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真心话大冒险-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一十九章 真心话大冒险

  秦蜜蜜此时万万没有想到,当她在心里数落着自己,像有声有色的跟说起别人的问题来头头是道的时候,她身旁的位置早已悄然声息的换上了别人。

  不错,那人就是苏修。

  苏修一边侧着头望着秦蜜蜜,另一只手则是端起面前的酒瓶将秦蜜蜜那空落落的杯中添满了酒。

  添满酒过后,双目还不断的打量着她,接着,又会对顾眠做了个手势,看似简单的举动,实则却是一个不一样的变化。

  顾眠立刻领会到苏修的用意,猛的拍了下桌面,倒是下了秦蜜蜜一跳。

  “哎哟,我的妈呀,你可真是我的祖宗,你知不知道刚刚吓死我了,我的魂儿都要没了。”秦蜜蜜这会儿正在心里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一眨眼的功夫,旁边的人怎么都换了,难不成,真是活见鬼了?

  “喂,你到底在想什么呢?不要总想些有的没的,既然大家好不容易坐在一起了,那么今天变成开心扉的吃吧,今夜我们一定要喝到不醉不归!”说着便率先举杯,同时给了秦蜜蜜一个眼。

  秦蜜蜜现在还处于一脸懵的状态,动作十分木讷的端起酒杯做了做样子。

  “虽然我们大家都已经碰过杯了,那么还是老规矩真心话大冒险,刚好今天我带了一副纸牌,还是一局下来,谁抽到的数字加起来的总和最大的人向数字最小的人提问,被提问者不能说谎,也不能抗拒回答任何问题。”

  顾眠霸气的一口气说下来,坐在她身旁的两个人表情都有些无奈,但是,秦蜜蜜又不敢公然反对。

  的确这样的规定,确实有些牵强了些。

  而且,以她现在的状态也确实不太适合玩这样的游戏,但是,难得顾眠有这样的兴致,她又不好驳了人家的兴致,只能死死地瞪着她,眼睛里泛着水雾的同时,也感觉到了微微的尴尬之色。

  难得她有这样的兴致,苏修也应允了她。

  没办法,按照他自己的性格,也蛮喜欢这样的游戏的,虽然这次玩的有些大了点,但是越是这样有刺激,有冒险性,才越是让人喜欢。

  第一轮游戏开局,顾眠做东,她抽到的第一张是十时,从盘面上来讲,这张牌的胜率应该已经算是很大了。

  虽然一轮每个人会抽五张牌,但是这五张牌加在一起的数字最大也不过是50而已,接着,第二张牌,第三张牌,第四张牌……直到最后一张牌,顾眠看过了以后,在心里默算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

  “好了,大家可以亮牌了。”

  只见秦蜜蜜的第一张牌是一个小二,苏修的也好不到哪里去,是一张不大不小的五。

  说来也特别搞笑,他们两人的第二张牌加在一起刚好都是一个时把他们两个人的牌合起来,刚好是250,顾眠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呵呵……”

  当不明所以然的目光都向顾眠聚集过来时,她尴尬的笑了笑,一边挥舞着手说道“没事没事。我刚刚就是想到了一个很好笑的事,你们继续继续。”

  这局过后,终究是和自己想象中的有些落差,顾眠的内心有些小失望,苏修加起来的数字只比她大了个一而已,都怪她之前洋洋得意,粗心大意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她的牌既不是最大的一个,也不是最小的一个,恰恰是中间的那一个,这不就刚好凑成了秦蜜蜜和苏修他们两个人可以互相提问的局面吗?

  yes,没错,这就是顾眠要给他们制造的局面。

  相比起顾眠松了一口气,秦蜜蜜倒显得十分紧张,一直攥在手心里的拳头都已经渗出了汗珠,可是面子上却还是装作十分不在意的样子。

  半晌过后,再摊开手掌,全然不在意的说道,“不就是输了吗,想问什么就问吧?”

  苏修先是皱了下眉头,神色当中总是让人看不明白的样子,过了几秒钟以后,这才轻轻翘起手指,勾起嘴角的,“那就自曝一下你的三围吧!”

  场里的气氛一片轰然,顾眠在一旁轻轻掩嘴笑着,生怕自己笑得太大声,会引来旁边的客人围观。

  她好算才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想到苏修一上来会问这样一个劲爆的问题,不过,这个玩笑也不知道秦蜜蜜的小心脏能不能够接受得了。

  什么,她没有听错吧?那家伙竟然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曝她的三围?

  就算是他赢了,他可以随便问问题,但是,他也不能这样没有底线,问出一些让她难以开口的问题吧!

  好吧,是,她承认,这的确是她的错,是她考虑不周,没有想到他会问出这么个变态的问题了,但是,苏修做得太绝了些,这不是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己羞辱自己吗?

