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闺蜜的桃花运-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零九章 闺蜜的桃花运

  如果说青春是一本以考试为目的的书籍,那么,顾眠还真的不知道她的青春能不能合格,她的考试能不能及格。

  因为,对于她来说,她的青春的确是五颜六色,色彩丰富的,但是,她真正的快乐过,真正的疯狂过,真正痛彻心扉的大哭过,不过,现在想想那些有什么重要的呢?她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这一天的阳光格外明媚,就连照射在橱柜玻璃呈上的影子都格外美丽。

  在这样高档的店铺确实让人看着都神清气爽许多,其实,顾眠又何尝不知,像这种大品牌店的衣服不过就是一个牌子而已。

  面料的确是上好的,但是,这也不能够去否定一些小品牌,毕竟,所有的衣服都是用来穿的。

  她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两种不同环境下的衣服的确会对衣服造成不同的影响,而对于顾客的吸引力自然也是不同的。

  同样是一套美丽的连衣裙,放在高雅的展厅里,就会显得相得益彰,同时也提升了衣服的品位。

  但是,把这同样的连衣裙装在一个破烂不堪,同时堆满许多杂物的小木屋里,就算是它再光鲜亮丽,也会让人觉得蓬头垢面,没有兴趣。

  爱情何尝不是呢?踏也需要保鲜膜的用心呵护,这样两个人的感情才能走得长远,他们之间的路才会走得更远。

  但是,如果双方都不好好用心经营,那么,他们的结果只能是很快就腐烂掉了,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但如果只有一个人用心经营,而另一个人什么都不做的话,那么,他们之间的路将会走得很累,很艰辛,很辛苦。

  从服装店出来没多久,她们又去了首饰店,经过挑选一番过后,她们的手上已经拎了大包小包,顾眠能够从秦蜜蜜的脸上看出她高兴的笑容。

  但是,她们之间却还是没有任何缓解,因为秦蜜蜜对他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目光依旧是在探寻着什么,似乎是在寻找下一个目标点。

  在顾眠第四次刷上容谦给她的这张卡后,手机铃声响起了,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一天当中花了十几万,这数目也确实大的够惊人的了。

  虽然对容谦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顾眠还从没有花过这么大的手笔。

  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电话号码看了几秒钟后,心里一直在犹豫,到底是接还是不接呢?

  不接吧,又觉得不太好,但是接了呢,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要说她把这些钱都给秦蜜蜜买东西了吗?她也不知道容谦会不会因为这个生气,在犹豫了许久以后,她还是决定接通电话。

  “喂,你现在在干嘛?”

  刚一接通电话,对方就传来了急迫而又温柔的嗓音,顾眠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暴风雨的前兆,她还是很有礼貌的说道,“嗯,我在购物啊!”

  “哦,你自己吗?要不要我陪你过去啊?”容谦这会儿正坐在办公室里落得清闲,所以,她试探性的说道。

  “不用不用,我和蜜蜜在一起。”听见容谦前要开车过来,她急忙拒绝道。

  如果顾眠同意他过来陪她逛街的话,他自然是很乐意的,但是,既然她不用的话,那么容谦也就只好乖乖的呆在办公室里。

  不过,有一点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别人家的老婆都希望自己的老公去陪她们逛街,吃饭,遛狗,看孩子,甚至是做一些事情。

  可为什么她家的顾眠的脾气就这么古怪呢,还是说女孩之间的想法也是不一样的,真是越来越猜不透了。

  这次,顾眠可谓是豁出去了,足足陪着秦蜜蜜在商场里逛了一个多小时,她感觉自己的小腿都要走抽筋了。

  虽然这么大的商场里每层都有电梯,但是,就这样一家一家的逛着,也着实要把她的脚脖子扭断了。

  幸好秦蜜蜜也逛够了,两人现在手上提着大包小裹的东西正向外走,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的手实在是拎不动了。

  其实,有的时候,女孩子的心思就是那么简单,她们什么也不需要,只需要一个陪伴,一个安慰,甚至是一起逛逛街,谈谈心事,说说心里话,这大概就是她们最想要的结果了。

  即使是闺蜜也是如此,两个人在一起,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拉们之间的差别越来越大,只会让两个人之间的缝隙也越来越大。

  因为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在一起是需要磨合的,纵使优秀的那个人什么都不介意,但是另一个人也会因此而觉得自卑。

  所以,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她们之间的差距逐渐变小,所以,这也是顾眠带秦蜜蜜出来逛街的主要原因之一。

  女孩子嘛,无非就是需要哄说两句好听的话,听着心里就会乐开了花,再就是喜欢一些漂亮衣服,包包,做个发型,美甲。

  她虽然觉得弄这些东西特别麻烦,但是,她年轻的时候也喜欢这样折腾过,所以,亲身体验过这些,自然是知道女孩子的心思。

  这会儿,她正带着秦蜜蜜去了容谦经常带她做发型的那家发型屋。

  刚一进店门,老板就十分热情的打着招呼,“顾小姐又来了。”

  “嗯,这次我带朋友过来做个发型。”

  “好的,欢迎欢迎,容总没有陪夫人一起来吗?”

