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他们俩是gay?-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九十一章 他们俩是gay?

  第三百九十一章他们俩是gay??不过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顾眠安静的坐在自己那檀木花雕的座椅上,双目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茶壶,宛如灵魂出窍一般,目光呆滞,神色游离。?眼前除了那个还剩小半盏的茶壶以外,别无其它景色,就连杯中的茶叶都被她数得十分清晰,只可惜,数到后来就连她自己也觉得有些恍惚。?轻叹一口气,好像自己多么懂得人生感悟似的,其实呢也不过尔尔,她实在没有办法顾得上这些,就好像只和她自己现在的状态一般,有些神智不。?不,她不应该这样说自己,她只不过是有一些太无聊罢了,十分无奈的看了眼她面前的这两个人,看似一个比一个更无聊。?其中一个男人坐在她对面十分无聊的摆弄着手机,而另一个能只顾着自己大吃,丝毫没有考虑其他人的感受。?顾眠的小肚子已经微微隆起,但是,让她面对这样一个大吃的人在她的对面坐着,实在是有些让她的精神状态承受不了好吧!?她承认她的精神状态已经够好了,可是一旦面对美食,就完全失去了抵抗力。?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吃不下去任何东西,不要说吃了就连喝也喝不下,因为她的身体里已经没有为其留有一丝余地了,所以,也只能眼睁睁的望着这一块又一块肉以及十分精致的鹅肝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落入了别人的肚子中,她也只能解解眼馋了。?尽管他们的时间有的是,但是齐鸣可不敢让这样一个公司老总在这里等来等去。?虽然他们是同辈,但是按照时间久远上来讲,容谦已经可以算是他的前辈了,所以,容谦今日的所作所为,他也就很感激他能让自己在闲暇的功夫吃上一口饱饭了。?轻轻掸了掸自己衣袖上的灰尘,故作一幅十分正经的样子,慢条斯理的说着,“我想,今日刚好是一个不错的时机,既然我能够有幸和二位在这里相遇,不如我们就借着这个机会也来商讨一下正事吧!”?“正事,什么正事啊?”双手捧着自己那这样天真无邪的脸,就连一双眼睛也变得无辜至极,语气懒散的不像话,可是,她眼神当中还是闪着一丝兴奋。?这是每一个女孩子本能的反应,她们对新鲜的事物以及前途的位置即充满着迷茫又带着一丝好奇心,也正是这种好奇心指引着她们一步步通往她们人生的中的每一条道路。?“难道顾小姐还不知情吗?”齐鸣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响指,服务员随后到,齐鸣话音刚落的时候又点了三杯饮品和一壶好茶。?就在这会儿工夫,顾眠的大脑里已经想得七七八八了,可是,她还是想不出来,这件事情她怎么会知道,又怎么会和她有关,难不成容谦带她过来就是来见眼前这个人的,可是,她怎么觉得都有一些奇怪。?从齐鸣的穿着打扮上看到像是个正经人,可是,再听他说话的语气以及一些奇怪的行为都很难让她相信。?“我知道什么?难不成,这件事情还和我有关,依我看你们两个大男人之间的事,就没有必要和我有什么关系吧!”?对于这些事,她也没什么兴趣和他们讨论一些和自己无关的话题,毕竟,对于她来说,这次所谓的商场战场之类的事情都不是她所关心的,无非就是又签下什么合约,拿下了什么项目而已,就算让她想破脑袋,也实在是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听到顾眠这么说,容谦倒是也没觉得有什么差异,毕竟,他并没有告诉过顾眠,齐鸣就是他们这次要合作的对象,不过,这也正是这次相遇好玩的地方,所以,他也不担心她会惹出什么祸事。?“容总,看来,尊夫人对我们之间的事情还不清楚,您要不要先征求一下她的意见。”?从他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容谦和他这位尊夫人之间的感情可谓深情实意,两人彼此恩爱到不行,甚至让他这个局外人都觉得有些发酸,只可惜,他总是羡慕别人拥有的一切,而这些恰恰是他未曾拥有过的。?就在刚才,他也注意到,每当他和顾眠说话的时候,容谦那一双阴鸷的眼睛总是在他的身上晃来晃去。?容谦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是,他还是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这其中带着浓厚的警告意味,他是在向自己宣誓顾眠已经是他的人,而就是这大千世界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办法与他相争。?果然,在齐鸣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容谦脸上的表情停顿了一下,皱了下眉头,目光也淡然的望向顾眠,不过只是几秒钟的功夫后,他再次轻启他那两张薄薄的嘴唇。?“不用了,就按照我们之前说的办。”?就在容谦的话音刚落,顾眠正在寻思这两人一唱一和,到底说的是什么事的时候,容谦却干净利落的跑来了这么一句话。?