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真的吃醋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九十七章 真的吃醋了

  第三百九十七章真的吃醋了?突如其来的加速让顾眠感觉图微微有一种眩晕的状态,大脑有些发胀,腹痛感顿时袭来,好像是多年不曾有过的眩晕感觉此时再次袭向她的头脑一般。?一阵风一阵风的在她耳边呼啸着,突然间什么都不想动,什么也不想说,可是,她又不甘心就这样,明明就不是她的错,和她有什么关系,这怎么又偏偏赖到她的身上了。?她的心情还不好呢,按理来说,就算她很感激他帮她了这么大一个忙,但是,对于她来说,这有有什么关系呢??真是搞不明白,这个人的大脑究竟是怎么长的,是不是被门挤了还是怎么的,本来好端端的开着车,怎么着又突然180度大转弯,好似和刚才不是一个人一般。?她可不是那躺在床上的小假人,可以任由容谦差遣,太可怕了,就算是被注射了会引起她过敏的青霉素都不知道,好歹她也是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呢,怎么经得起容谦这般折腾呢?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得被他折磨致死。?越想越觉得生气,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这本来就应该是一件已经结束的事情,就算是多嘴问了几句别人的情况又怎么了。?况且,她的好奇心,他又不是不知道,这和他她有什么关系,那里还顾得上什么头疼眩晕之类的东西,一心想着怎么回复,不知不觉间,就连眉眼都不自觉狠厉了几分。?“哎呀,我都说了,我就算是有企图又怎么了,你怎么这么磨叽了,烦不烦。”一边说着,一边不断拧着她那么好看的秀眉。?实在是有些受够了,本来就是些芝麻大点的小事,可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仿佛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一样。?她不过就是多了几句嘴而已,用得着这样吗。?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容谦还真是怕什么做了什么,原本也只是为了刺激刺激顾眠而已,却没想到她倒还真的生气了,生气的本来应该是他吧!?这会儿,容谦的脾气一上来也有些控制不住,也不知道顾眠一天到晚究竟在忙什么,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讨好她,她倒好,现在竟然还埋怨起他了。?说到底,他也不是那样整日里无所事事的那种人,可以随时随地陪着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无论发生了什么,永远都不用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永远都可以无条件的包容她,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同样,如果她真的想要这样,那为什么不早早和他提出来。?刚刚路过一个环形的高速公路,容谦猛的按下了急刹车,车子因为惯性的原因再加上自身阻力的影响,导致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有些突然。?要不是因为系上安全带的缘故,顾眠恐怕自己的瘦弱的身躯此刻都已经和副驾驶脱离了。?“好,嫌我烦是吧,嫌我烦,你不理我就是了。”说完后,也全然没有顾及他人的感受,而是再次启动的汽车,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竟然飙出几百米远。?顾眠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揉揉自己的太阳穴,闭目养神了几秒钟过后,再次试图缓缓睁开眼睛。?起初,她还是觉得有些眩晕,旁边的人前似乎感受到顾眠的一些不正常的反应,放慢了些手上的速度,顾眠的精神,这才有所好转,转而又恢复了她那双水汪汪的杏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容千的脸,看了几秒钟,而后轻轻叹了口气。?“喂,你还真生气了,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不过就是开了几句玩笑而已,至于吗。”尽管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似乎有些埋怨的意味,但是,此刻她在这个时候说出来颇有些撒娇的感觉。?顾眠不说这句话倒还好,在她一说完这句话时,容谦的脸色立刻变得比之前更难看了几分。?虽然在她看来还是一样的,面无表情,还是一样的,没有说话,什么都是一样的,不过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是骗不了人的。?她太过于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也太过于清楚他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这次,她真的没有顾及那么多,也没有向容谦正在想的方向在想。?他只当是容谦因为她的无理取闹而有些生气,却万万没有想到他这回是真的吃醋了。?盯着几秒钟后见还是没有人回应她,容谦此刻就犹如一个木头人一般,只顾着看好自己的车,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管,更是假装没有听到顾眠说的话。?