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何必执着-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八十七章 何必执着

  第三百八十七章何必执着?迷迷糊糊的望着窗外的风景有了一会儿,容谦望着身后一直穷追不舍的白色奔驰车,心情突然大好,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新鲜的事儿一般,竟然连车上的cd音乐都打开了,还一边跟着车里音乐的节奏,甚至也随之来回晃动,倒像是有些情不自禁。?想不到容谦那么孤傲冷僻的一个人竟然还能有今天的这一面,着实让他大开眼界。?既然他的执着心那么强,既然他想看看他到底去了哪里,那么,他不妨要好好调戏他一下。?想着想着,眼眸里带着冷意的笑容,就连唇角都不自觉上扬了一番。?或许他自己不知道,他此刻的目光有多么寒冷,此刻的表情有多么陌生,甚至连他眸子里原本的目光也变得不再如从前那般清澈。?此刻,那原本幽深的眸子中多了一丝不明的意味,带着一丝狡黠感,幽黑的瞳孔也变得深不见底,让人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也琢磨不透他的心思。?带着戏弄容谦的想法,容廷一直绕着他们刚刚走过的循环路足足绕了一大圈之后,才在一个新开的酒吧旁缓缓停留下来。?要知道,如果是单单走这样一条高速公路,大概需要二十分钟,可是他足足走了一个来回。?容廷抬眼,望了眼还在他身后穷追不舍的白色轿车,心里暗自佩服其容谦来,倒还真是一幅死倔的脾气。?倒不知道是该说他意志力坚定呢,还是该说他好奇心太重呢!?一连跟了他四十分钟,他还真是够可以的。?临下车之前,又在车里停滞了几分钟,想想他今天的举动,心里还真是十分解气。?容廷原本是没有打算来这间酒吧的,他原本正和一个跨国企业公司的老总约好在一个五星级会所见面,但是自从看到容谦跟踪他的那一刻起,他心中就改变了主意。?不仅推掉了会见,没有去五星级酒店,反而来到这样一个其貌不扬新开的小酒吧,目的不单单是为了混淆视听,更是为了故意气容谦。?没错,他就是要告诉他,他容廷虽然没有像他一样那么稳固的江山,虽然没有那么大的权力,但是,那也不代表他可以任由别人宰割,可以对他为听是从。?每个人都是有自尊的,他也不例外。?自尊这种东西,看似很高贵,其实也十分廉价,并不是只有身在高处的人才有自尊,他今日的举动就是要让容谦看到,尽管,他的身份比较高贵,尽管他的势力权力财力比他大,但是,他今天还不是一样乖乖跟在他身后,跟着他白白的绕了这几里多的路。?这会儿,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容谦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在看到容廷的身影向酒吧门里走路时,这才十分愤怒的摔下车门。?好啊,容谦这才算是看出来了,容廷分明就是在玩儿他,看来他早就发现他一直跟在他身后了,所以,他从开始就故意摆来这么一出,经过大脑这么一想,容谦也替他自己的智商感到着急。?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夜长梦多还是身体太疲劳的缘故,精神也总是恍恍惚惚的,身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城市中心居民,居然连走到了最集中的高速公路,连点绕了两圈,竟然浑然不知,却一门心思的放在一个和他毫不相干的人身上。?到底是他的过错,竟然把重心放错了位置,这么低级的错误也会犯,着实也够让他自己头疼的了。?嘴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的确,但也不能说是和他毫不相干。?毕竟,他们俩身体里流的都是容氏家族的血,传说中的高级贵族,这份血液,他也不知道是该感到荣幸,还是该感到万恶。?虽然从小到大,包括现在也是,有许多人都羡慕他那份至高无上的尊贵以及手中滔天的权利,还有他那深厚的家庭背景。?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他真正快乐过吗??每天都是在为一些无所谓的事情在忙碌,都是在日复一日像一个机器人一样重复做着每一件事情,不知道疲惫,不知道休息,也不知道劳累,甚至连一点其他的想法都没有,脸上都不带任何表情,真的就如同一个行尸走肉一般。?甚至有一段时间,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了感官,没有了听觉,只剩一双眼睛,能够看到他眼前所做的这一切,甚至就连平时吃的饭都觉得淡然无味,油盐酱醋,他尝不出来有什么区别??即使是放再多的辣椒,再多的盐,再多的糖,再多的醋,对他来说,这些饭菜的味道不过都是一样的,他没有什么特殊的喜好,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或者是不喜欢吃的东西,甚至连这些挑剔都没有时间。?