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一对怪人-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零二章 一对怪人

  第四百零二章一对怪人

  这种局面对于她来说根本是不可能控制的,连想都不要想,最直接的本能就是把腿就跑,但是转身一想,自己跑什么。

  明明他们是在车内,就算要跑的人也是他们,想到这里以后又开始挺胸抬头,站好以后顺便摸了摸自己那臂肩上的徽章。

  它似乎在象征着什么,不错,每个职业都有每个职业的道德,而每一个职业都有在做岗位的人。

  就像此刻的这个交警小哥一样,他虽然身材魁梧,身形壮的,虽然脑袋不是那么灵活,甚至也不是那么勤快,但是他却十分尊重自己的职业。

  可就算他再是一个正常的人面对眼前的这种状况,也会觉得头脑嗡嗡作响,像是有无数只蜜蜂钻进了他的大脑之中一样。

  要真的是蜜蜂还好了,但是,在他眼中看来,车里的这两个人明明就是两只烂苍蝇,一直嗡嗡的叫着,实在是打扰了他的清静。

  原本十分安静的一条车道,十分安静的一个拐角处就因为多了他们的存在,却显得热闹非凡。

  “哎哟,我的天呢,我真的是头疼。”算了算了,一直到最终,那小交警还是没有让他们下车,甚至连摇下车窗都没有,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过他们,让他们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算了算了,面对这种情况,他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也是他同意让人家走的,最后挥了挥手,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看着这对小夫妻那吵架的模样还真是搞笑呢!

  至始至终,他也没弄明白的一点就是她到底有没有病啊!

  真是一对怪人,他从业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一对像他们这样的人。

  不过看着那在他眼前消失不见的银灰色迈巴赫跑车总觉得有一些熟悉感,这种感觉有些怪怪的,让他似曾相识。

  刚刚那两人的形象也映入他的脑海,感觉男的俊俏,女的貌美,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如果不是那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说不定他还就想起来了呢!

  这会儿,他一直拍着自己那不太灵光的脑袋,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最后摇了摇头,把目光转向别处继续开始了自己永无休止的工作。

  等容谦他们回到容家别墅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顾眠这才缓缓从车上走出来,抬头前望向天边,那一轮红日早就已经不知去向,何去何从。

  她也不想去追究,只是望着那天边的夕阳,有些感慨。

  都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如今想来,确是这个道理,美则美矣,只不过心中有些感叹,觉得时间有些太短,世事无常罢了。

  轻叹一口气,会相信这一天当中发生的每件事,时间过得真快,总觉得什么都还没有做呢,这一天转眼间又要结束了。

  想当初早上出来的时候还是太阳当空照,那一轮红红大大的太阳就照射在她的头顶上,不过,过了午后,那头顶上的太阳角度便会日渐下降,直到现在,基本上也就只能留有一个小小的角度了。

  这会儿,她早已经看不到了太阳的影子。这段时间太阳下山的最是快。

  好了好了,眼看着都已经走到大门口了,还这样唉声叹气的做给谁看呢,连顾眠自己也察觉到自己脸上的不对劲。

  明明是很高兴的一天,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本来应该可以算得上是很完美的,但是,世事难料,许多事情也不是她能控制,也不是她能做主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的,能够做到如今这样,她已经很满足了,毕竟总比一直被拘留的好,否则那要等她回来才看到宝儿可不知就是什么时候了呢!

  容谦这才刚刚将车停好,正想牵着顾眠的手一同走进别墅,可两人的身影才刚刚到门口,还没能走进去,只见一个小丫鬟匆匆忙忙的跑过来说道,“总裁夫人。”

  “怎么了,我不是都吩咐过了吗?如果我爸妈来了就打算让他们离开,晚餐都做好了吗?”

