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咸猪手-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九十二章 咸猪手

  第三百九十二章咸猪手?兴许是刚刚的话题聊得太多,以至于双方彼此都有些敏感,不过,经过短暂的交流以后,他们之间的气氛已经从初识的尴尬成为很好的缓解过来,致使两个人之间模糊的印象到现在可以谈天说地的朋友。?没有那么多局限,也没有那么多外在因素的干扰,而在于他们之间只不过是最普通的短暂交流而已。?不过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顾眠对眼前这个穿着文质彬彬的男人的态度有了飞速的转变,其初衷原本只是以为他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合作伙伴,只不过是有幸在一起吃顿饭而已,聊聊家常也算是正常。?可是真是没想到,对面的这个人居然和他们有着这么多的渊源,准确来说,是和她有着这么多的渊源。?或许,用渊源这个词来说还不够准确,但是,她又实在想不出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这种关系很奇妙又很微妙,但是,也让她同时处于很尴尬的地位。?明明已经看到容谦对着她挤眉弄眼了一番,但是,表面还是装作没看见一般,实在不想理会对面这个男人,想必他们两个人都是一路货色,十分虚伪,让人琢磨不透,又很讨厌。?撇了撇嘴,十分不情愿的问道,“那个,我就是想问,你们两个是不是……”?话才刚一出口,容谦就已经起身站起来,一耳不及迅雷的速度迅速冲到顾眠的面前,即使闭上了他那张还没有把话说完的嘴。?“呜……呜……”?才不过两三秒钟的时间,便只能听到原本那口齿清晰的顾眠的口中现在只能发出这短暂的呜咽声,时而有,时而无。?就这样挣扎了几秒钟,没有几秒钟以后,顾眠也放弃了挣扎,尽管她一直在掰开容谦一直放在她脸上的手指,但是,容谦的手还是纹丝不动一般,像是静静的粘在脸上一样,对她来说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在她以为自己马上就要窒息过去的时候,容谦猛的松开了她的双手,大把大把的新鲜空气一下子从她的鼻息蜂拥而入。?顾眠猛的用力吸了好几口,直到自己的精气神完全缓过来,这才渐渐平稳了呼吸。?现在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不过才一瞬间的功夫,她已经体会到了生和死之间的差别,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钟的事情,但是,她还是真切的体会到了这两种不一样的地方。?真是可怕,虽然她明知道容谦到底不会对她怎么样,但是,刚刚那一瞬间真的是把她吓坏了,鼻息间的气息停止,而她口中的气息已逐渐若有若无,感觉自己的大脑都已经缺氧,能不能撑的过来下一口气都还是未知数。?在那一瞬间,她的脑海中是空白的,但是,也有许多若有若无的幻影和幻想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不得不说,现在能呼吸到这世界清新的空气,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以前,她早已习惯于这样平稳而又挥之即来的世界,所以,对这里的一切都觉得顺其自然,并没有什么要值得珍惜的,也并没有什么感觉会让她觉得那样突兀,那样可怕。?但是,自从她和容谦生活在一起以后,越来越多不一样的事情创建了这个生活越来越多的人,他们在她的生活中扮演了许多重要或者是不重要的角色。?起初,她并不在乎这些所谓的爱恨情仇,也并不去在乎所谓的金钱名利,她甚至在乎的只有她周围的人而已,但是,现在呢!?经过岁月的演变,经过时光的变迁,这一切似乎都悄无声息的悄悄发生了改变。?并不是说她的心早已不再是从前那么单纯,使她懂得了更多,懂得了这个社会的生存之道,也懂得了人与人之间不仅仅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更多的也是合作关系。?生活其实就是一个大大小小的社交圈,每个圈子里都会遇到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眼中,同样,你的一举一动也看在他们的眼中。?从最开始的时候,顾眠会把她周围的所有人都当成她的朋友,她的老师,她生活中的一切。?但是,逐渐到后来,她却发现,这只是你单方面的一厢情愿,对于这些人来说,根本就是于事无补。?因为在别人眼中,你永远看不到他们眼中的你是什么样子的,同样,你也体会不到你在他们心里的地位是何等的。?从那个时候起,她才知道,原来这世间并非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你能用肉眼所看到的一切有可能只是假象,他们只是用来迷惑你的假象而已,而你所谓的真正的友情,真正的感情,甚至是对他们真正的好感度,这来自于你内心的一个小世界,而并非这大千世界中的真正理论。?