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不过如此-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不过如此

  第三百八十六章不过如此?会议结束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沉默不语,按照座位的次序依次离开了会,容谦仍坐在自己那宽敞而舒适的座椅上漫不经心的看着正向门外走的一个一个人。?直到看到那一身藏蓝色西装的身影在所有人的身后向门外走出时,容谦这才有些恍然大悟,他来的时候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让他感到惊奇的是,并不是今天会上尴尬的局面以及容敬伟对他的意见,还有一些老古董们对他的冷嘲热讽,而是容廷在这场会议当中的举动。?这完全不是他的风格呀,在这样一个十分庞大而且又带有争议的会议当中,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居然什么都没说,可谓是只言未发,整场会议的途中一个人十分安静的坐在那里,似乎让人忽略他的存在感,就好像凭空没有这个人一样。?想着想着,他自己的唇角竟然浑然不知的勾了起来,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这种表情仿佛成了他标志性的笑容一般。?无论是何时何地,也无论是什么时间,总之,嘴角勾起的速度越来越频繁,就连自己都有些不由自主的动作。?大概是习惯了吧!不过,要他说,他的习惯可不仅仅是这些,在过去,在现在,在将来,或许他身上还有某种习惯,又或许它会因为某些人而改变现有的习惯,这些都是说不准的。?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他工作的习惯就是从来都没有戒掉,唯独只会因为那一个人而改变他以往的行事风格,也只会因为那一个人而破例。?不自觉的眨了眨眼睛,眼底的笑意变得更深了,这点让林助理有些看不明白,明明刚刚还一脸严肃的神情让人不由得生出了万恶的念头,这会儿又变得十分甜蜜,让他看的都有些不禁春心荡漾起来。?都说女人善变,但是什么时候他们总裁会变得如此善变,算了算了,他还是继续忙他的吧!?随手扯下会议桌上的咖啡杯,在容谦的示意下之后,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直到会议室的气氛彻底变得寂静,所有人都离开后,容谦这才从自己的世界当中退出来。?也不知道他刚才怎么就失神了,竟然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十分钟,想想还真是有些可笑,突然间想起什么,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犹如那森林当中的猎豹一般,不由自主的警惕起来。?按照他的本能直觉来讲,海外的那几个合作项目的老总不会放着他们集团这么好的合作资源不管,而是接受另外一些企业或者是公司。?在整个历史当中,没有任何几家公司能够和容氏集团的名誉相媲美,也就唯独顾氏企业和容氏集团能有一些旗鼓相当的实力,不过差距还是有些悬殊。?虽然行外人和一些不知情人士可能看不出来,但是,他自己对于他们集团的财力有多少,还是做到心里有数的。?想着想着,眉头不禁紧皱,悄然无息的伸出一根手指,默默点燃一根香烟,目光瞬间转向了窗外。?不对,这件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容廷的态度也刚刚好,恰恰证明了这一切,看似他并没有参与到这场会议当中。?开始,那些老股东似乎是有意在挑拨他的矛盾,看似这一切似乎都进行得风平浪静,只不过是在表面上波涛汹涌,但其实背地里早就已经暗涌流动,异常恐怖。?每个人看似不经意间的举动以及他们所说出的话语和他们莫须有的态度并不是那么恰巧而形成的,也并非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自然,那么单纯。?总之,这一切不经意间的背后,都是经过背后精心策划的。?缓缓吐了个烟圈儿,一双十分犀利的眼眸在不经意间瞥向楼下那抹藏蓝色的身影时,瞬间又犀利了几分。?在他看来,这场游戏正在进行时,也逐渐变得越来越有趣了。?他不再是这场游戏的主角,而恰恰成了这场游戏的配角,就在与此同时,他的这个看似不学无术甚至什么都不懂的弟弟,却才真正的占到了风尖上。?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对公司的事情变得一无所知,什么都不管,但是,他恰恰就是以这样的局势而迷惑所有人,就连他差点都被他蒙在鼓里。?若不是有了今天的警觉,再加上他在这个行业以来多年的警惕性,恰恰就让他蒙混过关了。?