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美人计-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零一章 美人计

  第四百零一章美人计

  如果说,钱能解决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问题的话,那么,眼前的问题他们还真解决不了,因为,钱虽然对他们身上,但是此刻,钱拿不出来,也送不出去,况且单单有钱是不能够解决任何问题的。

  在这样一个紧要关头的时刻当中,顾眠可不想重演悲剧,更不想回家以后就被容谦劈头盖脸的将她骂一顿,那样的话,她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本来正想着借此机会大大的讹上容谦一笔,却没想到受伤害的还是她自己。

  “喂,我们到底怎么办呀?你胳膊没有事吧,要不然我们现在要赶快逃走。”

  “我能怎么办?逃?你要到哪里去?”容谦摊开紧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做了个无奈的动作。

  的确,他说的也是事实,现在都已经到这种情况了,他能怎么办。

  不过,话虽然这样说着,他还是很佩服他家小淘气的想法,还真是脑洞大开,居然想让他开车带着他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一溜而走。

  “管他到哪里去了,反正现在这周围也没有其他人,一个小交警估计也追不上我们的。”顾眠十分认真的说道。

  容谦冷笑一声,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扯开嘴角露出一丝好看的笑容,那眼神更是绝美至极,随时能够俘获万千少女的春心,“你倒是说的轻巧,不如你下车去和他周旋周旋,兴许我们还有一丝希望。”

  “不会吧,你不是让你的夫人我亲自去施展美人计吧,这种伎俩你都想得出来,真是太混蛋了!”

  起初,顾眠还有这一丝玩儿的意味,但是,就不知怎的,越说到后来,心中的怒火别越盛。

  她再想着今天发生的种种以及眼前的不愉快,导致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又不好了,不知怎的,挥起拳头就是一副要打容谦的样子。

  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勉强让自己能够心平气和放下手中挥舞的拳头,可是,这样的战争似乎还没有结束。

  就在她正打算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心平气和的和融洽再继续交谈的时候,容谦适时的开口了,“我可没说让夫人你去施展美人计,这可是夫人你自己说的。”

  天哪!真是太好笑了,这是顾眠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他明明就是那个意思,说不说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一边打量这容谦那俊俏的脸庞,一边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是我自己说的,难道你不是那个意思吗?你就算是没说,但是,你以为你的意思我听不出来吗?我还没有傻到那种地步,好吧?”

  “亲爱的,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些什么吗?就算是发生在困难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去施展美人计!”

  好吧,顾眠听他说了这么多,也只有这一句还算中听,让她听完以后心情顿时舒服了不少。

  不过,她用脑筋想想也的确是这样,从前,他们经历过多少次生死之交了,还不是凭借着他们的智慧大脑以及容谦的智勇双全都可以辗转反胜,虽然有些时候的确挺惊险的,但是,她相信柳暗花明又一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混蛋,这还差不多。”嘴上虽然说着狠话,但是心里依旧美滋滋的,和刚才那副母老虎的形象还反差挺大。

  顾眠虽然没有感觉,也没有亲身体会,倒是吓坏了旁人,一直站在车外的小交警更是被吓得瑟瑟发抖,似乎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

  也不知道车里面那个车的主人,这个小哥也不知道怎么惹她了,怎么会把刚刚好端端的一个女孩惹成这样,刚刚大发神经的样子着实吓坏了。

  她就像是一个母老虎一般,别提有多吓人了,再加上想到她之前神经兮兮的,还对着自己眨眼睛,又是卖萌,又是笑的,吓得他浑身一个激灵。

  车里的这个女主人不会系患有神经病,又患有什么白癜风,癫痫之类的病吧!

  “哎呦!”

  这么一会儿才想起时间已经不早了,眼看着这么一大会儿工夫过去了这么多辆车,小交警心里也开始多事,着急都已经站了一天岗了。

  什么人也没有遇到,偏偏遇到这样一个车主,还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着实有些浪费了。

  不过,看他们那神经兮兮的样子,就算是个有钱人,估计也是神志不清,脾气倒是不小,这样的人,他还是不要惹得为妙。

  但是,心中又有些不甘于这样,万一这车里的人真的是酒驾开车呢!