对他来说,时间永远是最宝贵的,而容敬伟从小便对他灌输着这种一分钟能赚多少钱的思想,或许,从他生下来的那一刻起,时间对他来说,便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而其他的东西对于他来说都已经成了遥不可及的奢侈品。?既然他拥有了别人未曾拥有的一切,也得到了别人从未拥有的金钱,他所得到的财富可以说是许多人一辈子甚至是几辈子都不能拥有的财富,但是,这对于他来说又有什么用呢??有的人视财如命,把金钱看作是这一生的依附,甚至无所不用其能,用尽接近半生的权利,为的只不过是那一张废纸和那随时都有可能倾尽抛空的财产。?其实,他刚开始也不太理解这些人心中想的是什么,但是,后来,他逐渐想开了,或许,真的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每个人所追求的幻想的,或许都不一样罢了。?或许在许多甚至是大多数人眼中,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绝对的公平和绝对的不公平这一说法,甚至有许多人认为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但是他却从来不这么认为。?在他的世界里,从一开始,他一直就认为,世界本就是公平的,你会得到一些相应的东西,但同样,你也会失去一些相应的东西。?你所得到的这些东西在别人眼中是他们得不到的,而在他们眼中再正常不过在平庸的东西对于容谦来说却是他触不可及的。?他的快乐不过也是在因为爱情得到了以后才将将开始的,过去的二十八年里,他的生活一直十分平静,从未出现过大起大落,而他的情绪也就如他的生活一般,可以说得上是没有经历一丝波折,就连他那张万年冰山脸也经不起一丝波澜,这才落得个万年冰山的称号。?朝着那遥远的天边遥遥相望了一眼,两人虽然两地相隔,隔着那万千栋高楼大厦,但他还是能隔着这里的风,这里的云,这里的蓝天碧海,这里的空气甚至这里的一切,都能感受得到,它存在于他心里的气息,就好像顾眠时刻就伴随在他的眼前。?努力调整自己,深深的呼吸了下这新鲜的空气,伸手拿过手上的钥匙链时,心里刚刚的不舒服似乎都伴随着周围的风吹得烟消云散了,不断的调侃自己,又何必执着于这样一个对他来说无足轻重的人呢!?不过,今天的天气还真是异常的好,不带他的心上人出来兜兜风还真是有些可惜了。?容家别墅。?经过别墅内所有仆人的精心照料,再加上容谦那十分暖心的红糖酱汁,不过才一上午的功夫,顾眠的肚子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甚至连下床的活动都可以行动自如。?虽然这些人总是在她身后,还是不放心她,但是她跑的比谁都欢。?这会儿,正在花园里带着宝儿兴致勃勃的坐着秋千。?微风拂面,远处一阵花香从她的鼻息间传来,春天的感觉真好,她不禁在心里轻叹了一声。?目光再次转向她怀中的宝儿小巧的鼻子和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最近出落得愈发精致和灵动了,那一双眼睛好似会说话一般,盯着许久,顾面竟然有些移不开眼。?轻触了下那小巧的鼻尖儿,十分埋怨的说道,“你呀你,从小就知道这么会勾人,长大可怎么办呢!”?不过,那小家伙确实不太懂顾眠在说什么,仍然睁着一双水汪汪,再加上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顾眠,像是在思考她到底说的是什么。?顾眠的心情本来就十分要好,在看到她怀中的小宝贝时,心里自然是乐得开了花,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看到她家小宝儿更让她值得开心的事儿了。?每每见到他,便要盯着他看个几许,甚至都是总觉得厌烦,就得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无比珍贵。?“宝儿乖,你看,今天天气多好啊!”一边说着一边不断拍着,怀中的孩子,像是在哄他睡觉一般,坐在秋千上的身子也不自觉的紧了紧,慢慢将手中的毯子全数遮盖在宝儿身上。?尽管天气已经逐渐渐暖,大好的太阳就在上空中悬挂,但是,这么小的孩子却还是十分怕着凉。?虽然她曾经在书上看到过,小孩子虽然小,但是,他们应该经历一些风吹日晒,没有坏处的。?但是,不知怎的,一想到他那小巧的模样,娇嫩的肌肤,他却有些舍不得让他在外面受这些苦,甚至连晒一点都觉得不行。?不知不觉,一会儿的时间功夫了,顾眠忙着低头间却发现她怀中的宝儿仍旧没有要睡的睡意,眼睛仍然睁得滴溜圆,像是两颗黑溜溜的葡萄一样。?阳光正好,此时的光景刚好打到两个人身上,一片金色的阳光在这样一番景色之下显得格外明亮,格外耀眼。≈ap;lt;/br≈ap;gt;≈ap;lt;/br≈ap;gt;≈ap;lt;/br≈a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