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又怀孕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零六章 又怀孕了?

  第四百零六章又怀孕了?

  一大早上折腾了一番就算了,精神也饱受折磨,就在顾眠以为这一大早上最享福的时刻便是吃早餐的时候,偏偏却不小心听到了她婆婆对公公说的这一句话。

  虽然叶茜并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这句话说出来,但是,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况且,顾眠的耳朵十分利落,还是被她不小心的捕捉到了。

  若不是她定力够强,心理素质够好,这么一会儿刚刚喝下的一口牛奶此时定会在众人面前当中喷出来。

  又怀孕了,也不知道他们的想象力是有多丰富,还是说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个孙女儿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并没有做什么表示,只好装作没听见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心累呀,别人的心思真难猜,别人的心思真难懂,她还是乖乖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美少女好了。

  匆匆吃过早饭以后,容谦就直接上班去了,他这一走,容敬伟和叶茜也就直接走了,整个空旷的别墅里除了所有的佣人以外就只剩下了她和宝儿两个人。

  顾眠和往常一样,在吃过早饭以后就直接来到了婴儿房观看宝儿的日常小生活。

  别看他还是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什么都不知道,走路也不会,说话更是不会,但是,他那一双滴溜圆的大眼睛长得十分像她,一看就知道十分聪明。

  “宝儿,宝儿,你以后可一定不要像你那十分讨厌的父亲啊!如果你真的变成那个样子,以后是找不到女朋友的,这个亏你妈妈就已经吃过一次了,所以你可一定要记住了。”顾眠一边晃着宝儿的小摇篮,一边温柔的说道。

  虽然顾眠知道,她现在说这么多,宝儿也不一定能听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都说孩子的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所以,她决定从小就要给他灌输这个思想,不然等到这棵小树已经长根了可就来不及了。

  才进来没一会儿就听见门外有着十分轻的敲门声,裤顾眠了一眼在摇篮中十分安静的宝儿,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顾眠慵懒的问道。

  “夫人,客厅有您的电话。”

  “好了,我知道了,张嫂,你帮我带一下孩子吧!”话音刚落,顾眠的脚步已经走出几步远了。

  原本还以为是谁的电话,却不想是秦蜜蜜的,所以,在她听到电话里那个活泼欢乐的声音时,顾眠整个人都兴奋了不少。

  “什么?你是说…苏修交了女朋友?”顾眠诧异的问道。

  对于秦蜜蜜在电话里对她说的这件事情,她个人是表示惊讶的。

  虽然她心里清楚苏修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喜欢的是自己,但是,她也曾经给过苏修很明确的答案,他们已经不可能了,况且他现在都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所以,她就把这个重任交付到了她的好闺蜜秦蜜蜜身上。

  虽然这一切好像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是,她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一定会走到一起的。

  因为他们两个同是她的好朋友,性格又十分相像,家世背景也都彼此相符合,他们俩在一起是最合适的了,彼此又知根知底,最主要的是性格还合得来。

  本以为靠着秦蜜蜜的死缠烂打也会把苏州追到手,却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这消息确实让她挺意外的。

  ……

  “这不太可能吧!”

  “是真的,眠眠,我都已经调查过了,那个女孩是他大学时的学妹,就比我们低一届长得特别好看的那个,是学法语的,叫什么来着?刘忻,对,就是她。”秦蜜蜜的语气十分激动,像是随时都能够冲破电话的阻挡,恨不得立刻冲到顾眠的面前似的。

  “你会不会是弄错了?他们或许只是偶然碰到一起的。”顾眠试探性的问道。

  她可是知道秦蜜蜜的脾气的,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还是希望她能够往好的方面想,毕竟,她说的这个结果也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那个女孩,她们接触过一次,上大学那会儿,她就很喜欢苏修,整天缠在她们屁股后面,甚至还想借她们的手给苏修传递情书,但是都被她们拒绝了。

  顾眠对这个女孩没有一点好感,虽然说她是他们那届的校花人,长得漂亮,性格也文静,但是,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狐媚感觉,就好像是电视里的狐狸精一般,就连行为举止都十分做作。

  当然,她也知道,可能,讨论表述的有些不太正确,换一个文雅点的词应该叫做淑女,但是,老天原谅她词穷,实在想不出来什么更贴切的词语,只能让淑女背这个黑锅了。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弄错,你知道的,我生气的不在于这点,我生气的是他就算找谁不好偏偏找了那样一个狐狸精。”越说到后来,秦蜜蜜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特别是想到刚刚在大街上看到他们俩人在宠物店前十分亲昵的举止,她的情绪就有些难以控制。

