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肯定听错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九十五章 肯定听错了

  第三百九十五章肯定听错了?时间永远都是这样的巧合,而顾眠也处于尴尬当中,就在她刚刚起身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容谦一直在瞪着她,那带有警告意味的眼神似乎很说明情况。?可是,她分明看到了,又不能当做没看见,既然当做没看见,可是却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好了,总裁夫人,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长话短说,开始切入正题吧!”齐鸣一本正经的说道,对于他来说,时间确实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虽然他还很想这样继续交流下去,但是,能够有今天的相遇已经很满足,很知足了。?“正题?什么正题?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还有正题要谈,难不成你们是提前约好的?”顾眠好奇的问道。?这俩人在她眼中越来越奇怪了,他们难道不是今天才见面吗?搞来搞去,原来是提前约好的,怪不得她还以为真的只是偶遇这个结果呢,看来,世界上并没有绝对的巧合,人呢,还是老谋深算,够阴险。?“没有,对,我们是提前约好的,只不过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点儿。”齐鸣本能的看了看容谦,见到顾眠一直盯着他,又迅速把头转过来,若无其事的说道。?“真不知道你们两个究竟有什么要谈的,看着穿着衣服人模狗样的样子,还不知道背地里想的什么呢!”刚刚他们四目相对的一瞬间,真是把顾眠恶心坏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两个大男人竟然在她的面前眉来眼去,暗送秋波,好似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一样。?过顾眠对着容谦吹胡子瞪眼了一会儿,可是,她自己没有注意到,她的一举一动全都尽在容谦的掌控之中。?“夫人,你刚刚在说什么?”尽管容谦将顾眠刚刚说的话听得十分清楚,但是,他还是故意装作没有听清的样子,将一只手放在耳旁,诧异的问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们说的非常好。”没想到自己刚刚本来无心的一句话却让容谦听到了,便忙挥手拒绝道。?嗯,本来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事宜,却因为顾眠和齐鸣的缘故,一而再再而三的耽搁。?凭着他男人的直觉来看,根据刚刚顾眠和齐鸣短暂的交流上,她就可以看出齐鸣对他的夫人应该有着一丝爱慕之意。?虽然他并没有直接表露出来的,也在自己心里很好的掩饰住了,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好了,那我就也不耽误时间了,齐总,先说说你的计划吧!”定了定神,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对他来说,眼前的这个人现在已经对他构成了一定的威胁,虽然容谦对于自己的品行以及外貌都具有足够的自信,但是,看到他们两人相谈甚欢,频频调侃开玩笑的样子,心里还是十分不舒服,总觉得心中的那根弦悄然无息的被拨动了一下,而且波动的频率和起伏还不小。?容谦的意思,再聪明不过的齐鸣又怎么可能领悟不到,只不过,他们俩人之间谁都不好打破这个平衡感而已。?他承认,他对顾眠是动了一些心思,也对他颇有好感,但是,事实上就算是那又能怎样,终究是无果。?就好像是自己一直在悉心播种一个没有开花的果树,那么,最终的结果也不想而知,还有什么必要吗?终究是徒劳无获,空一场。?对于眼前的这个结果,齐鸣并没有意外,这本就是在他的意料之中,轻叹一口气,他也只不过是羡慕而已。?“对于偏远山区的募捐情况,我对于这方面初步制定了一些计划以及由我们公司开始研发的一些新产品都会捐赠到那里。”齐鸣动了动原本已经僵持许久的身子,调整了一下坐在椅子上的姿势,选了个最舒适的角度望向顾眠,还时不时的望了几眼容谦。?“什么和什么?关我什么事?”起初,她似乎还有些不情愿,总以为他们两人在说着和他毫无相干的事情,所以,对他们接下来讨论的话题连丝毫兴趣都带不起来,所以,顺带着说话的语气也有些漫不经心。?她的话才刚刚说完,神情不经意间望向容谦和齐鸣的时候,总觉得他们似乎在看着她,总觉得有哪里奇怪的地方不对,她没有听错吧,他们刚刚似乎提到了募捐,而且还提到了山村。?几乎是本能的反应,没有一丝犹豫的时间,直接脱口而出,“不对,你刚刚说什么?募捐?什么募捐?”?在刚刚问出口这句话就觉得自己真是太愚蠢了,十有八九可能是她想多了,也许是真的听错了而已,满脑子里想的这个事情,还真的以为什么事都和这件事有关。?虽然齐鸣早以想到在说出这件事情时,顾眠会有大大小小的反应,但是还是没有想到这确实来得有些突然,“没什么,只不过是容总有意找我们公司合作了一些募捐的项目。”