  “哎哟,他今天上班。”

  ……

  两人随意简单交谈了几句以后,便开始转入正题。

  “顾小姐真是好眼光,身边的朋友都这么漂亮。”

  “那是当然,她可是我最好的闺蜜,你们一定要替她弄一个漂亮的发型,如果不好看的话,我和我们家总裁以后更不会来了。”

  “瞧你这话说的,你可是我们这的大股东,只要您说了什么,我们都一定会照做的,况且,对于我们的技术活,你一定会满意的,您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自然求之不得,哪里有砸了自己招牌的道理。”

  对于发型师的回答,顾眠倒也算是满意,虽然容谦的确带她来过这次家发型店好多次了,但是每次都没有注意到这店主人。

  还不错,长得也还可以,不过,让她注意到的一个细节就是,无论秦蜜蜜是什么姿势,即使她十分好动的坐在一旁,他也十分耐心的围绕着她身旁,十分细心,一点一点的为她修剪着发型,好似完全都不介意她在做些什么。

  这点倒是让顾眠觉得很诧异,秦蜜蜜是什么样的性子,她十分清楚,以往,她绝对不会这样好动的,偏偏今日,她心情十分不好,所以,估计秦蜜蜜是这样做,在给这个发型师找麻烦。

  不过这发型师就完全不介意秦蜜蜜,还是十分有耐心,顾眠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不过,又不好说些什么。

  其实,她一直在对镜子中的秦蜜蜜挤眉弄眼,但是,那家伙好似没有看到她一般,依旧我行我素,四叉八仰,素面朝天就差,直接躺在椅子上把头发压住了。

  天呢?她可真是她的祖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心里开始同情正在给秦蜜蜜修理头发的小哥了。

  同样都是人,同样也都是20多岁的年纪,看看人家,再看看秦蜜蜜,世界上怎么会有反差这么大的两个人?

  有一刹那,顾眠似乎觉得是她的眼睛出问题了,一直紧盯着那发型师。

  观察期间,她似乎隐约看到他眼神中似乎带着不同寻常的感觉,虽然顾眠也不清楚那是什么,但是,她可以很确定的一点是他在给任何人修理发型是从来没有过这种表情。

  那是一种很柔软,很柔和的目光,让人觉得很舒服,但其中又带着一丝别的味道,是爱情吗?

  不会吧,顾眠在心里猜了一下,难道是这才第一次见面就一见钟情了?

  这样看来,秦蜜蜜的桃花运是不是来的有些过快,真是造化弄人,天意无常啊,她喜欢的人不喜欢她,这会儿偏偏又有了一个喜欢她的人。

  虽然她面前的这个小伙子人长得不错,手艺也十分精湛,在这个城市当中也是十分有名出色的,他曾经为不少明星大腕都剪过头发。

  但是,她也十分了解她这个闺蜜的性子,她们都是同一种性子,不到南墙不回头,无论什么结果,就算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也要去尝试一把,拼一把,所以,她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就不会轻易放弃。

  还记得秦蜜蜜说过,爱情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那时候,她笑得多开心啊,整日无忧无虑,他们两个人天天黏在一起,无论吃饭睡觉,就连上厕所都在一起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想着想着,她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笑容。

  “顾小姐,您朋友的发型已经修理好了。”一个好听而温润如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这才将她从自己的思绪中拉扯回来。

  目光顺着秦蜜蜜的方向望去,原本快到腰间的长发此刻被剪短了一小半,刚好搭在肩头,整个人神清气爽,干净利落了几分。

  整齐而又零落的刘海为她添了一抹俏皮的气息,整个人就是年轻了五岁。

  这样的秦蜜蜜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刚入大学没多久的大学生,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清纯气息,再配上她那水灵灵十分灵动的大眼睛,整个人既轻灵又美丽。

  这下,顾眠终于明白为什么刚刚那造型师小哥这么有耐心了,就连同样是身为女孩的她都不禁被这样的秦蜜蜜所深深的吸引,看来,这次是带她是来对地方了。

  不光是他们两人对秦蜜蜜的造型很满意,就连秦蜜蜜自己也深深的被镜子中的自己所吸引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过这样的她。

  虽然她一直知道这两年流行短发,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剪了短发的样子,因为顾眠一直是长发,所以,她也跟随着她的样子一直留着长发。

  直到那时起,秦蜜蜜便以为苏修喜欢留长发的女孩子,但是后来,她渐渐的知道,一个人的感觉是不会变的。

  因为不管那个人变成了什么样子,即使她的发型不在了,即使她以前的习惯都变了,但是,她还是那个她,而苏修并不会因为她做了任何的改变,就把目光转移到她身上,因为他的视线里只会有那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