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阴险狡诈-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九十九章 阴险狡诈

  第三百九十九章阴险狡诈?眼看着,不知不觉十几分钟过去了,这时间过的此刻就如流水一般快,两人竟然还不觉得什么,反倒是顾眠这会儿已经有一些不耐烦。?不经意间望向窗外,这会儿,外边的风光虽然很好,大把大把的青草绿叶柳岸花堤出现他的视线当中,甚至是那金黄色的麦地此刻都已经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好像是那大把大把的黄金。?可此时,就是在美丽的光景也入不了顾眠的眼睛,更何况是这样她每日里都会经常看到的景色。?虽然美丽之极,虽然比那些街边的行道树要好得多,但是,对她来说这些还是不值得一提,毕,竟这些比起自身的安危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虽然事情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严重,但是对于她来说,这女孩子的名节名誉名声还是很重要的。?“哎呀,你快说呀,到底怎么办呀?”这会儿,顾眠的语气已经不再似刚才那么平稳,也失去了平日里稳重端庄的形象,说话的语气乃至口吻听起来十分墨迹,分明就是一个女孩子在他面前撒娇。?还不单单是如此,如果真是如此,倒还好了,最让容谦受不了的事,她在一边埋怨自己的同时还在一边用她那不大点儿的小粉拳一直在追着他的胸口。?“哎,我说,你别捶我了行不行。再过一会儿,人家还以为你神经病呢!”?本来,他们的行踪还算隐蔽,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的行踪,所以,容谦心里想着过一会儿说不定可以蒙混过关。?但是,他万万没想到,恰恰是因为顾眠的这一举动导致周围路过的行人以及旁边的左邻右舍车内的人员都纷纷向他们的方向看来。?“我捶你怎么了?捶的就是你,谁叫你把一瓶白酒放在车里的。”呵,想不到容谦还有理了,就算是她再有错,就算是是她发现的这个酒,但是,事实证明这酒还是容谦放在车里的,要不是他把酒放在车里,她也不会误把酒当成了果汁。?有些无奈的捋了捋额前的几缕头发,还顺带着在镜子中看了几眼,完全没有把顾眠说的话放在心上,既然她想说,那么,他就陪她闹一会儿也无妨。?心里想了一会儿,还是张口说道,“还不是怪你自己贪吃,我能有什么办法,藏在那么隐蔽的地方都被你发现了。”?顾眠也不知道容谦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这事情到现在这个份上他还是看不明白吗??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和她在这里津津计较,“你这还怪起我来了,我还没有说你呢!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的错。”?“这怎么又成我的错了,我刚刚都已经跟你说过了,我藏在座位下面,谁知道你能发现呢!”真是个鬼丫头,明明就是自己贪杯,这会儿,竟然鬼使神差的把这件事情全怪到他的头上。?“喂!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就算是你把酒放在车里也就算了,可是,你怎么还能用饮料瓶装呢!”不管别人说些什么,也不管她自己有理没理,不管在什么时候,顾眠总能把没理的事情说成有理。?才刚刚说完这句话,摸了摸脑袋,似乎又想到什么,不禁眯起了眼睛,一双可怜无辜的大眼睛一直盯着容谦,左大量右大量,“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平日里小酌一杯,所以故意换上这饮料瓶子的吧,要我说吗,真是太阴险狡诈了,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时候,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容谦只觉得自己大脑发热,本来挺凉快的一个天气可,莫名的竟然让他全身不禁燥热起来,似乎很焦躁,无奈想着想着,头越来越痛,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对于自己身旁的这个小丫头,他真的是束手无策,尽管每日想出了许多办法可以制服他,但是,却还是不如他的应变能力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夫人啊,这次你可真的冤枉我了,第一,这酒不是我的,第二,这还是你自己的问题,第三,你还是想想眼前的问题吧!”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吧,反正,不管他辩解的再多,在顾眠这里,就算他有理也会被说成没理。?“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眼前的问题,现在的问题……可是,我现在能有什么办法,要不然,要不然我就假装睡着了吧!”?