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呆若木鸡-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九十六章 呆若木鸡

  第三百九十六章呆若木鸡?尽管春日里的阳光再温暖,尽管过了冬日的季节,温暖明媚,但是终究不是夏日,始终没有那样烈日炎炎的气候,也始终没有温暖的天气,而现在这个世界能带给这里的天气只是温暖而舒适的。?所以,等到顾眠和容谦从咖啡厅走出来时,刚好避开了午后最温暖的时光。?或许是年少无知童年的模样,她只知道一味的玩耍,一味的学习,她大多数的时间都用在上课上学,或许是在做些别的事情上。?但是,等到了她现在的这把年纪才知道现在的时光有多么美,当初的天有多么蓝,当初的云有多么的自然,可是,儿时的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所以,尽管曾经见到过最美的,尽管,曾经体会过最纯真的,尽管,曾经经历过最难忘的,但是到头来呢,等到了现在终究一切都回不过去了。?顾眠也总算明白,也正是因为曾经没有好好留意过这个世界的一花一草一木,所以才会导致现如今经历过这么多,也成长这么多以后,才感觉到曾经的一切是那么美好,现在的一切也是那么美好。?直到上了车以后,她才恋恋不舍的从街道的行道树上将视线转移过来,虽然窗外的风景很美,虽然在自然的景色让她恋恋不舍,但是,这大自然的一景一物一花一木终究和人一样,它们也会因为养分而生长得更加茁壮,同样也会因为时间的老去而逐渐衰老枯黄。?一年四季当中,每个季节都会有着各自的交替变换,但同,样每一个季节所产生的变化也会给人带来不同的影响。?好吧,顾眠恋恋不舍的把车窗摇上去,虽然她也很想念外面的世界,她也很想念外面的新鲜空气,但是,比起这些,她更担心她自己的身体。?对于她来说,这外面的世界固然美好,但是终究不属于她这属于全世界,全宇宙,乃至整个人类的,而她唯一拥有的也只有那具聚集了生老病死的肉体,不是有那么句话说,吗,叫灵魂不死,肉体不老。?看着车窗外的嫩草和树上长满了枝桠,她现在开始怀念夏天的时候了,虽然那夏日炎炎的气候让她很不喜欢,但是比起现在的冷意,她也很想要那样的感觉。?可以和大自然来个亲密接触,和大地来一次热情的拥抱,这是她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想痛痛快快的和她的孩子和她的家人一起去体会自然的魅力。?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容谦按下启动机,车子就已经飞出十几米远,这时候,她才回过神来。?这样的一天,眼看着就要结束了,总感觉她这一天什么也没有做,就在那一个新开的法国餐厅里呆了好几个小时。?话又说回来,虽然她觉得自己这一天什么也没有做,但是,相反,这一天的收获也是最大的,因为她做了自己一直最想做的事情,并且顺利把它解决了,?虽然这件事情还没有什么具体的头绪,甚至八字还没一撇,对于这其中的细节部分,她都是未知的,但是,容谦办事最让她放心,看到事情进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她还是很高兴的。?或许用高兴这个词还不能够体会出她对于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应该说是惊喜。?其实,刚开始看到容谦对她十分冰冷的态度,她还以为他断然不会帮自己呢,而她却和容谦大吵了一架。?本想着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她只尽她自己的能力,把事情做到最大化吧,但是,这些事情实在在她的意料之外,她没有想到,他不光帮她把这件事情办了,而且还拉拢了其他公司一起来做这次的募捐项目。?要知道,这样的一次募捐项目亦没有记者会,而又不会利用这次的募捐去进行什么炒作,可谓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根本就没什么利可图。?而且对于这些人来说,也就只有各自凭着各自的良心做事才会有一点点心安。?当今社会,本来就不存在着每个人必须要做的事情或者是谁必须帮谁的事情,这些道理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也并非有什么谁欠谁的这一说法,所有的生存之道都有它所存在的道理,你所看到的这一切你认为对或者不对,一直是你个人的观点而已。?这并不影响其他人去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或者是这件事情,当然也不可能说因为别人不去监管而对它的品质以及人品产生了质疑,这在一定程度上就会构成道德绑架。?从坐在副驾驶座上开始,容谦就一直觉得顾眠心不在焉,目光除了有意无意的瞟向窗外外,似乎还在想着别的事情,至于在想些什么,他也不清楚。?不过,他可是盯着她看了有一会儿了,而这家伙竟然没有一点发现,反而一直紧锁着眉头,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哎,对了,容谦,你老实告诉我,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果然,顾眠听到容谦的咳嗽声以后,就瞬间将自己随飞到窗外的思绪捡了回来。?这一路上也,想了有一会儿了,想了几种方法,可是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成立。?