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一十四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第四百一十四章三个女人一台戏

  等到他们几个人点的餐都齐了以后,饭桌上的气氛这才安静下来,或许也不需要顾眠再说些什么,秦蜜蜜和刘忻两个人都已经剑拔弩张了。

  她们之间的气氛特别尴尬,就连隔着餐桌都感觉到尴尬,顾眠坐在旁边坐立不安,说话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总觉得饭桌上都堆着满满的尴尬。

  不大一会功夫,几人的视线相接从他们彼此的脸上转移到那服务员送过来的蛋糕身上,每一块蛋糕都是不一样的味道。

  有顾眠平日里最爱吃的提拉米苏,有苏修经常点的黑森林蛋糕,还有秦蜜蜜平日里爱吃的蓝莓慕斯蛋糕最后一款应该是这家店的最新款也是主打特色抹茶蛋糕。

  恰好顾眠都已经对这家店的点心垂涎好久了,她倒是也没有跟在座的几个人客气,反正都已经来回这么多次了,那么客气干什么呢?

  直接伸手捡起她最爱吃的蛋糕,小心翼翼的用叉子叉起一小块放入口中,丝滑般的感觉入口即化,奶油的香甜感觉,层层夹心,每一层都恰到好处,既让人感觉不到它的油腻,又能够体会到那甜蜜的感觉。

  嗯,就是这个味道,她已经想念好久了,也不知道他们家的点心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听说他们家的厨师是个法国大厨,就连做菜的手艺也是一流的。

  不过,要说真的,她第一次来这家店的时候还是容谦带她来的,她当时哪里见过这么大的世面,就算是以前吃过不少好吃的点心,可她不得不承认,他们家的味道是最正宗的,就是让人念念不忘的那种感觉。

  从蛋糕上来开始,苏修倒是没有说什么,他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还没等他伸手接过蛋糕的时间,只见有两个人的身影比他更快,两只叉子都向同一个蛋糕叉去,速度快的惊人。

  这下到轮到顾眠和秦蜜蜜目瞪口呆了,餐桌上只有一块慕斯蛋糕,可是,两个人的叉子都已经插进了蛋糕上。

  刘忻此时倒是抢占了先机,也不顾苏修的同意与否,直接拉起他的一只胳膊,仰着脸,掐着嗓子问道,“苏学长,这款蓝莓慕斯蛋糕是你专门为我点的吧,我最喜欢吃他们家的慕斯蓝莓蛋糕了,你真是太贴心了,谢谢你。”

  一边说着话的同时,那一张脸仿佛还在不断看向秦蜜蜜,那高傲而又嚣张的态度似乎是带在炫耀着什么,那嚣张的表情似乎是在说蓝莓慕斯蛋糕是她的,谁也别想和她争。

  还没等其他人说话,只见苏修也是一脸为难之色,一会儿看一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但是,秦蜜蜜的叉子仍然没有打算让开的意思,而她的眼眸也集中在苏修的身上,似乎是在等他做决定。

  天知道苏修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他突然觉得和这三个女人在一起吃饭是他这辈子以来做的最大错误的决定。

  都说女人很麻烦,这才真正体会到了女人的麻烦。

  一个还好,两个也能接受,但是俗话说得好,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像他这样的小身板如何能够抵抗得了她们三个合起来一起折腾他。

  他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苏修的心里还是十分明镜的。

  那块蓝莓慕斯蛋糕确实是他为秦蜜蜜点的,因为,早在之前,两个人就经常来这里吃饭,所以,他已经对顾眠和秦蜜蜜的胃口相当熟悉。

  而他对于刘忻的口味并不是很熟悉,也从来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说实话,他只不过是看到这家甜品店的主打推荐是抹茶蛋糕时,就替他自作主张的点了一块,却没想到如今会闹成这等事端。

  在座的除了苏修到底都是女孩子,都十分要面子,如果让她当面被拒绝了,刘忻必定会驳了他的面子,这样,让她就会在众人面前会很难堪。

  苏修也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停滞了几秒钟后,轻轻松开刘忻缠在他胳膊上的手,试探性的说道,“没事,他们家还有其他几款蛋糕也都很不错的,你可以选择性的尝一尝。”

  苏修这番话说的极为谦和,并且态度也十分诚恳,换做是其他女孩子,估计也会听从他的意见,毕竟是白给的台阶,说不下也会下几分。

  可是,现在坐在他旁边的这位刘大小姐根本就不是省油的灯。

  她更不是一般的女孩子,所以也不会断然轻易采取别人给她的意见,她也只会我行我素,一切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根本不会把别人的意见听进去半分。

