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一对傻子-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章 一对傻子

  第四百章一对傻子

  不过尔尔之间,顾眠这一会儿到现在比之前精气神提高了不少,瞬间也不感觉口渴了,头也不痛了,又恢复了和往日一般十分活力。

  她这会儿倒是真的希望没有坐上这辆车,也没有去那家法国餐厅吃饭,最主要的是没有和容谦在一起。

  其实,无论结果与否,也无论她今天经历什么,最主要的结果还是在于她自己。

  如果不是她自己贪吃又贪杯,必定不会引起现在身上所发生的这一系列问题,说白了,还是有些自作自受,想想就觉得有些头痛。

  平日里说别人说惯了,看那些不顺眼的事情和自作孽的人也看惯了,这会儿就轮到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都觉得有些适应不了,习惯不了了。

  都已经看到交警向他们这辆车旁走过,但是两人仍旧正襟危坐的坐在原位上,似乎并没有打算起身,也并没有打算下车的意思。

  而是恰恰相反,他们的目光一直目视前方,虽然顾眠已经忐忑不安,一双紧紧握着安全带的小手更是紧张得瑟瑟发抖,手心里早就已经出了微微的汗珠,但是但还是学着容谦的样子,正襟危坐,泰然自若的望向前方。

  不过,她倒是不知道容谦到底在看什么,前方有什么好看的,她说能看到的除了那蜿蜒曲折的道路以外,并没有任何东西,更别提那沿路美丽的风景和行道树了。

  说来也怪,就在他们不正经的盯着前方看的时候,那交警似乎也在朝着前方看。

  不过,他停留的目光也只有一会儿的工夫,竟然就转到他们的身上坐着,一圈又一圈,而顾眠的眼珠子就随着那车窗外的人影来回的移动着,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

  直到这样的光景持续了有一阵子以后,顾眠实在是有些无聊,就这样僵着坐着,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只感觉后颈肩有些微微疼痛,坐了这么久,肩膀也早已经腰酸背痛了,况且,她现在还是处于一个生理期的病人。

  这样望着大约也有一会儿了,刚刚还在他们前方站着的交警却不见了踪影,微微偏过头向左瞄了一圈后并没有见到他们想要见到的人,顾眠轻轻蹙了蹙秀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也微微上挑,可它除了能够看到那一直坐在她身边的木头人以外,并没有看到任何人都想见到的东西或者是人。

  奇怪,这大白天的好好的一个人去哪里了,轻轻怼了怼容谦的胳膊,刚想着让他趁机赶紧开车离开这个鬼地方,猛的回头,却不想发现一张大脸就贴着车子外的玻璃窗和她隔着一扇玻璃遥遥相望。

  两人的脸贴得很近,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很近,不过,这还是把顾眠吓了一跳。

  天哪!这得是多大一张脸啊,别看着这车窗感觉挺小的,但是面积还是很大的,最起码像她这么一张笑脸放在里面还是绰绰有余的。

  如果再多加上两张她这样大的脸也不为过,但是,面前的这张脸长得和她四目相对,那一张又方又圆的脸,此刻就像一只猪头一般直直的映入她的眼帘。

  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大概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有吃惊和尴尬了。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顾眠也有些错愕,万万没有想到回头便会是看到这样一副恐怖的画面。

  虽然说吧,大家都是人类,而且也不能用高低美丑贵贱来区分个别的人,但是,在她的眼里刚刚可真是吓了一跳,并没有比电视里的恐怖片差到哪里去,就差点让她叫出来了。

  还好还好,这也就是现在这种危急情况,她心中自是知晓大白天的哪里会有鬼出来,不过,这交警长得可以,真的是让人有些难以入目呀!

  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像是随时能够掉出来一般,皮肤也是黝黑,如果把他看成是非洲人一点也不足为奇,就连那一张嘴唇似乎在觉察到顾眠也在看他时,还特意购了勾唇角,露出了他那洁白的牙齿。

  不得不说,全张脸唯一能看的也就只有那洁白的牙齿了,可谓是他全身最白的一个地方。

  就这样打量了许久,容谦似乎也没有发觉什么不妥,不过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旁边的两个人,也不知道他们在隔着玻璃打什么暗语还是手势。

  顾眠似是没有察觉,容谦一直盯着她背后,可谓是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就在她正想着窗外的交警到底在想些什么事,那窗外的交警也一直在看向顾眠,眼神时而密集,时而睁开,有些扑朔迷离,又闪着一丝精光。

  好啊,感情在这里跟她打哑谜呢,不过,这样看来,那交警可谓是遇到对手了。

  当今这世上……虽然说话说的有点大了,但是,她只是夸张一下,想来她说的也没有什么道理,能和她打哑谜的还不过几个人呢!