  谁都知道,她的长相虽然不怎么漂亮,但是也还说得过去,经过仔细打扮一下,还是个美人胚子。

  但是,她的身材吗?比起那些电视上的名模来说就差得很远了,按照顾眠的话来说,就是要说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显然也成不了人家的s型。

  什么前凸后翘这种词语,她也就只能够用来形容别人身上了,但是,用在她自己身上是远远达不到这个标准的。

  她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上有很多缺点,更是那样一个不完美的人,但是,对于自己心爱的人就在她面前来讲,她心里是很介意这件事情的。

  毕竟,没有哪个哪个女孩会愿意把自己不完美的一面以及自己全身上下的缺点全都暴露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

  就算是心灵再强大的她在面对苏修这样轻言快语的玩笑时也会不由自主的打怵,心里十分不舒服。

  他这算是什么玩笑?这算是什么问题?是在质问她或者是在嘲笑她吗?

  手心里的汗液逐渐变冷,就连额头上也早已冰凉,心里更是已经凉到不能再凉,像是跌入了谷底,沉入海底一般,她整个人就犹如掉进了一个万年冰窟,想要努力的爬上来,但是全身上下早已经没有了力气,就算是有想上来的心却也是无能为力。

  似乎是察觉到秦蜜蜜的脸色有些难看,顾眠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虽然在她听起来了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笑的事情,朋友之间这样聊这话题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她知道,秦蜜蜜表面上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她心里却十分介意的。

  就算是再开放的人,骨子里也应该是相对有些保守的吧,是时候的说道,“好了,好了,看你问的什么问题,就算是你把我们的秦蜜蜜当男孩子看待,但是她毕竟还是女孩子。”

  却不料,还没等到苏修开口,秦蜜蜜便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好了,这杯酒我干了,算是这个问题问过了吧,我们开始下一轮吧!”

  没有想到她回答的这么干脆利落,刚刚她喝酒的样子,真是让苏修和顾眠都看呆了。

  真不愧是女中豪杰呀,就算是这世间的几个男儿也没有像她这般的气魄和肚量,能够一口气的功夫将面前那好比半个矿泉水瓶大的酒杯,全数喝得一滴不剩。

  如果有一个喝酒比赛的话,肯定不用说,顾眠一定会举双手赞成建议秦蜜蜜去参加比赛的。

  经过了第一轮游戏过后,三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但是在经历过二三轮以后,局势明显产生了变化,而在场的气氛也有所缓和。

  “哈哈,叫你们两个人刚才笑话我,这次轮到我问问题了吧,看你们还怎么赖掉?”这把终于轮到自己拿到了一整副的大牌,她可要好好利用这次机会,把能问的都问了,顺便也刚好报复一下苏修,谁叫他刚才那样惹她生气的。

  “问,就问谁怕谁呀,我又没有什么把柄攥在你们手里。”苏修这会儿倒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依旧悠闲自在的剥着手中的小龙虾,完全不把秦蜜蜜的话放在耳朵里。

  “是吗?那我们就等着瞧了!”她才不相信真的什么事儿都没有,就算是没有的事儿,她也要一定问出了事儿。

  看到苏修一副信誓旦旦,注定她不会问出来什么特别的问题时,秦蜜蜜这会儿早就已经心急如焚,润润嗓子,大声说道,“接下来的问题,你可要听仔细了,而且,不得有半句谎言。”

  “来吧来吧,快点问吧,再不问黄花菜都凉了。”对于秦蜜蜜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词以及推脱,苏修这会儿都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了。

  可每每当他看到秦蜜蜜那样古怪精灵的样子时,他却有种不好的预感,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在他的印象中,没什么把柄会算在她们的手中呀,实在想不出来这两个人联系起来能问什么问题。

  直到秦蜜蜜和顾眠两个人凑在一起小声嘀咕了一小会儿以后,这才将两个人的注意力转移到苏修身上。

  “你和……”眼看着话都已经说到一半,马上就要把他和刘忻的关系问出来时,秦蜜蜜在这个最关键时候却突然怂了。

  猛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哎呀!秦蜜蜜,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呀?不就是一个问题没问出来么?有什么大不了的,问出了一些事情不就有找落了吗?问出来你心里不就也就好受了吗?问出来,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你到底在怕什么呢?

  不行不行,总之,这一次的机会来之不易,况且也是一直积攒在她心里的问题。

  虽然顾眠一直告诉她,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可能不是她想的那样,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今天晚上不问出这个答案的话,她一定会憋死的。

  定了定神,重新深呼吸一口气,再次开口问道,“你现在有女朋友吗?”秦蜜蜜快言快语的问道。

  经过一番慎重考虑和深思熟虑,她对自己的这个问题还表示满意。

  她没有直接问出苏修和刘忻的关系,而是从侧面引出了这个话题,况且,看他一副知书达理,彬彬有礼的样子,量苏修也不敢拿这件事情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