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要吐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十一章 要吐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四十一章要吐了

  顾洛倒是想直接吻上去,让容老大也尝尝吃醋的滋味。只是他还记得,她和容老大才是夫妻,不管是兄弟情分,还是朋友关系,他都不能干出这种事。

  所以,只能用言语激怒了。

  沐浅夏呆滞,脑海中有一瞬间的空白,再反应过来时,容谦已经冲上来,朝着顾洛的俊脸,狠狠挥了一拳。

  顾洛躲避不及,光荣受伤。他龇牙咧嘴的摸着嘴角,表情很是受伤;“喂喂,容老大,这么多年兄弟,你不用这么狠吧”

  “你也知道自己是我兄弟”容谦脸色黑沉如墨,挤出来的水估计都是黑色的。

  他眼中燃烧着汹汹怒火,大手铁钳一样禁锢着沐浅夏的腰肢,另一只手大拇指用力磋磨她的下颚,要将顾洛留下的痕迹彻底消除。

  顾洛讪讪的笑:“我这不开个玩笑吗你现在知道,自己抱着樊若水那个贱女人时,浅夏是什么感觉了吧”

  容谦挺拔的眉头叠出几道沟壑,握着沐浅夏的手指不断用力,沉声道:“我会给你一个解释。”

  “阿谦”樊若水在一旁听着,再也忍不下去,忽然喊了一声,含着醉意的声音道,“阿谦,我头疼,我不要被,被那些人快来救我,阿谦救我”

  她说的含糊,声音染上了哭腔。

  容谦脸色一变,猛地松开沐浅夏,箭步到她身边,把人抱住,轻轻拍抚她的脊背,温柔的安慰:“若水,我在这里,别担心,不用担心了。”

  “阿谦,我不,不想待在,在这里。”樊若水拽着他胸前的衬衣,脸颊不断在他肩膀处磨蹭。

  “好,我这就带你离开。”容谦一口答应,揽着她的肩膀就要离开。

  沐浅夏低头,手指紧紧攥在一起,略有些长的指甲刺入手心,强烈的疼痛感传至神经,却不及她心中的痛。

  他对她好了些又如何一遇上樊若水,就能清楚让她意识到,自己和她之间在他心中的差距。

  顾洛气得大吼:“容老大你就这么带她走不管浅夏了吗”

  容谦脚步一顿,沉声道:“若水离不开我,你帮我送浅夏回去,别让她再待在这里。”

  “我想揍你”顾洛手指紧握成拳,要冲上去时被身边的人拉住,眼睁睁看着容谦带人离开。他难以接受道,“浅夏,你就这么放任两人容老大他分明对樊若水那个贱女人旧情为了你怎么忍受的了”

  “我没事,你别气了,生气对身体不好。”沐浅夏劝解道,脸上是怎么也勉强不出笑容。

  她怎么可能没事只是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痛着痛着就习惯了,不然还能怎样

  哪怕她放弃所有骄傲,抱住他恳求,都不会改变结果。现在,她在他心中的分量,确实远远不及樊若水,这是事实,她早就清楚。

  “你,你真是我要是你,直接耳刮子扇樊若水,然后和容老大离婚”顾洛气愤不已,半点都不为自己兄弟说话。

  樊若水那个女人有什么好,连她一根头发丝都及不上,容老大真是眼瞎

  “或许快了。”沐浅夏声音很轻,刚从唇中吐出,就飘散在空气中。两个月时间一到,如果他还是不爱她,一心爱着樊若水,她会带着宝宝离开,一定

  顾洛没有听清,下意识的追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喝酒去吧,别被他们打扰了兴致,或者你要听容谦的话,把我送回去”沐浅夏佯装无事道。

  “送个毛线,走,哥这就带你去喝酒,我们不醉不休。”顾洛眉头一挑,拽住她的手就往里走。

  沐浅夏发现自己竟然并不排斥,或许是因为这会儿她真的想找个人来依靠

  秦蜜蜜很快也赶了过来,从顾洛口中得知刚才发生的事,同样气的要死,恼火的捶了他一拳:“你就是这么照顾我们浅夏的让她尽受委屈了,就应该把那对狗男女暴打一顿。”

  顾洛摸着自己发疼的嘴角,苦笑道;“你是想我被容老大暴打一顿吧”

  他和容谦的武力值,从来不再一个等级。自己也佩服当时的勇敢,竟然敢对容老大动手,虽然最后没成行

  秦蜜蜜一咽,狠狠瞪了他一眼,鄙视道:“真没用”

  沐浅夏看不过去,把一杯酒倒满,塞入她手中:“好了,蜜蜜,顾洛他已经尽力了,我们不说这个了,陪我喝酒”