  “这……老太爷和老夫人……”那小丫鬟忐忑不安的说道。

  “怎么了,容谦,我回我儿子家来看看都不成啊?”容敬伟正好从别墅内走了出来。

  “就是,况且我们又不是来看你的,我们可是专程来看我的宝贝孙子的。”叶茜也随声附和道。

  “你的宝贝孙子有什么好看的,之前不是都让你见过好几次了吗?”他们的到来容谦虽然早已知晓,但他还是没想到这二老能在这里等上这么久。

  “哟,瞧你这话说的,那可是我的亲孙子,我这个做外婆的当然稀罕了,况且,你又不带着宝儿和顾眠回家,那我们老两口只能过来了。”

  话说过来,也是,眼看着他们家里的容谦已经结婚这么久了,如今能有个像模像样的大孙子确实值得他们老两口心疼一阵子。

  再看看容羽,年纪也不小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个好人家嫁出去。

  俗话说的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每每想到这个话题,叶茜和容敬伟就头疼。

  就这样简单的聊着聊着,兴许是太久不见的缘故,四个人坐在餐桌上,一直聊了许久才将这一顿晚饭结束。

  宝儿已经睡觉了,折腾了这么久,顾眠也有些劳累,直接躺在她那张想念已久的大床上,整个人像瘫痪了一般,只感觉连衣服都懒得脱。

  这会儿看到荣倩走过来,似乎抓住了什么一般,猛的一个起身,快言快语的说道,“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怎么感觉我这跟你结婚以来就掉进了一个无底洞的大坑呢!”

  虽然说话的语气有些质疑,但是这也证实了顾眠心中所思所想。

  的确如此,没结婚的时候吧,还不这么觉得,可恰恰这女人一旦结了婚,她就感觉一切都变了,至于是哪里变了,她也说不上来,总之就是感觉变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嫁给我还委屈你了?”容谦一边端着手中的牛奶,一边小抿了一口,然后才打趣的说道。

  “那倒不是,不过,这委屈我也没少遭,说正经的,从咱俩结婚以后,你爸妈就一直催着生孩子,现在孩子已经这么大了,接下来又要生二胎,这样一直延续下去,还有得了,猴年马月,何时是个头啊?”

  顾眠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指数着数,似乎是在算时间,目光呆滞,神情也有些游离,不过,光线打在她脸上的角度格外完美,就好像是直接从电影画报里走出来的人物一般,光线柔和,动作表情都十分自然迷人。

  “不过,这结婚生子都是顺其自然天经地义的,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两个人结了婚,不生孩子的,而且,这也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就成了强迫了?”他别有一番意味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孩,用十分戏虐的口吻说道。

  “我也没有说是强迫,但是就是感觉这一切好像是在某种压力之上,特别是你爸妈对我的感觉。”,

  其实,这种感觉在她婚后就已经产生了,但是那时候两个人的感情并不怎么好,所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一直憋在心里,没有说出口。

  这会儿,自从有了宝儿以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比以前更加和睦,更加亲密了。

  但偏偏越是这样,她越是不知道该怎样说出口,毕竟,从她的角度来看,容谦的父母便是她的公公婆婆,她也理应像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孝顺他们。

  事实上,她对他们也一直都是毕恭毕敬的,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基本上没有出过任何错误和一丁点差池。

  而在外人眼中,她也一直是一个好媳妇的形象,她生怕自己这样和容谦说了以后,会让他觉得,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假象。

  但是,同时又觉得不大可能,虽然犹豫了许久,但她还是把这些话说出了口。

  其实,对于顾眠心里所想的,包括她现在所说的这一切,容谦早就已经知晓,并且,他也十分体谅她,同情她,能够尽量让自己按照顾眠的心意说,去做任何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也不是他所能决定的。

  现在,他心里更多的是感激,也同时感谢老天给了她这么一个完美的妻子,给了他这么一个可爱的妻子。

  虽然他有些时候是有些迷糊,有些时候是有些愚蠢,甚至有些时候连逻辑都有些不清,思维都有些不清晰。

  但是就是这样的她,就是这样愚蠢而又懵懂的她一直深深的吸引着他。

  “其实,他们之所以这么着急想要个孩子,不过是因为他们年纪大了而已。我虽然结婚早,但是我们现在也一直没有孙子辈儿的,老人家嘛,都是这个心思。”容谦爱怜的抚了抚顾眠柔顺的秀发说道。

  “其实,我也知道,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是,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直接刚生完第一个没多久,转眼间又要让我们要二胎,这不是存心给我压力吗?好像就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任务似的。”顾眠立刻为自己辩解道。

  “他们也就是说说而已。话说回来,这不还是你我之间的事情吗?关他们什么事儿,再说,依我看,再要一个女儿也不错。”容谦饶有兴致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女儿?”顾眠的眼神里闪过一抹精光,不过转眼即逝。

  说到女儿,他还真的有这个想法,既然生不了一对龙凤胎,那么一儿一女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