  眼看着秦蜜蜜的情绪越来越激动,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像是能够把她的耳朵震聋一般,顾眠开口道,“好了好了,你小声一点……”

  她还以为秦蜜蜜那种性格的女生,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情都敢做呢,原来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狐狸精就把她吓怕了,也不知道她这么多年来是怎么活过来的。

  曾经就栽在那个女孩手里,现如今倒好,又是同一个人,或许就是造化弄人,真不知道她们上辈子结了什么仇。

  事情并没有结束,虽然这件事早就在顾眠的意料之中,但是,秦蜜蜜还是说出了她心里最想说的话。

  “我就是弄不明白了,他就算喜欢你也就罢了,这些我都可以接受。你长得又漂亮,人品也好,最主要的是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能说些什么呢?但是,他偏偏喜欢上了刘忻,想想我就觉得不甘心。”

  对啊,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当然不甘心了。他喜欢上了她十分讨厌的女生,秦蜜蜜怎么能够甘心呢?换做是任何人,心里都有不甘的吧!

  曾经输给顾眠,她是心甘情愿的,毕竟她们俩人相处多年,顾眠的一举一动,她是看在眼里的。

  作为好朋友,她喜欢她的性格,她也承认她长得十分美丽,所以,输给她,秦蜜蜜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是,在顾眠跟她表示过这个想法以后,秦蜜蜜这才觉得她的机会来了,她终于熬到头了。

  不管是苏修心里什么时候会放下顾眠,也不管苏修心里有没有她的地位,她的心意都不会改变,她愿意等他。

  可是到如今,老天就好像跟她开了个玩笑似的,竟然告诉她,他和另外一个女孩在一起了,他们有说有笑,动作举止都十分亲密,就好像真的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一般。

  这让她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她怎么会不介意呢?那可是她守候了多年的感情。

  如果让上天重新给自己一个选择的机会,秦蜜蜜很难保证自己还会继续选择苏修,因为,对于他今天的决定,她感到很失望。

  听到秦蜜蜜说了这么多,顾眠也颇有些感慨。

  没想到有一段时间不联系,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真的是造化弄人,事情过后,沧海桑田,一切都来得这么突然,一切也都过得这么快。

  顾眠明白秦蜜蜜的感受,虽然那段时候,是她和苏修先认识的,但是,在她的印象当中,一直在秦蜜蜜的面前没少提起过苏修,所以,苏修早在秦蜜蜜的印象当中自然而然就留下了一个好印象。

  说来也让顾眠有些惭愧,如果不是她当时自作主张把他们俩介绍到一起认识,如果不是她总在秦蜜蜜的面前提起他,如果不是她总在不经意间说起过他,或许也不至于如此。

  说到底,还是她这个当闺蜜的引出了这根导火线,才导致今天这种局面产生。

  有些时候,真怀念他们的大学时光,三个人在一起无话不谈,甚至可以毫无忌惮的一起喝酒一起畅谈,一起把酒言欢,一起聊聊人生理想。

  那时候的他们喜欢在屋顶看星星,喜欢吃着路边摊,喜欢在深夜里压马路,喜欢在酒吧一首歌接着一首歌的撕心裂吼,就算是喊破了嗓子都不会觉得疼痛,那时的青春年少是他们现在永远回不去的时光,想想有些心痛。

  “好了,你别乱来啊,别动不动就要去打人家,在家楼下的咖啡馆,我现在过去找你。”

  等到顾眠赶到的时候,秦蜜蜜已经坐在角落里,自顾自的喝着咖啡,那悠闲自在的模样,让顾眠看了,只想过去抽她一巴掌。

  她是该说她健忘呢,还是该说她心大呢?不过,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天大的事情在她眼里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只要找个吐槽的机会和她发发牢骚,或许一会儿就好了,这也算是一种难得的排泄方式。

  虽然离的远,顾眠不太确定角落里的那个人就是秦蜜蜜,但是走近走后,她还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可是,当她走到更近的时候,嘴巴几乎是合不拢,大大的张开。

  这太让她吃惊了,也不知道秦蜜蜜最近是经历了什么事情,整个人给她的感觉就是灰头土脸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哪里像是刚刚理顺的那样子。

  再看看她穿的衣服,虽然是上好的面料,质地也很好,但是衣服却是皱皱巴巴的,显然没有拿熨斗熨过。

  如果说顾眠刚刚有一肚子的话想要对秦蜜蜜说,甚至想要去开导她,想要指责她,想要激励她,想用激将法让她奋发向上。

  可是,这会儿,看到了她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话到了嘴边,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