  两人只能陪着她喝了一杯又一杯,幸好顾洛专门挑的好酒,又是度数最低的那种葡萄酒,即使醉了,第二天也不会头疼。

  喝的正酣时,包厢门被人踹开,容谦一脸黑沉的大步走进来“顾洛,你真行”

  他径直到沐浅夏身旁,弯腰把人抱起,转身就要走。

  秦蜜蜜霍然起身:“你还来干什么干嘛不陪着樊若水那女人,一起精尽人亡呢”

  容谦冷凛的斜睨她一眼,冰冷的温度直接将人冻僵,他没有开口解释,抱着沐浅夏就离开包厢,将人塞入车中,目标直指别墅。

  沐浅夏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身上压了个人:“容,容谦”

  她还以为自己做了梦,但当唇被他咬住,血腥味弥漫在味蕾时,再不知道是真的才怪。

  即使醉了,她也没忘记不能和他发生关系,不能

  小手推着他的胸膛,使劲儿推:“不,不要,我不要和你做”

  容谦脸色一黑,怒火更盛,整个人压在她身上,要霸王硬上弓时,忽而听她说道:“别,我要,要吐了。”

  然后,沐浅夏就真的吐了。

  这一夜,也因此幸于难。容谦把人洗过一遍后,换了个房间,抱着她又是纯睡觉。

  第二天一早,醒来时,沐浅夏虽然很是惊讶,但她隐约想起后来发生的时,以及清楚记得前面发生的事,实在是懒得和容谦多说。

  维持着冷淡的表情,两人几乎没说过一句话。

  不过,周一这个上班日,她是坐着容谦的车,去公司上班的,正是上班高峰期,看到的员工不少。

  以至于她进入办公室时,被众人打趣。

  张倩倩冷哼了一声:“不就是送来一次吗和总裁顺道而已。以往三年,怎么从来没见过,可见还是不受宠呐,那就不要打肿脸充面子,啧啧。”

  和她邻座的吴静推了她一把:“浅夏和总裁应该是隐婚,现在好些豪门不都流行这个吗你别乱想太多了。”

  张倩倩不服气:“我怎么乱想太多这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总裁对樊小姐有多紧张据前台说还抱着樊小姐一路走出公司呢,浅夏呢总裁可基本上没为她做过什么。”

  沐浅夏很想忽略掉她的声音,奈何这间办公室不大,一共六个人,正常的说话声都能清楚听到,何况张倩倩还提高了声音。

  她无奈偏过头,看着张倩倩淡声道:“你对此事如何看,我管不着。只是再这么肆无忌惮的得罪我,我这个总裁夫人不受宠的厉害,也能让你收拾包袱回家,公司少你一个,不会就此瘫痪了。”

  她没有以势压人过,但不代表着不会。张倩倩一而再的挑衅,真以为她只会白白生受着么

  “浅夏,我也是为你担心,话虽难听了点,但说出来也好让你警惕些,别被樊若水把总裁给抢走了,真没有恶意啊。大家都是同事,就不要这么计较了嘛。”张倩倩脸色青白一片,却不得不低头说软话。

  沐浅夏说的很对,她让她离开,也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毕竟她们行政这块,虽然要有专业知识和三年以上的工作经验,但比起其他技术性更强的职位,并不算什么。少她一个,多的是大把人挤着进来。

  “希望如此。”沐浅夏收回目光,懒得再做计较。这些麻烦,是她在将结婚证公布于众时就预料到的。

  但是比起名声扫地,出门都艰难,还连累自己的宝宝,只是这样程度的麻烦,她完全可以接受。

  午餐时间,秦蜜蜜端着饭盘子找到了沐浅夏,一脸怒气的对樊若水进行讨伐:“浅夏,那个樊若水也太不要脸了对媒体宣布说她和容谦三年前是情侣关系,还发了一些亲密的照片在网上,被容总知道了,不定怎么修理她呢。”

  豪门世家的人都注重脸面,怎么可能像大众明星一样,将自己的照片弄得到处都是。容谦一直以来也都拒绝采访,连财经杂志都少有他的照片,何况是在网上和娱乐报纸大规模传播。

  沐浅夏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愣了愣,却对秦蜜蜜的说法不以为然:“蜜蜜,他对樊若水的好,足以不在意这些。你忘了广为流传的那段视频他和我在天桥上对峙时,不早露了脸,也没见对樊若水不满过。你无需在意这些,我又不混娱乐圈,任她怎么来都无所谓。”

  秦蜜蜜怒其不争:“怎么可能无所谓浅夏,你都打算和容谦长久试试了,总不能一直容忍樊若水这个小三在吧她现在就算因为兽人星球红了,但也是黑红黑红的,网上骂她的人不少,我们完全可以借助民众的舆论力量,打的她翻不了身。”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