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惹火烧身-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零五章 惹火烧身

  第四百零五章惹火烧身

  对于这一大早上的缠绵,顾眠这次学乖了,生怕会弄出什么声响,让下人们闻声过来,况且,容谦的爸妈还住在他们隔壁。

  所以,顾眠这会儿乖乖的,一副小媳妇的模样,对容谦唯命是从,不管他说的也好,还是什么也罢,总之,她就是极力的配合他。

  其实在配合他的同时,她心里也明白的很,不管怎么做,最后遭罪的还是她自己,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迎合自己的心意来呢?

  或许这样还可以活的久一点,快活得久一点,想着想着,心里突然好受了一些,可是,身上的人似乎已经不满足于仅仅是亲吻这种举动。

  他想要的更多,而容谦的欲火似乎已经达到鼎盛,一双邪魅的眼神别有一番意味的看着顾眠,可顾眠则感觉到小腹似乎有一个尖锐而炽热的东西,心里突然发毛了,这可如何是好?

  对于男人这种极容易冲动而暴怒的生物,她是深刻有体会的,可是眼下,虽然她在床上,发生这样的事情确实有些惨不忍睹,毕竟她现在还是处在生理期的病人啊,想想就替自己感觉到不甘。

  可是,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是十分愤怒的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想制止容谦接下来的动作。

  可不料,这会儿,容谦已经将她的扣子已经解开了,雪白的皮肤完全暴露在冷空气的当中,不知是容谦身体太热的缘故,还是她身体太冰凉的缘故,导致她全身上下很不舒服,感觉空气的冰冷和身上汗液的粘稠感觉融在了一体,再加上他们俩此刻的姿势暧昧至极,稍有不慎就会让他们的身体进行进一步的接触。

  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顾眠此刻就如犹如一个玻璃瓷器娃娃,平静的躺在床面上一动不动。

  对男女之事,她都已经经历过这么多次,自然是略知一二,多多少少也懂得一些,不说她一点都不知情,那是不可能的。

  她很清楚的知道容谦此刻已经有了很明显的生理反应,而她自己却也十分不舒服,偏偏那个小家伙这会儿正在玩弄她妈敏感而又小巧的耳垂,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耳根子一下子到耳垂,整个耳朵都红了起来,像是两只煮熟的小龙虾一般。

  密密麻麻的吻再次将落在她的脖颈间锁骨上,直接延至到胸前,顾眠这会儿终于有了一丝清醒,猛的推开他身上的容谦,“别别这样,我现在还……”

  她本以为说完这句话以后会惹容谦不高兴,甚至容谦会发怒或者是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事情。

  可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容谦不但没有发火,竟然还直接从她的身上下来了,小心翼翼的把她扶到床上,还十分细心的从旁边捡起被她打落在地上的抱枕,让她依靠在床头,轻言轻语在她耳旁呼唤道,“夫人,以后再这样玩火,小心会惹火上身的,这次为夫就先饶了你,下次可不许再这样了。”

  顾眠听后,心情大喜,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比之前清爽了不少,像小鸡啄米似的一直点头,生怕容谦没有看到似的。

  事实上,对于他们今天的反应,她甚是满意,想来想去,虽然这个举动有些冒险,不过还是值得的。

  毕竟她的本质上也没有受到什么损失,而且还白白观看了这样一个美男子的身材图,再想想刚刚看到的那些画面,健硕的腹肌,美丽的人鱼线和马甲线,口水再次在她的咽喉中泛滥了。

  “夫人到底在想什么美事呢,不如和为夫一起分享分享,说不定我们俩还有共同语言呢!”容谦十分戏虐的望着顾眠,和刚刚的神情大有不同,不过,这次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少有的玩味。

  “没有没有,我什么也没想,我只是觉得……”话说到一半儿,目光再次不经意间飘向了容谦精致的锁骨。

  该死,这家伙分明就是在色诱她,还在她面前装作一副十分无辜的样子,真是无赖。

  “哎!赶快擦擦你的口水,再这样盯着为夫,一会儿,口水都能流到下巴上了。”

  “哦,有吗?”顾眠一般回答着容谦的话,一边装模作样的伸出一只手放到了自己的嘴角旁和下巴上,可擦拭了一圈,哪里有什么口水,皱着眉头,突然察觉到什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耍了,一脸愤怒的模样瞪着容谦,“你绝对是故意的!”