?虽然他之前听到容谦提起过这件事情和顾眠有关,同时是她的想法,但是此时,他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哪里的募捐?”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中一直模糊的那个答案,她的心里仿佛被提起了什么似的,莫名其妙的有些小激动,同时也在暗自惊喜,难道这件事情真的和她有关吗?心里还是有些不死心,再一次的问道。?“云南的边境,一个小村庄,具体是哪里,还要看容总的意思。”一边说着,脸上一边露出了死不偿命的笑容,偏偏那该死的笑容只在顾眠脸上停留了不过三秒钟的时间后立刻转向她旁边的容谦。?“云南?”女子差异的声音再次在餐桌旁响起。?“对,怎么?顾小姐还有什么疑虑么?”?“没有,没有,容谦,你怎么回事?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在确认了自己心底的那个答案以后,她可以算是真正结束了她的后顾之忧以及心中的疑虑。?不过,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虽然她知道齐鸣到底是来做什么的,但是这,件事情还是和容谦有关,想着想着,心里开始有些激动和生气,所以说话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埋怨。?刚刚开玩笑调侃的那般开心,现在倒一本正经地埋怨起他来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件事情和他还真没什么关系。?毕竟,从坐在这里开始,他就一直安安分分勤勤恳恳的扮演着一个别人眼中好丈夫的角色,不管顾眠做什么,他基本上都在让着她。?“我哪里有机会说,况且,你不是没什么兴趣么?”?“我……我……”顾眠被容谦气得说不出话来,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内个……齐总是吧,我刚刚不知道齐总是……如有得罪之处,齐总见谅,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要知道,顾眠对这次的募捐是十分看重的,这代表的不单单是她自己的一番心意,同时也代表了所有爱心人事共同的愿望。?对于她来说,一个人的力量很小,但是一群人的力量很大,虽然她有这份心意去帮助那些贫困山区的人们,但是她的这份力量是渺小的,微弱的,所以,她才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们。?“顾小姐这是说的哪里的话,这句话应该是我对您说才对,耽误了您这么久的时间,才真是应该叫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呢!”?尽管顾眠跟他这么说话,但是,他自己还是做到心中有数的,毕竟孰轻孰重的道理他还是懂得的,所以也只是口头上客气一番,心里还是对他充满着尊敬。?“不用,不用,既然如此,那就当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刚才就是你的错觉,肯定是错觉。”想起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以及对其名开的玩笑,他就有些心虚。?“我也不知道刚刚是不是我的错觉,刚才好像听见有人说我是腐男,还觉得我是gay,还听见……”齐鸣故作认真的状态,仔细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并且还说的津津乐道。?“好了,好了,你什么也没听见,肯定是你听错了,肯定是这样的。”心里一直想着赶紧打住吧,好在齐鸣就说了一会儿后终于渐渐停止了他那如拖拉机一样的嘴。?别人不知道,她的心里可谓一个叫紧张了,就害怕她的这个项目再泡汤了,那么,她一直以来的努力可就白费了。?“哦。原来是这样,容总,想必尊夫人说得对,我想我肯定是听错了。”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齐鸣并没有那么做,反而顺着顾眠给他的这个台阶,很自然的走了下来。?“对嘛,我就说肯定是你听错了。”?“铃……铃……铃……”电话铃一声,接着一声的响着,荣幸,只是稍稍闭了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后,就径直拿着手机走到另一旁。?……?“好了,我一会儿还有点别的事情要处理,齐总,我们长话短说吧!”?既然容谦都发话了,齐鸣就算是有心想多和顾眠相处一会儿,也不好使了。?“果然,容总还有其他事情要忙,那齐某也就不打扰了,具体的事宜我已经做好计划书,容总和夫人抽空看一下就行。”?“好,多谢,有时间我们再商讨具体事宜。”容谦是真的有事情要处理,所以也不方便和齐鸣继续坐在这里喝咖啡聊天品茶,所以,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顺带着拉起顾眠的手一起起身向门外走去。≈ap;lt;/br≈ap;gt;≈ap;lt;/br≈ap;gt;≈ap;lt;/br≈a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