虽然,她承认她聪明,也很伶俐,但是,她眼下的实在想不出来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办法,就这样一边想着,便觉得她自己是越发的可爱。?蓦然才想起来容谦刚刚说过的话,酒,那对了,她没有听错吧?容谦似乎是在说酒不是他的,可是,不是他的,又会是谁的呢!?他总不会说别人坐上他的车故意放在这里的吧!想想都觉得可笑,是谁这么无聊会故意把一瓶白酒放在他车上,难不成只是为了捉弄一下他。?“哎,对了,你刚刚说我冤枉你了,我哪里冤枉你了,这酒不是你的,会是谁的?明明就在车里,难不成还想抵赖,你总不可能说是我哥放你这儿的吧!”?她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有想到容谦竟然就这么应了,“你怎么知道?这本来就是你哥放我这儿了。”?不管顾眠是如何猜到的,自己也觉得十分惊奇,他可没有告诉她是顾洛放在他车上的,这小丫头怎么就这样说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她真的猜到的还是怎样,总之,顾眠这句话确实让他大为吃惊。?“少来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撒谎都不带脸红的,什么时候连这种理由都想得如此顺畅,我劝你也别在这些没用的地方瞎心思,还是好好想想我们眼前的问题吧!”?顾眠冷哼一声,她还以为是什么理由呢,连这种理由都想得出来,估计是没有理由就糊弄她,随便找了个借口罢了,还真是枉费他一世英名的聪明才智,还不是乖乖臣服于她的聪明智慧之下。?直到身后响起了几声鸣笛声,容谦这才有所警觉,这红灯都已经过了,他还没有走,怪不得身后的车都已经排成队叫嚣了。?虽然他是堂堂有名的容氏集团的总裁,但是总不好在大街上就随意实施自己的权势吧,不管怎么说,这街道的秩序,他还是要遵守的。?继续捡起手头的工作,也忘记了回答顾眠,反而镇定自若的继续看着他的车。?这几十米远的距离叫顾眠可谓是提心吊胆,看着不远处的景物一点点放大,直到后来,她基本上都不敢睁眼抬眼去看了。?怕什么就来什么,这种事情最近在身上发生的已经不止一两次了,这会儿的小心脏砰砰直跳,都已经快要跳出来了。?瞬间感觉头不晕,脑袋也不疼了,整个身体似乎更有了力气,一直在对身旁的人容谦拳打脚踢,想让他停止手上的动作。?她虽然这样对容谦,可是实际上又不敢下手太重,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可是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一不小心便会发生交通事故,经历了这么多次的生死,她可再也不敢拿自己和容谦的性命开玩笑了。?重重叹了一口气算了,该来的总会来,不就是一个大大小小的红绿灯吗?还有几个交警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大家同是人类,谁也没有比谁高贵的卑微到哪里去。?这次她是逃不掉了,节哀顺变吧,反正不是有那么句话吗,车到山前必有路,她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更何况,她可是家里的小福星,每当有她在的地方必定会化险为夷,所有的事情在她头顶上都会变成乌云一样,不大一会儿工夫便会消散开。?“乌云乌云快走开……乌云乌云快走开……”轻快而带有旋律的歌声在耳畔响起,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便充斥了整个车间。?……?就让她的歌声伴随着着车内的酒精气息一起烟消云散掉吧,真希望能瞬间来一场大风,把她也一起带出这车内。?这段时间,容谦有些二张摸不着头脑了,顾眠的方式果然惊为天人,就算他们已经相处甚久,却对她的所作所为还是偶尔会感到一些惊奇。?不过,这倒也符合情理,她竟然唱起歌来了,轻松快活一点,也不似刚才那般紧张。?的确如此,顾眠的处事作风总有她的道理,也必定会有自己独特的手段,或许,这是她为了抚平自己内心的一种说法,但是在容谦眼中,此刻的顾眠却格外美丽动人,并没有因为刚刚的狼狈而影响她现在一分一毫的美丽。?紧紧闭上双眼,顾眠还是有些不情愿的睁开双眼,不过才一闭眼,睁眼的功夫车子这会儿就已经被身边的交警拦下。?本来他还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正想着可以蒙混过关,没有引起交警的注意,却不曾料到,恰恰是因为他们的车牌号以及车型都太过于引人注目了,所以这才让交警对其产生了好奇。?本来也只是例行查问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不过就是一个年轻的小交警想看看能开个汽车银灰色限量款迈巴赫的人究竟是何等大人物。?不过,这次也算是他们的特殊待遇,前前后后的车都已经过去了,偏偏把他们这一辆扣在这里,此时的场景在顾眠心中真是应了那句话,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ap;lt;/br≈ap;gt;≈ap;lt;/br≈ap;gt;≈ap;lt;/br≈a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