既然他这个弟弟这么有能耐,那么,他也是该好好见识见识他的手段到底有几分明了,他又给了这些人多少好处。?目光再次望向墙上挂着的钟表,见到时间不早后,顺手掐起手中的香烟,起身向楼下走去。?从开会走后,容廷便坐了一辆银灰色的法拉利,径直向高速公路奔驰而去,从老远就从后车镜中看到身后一辆白色的奔驰车在他今后穷追不舍。?无奈的笑了笑,按下车窗显示屏的自动跳挡键,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车子便加速行驶。?再加上大风的缘故,车内的容廷头发被吹了起来,刚好挡在他那邪魅的眼睛上,或许是角度,又或许是阳光的投影投射的刚刚好,这一刻所形成的感觉十分完美。?有的时候,容廷也常常会想,是不是真是因为他们家族基因好的缘故,他打小就生了一张十分完美俊俏的脸。?不过,依她看来,这项链及是否有收获,在骑车的时候看看,因为自己拥有这样的容貌而感到庆幸,毕竟生得这样一副好皮囊,不光是拜天所赐,也是拜于他的父母所赐,从而获得了许多先天性的优势,这也算是老天送给他的一个礼物。?但是,正是因为这副皮囊的缘故,他的生活中也面临许多困扰,从而证实,有的时候,无论他是多么优秀,也付出了这么多努力,而有的人眼中,看到的仅仅是那一个人影,有的时候,顾眠甚至都不屑于他。?要他说,这世间还真是不公平,同样都是一家人,也同样都是姓容,可是,这个待遇还真是不一样呢!?真的是从自身的等级划分上就让他多感受到这其中的种种不公,虽然说这种不公平在从他出生起就已经逐渐分晓了,但是这么多年来,他卑微的自尊心和他要强的精神根本不容许这种不公平在继续发生。?他还以为容谦能坚持多久呢,还以为他一直能俯视这个天下,把握容氏集团,能把所有人的命运都掌控在自己手中,要有多得意洋洋呢!?如此看来,这也不过如此吗?他不是不屑于和自己争抢吗?他不是不屑于和他切磋吗?不是不屑于和他一起做任何事情,甚至根本不把他的能力放在眼里吗??那么,现在怎么倒关心起他来了?竟然还在大白天就追着他赶出公司,这确实让他大跌眼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只是冷冷的望向身后那个奔驰跑车里的男人露出一抹蔑视的目光。?总有一天,他说让他明白这个道理,风水是轮流转的,人心也是轮流换的,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也没有什么人是必须要站在得容谦这边的,更没有哪种决定是宣告容谦一定就会是这个集团的最终继承人。?许多事,他都是需要努力的,就算是从前,他可以不争不抢,不闻不问,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什么也都别放在心上,但是从现在起,他就是要让容谦看到他不一样的感觉。?当然,现在容谦虽然没有正大光明的对他怎么样,但是,最起码,他现在已经看到了初见的成果,相信,过不了多久以后,容谦对他的态度以及感官就会发生非常明显的变化。?说来也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不习惯了平稳开车的方法,还记得以前他总是喜欢那种蜿蜒曲折的小路,还有一些市里的郊区。?因为。他总是很喜欢那里的路,虽然算不上是平坦,也算不上是直线,甚至有些地方都是坑坑洼洼的。?不过,却不知何从何时开始,他已经不再喜欢那些蜿蜒曲折的小路,而是喜欢上了这种宽敞平坦的高速公路,无论是从车速上来讲,还是从道路的平整程度上来讲,最重要的是他开始享受于这种速度的激情感。?原本,他以为自己本可以高枕无忧,十分平庸的度过他这十分普通的一生,尽管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平凡,尽管他也是这完全是在平凡不过的一棵小草。?但是,对于他来说,只要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相守一生,这就足够了。?可是现在呢,他发现他想要的生活在不觉不知当中都已经变了,而且变得十分离谱,就连他心中的景象也在不自觉的变得扭曲。?一个人的生活过得再平坦,一个人的生活过得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习惯了这种平庸的生活,流光溢彩的世界在他眼中是那么的绚烂多彩,现在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这样的世界当真无奇不有,一切都是那样的奇妙,一切都是那样的玄幻,他甚至都有些后悔自己曾经没有多享受享受在这个世界的美好。?同样,最重要的是,他开始享受到金钱的魅力,也开始体会到有钱,以及挥金如雨的滋味。≈ap;lt;/br≈ap;gt;≈ap;lt;/br≈ap;gt;≈ap;lt;/br≈a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