  敲了敲自己那不太灵光的脑袋,不会这么巧吧,不会一个带有神经病的客人恰恰就是酒驾开车的人,想想也觉得不大可能。

  这每天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这么多靓车,几百上千,也没见过哪一个就这么巧的,心中断定肯定不能这么巧合。

  心中还是有些迟疑,他的顶头上司曾经教导过他们,凡是心中有疑虑的事情,一定要亲自解开疑虑,才能让这个问题顺理成章的过去。

  否则,就是对他们职业上的不尊重,也是缺乏了职业道德的标准。

  一个是职业道德,一个是神经质,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其实,事情本来也没这么复杂,只不过是他想的有点多了而已,况且一个职业道德和这样一个车也挂不上什么标准,不能单单因为人家是一辆豪车就对他的身份以及他酒驾开车的事情而产生疑虑吧,也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如此。

  想来想去,这件事情就像是他心中哪个小线团越缠越大,越让越多,越来越复杂。

  眼看着车里的人似乎终于消停了一会儿,本想着借这个机会先去盘问一圈,好歹也只是让他们摇下车窗看看而已。

  对,就这么办了,想着想着,他,那张大脸再次移到了玻璃窗前,可是,车里的两人根本没在看他,这让他觉得有些无地自容。

  长这么大了,还是头一次被人嫌弃,话也不能这么说,但是确实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明明从小到大他就被叫做大壮,个子也够大的,体积也够大,坐在那里都是在人堆中,一眼就能认出了他。

  可是偏偏在这两个人面前,他好像是空气一般的存在,这也让他受到了人生当中的第一次挫败感。

  摇了摇头,咽了咽口水,但是,车内的两人似乎对他还是不怎么关心,而顾眠和容谦似乎察觉到车窗外的一切,车内的战斗反而愈演愈烈。

  虽然他们现在只是做给外边的人看的,但是顾眠此刻反倒是有些入戏了。

  “喂,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外面的家伙也不知道,蠢得跟头驴和猪一样,我们现在逃跑有什么不好吗?”

  “我说,你个猪婆,平日里蠢点也就算了,怎么到现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脑子还是这样不灵光。”

  “我怎么了?我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说看我脑子怎么不灵光了,以我看是你脑袋不灵光而已。”

  “好,是我脑袋不灵光好吧,但是,就算要逃你也逃不掉的,你以为这附近没有监控器吗?我大可以跑掉,而且可以把它甩的远远的,但是,你有想过这个后果吗?”

  好不容易听到容谦说了这么一大堆话,听完以后,顾眠这会儿倒也安静了不少。

  是哦,她之前的确没想的那么多,也差点忘记了这回事,可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

  如果不是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发生这档子事儿,她也不会到现在这种地步了,况且,刚刚又喝了那么多白酒,现在整个脑袋还是晕晕乎乎的,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的问题。

  听着玻璃窗外的一声又一声清脆的响声,两人也着实有些不耐烦了,毕竟在这里耽误的又不止他们一个人的时间,他们也想走,可这个问题还出在外面的小交警的身上。

  眼看着天色已经越来越暗了,那小交警也心知,再照他们这个速度下去,怕是等到天黑,甚至是过了后半夜,他也进不去这个车门,也甭想让他们要下车窗了。

  “哎,我说,车里的大哥大姐,你们俩到底有没有完了,有什么家事能不能回去以后再说?我这还有急事呢!”

  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也不知道人俩的事儿,他在这急个什么劲儿,但是,他一看到他们俩吵吵闹闹的样子,他的心里也焦躁不安。

  “闭嘴!”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同一刻,一秒也没有提前,一秒也没有延后,两人之间的话语也基本上是用一个口吻说的,可谓是默契十足,连表情以及说话的嗓音都十分到位。

  不过是才眨了眨眼睛的功夫,那小交警再次抬头走到正门窗户面前观望两人时,却见顾眠一只抬起,而另一只手几乎是在指着容谦的鼻子。

  她在说些什么,他听了虽然也不是很清楚,但他都感觉到那话语间的刺耳以及锐利。

  再望向那男子,五官深邃,身材也十分好,整个就是一个俊美少年郎的模样。

  但是,从他们俩吵架以来却一直未曾见他怎么说话,这会儿神色倒也是十分自然。

  不过,他的表情再冷漠,神色坚毅,他都能从他那高深莫测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寻常人难有的冷血和杀戮,这是男人之间才有的感觉,他能隔着那空气以及厚厚的玻璃就感觉到这接下来的空气中定是满是血腥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