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多余的解释-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一十七章 多余的解释

  日渐黄昏,傍晚的彩霞穿过层层高楼大厦直接照she到苏修那俊逸的脸庞上,原本就清瘦的脸颊此刻变得更加纤瘦,如同那漫画书中走出来的男子一般。

  尖尖的下巴,长长的刘海,明亮的眼神,高挺的鼻梁,整个就是一个漫画当中的典型人物,刘忻不由得看痴了,竟然连说话都有些结巴。

  “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学长能不能答应我这个请求……这是我已经期许好久了。”

  听着她说的慢吞吞的一字一句的说着,这中间本应该是十分连贯的一句话,却硬是让她说成了好几句,苏修不自觉的皱着眉头问道,“什么呀?”

  “能……给我一个拥抱吗?仅仅是一个拥抱就好。”女孩儿的脸上原本带着十分期许的笑容,却在迎上苏修的眼神时一下子变得晦涩无光。

  它像是那原本明亮的夜明珠一下子失去了原本的光泽一般,没有任何的光泽度可言,这种一闪而过的即顺感让两个人心中都有些不太好受。

  苏修思考了许久,终究还是同意了刘忻的这个乞求,毕竟他希望,对他们两个人来说,这都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结束。

  既然这个女孩子这么多年来一直对他抱有着没有什么结局的幻想,那么,他既然给不了人家更多的答案也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这个小小的请求,他还是应该答应的。

  出乎意外的得到了这个原本不该属于她的拥抱,刘忻的心中早就已经欣喜若狂,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女孩子的矜持,在苏修看她的时候,仍旧死死地抓住他的肩膀,双手环抱着他的腰身,似乎只要将自己毕生的力量全都牵绊住他一样。

  “学长,我们下次有缘再见!”当两人之间的经过唯最后一句话到此结束时,苏修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只感觉到耳旁有一阵风呼啸而过。

  那一闪而逝的身影也像是迅雷闪电一般,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在他面前飘过,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那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儿就已经走到了在家门口,还回头笑脸相迎的对他招手。

  无奈的挑了挑嘴角,他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啊,刚回到车中就发现车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他刚刚似乎有意无意的注意到秦蜜蜜在车里睡着了,还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却不想这会儿外套完好无整的放在他的副驾驶座位上,头本能的向后探去,关切的问道,“怎么啦?你睡醒了?”

  “是啊,我不光睡醒了,还眺望了一场精妙绝lun的演出大戏呢!”又是一个yin阳怪气的腔调。

  秦蜜蜜本来就是故意的,在这说话的这会儿,她哪里还记得苏修刚刚为她做过的事情,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他们刚才紧紧相拥的画面。

  只要一想起刚刚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的感觉,就让她犯恶心,特别是刘忻,显然已经看到了她,却还要故意的对她眨着眼睛,似乎是在宣告她已经胜利的样子。

  真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她这种人存在?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拥抱了一下吗?和苏修拥抱的女孩多了,如果她每一个都要生气,让她气得过来吗?她不早就被活活气死了。

  不过,就连她自己也感到奇怪的是,这会儿,她心中的怒火似乎燃烧得更旺盛了。

  明明是已经很凉爽的天气,而且日渐傍晚,如果穿着短袖走在大街上,都会感受到一丝凉意,甚至都有可能全身起鸡皮疙瘩,但是,她这会儿就感觉自己的身上火辣辣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般。

  罢了罢了,不过就是个小丫头片子,不过就是拥抱了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尽管她在心里一直这样安慰自己,但是,越是这样想着,脑海中的画面越清晰,似乎带有一种强迫心理的效应,越不想想,偏偏却越想,这明明就是一种很矛盾很极端的想法。

  但是,她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大脑,无奈的用力猛摇了几下头,想让自己的大脑不再去想这些事。

  车子已经走了,苏修他们这走的哪条路都是十分陌生的,并且和他们居住的地方越来越远,秦蜜蜜这才极其不情愿的开口问道。

  “你带我们去哪儿啊?不是说要把我送回家吗?”

  “我今天刚好有时间,不如我们一起去吃大排档吧,你们不介意吧?”苏修柔声说道。

  靠,这家伙今天竟然有时间,之前她可是已经约了苏修好几次了,他都说没有时间,这会儿竟然有时间了。

  心里虽然有些惊喜,但脸上还是不能表露出来她的惊喜之色,不情愿的说道,“当然介意,谁说要带你去的,明明就是我和眠眠两个人要去的。”

  “真的么?那我送你们去。”

  尽管他的声音听起来极其轻柔好听,不带有任何一丝杂质,甚至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王子的味道,让人不禁想要一睹他的芳容。

  尽管他没有回头,但是,秦蜜蜜却能从中感受到轻微上扬的唇角以及轻挑好看的眉梢,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说话的时候就有一种不甘示弱的味道。

  “以前我们三个人一起去,你们两个女生去多没意思啊,况且今天我做东,我请客。”苏修顺手调了一下车里的音箱放了一首既轻快而又舒缓的音乐,然后又出口说道。

  一听到苏修说要请客,秦蜜蜜立马来劲儿了,刚刚不是还一直在讨好他那个什么学妹吗?那个时候怎么没想着要请她们,现在倒是想起来了。

  也不知道他心里装的是什么,安的是什么心思,不就是个大排档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谁稀罕你请客啊,好像我们吃不起似的。”秦蜜蜜无表情的说道。

  苏修轻叹一口气,他就知道秦蜜蜜刚才肯定生气了,苏修猜想,秦蜜蜜的点在于刚刚的蓝莓慕斯蛋糕身上,却不曾想到,秦蜜蜜和顾眠已经将他和刘忻的一举一动全都尽收眼底,也没有意识到一场腥风血雨的口舌大战即将从这里开始上演。

  “吃得起,吃得起,姑nainai,我可没有说你们吃不起啊!只不过,看来今天我这个顺风车出力不讨好了。”苏修先是轻叹一口气,然后略带遗憾的说道。

  有人曾说过,爱情就像是一艘巨大的轮船,当一个人在海上用力滑行时,便十分艰难,船的阻力也会十分大,但是当两个人一起用力前行时,相对于一个人来讲,这就容易的多了。

  所以,爱情不是一味的付出,不是一个人单方面的付出,它需要的是两个人的共同努力,需要的是两个人的相互配合相互磨合和他们之间独有的默契值,以及他们对彼此的宽容包容而形成他们现有的独特的爱。

  或许,没人能体会秦蜜蜜现在的感觉,虽然两个人的语气听起来都若有若无的轻快,透着一丝轻明快意的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她心里依旧是沉甸甸的,像是心底压着一块大石头,而她却已经被这块石头压得快喘不过气来。

  “你哪里需要讨好我们呀?专心致志讨好你那位就行了。”过了半晌,她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苏修皱了下眉头,转了个方向盘说道,“别瞎说,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她前两天刚回来不久,我们也是才刚刚见面的。”

  “我哪里有瞎说,明明都已经抱在一起了,难不成还不承认啊!你当真以为我们眼瞎了,什么都没看到吗?”秦蜜蜜越说越气愤,明明都已经看的清清楚楚了,这家伙竟然还敢赖账,不承认。

  “到底要我怎么说,你们才肯相信我真的是清白的呢?”很奇怪的是,苏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秦蜜蜜解释这么多,好像生怕她误会似的。

  “哼,你是不是清白的,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这下,苏修是彻底汗颜了,他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早就知道会是如此,却没有想到秦蜜蜜依旧这么极端,抓住一个筹码就不肯轻易放过他,就算他说再多解释得再多,在她们两个人面前,他的理由也始终是苍白无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