  不过,事情总是出乎意料,苏修所计划的事情并不在他所掌控的范围之内,他的面子也不是人人都给的,有人吃这一套,但是也有人不吃这一套。

  或许说,苏修还是不太能够了解一般女孩子的心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特别是在这种紧要关头的时刻,刘忻一如既往高傲的心态和她那放不下的架子根本不可能眼睁睁把自己面前的这块猎物亲自送到别人口中,

  “不嘛,苏学长,其他的我都不爱吃,就喜欢吃他家的蓝莓慕斯蛋糕。”仍然是一副骄纵蛮横的大小姐。

  刘忻虽然是这样理直气壮的说着,但是心里却已经把这块蛋糕吃得死死的。

  从小到大以来,是她的东西就是她的东西,别人碰不得,不管是同龄的女孩子还是她自家的兄弟姐妹,每个人都必须让着她,唯她是尊,她就是家里的小公主,被一直宠到现在。

  就算是她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

  在她心里,苏修不光是她大学时的学长,更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她对苏修的感情可谓是一直很执着。

  无论是出国以前还是出国以后,她都是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而她所谓的目标也只是为了以后更好的接近他,能让自己如一颗闪耀的星星一般站在他面前。

  心里早已打定主意,不管什么蛋糕也好,最好吃的蛋糕她也不要,她要的也就是眼前的这一块,任何人都不能跟她抢,就算是要跟她争这一块蛋糕,也要看对方有没有这块本事和能吃的下去的胃口。“所以啊!我就吃这个。”

  看到在座的几人都有呆若木鸡的样子,她心里慢慢的嘲笑了一番,嘴上仍旧慢悠悠的说道。

  那说话的模样一点也不着急,况且又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像是对这块蛋糕早就已经势在必得。

  呵!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不过就是一块蛋糕而已,能不要在她面前弄得这样大的阵仗吗?

  虽然顾眠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她也没有故意作出什么样的表情或者是什么样的动作,但是心里却还是小小的计较了一下。

  大家相遇,能够有机会在这里坐下来一同吃饭也是一种缘分,但是,女孩子之间在一起难免少不了比较,更何况还是和自己的情敌面对面这样坐着,顾眠突然有些同情秦蜜蜜的处境了。

  这要是放在以前,她也会有些呆滞的,但是好歹这种情况,她已经不止经历过一次了,所以,对她来说,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经验和血泪的教训。

  那些痛苦的回忆是她不愿再想起的,那些曾经在她心里住伤口的痛也是她不愿再提及的。

  就在她正想着该怎样开口安慰秦蜜蜜,解决当前的事情已经麻烦时,只听秦蜜蜜开口说道,“哼。我想这位小姐你一定是弄错了,上面的慕斯蛋糕是我的。”

  秦蜜蜜本来只是想安静的在这里坐上一会儿,却不想面前的这个女人将来越来越放肆,不懂得谦让也就罢了,还在这里十分没素质的和她嚷嚷着。

  只要看到她那张十分让他厌恶的嘴脸,就让她不自觉的想到了那整日在街道市井旁嚼舌根子的长舌妇。

  俗话说,人有有三寸不烂之舌,可是在她眼中,这面前的女人确实很让人讨厌。

  亏别人还说这国外的教育水平很高,可是在拉眼中也确实不怎么样嘛,难道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就这样的水平啊?

  也不知道刘忻除了会大声嚷嚷以外还会什么?现在这个刘忻不管有理没理,仿佛只要嗓门大就赢了一般,这是一种低俗的品位和一种没有见识的看法。

  不过,对于他们这种极其low的表现,她也不方便去品评什么,毕竟人家现在可是演员。

  看着这两个人目光交接的一瞬间,着实把苏修吓了一大跳,秦蜜蜜的脾气她可是十分清楚。

  平日里要是出现这种情况,她不发威就已经很不错了。

  再转头看看刘忻,倒是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和刚来时的表情没什么两样,只不过那双童真的眼睛中闪烁着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晦暗光芒,这种感觉是让苏修很不喜欢的,但是他始终没有办法说什么。

  最终又在心里权衡了很久,还是打算以和平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那个,要不然我再去订一块吧!”

  他试探性的说道。

  “不用。”来自两个方位不同的声音异口同声的说道,就连说话的口吻都十分一致,这会儿倒像是两个人早就商量好的一般。

  可就在他们说话的同时,走到一旁的服务员早就听到了,匆忙朝他们这边走过来,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说道,“几位,实在不好意思,本店的蓝莓慕斯蛋糕就只剩下这一块儿了,如果几位不着急的话,可以再等一会儿,本店的后厨人员现在正在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