顾眠在恍惚之间的几秒之中一下子便想了这么多事情,她也实在佩服自己的大脑虽然真的快,可有些时候还是不如从前那么灵光。?尽管身为一个女孩子很不愿意当时另外一个人的面去承认这些,但是,她的心里还是佩服容谦的。?“喂,你挡住我的眼睛干什么?”眼前的风景明明不错,抛出去那两个人以外不说,甚至可以透过窗户看到那窗外的风景格外美好靓丽。?但是,现在却被一双柔柔的双手做挡住,虽然容谦的手指骨节分明,纤细而修长,但是,这样一双手捂住她的眼睛,实在是让她有些适应不过来。?“挡住你的眼睛怎么了?这样不是挺好吗?”容谦摇了摇头,不明白顾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挡了一下她的眼睛吗,刚刚挡住她的嘴,算是轻的,这次也只不过是给她一点教训而已,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又不会少块肉。?“哪里好了,赶紧松开你的咸猪手,全是汗的味道,真难闻。”顾眠十分用力的揪起自己的鼻子,十分埋怨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和她手上下意识的动作和她此时说出的话刚好相得益彰。?这还不是最让人尴尬的,在她此时听到这番话时,脸上虽然有些差异,但是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和刚才一样,十分的坦荡自然。?可是,最让他受不了的是顾眠说话的声音瞬间比刚才提高了几个分贝的音量,生怕没有一个人知道似的。?而就在她话音刚落的一瞬间,除了四周的人都向他们的方向转过来看以外,就连端菜的服务员也都对她充满打量好奇的目光。?“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容谦缓缓松开捂住顾眠眼睛的那双手,十分不好意思的将手放在自己的西装上擦了擦,说话的同时,脸上依旧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他一直都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不要说很少出汗了,就是出汗也不会显现出来,更何况身上有汗液的味道了。?这让他很难相信顾眠刚才说的话是对于他说的,但是,现在说什么都不好使了,因为周围所有的人都认定那番话就是对她说的,而事实上也是如此。?越解释越乱套,索性,他还不如不解释,随他们怎么想吧!?若单单是这群人也就算了,可一直以观众的形式坐在他旁边的齐鸣却也跟着这群人掩嘴偷笑起来。?起初,他还能稍微掩饰一下自己的情绪,可是越到后来,他就像是那拉了闸的电线收也收不住。?“我知道啊,而且我知道的非常清楚,我自己说出的话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见到容谦的表情放松了警惕脸上的表情也不似刚才那般严肃,顾眠这才抓准这个时机说道。?也不知道这家伙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刚刚那句话明明就是他说的,难道他连自己说了些什么都不知道吗?想想就真的是可笑,真是太可笑了。?顾眠刚刚轻启的两片唇瓣还没有贴在一起,刚刚打开时,笑声都还没有从口中出来,就被容谦打断了,“那你还说的那么大声。”?她说的有那么大声吗?容谦未免太有些小题大做了吧,她只不过是用比正常的音量高了两个分贝的音量说的,还不是因为他刚刚捂住了她的眼睛。?一双眼睛被捂住了就什么也看不见,换做是任何人这种举动都是很正常的,好不好,况且,不管她说的是大声还是小声,这都和他有什么关系吗??嘴长在她自己身上,她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还用不着别人和她指手画脚。?“我说的都是事实,怕什么,再说了你,现在与其有心思和我在这里吵来吵去,倒不如赶紧去洗手间洗把手。”顾眠没好气的甩出来这样一句话,却没料到对面的两个男人脸都绿了。?而她自己都还落得这样的结果,面带微笑,十分从容的端起面前的茶壶,动作十分优雅的将自己面前的茶杯填满,然后选了个她最舒适的姿势,继续开始畅想她美好的人生。?容谦的脸上瞬间一条黑线,头顶上也是一群乌鸦飞过,估计,这是他今天出门以来发生最大的不幸了。?本来一切都是那样的,顺理成章,一切都是那样的顺其自然,这样的景致也都与他们的行为十分配合。?可是,自从进了这间餐厅以后,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不是那么明朗,明明是他带她出来吃一顿好吃的,这家伙大宰了他一顿不说,现在竟然得了便宜还卖乖。≈ap;lt;/br≈ap;gt;≈ap;lt;/br≈ap;gt;≈ap;lt;/br≈a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