  本来这件事就已经让顾眠够生气够的了,可不料,让她最生气的还在后面,容谦故意整她也就算了,这会儿,竟然还当没事人一样在旁边看笑话,在她面前明目张胆的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似乎在整个房间里都在回荡,而此时,顾眠的耳旁听不到任何声音,听不到走廊里的走路声,也听不到楼下的行人以及车行的声音,唯一能听到的只有容谦的笑声。

  可偏偏他的笑声似乎还带有魔音似的一声声在她耳旁回响,怎样也消散不去。

  “你还笑,你还笑……”不知怎的,容谦越笑越来劲,着实把顾眠惹生气了,她这会儿经过了一番无奈以后,终于自暴自弃,不再去理会容谦了,自己则抱着一个抱枕,十分愤怒的坐在一旁,脸上以及眼眸无一不带着愤怒的神色。

  “呦!夫人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还真生气了,不过,就算你盯着为夫看多久,为夫也十分乐意的,谁叫为夫是你的人呢!”容谦十分打趣的问道。

  顾眠原本就在气头上,脸憋的像是一只煮红的虾子,此时再加上容谦这么说以后,她的脸变得更红了,再加上原本的模样以及傲人的身材就十分迷人,玲珑的曲线在薄薄的衣衫下若隐若现,勾勒的她的身形已经早已映入在容谦的脑海中。

  容谦不由得有些看痴了,此时的顾眠极美,妩媚性感,他还是极少看到这样的她。

  “去死,谁要看你啊!”

  顾眠嘴上虽然不承认,但是心里却也没有否认容谦所说的这个事实,她只不过是碍于面子过不去而已。

  不过,对于顾眠的这个回答,容谦倒也不是那么在意,毕竟顾眠心里所想的,容谦从她的一举一动行为举止上体现出来了。

  所以,他能感觉得到顾眠对她的关心,也能感觉得到顾眠对他的关爱,只需这几点就足够了,所以,至于她说什么这些都不重要。

  当然,如果他的老婆大人能够说些他爱听的话,那他可是求之不得。

  虽然他平日里在公司贵为总裁,所有的员工都要对他唯命是从,他就如上帝和神一般的存在,他们十分怕他,感觉十分恭敬他,尊敬他,崇拜他。

  他很享受,也深深的体会到了这种被人尊敬,被人羡慕,被人嫉妒的感觉,这种滋味有多了。

  但是,却没有顾眠给他的这种感觉来的真实,似乎只有在家里,他才能感觉到自己不同的身份,他们都是平等的,他是她的丈夫,同时,他也是宝儿的父亲,这两个身份会让他自豪,也是这两个身份让他十分快乐。

  论一个合格丈夫的最强修养,容谦对自己甚是满意。像这种平日里蛮不讲理的老婆大人,再加上有些撒娇蛮横的老婆大人,他是最深有体会的。

  尤其是像顾眠这种病死要面子,但是嘴上又不承认,这时候,身为合格的老公,他自然要给自己的老婆一些面子。

  十分霸道的将她一把揽在怀中,让顾眠的头轻轻靠在他宽厚而结实的肩膀上,十分宠溺的说道,“好了,老婆大人,您说什么都是对的,你呢,要是喜欢看我,你就接着看一会儿,多多的看,您要是不喜欢看我也不要紧,那我就多多看您。”

  看到顾眠的神色上有了明显的反应,容谦心里暗自笃定,看来他之前没有白下功夫。

  他本就是一个不善于表达也不善于说情话的人,让他整日里对着自己最亲密的人说些甜言蜜语,他有的时候也会觉得肉麻,说不出口,特别是像他这种平日里看起来十分高冷霸道的总裁。

  这种小儿科的话在他口中就变得十分扭捏不安,让他自己都觉得十分做作,更何况还要让他经常说。

  不过,自从上次在网购了一大批书以后,似乎就找到了说这些情话的秘诀,其实,这种话也不一定说得那么肉麻露骨,有些时候只要意思到位了,其他的任由别人怎么想去。

  所以,正是留有余地的说法给彼此之间的话语带来了更多的考量性,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余地,让他们之间留有更大的空间和想象力,所以,容谦对于自己近些日子以来的表现甚为满意。

  同样,有这种感觉的不仅仅是容谦一个人,顾眠也同样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容谦最近是怎么了,给她的感觉总是怪怪的,总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虽然他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但是却没有前些日子多,不知是她太敏感了还是怎样。

  就这样,竟然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小时,当床头的闹钟在床头柜上想起时,两人不约而同的一前一后从房间中走出去。

  这一大早上经历的事情太多,让他们两人的神经细胞不知不觉都有些兴奋,热情高涨,就连早饭都不自觉的吃了不少。

  尤其是顾眠,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五个鸡翅进去了,而这还不算,又吃了四个蛋挞,喝了一碗汤,另外还加了四只小龙虾,两个小螃蟹……

  容敬伟和叶茜看在眼里也大吃一惊,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蓦地,等到顾眠最后又猛的灌了一大杯牛奶,这才缓缓放下筷子时,叶茜小声对旁边的容敬伟说道,“顾眠这么能吃,不会是又怀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