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明智的选择-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一十五章 明智的选择

  第四百一十五章明智的选择

  如果换做从前,面对这种市井街夫的丑恶嘴脸,秦蜜蜜肯定是一分钟也忍不了。

  可眼下,她必须要像一个十分文静而又善良的小女生一般,以一种上流社会的高雅姿态端坐在这里。

  这种感觉确实让她有些不太舒服,但这会儿,特也实在没有力气和她面对面大呼小叫,去证实什么有没有蛋糕的问题,只是环抱双拳,微笑的坐在这里一动不动的。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餐桌上的目光再次聚焦到几个人身上,不过,这次苏修和顾眠的目光都是一致,他们双方不约而同的对视了彼此一眼后,相继把目光转移到秦蜜蜜和刘忻的身上。

  “时太久了,我一会儿还有通告要赶,我等不了。”在刚刚感受到那来自打探的眼神,刘忻有恃无恐的说道。

  秦蜜蜜冷哼一声,这还没红呢,就端出一副演员的架子来,也不知道有几个人认识她,真不知道这样做是做给谁看呢?

  不过,让她值得庆幸的是,那小服务员的目光并没有因为刘忻刚刚说出的话而在她脸上的目光多停留几分,只是若无其事的说道,“那几位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话,请通知我们。”

  有的时候,她真的希望上天能够赶快派个人过来解救一下她,大脑的膨胀感让她不知道自己下一步究竟该做些什么,她甚至有的时候都觉得她的想法都是错误的,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引导的方向,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餐桌上的局面再一次陷入僵局,双方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阵营,两个对立面相对而坐,每个人都不敢轻举妄动,每个人的动作以及眼神都表现得小心翼翼。

  苏修和顾眠这会儿倒是站在同一战线。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慕斯蛋糕也成为了他们最为难的地方。

  眼前只有一块蛋糕,但是秦蜜蜜和刘忻仍旧是谁也不相让,她们的目光都死死地盯在那块蛋糕身上,像是牢牢的抓住自己的池中之物,不敢有一丝懈怠,也没有打算放弃。

  或许,她们不太懂两个人之间的这种做法以及僵持不下的局面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许换作是场外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说只是为了一块蛋糕而已,至于吗?但是,顾眠却深深的知道这关乎的不仅仅是一块蛋糕的问题,光关乎的是秦蜜蜜的名誉以及她身为女性的尊严。

  她秦蜜蜜这辈子还没有怕过什么人,更是一直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着每一件事情,可谓是随心所欲,潇洒自如。

  但如果说这辈子让她最棘手,也是让她最手足无措的事情,那就是遇到了苏修。

  他就好比是一块烫手的山芋,虽然把她心心念念的人这样比喻也确实有些不太妥当,但是,她想不到什么更好的词去形容他了,估计……发生这样的事,其他人也不会怪罪她的。

  “蜜蜜,你看天色也不早了,要不然你陪我回家吧!”顾眠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过,这会儿倒是说出了她的想法,原本她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这里坐下来,就在这块儿甜品也不迟。

  但是后来她却发现,这时间可过得真快,不知不觉的功夫竟然过去了两个小时,而其中有一大多半的时间,他们几个人就干坐在这里耗着。

  虽然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说什么,但是这中间的气氛以及他们之间仅存在的眼神交流和心理上的感受确实分恐怖,十分令人感到害怕。

  “不用了,我这会儿倒是也累了,正好在这里坐一会儿也好。”出乎顾眠的意料之外,秦蜜蜜说出这番话的神情倒还算自然,并没有想象中会大发雷霆的模样,也没有过分的激怒或者是悲伤的眼神。

  就连她脸上流露出来的表情和她内心的活动都是十分自然放松的,这倒是让顾眠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但是同时又替她松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秦蜜蜜倒是不想回去,但是,她也已经早就受够了这样僵硬的局面,再这样坐下去也不是办法,除了浪费时间以外并没有什么好处,那还不如早点回家浇浇花睡睡觉,好好洗个澡休息一下呢!

