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感同身受-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零七章 感同身受

  虽然秦蜜蜜的性格大大咧咧的,平日里就像是一个假小子,说一不二,有什么话便直说,从来也不绕弯子,也正是因为她的性格,所以结交了许多男性朋友。

  可偏偏她周围却没有一个让她看上眼的,唯一念念不忘的始终是她那个死脑筋的朋友苏修。

  顾眠是真不知道苏修给秦蜜蜜到底灌了什么迷魂药了,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他们两个如果能够真的在一起,那就是好事一桩。

  她作为其中的媒人,何乐而不为呢?可是,如果他们两个没有在一起,她作为这个中间人确实有些尴尬,可说到底,她还是衷心的祝福他们,衷心的希望他们能够走到一起的。

  有些时候,缘分大概就是如此,来了就是来了,谁也挡不住,纵使世间的男儿再多,世间的美女再好,但是,他们彼此相中的也只有那一个人念念不忘,

  不知怎的,每每在探讨其别人的故事时,总是会不自觉的把自己的故事遗忘,回过头来想想,却发现其实谁人不是这样的,大家都是一个模样而已,大家都是如此。

  看透了别人的故事,往往忘记了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是这样。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有的时候,太固执的爱情就像是一个大大的牢笼,将自己深锁在其中,而自己却浑然不知,还一味的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也不愿意走出来。

  的确如此,有些时候,他们明明可以选择用另外一种方式去解决眼前的问题,甚至可以换个角度,换个思维想想。

  有些时候,这样的结局未免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归根结底他们还是不愿意那样做,他们不是不可以,只是他们不愿意。

  就这样,顾眠静静的站在原地停留了大概十几秒钟的时间,然后再继续朝着秦蜜蜜的方向走过去。

  本来是多好的一个女孩儿啊,到底都是为了爱情变得如此,有些时候,她很想问问她们值得吗?

  虽然也有不少的女孩在自己的青春年华当中收获了属于她们的爱情,她们疯狂过,激情过,可是到头来结果又如何呢?

  那些曾经的年少无知,到现在想想只不过是当时的固执懵懂,甚至太过愚蠢罢了。

  可说到底,谁还没有几件愚蠢的往事呢?说到底,谁还没有几个念念不忘的人呢?

  虽然表面上都会说已经过去了,已经忘记了,已经不存在于他们心中了,但是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经历过就是经历过,不会不明不白的忘记,也不会突如其来的想起及时。

  他们在你的人生当中走过,即使他们在你的心中留下的印象再浅,但是,你的心上还是会有痕迹,你的心还是会不像以前那么平整。

  每个女孩子都向往童话故事般的爱情,每个女孩子也同样都向往大话西游里的紫霞仙子一样,可是,只有世人才知,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终究是幻想,而小说和电视剧中的情节一种就是虚幻的构造出来的。

  看看秦蜜蜜就知道了,纵使再坚强的女生也有脆弱的一面,纵使她们的心再坚强,却始终也会因为一个人而变得柔软起来,变得脆弱不堪一击,纵使她们看上去和大男人没什么两样,但是,她们内心还是有小女人的一面,同样被需要关心,被需要照顾,被需要要用心的呵护,被需要要给予更多的爱。

  青春是一场无极限的挑战,但是,有的人的青春已经挥霍不起了,有的人的青春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看到她面前的女孩挥霍了自己大把的青春,如今岁月在她的脸上也多多少少留下的痕迹。

  即使一个人保养得再好,但是,她改变不了身体里的气质以及她身上正在新陈代谢的细胞,这些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因为,人的样貌永远都追不上时间。

  看到秦蜜蜜体会了这些,顾眠是打从心里心疼起她这个多年的闺蜜,就像她曾经说的,青春就是用来挥霍的,青春就是用来作的,nozuonodie。

  “起来,跟我走。”顾眠十分干净利落的说完这句话,一把拉起秦蜜蜜的手。

  “哎,你带我去哪儿啊?我的咖啡还没喝完呢?”顾眠的突如其来吓得秦蜜蜜一个激灵,原本就是一直在低头专心致志的喝咖啡看手机,却不想顾眠什么时候突然来到她身边。

  “喝什么咖啡,跟我去做一件十分重要的事。”顾眠坚决的说道。

  “顾眠,你发什么神经啊?我现在哪儿都不想去,我就想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喝杯咖啡成吗?”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秦蜜蜜本能的反应就是一动不想动,更何况她此刻心情十分低落的时候。

  虽然她也曾经幻想过苏修有可能会找别的女孩子做女朋友,甚至不要她不理她,不再联系她了,但是,当这个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她心里还是有些承受不了。