  容谦算是一个,顾洛算是一个,其他的都不是她的对手,现在就连这一个小小的交警也根本就不在她的话下,又怎么可能和她相提并论呢?想想都觉得有些可笑。

  谁知,她这样想着想着也不自觉的笑出了声,她这一笑可不要紧,窗户外面的人更震惊了,两个人都开始咧开嘴巴,露出洁白的牙齿捧腹大笑。

  或许他们自己不知,但是这在旁人眼中却像是一对傻子,容谦也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不过,看到顾眠这般的样子,他也怀疑的皱了皱眉头。

  如果说电影里和马戏团里的情节能够运用到现实生活当中,那此刻的场景一定再适合不过。

  顾敏左挑一下眉毛,那交警右挑一下眉毛,她右挑一下眉毛,那交警左挑一下眉毛,似乎就连每每一直眨眼睛的频率几乎是同时的,仿佛透过一个镜子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自己,就好像是那会使人变丑变的奇幻的哈哈镜一般,不过,要说两人之间最不同的一点,那大概就是性别上的区别了。

  不过,再这样过了一会儿的时间,顾眠也忘记了她对面的人是交警,更忘记了他们此刻车被扣在这里要做些什么。

  只顾着眼前的欢乐,一味的眨眼睛,皱眉头,撅嘴,看起来像是在撒娇,像是在卖萌,但却又是在搞笑,因为那表情和她往日里极美极其优雅的表情一点也搭,更有一些不符合逻辑,似乎是在故意扮丑。

  事实上,她这副模样也的确是很丑,然而,在这个世界上,丑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她自己就会毫不知情,竟然把这当成一种欢乐,此刻沉浸在了欢乐之中。

  此时,顾眠就像是那乐此不疲的孩子一般,又激发了自己童真那年少时童趣的模样,一脸天真灿烂的笑容,像是毫不知情她此刻所做的一切,然而,她自身却十分乐于现在她时刻投身做的事情,这大概就是投其所好吧!

  或许她不自知,但是,她内心又知道此刻的事情带给她更多的是欢乐,许久没有这样毫不顾忌形象的捧腹大笑,这会儿,她倒是玩得十分开心,十分舒爽。

  虽然看着她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形象,疯疯癫癫的,哪里像是一个优雅的上流社会名媛,明明就是别人家从小捡来的野孩子疯丫头,但是,容谦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就好像是融化了冰山的一角一般。

  不过,事情并没有像顾眠想象的那般顺利,就算是她还想继续玩着,但是,毕竟人家还是有工作的,况且,交警也只不过是好奇向车内打量了一眼,却没有想到能碰到如此奇葩的女人。

  他顺带着眯起眼睛,用余光瞟了一眼坐在车内正襟危坐的男人,看着都挺正常的两个人啊,怎么这一个疯起来,就如此吓人呢?不是刚刚从精神病院走出来的吧!

  猛的敲了下车窗,倒是把顾眠吓了一跳,纤细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弹了一下,却直接撞上了容谦的手臂。

  就在撞击上的那一刻,她的身子突然不动了,目光呆滞,就连刚刚的动作也是戛然而止,仿佛像是定住了一般,脸上的表情变得异常扭曲,刚刚还浮现在脸上的笑容也转瞬即逝,一副乌云就在她的头顶的感觉。

  天哪,刚刚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她刚刚似乎听到了什么骨头的声响,不会是她那一撞把容谦的胳膊撞折了,撞坏了,撞脱臼了吧!

  虽然前两者都有些太过于夸张,但是最后这一个理由可是很符合实际情况的。

  虽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个脱臼在中国,在一个城市每天发生的概率并不占少数,可容谦的表情确实是皱着眉头很严肃,心里的感觉,便又笃定了几分。

  从好的方面来讲,这不算是什么大病,根本就算不上是病,只不过是因为意外或者是用力过猛而导致的,但是,从他们现在的情况来讲,还真是天大的事儿啊!

  容谦坐在她的左边,而她撞的也恰恰是容谦的右手,哪里有用左手开车的,一般都是用右手开车,况且他们现在还来了一个这样鸟不拉屎的地方,整个车子里全都是酒精的气息。

  在这样一个闷闷的天气别说是打开车窗户了,就算是打开一个车缝,那酒精气息也会随着空气的流动迅速飙到车外。

  这还了得,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车外还有一个一次变态般的交警一直在围绕着他们的车转来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