“你倒是说话呀,真的哑巴啦!”?“有没有搞错啊?”顾眠有些不耐烦的问道,起初,她针对的对象还只有容谦,但是,越到后来,她的对象越来越不明确,甚至连她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了,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埋怨什么。?“……”?总之,就是一句接着一句。顾眠连续问了好多遍,直到问到最后,她的嘴巴都有些干了,这才渐渐放弃了自己心中的念想,看来,她这回真的是白费力气了。?努力了这么久,就算是那钢筋铁骨做的身子,最起码应该有所动容一下吧,况且凭着她那张三寸不烂之舌,好说歹说也在他面前说了这么久了,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心,还是说自己刚才那些话说的只不过是在对牛弹琴。?敢情坐在她旁边的是一个木头人,根本就没听进去一句,一直是她自己在自作多情,浪费口舌。?嗓子已经有些干涩,可是,在车里寻摸了一整圈,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可以止渴的东西,不要说她最想喝的冰镇西瓜汁了,就是连一杯水的影子都没有找到,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眼看着距离家里的路程还有大概20分钟的时间,她在这20分钟里的结果只有两种,要么坐着等死,要么尽快找到水。?显然,如果让她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她肯定是十分不愿意的,毕竟,她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好动的人,但如果让她在这么一个小的车子里就找到一瓶能够被她饮用的水,那可谓是比登天还难。?吵了这么久,她这会儿已经累了。对于容谦那样一个毫无任何反应的人来说,她确实够累的,不声不响,没有一个回应,就连现在都没有有所表示。?按照她的以往经验来看,容谦这回是真的生气了,否则,他这回断然不会如此,肯定会乖乖服软。?目光一直照着车内的每处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终究在没有发现一瓶矿泉水后彻底放弃了这次的希望,整个人瘫软在舒适的沙发座椅上,身子向后一趟,整个人像泄了一只气的皮球一般,没有任何生机。?蓦然间用余光一瞟,低头的一瞬间似乎看向座位的另一侧似乎有什么东西,摸起来像是一个水瓶子,似乎还可以按动。?几乎是本能的反应,心中一阵窃喜,直接拿出来瞧上一眼,果然,她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一瓶白葡萄汁,若是其他的还好,但是,她对于葡萄汁最没有抵抗力,况且还是她现在这么渴的状态。?康师傅的白葡萄汁,也不管是什么康师傅,娃哈哈,还是今麦郎,总之,现在能在车里见到果汁已经是她很心满意足了。?这一段是高速公路区,临近连一家超市都没有,更何况容谦的车所开的这么快,后面的车已经排成排了。?在这样一段路段当中,只要买到一瓶水是多么的不容易,所以,对于眼前的这一瓶葡萄汁,可谓是来之不易,求之不得,她定要好好珍惜,放在手心里来回捧了一段时间,爱不释手。?也不知道容谦这家伙什么时候买的,没想到他竟然连口味都改进了不少,看来,最近的进步不少啊!?瓶盖刚一打开,顾眠也顾不上其他的,在打开还不过五秒钟的时间,猛的向口中灌了一口,这才察觉到不对劲,本来含在嘴中的时候就没有感受到一丝葡萄的香甜气味,反而隐隐约约有一丝呛鼻的气味。?直到咽下去的那一刻,嗓子中的辛辣感才让她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如果她连这个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话,她可是白长这么大了。?“咳咳……”一时间被呛得说不出话来,本来就是辛辣的味道,况且度数很高,她还毫无保留的喝了那么一大口,直接就吞了下去。?要知道,她的酒量虽然很好,但是还从来没有这样喝过,况且是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本来入口应该是甜的,可未曾料到这家伙的反差和她想象中的差的有点甚远。?这会儿,容谦的车已经停下了,容谦这会儿正在盯着眼睛,十分好奇的看着顾眠,似乎不理解她的所作所为的确。?他知道她的胆子大,但是,却没有万万没有想到她的胆子竟然大到如此地步。?那可是一斤多的白酒啊,度数也是很高,而且酒劲十分浓烈,寻常人都受不了,就连他的身体是非常好的人酒量也非常好的人都觉得能够赢下。?这已经是十分难得很有胆量的事情,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顾眠竟然二话不说拿起来就直接是猛的喝了一大口,不呛到她才怪。?不过,当看到那熟悉的饮料瓶时,他确实也诧异了一下。?他就说嘛,怎么不记得自己的车里什么时候还有水了,原来是不久前,顾洛落在他车里的。?想想也的确如此,他周围的朋友十分不正经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竟然还敢把白酒藏到他的车上,要不是今天被顾眠发现了,还指不定以后会整出多大的祸事呢??这也就是拿饮料瓶装着,若是换了一般的瓶子,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ap;lt;/br≈ap;gt;≈ap;lt;/br≈ap;gt;≈ap;lt;/br≈a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