按理来说,他们两个表现的都挺自然的,而且,经过她的初步断定,他们的性取向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所以,这也就排除了他自身危险的最大可能性。?不过,除了这一点最重要的以外,顾眠实在想不出来别的理由了。?对于她来说,只要不是抢她的人,至于什么其他原因,和她也八竿子打不着关系,所以,她也省了,不管那些事儿,何乐而不为呢!?“什么怎么回事,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呗,还能有什么事儿啊!”容谦依旧十分冰冷,说话间就连眉头也不眨一下,依旧是那一张扑克脸,如果可以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他此刻的表情,那就是呆若木鸡。?虽然顾眠承认,无论是他又没有表情,不管是她穿着什么样的衣服,也不管他梳什么发型。?总之,世界上所有的好的形容词用在他的身上一点也不为过。?他自身颜值就很高,本身也很优秀,所以,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总是那样的帅气,尽管就算是脸上没有表情,顶着一张万年冰山脸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帅气程度。?顾眠轻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天哪!她这是怎么了,又开始犯起花痴病来了,不是说好公事公办,不再因为私人感情而去影响她的判断力吗?可是,每天让他面对着这样一个颜值特别高的男人,着实有些打压她的神经了。?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气得要死,可是偏偏又找不出来什么去反驳他的理由。?对她来说,容谦的话听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似乎也都在理,更何况,他说得对,人家这事情关他什么事呢!?停顿了几秒钟后,不知道又想到什么事情,再次开口询问的。?“你们怎么认识的?他们公司是不是特别有钱啊?”?话刚一出口,她自己似乎并没有觉得不妥,仿佛这就是她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坐在一旁的人却有些坐不住了,表情似乎也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倒不再似刚才那般面无表情了,看起来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不过,顾眠倒是并没有在意,或许是她平日里大大咧咧惯了,所以并没有注意这些生活上的细节,她反正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她也习惯这样了,所以并没有考虑容谦的感受,更没有注意到他大男子主义的情绪已经微微有了改变。?容谦本来刚刚轻启唇角,眨着眼睛,刚刚想到要说些什么事,就将原本的话乖乖吞到肚子里去,强迫自己勉强露出一次让人寻味的笑容。?“还行吧,你那么关心我们怎么认识的干什么?”尽管上扬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弧度,可是,脸上的那抹笑意看起来还是十分不自然,就好像是被可以弯折的铁丝勾起来的一般。?什么鬼表情?顾眠将容谦的一举一动看在心上,尽管,他眼里依旧是波澜不惊,那神情还是和往常一样,但是,看到他那副让人讨厌的嘴脸,她的心里就有一股怒火沉不住气。?也不管其他的什么别的因素,直接张口就开道,“怎么啦?关心关心还不可以啊,有谁规定我还不能问了。”?她说完这句话以后,容谦并没有想象中的反驳,也没有想象中的压抑,车内的气氛的确比先前冷却了几秒,不过又迅速恢复正常。?就在她以为自己说得振振有词,容谦也辩解不出来什么的时候,她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的思维根本就不是在一个天平上,不同的思维又怎么可能交接在一起。?都已经过了一时半会儿了。?尽管容谦是一个正常的人,尽管他对顾眠包含了更多的爱,但是,他最受不了他的老婆和他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反而别人卿卿我我,打情骂俏,这是让他极其不能忍受的。?就算他能忍受得了这个,他也忍受不了,都已经谈完的事情,以后,竟然还承认一直在想着人家。?明明是他替她打理好的一切,明明是他忍受了那么多,明明是顾眠应该做的所有的事情,他都已经替她自己办好了,可现在这个人呢!不仅没有夸他一句话,反而在这里义正言辞的和他说起别人,那模样好像要和他打架似的。?“这么说,你对他还真是另有企图了。”容谦调了下车档,迅速在高速公路上飞奔驰骋起来。?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在这条高速公路上,就只能看见一辆银灰色的迈巴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留给他们的只有一阵如风的速度以及那银白色的亮点。≈ap;lt;/br≈ap;gt;≈ap;lt;/br≈ap;gt;≈ap;lt;/br≈a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