这都什么和什么,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这家伙倒好,眼前的这个人竟然连她的意见都不征求了,还真是会自作主张呢!?好啊,既然容谦这么不想让她知道,也不想让她做决定,那么,她偏偏要和他反着来,想到于此,心里也不知从哪股火,只是一心想要着急。?“等等,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到底什么事情?还要征求我的意见?”顾眠前后轮番看了这两个人一人一眼之后,这才语气仓促的问道。?可事实恰恰和她想的相反,她越是这样着急的问着,面前的这两个人似乎越来越不紧张。?他们先是前后对视了一眼,接着还慢条斯理的端起面前的茶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闻着淡淡的茶香,那模样表情都十分自然,好像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越是看到这样的表情和他们不紧不慢的样子,顾眠便越是生气,明明都已经把她的好奇心挑起来了,可眼下这会儿,他们反倒成了一个帮派。?变得还真是快,恶狠狠的瞪了容谦一眼,这家伙竟然还总说她们女人的心变得快,看来这个世道是该好好改变一下了,现在她想说的是,她们变得快不快倒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对面前的这个男人变的才叫真正的快。?可她还是不甘心于此,当看到两个人又毫不知情,故意成左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她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副模样又是让她气不起来。?算了算了,这有什么好计较的,有些事情,她知道的都不如不知道的好,省得让她烦心,想来想去,还觉得麻烦,如果再让自己心情不好,那就有些太得不偿失了。?兴许是齐鸣和容谦的座位离的比较近的缘故,再加上他们两个人的姿势又比较懒散,所以,从顾眠的角度望去,这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变得十分狭小,就好像是故意贴的这么近一样,加上他们脸上的表情和那一副死不偿命的笑容,再加上他们原本就十分高的颜值,不得不让顾眠想入非非。?尽管她自己很不愿意承认眼前看到的这一切,可是,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往不一样的地方想去了,也不知道她想的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就这样,想着想着,脑海中不禁出现了两个长相姣好的男人在一起亲密时的情景。?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就摇了摇头,不行不行,如果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他们两个隐藏的也可真够神的了,就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想一下还不要紧,就在她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眼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不约而同低下了头,容谦甚至还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指挡在脸的前面,两人在小声嘀咕些什么。?“你们……两个……”本来,她还对容谦抱有那么一丝幻想,可是,当她看到两人的行为举止更加亲密了以后,她的大脑又开始不受控制。?天哪天哪,这下可真是全完了,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她该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办,她还有一个儿子……?一时间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经历了无数个双重打击,这会儿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只要她眼前的这两个人再刺激她一小下下,那么,她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也会被突防,到时候,她的一切可就全完了。?什么过去的山盟海誓,什么在她耳边说的甜言蜜语,又是什么时候对她许下的诺言,这些也都会随着这里的一切烟消云散,而她现在所居住的那种超级豪华的洋楼别墅也将终究不属于她,至于它是属于谁的,她还是无权过问。?就在她在想这些的同时,对面的两个人也不自觉的睁大了双眼,仿佛没有听懂顾眠所指的是什么意思,特别是齐鸣,更是张大了嘴巴。?“内个……顾小姐,是有什么话想说吗?”?就在顾眠一直拼命的对对面的两个人眨眼睛,示意他们时,齐鸣还是没有明白顾眠的意思,仍旧不怕死地问了一句。≈ap;lt;/br≈ap;gt;≈ap;lt;/br≈ap;gt;≈ap;lt;/br≈a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