  当然,秦蜜蜜拒绝她一次不要紧,她倒是有的是理由,另一个不行就来第二个,总之,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你刚刚不是说还想跟我一起回去看看吗?”顾眠笑着问道。

  “我现在突然有点饿了,正想着吃点东西呢!看到我经常吃的这块蛋糕,就有些走不动了,不如……等我们吃完了再回去也不迟。”她加深了脸上的笑容说道。

  不经意间的唇角都上翘的有些过头了,到底是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不过这会儿,她却破天荒的拒绝了,这确实有些不太像她做事的风格。

  按照以往的习惯,她早就溜之大吉,恨不得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大睡一场,或者是大喝一顿,总,之就是逍遥快活。

  但是今天,为了一块蓝莓慕斯蛋糕,她甘愿放弃了她逍遥快活的生活,放弃了她的派大星,放弃了她的松软抱枕和那席梦思的床。

  说出去还不够让别人笑话的,就因为一块小小的蛋糕,她竟然和别人在这里和别人干耗了两个小时,而且还丝毫未动,就这样呆呆的坐在这里,像一个木头人似的。

  连她自己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这还是她吗?她都有些快不认识这样的自己了,这哪里有半分她的模样。

  轻轻将头侧过去几分,无意中看到玻璃窗中的自己,齐肩而又被拉长的中短发,散落在耳旁的几率碎发,还有那清秀而又姣好的面庞。

  轻轻端详她的容颜,无论是从哪一个角度上看起来都再也没有了她从前的影子,只有那一双清澈的双眸和从前毫无变化。

  其他的五官以及到行为的每一个部分多多少少都有些或大或小的变化,不知不觉就连她的行为举止也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你确定你饿了?刚刚不是已经吃了……”顾眠将秦蜜蜜的这些举动看在眼中。

  其实,她心里也是心疼她的,虽然知道她不是真正的怕刘忻,对于刘忻那个女孩子来说也确实没什么好让人怕的。

  但是,她只是心疼钱秘密,不想让她在这种环境下继续待下去,这种对自己身体没有好处的事情,她可是不乐意让她的好闺蜜去做的。

  直到最终这个问题终于解决的时候,顾眠也大吃了一惊,好在中间没有闹出什么乱子,但是这个结果还是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别人,而是在于苏修自己。

  好在他在最后的关头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将餐盘中唯一一块蓝莓慕斯蛋糕插入自己的餐碟当中,“其,实忘了告诉你们,我也特别喜欢吃他家的这一款蛋糕,既然你们两个争了这么久都没有什么结果,那这块儿不如给我吧,剩下的你们两个自己选好了。”

  果不其然,等到他一块蛋糕都已经吃进了嘴里,这边的观望似乎还没有结束。

  量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会选择以这样一种方式来解决场上的问题,不过顾眠又不得不在心里佩服他的聪明才智。

  的确,无论接下来她们选择哪种解决问题的办法,都没有这一种来得更好一些,所以,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也是最为合适的一个选择。

  既然蛋糕的问题已经尘埃落定,那她们二人自是没什么可说的,如果是别人的话,刘忻肯定不会卖给他们面子,但是苏修既然都已经发话,而且都已经把蛋糕吃了,那么,她又能说些什么呢!

  就算在心里此时有太多的不甘,她还是甘愿把这些不甘愿都吞到肚子里去,毕竟她不得不维护自身的形象,况且又是在这样一个公众场合。

  对于秦蜜蜜而言,只不过是浪费了大半天的力气和口水罢了,早知道是这个样子,还不如一开始就给他好了,他们在这里折腾个什么劲儿呢?

  十分不情愿的撇了撇嘴,这会儿也没了吃蛋糕的兴致,不过看见餐盘中那一小块儿美丽而又精致的黑森林蛋糕,她还是拿起刀叉做了做样子。

  都已经这样吃了好一会儿了,突然发现周围的气氛有些安静。

  不知怎的,刚刚还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这会儿回过神来的时候突然注意到这一点,身体突然有些不适应,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就连笑容都十分生硬,显得尤为不自然,“怎么都这种眼神看着我呀?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顾眠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慌乱的将视线迅速移开了,而后只顾着埋头吃着自己餐碟中的食物。

  反倒是坐在一旁的刘忻轻笑了几番以后悠然出口说道,“想不到这么多年不见,秦学姐的性子都是磨练了不少,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有么?我倒没太注意,可能是吧!”对于这一点,她并没有拒绝,而是坦然的接受了。

  其实,让她坦然接受的理由不单单是这一点,还有一个很大的因素是她不想再为他们制造什么话题了。

  成为他们的话题当中讨论的对象自然是好事,毕竟这可以说明她自身的话题度足够高,但是从另一个层面来讲,这毕竟还属于她个人隐私的问题,放在这种桌面上来说来说去确实不太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