  “你不是心情不好吗?你不是心里不痛快吗?我带你去好好发泄一下。”顾眠提高了音量,虽然已经察觉到周围已经有人在朝她们的方向看来,但她还是没有在意那么多。

  “我是心情不好,我心里是不痛快,但是,这些还用不着你管,我现在有我想做的事情,我现在就想在这里喝完咖啡。”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秦蜜蜜这会儿倒是来劲儿了,似乎有意想和顾眠杠上的意思。

  “秦蜜蜜,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我好心好意的陪你出来了,你现在又在这里,跟我较什么劲儿呢?”顾眠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也不知道秦蜜蜜这是怎么了,刚刚在电话里还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儿就变得这样了,似乎有些不可理喻。

  “是,谢谢你,你好心好意的陪我出来了,我的确应该感谢你,再说了,我哪里敢跟你较劲儿啊?”秦蜜蜜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顾眠果断松开秦蜜蜜的手,双眸也变得十分凝重,原本上扬的嘴角此刻又恢复平静,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变得波澜不惊,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秦蜜蜜冷哼一声,都已经到现在这种地步了,她也不想着解释什么,她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她现在只想按照自己心里的意愿做事,只想按照她心里想说的话说,“我是什么意思,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秦蜜蜜,你到底想说什么呀?刚才明明是你打电话的,我好心好意过来想要帮你,想要开导你,你现在就这样对我说话。”虽然顾眠心里这会儿正憋着一腔怒火,但是,她还是在心里拼命的告诉自己要保持平静。

  秦蜜蜜现在只是伤心过头了而已,所以,语言才会变得有些不受控制,她不应该跟这样的人计较,好不容易深吸了几口气以后,语气才变得平静下来,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激动。

  好啊,既然她的老朋友好闺蜜想要听听她的理由,那么,她不妨把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憋在她心里的话全都说出来,“顾眠,我真是弄不明白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呀?我秦蜜蜜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长相平平,学历平平,甚至是没有一样突出的特点,就这样的人和一个容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做闺蜜做朋友,我实在是高攀了。”

  果然和她所想的一样,痛痛快快的畅言预演了一番以后,心情果然顺畅多了,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也是她从来没有过的痛快,猛的吸了一口气,将咖啡杯里的剩余的咖啡一饮而尽。

  虽然她知道这些话,她说得有些冲动,自己刚刚说的话有些过了头,她自己也是察觉,可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收不回来了,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再也没有办法挽回,因为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既然她今天已经这么做了,倒不如做的彻底,反正既然已经如此,事情已经成定局,那她又再何必掩饰自己的感情,掩饰自己的内心呢!

  “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你有什么事情,你心里哪里不痛快,你好好说出来不行吗?你一定要这样伤害我吗?”这还是顾眠第一次看到秦蜜蜜这个样子。

  从她们相识以来也有不少年了,但是,在这期间,秦蜜蜜从未对她发过这么大的祸,更没有说出这么伤害她的话,所以,顾眠这会儿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心跳一直在加速,似乎就连喘气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她怎么了?是,她也想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本来她的生活平静的一帆风顺,一切都是十分顺利,一切也在按照她计划之中在发展,可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更不知道是什么事打破了她生活当中原本的平静,一切就这样开始了,她也没有办法,她也控制不了。

  “是啊,我的确伤害你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敢这样对你说话,不过,你可能不太懂我的感受,我一直在你身边做陪衬,一直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你,可到头来我得到了什么,我原本以为我所拥有的一切现在都已经失去了。”这会儿,秦蜜蜜在说这些话时,她的语气以及脸上的表情比之前减轻了不少,不再似刚才那么激动。

  不过,此时的她看起来更是可怕,又让顾眠觉得心疼,因为,她在说这些话时,她的语气是十分绝望的,这种绝望的感觉是顾眠能体会到的,她知道秦蜜蜜的内心定是无助的,失望的失落的,甚至是苦不堪言的。

  而顾眠也终于理解,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是她太自私了,她自私的以为她周围的人可以无条件的对她好,可以自私的以为亲蜜蜜和苏修一直会守护在她身旁。

  所以,她肆无忌惮的做自己想做的所有的事情,却从来都未曾顾及到他们的感受,更没有想过因为她自己的自私自利而给自己的好闺蜜这么大的影响,而直到今天,她才亲耳听秦蜜蜜将这些说出来。

  世界上并没有感同身受那一回事,有些人之所以说他们能够理解你,只是因为他们同情你而已,但实际上,你所体会的痛他们根本体会不到,顾面今日再想起这句话时才觉得她的感受特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