光也都没在那男子的身上停留,而是关好门,直接问道林助理,“怎么了?是你要向我汇报的事情?”?“这……总裁,你都看到了,这总经理,也是突然才刚刚回来的。”林助理小心翼翼的答道,尽量让自己的语言看上去完美无缺。?“刚刚回来的,还是突然?你确定?”龙千挑了挑眉梢,带着一副不可置信的态度问道。?“不,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总经理昨天就已经回来了,但是,张秘书给您打了许多电话,最后都没有打通。”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后来,简直就像蚊子叫的声音一样在容谦的头顶飞来飞去。?好啊,不用他说,他也知道,从他今天早上见到容谦的那一刻起就什么都明白了,他这个总经理看来是玩够了,终于知道回公司了。?不过,这也没什么稀奇的,毕竟,哪头轻哪头重,他想,容廷还是分得很清楚的,放着容氏集团这么一大块钓鱼不钓,跑出去花天酒地,这怎么说都是划不来的。?更何况,他的这些表现,容敬伟和他都早就看在眼里,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知道,容敬伟心里肯定也不好受。?毕竟,看着自己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儿子,整日里花天酒地事事无为,也着实让他这个当父亲的头痛万分呢!?“对了,慈善捐款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这才是他所关心的问题,只要是顾眠交给他办的事情,或者是,他认为有价值的事情,他就一定会伤心。?“事情已经顺利解决了,只不过,齐总还是希望您和夫人出面能够在他的庄园小聚一番。”林助理一边站在旁边察言观色,一边悠悠出口说道。?“好,喜欢找他说的办吧,什么时间就由他来定,你有时间就联系一下。”?“好的,总裁。”?从林助理出门以后,容谦坐在他那高级爱马仕办公的椅子上发呆,有段时间没来他的办公室,想不到,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明亮而宽敞。?不过,要他说,他的这些助理和秘书们也都十分细心,就算是他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他的办公桌上还是一尘不染,明亮干净,就连那透明的落地窗也是十分干净而明亮呢,就像是崭新的一样。?谁都知道他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可是,时间久而久之,对于顾眠却是洁癖不起来,不知是被她这个小祖宗带的还是怎样??想到这里,他唇角不禁勾起了一抹微笑,让人难以察觉,却又带着微微的弧度,像是那春天里好看的山茶花。?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而已,门外再次响起了敲门声。?“总裁董事长,当年,去会议室开会呢!”?不经意间皱起眉头,这才周几啊,就开会,怎么他一回公司就有会要开,还真是事儿多。?“好了,我知道了,收拾收拾东西去吧!”?他说的吗?容廷怎么回来了?原来是有重要的会议要开,一想到这次的会议一定是又和容廷有关,否则,容敬伟也不会大费周章的把他叫过来开会。?虽然他不知道今天开会的目的是什么,更何况,又没有人事先通知他,也算是给他来了个措手不及。?但是,这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上是什么大事,这种事情用不着大惊小怪的,他只需要以平常心态面对就是。?更何况,又是在自己的公司开会,就更无需在意别人的看法了,向来都只是为他独尊。?其实,容敬伟召开今天的这场会议,他大概也有一部分能够猜到容敬伟的用途。?眼看着就要过春节了,如果容廷再不回公司的话,恐怕这个春节是过不成了,况且,这是他们父子俩相认以来的第一次春节。?或许,对于容谦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这毕竟是容敬伟和容廷的事情,这对于容敬伟来说却是很重要的,毕竟他已经这么大一把老骨头了,能有几年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光呢!?不过,这在容谦看来,想要团团圆圆和和睦睦的吃一顿饭,怕是很难了。?按照容廷的脾气,他可以强忍住不发火,但是,他可不得不管他这个妹妹了,既然已经知道了容羽对容廷怀揣着什么心思,那么,他这个做哥哥的肯定就不能让这种局面再次严重发展下去。?正好,他前些日子光忙活他和顾眠的事情,差点把他这个宝贝妹妹的事儿给忽略了。?看来,这段时间,整理完慈善捐款的事情后,是该好好调教调教容羽了。?还是和往常一样,当他轻手轻脚的走进会议室时,所有人都已经在自己的座位全部坐好,拍了拍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来,他今天又是最后一个呀。?才刚坐下就发现容敬伟板着个脸,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脸上,像是盯着他看什么一样,容谦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放下手中的文件,悠哉悠哉的喝起来林助理刚刚给他煮了一杯咖啡,他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嗯,今天的咖啡煮的不错,火候也刚刚好,对了,明天给我多加半勺糖。”?林助理会心一笑,点了点头,认真记下了,不过,他这一点头微笑不要紧,这主仆二人的对话全都印在了会议室所有人的面前。?“容谦,你真是太不像话了,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才到公司。”容敬伟原本还期待这容谦最近能够给他治理好公司,可是,他没想到一大早上来开会,竟然发现容谦不在公司,经过这么一问才知道,还在家里,而且昨天也没来公司。?也不知道他整日里都在忙些什么,想想都觉得气愤,想想他家的这三个孩子啊,唯独就是容谦最有出息,可是他呢,偏偏也是最不让他省心的一个。?再看看他的二儿子容廷,没错,他们的确是今年才得以相认,本以为他这个儿子十分乖巧懂事,可是不想到他这个儿子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的和容谦一样,整日里就知道花天酒地,不学无术。?再看看他家的小女儿容羽,倒也不是一个让他省心的主。?这还不是让他最生气的,让他最生气的是容谦接下来说出的话。?“爸,我这今天来公司的路上堵车了,所以就耽搁了几分钟,现在也不过才距离上班时间,晚了几分钟而已,又不会耽误什么事情。”?其实容谦平日里也不是这样的工作态度,只不过,他今日觉得容敬伟实在是有些故意找他麻烦,态度上也就没有给容敬伟好脸色看,毕竟他现在心情十分不爽。?“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问题了,那么我们今天开会吧。”?话音刚落,底下便是一片安静,和他刚进来的时候没有什么差别,台下鸦雀无声,甚至连一句小声的唏嘘声都没有。?容谦在心里对在座的各位人嘲笑了一番,十分无奈的勾了勾唇角,“怎么?各位不是前来开会的吗?我这个总裁倒是不知道今天有什么特殊的会议要开,不如,谁来告诉告诉我?”?“好了,容谦,你给我少说两句吧!这次会议是我主持的。”一个苍劲而有力的声音瞬间打破了原有的沉寂,如那钟声一般,直接在会议室里想个彻底。?ok,既然他家老爷子发话了,那么他也不便再多说什么,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只需乖乖悉听尊便就好。≈ap;lt;/br≈ap;gt;≈ap;lt;/br≈ap;gt;≈ap;lt;/br≈a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