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千年古树精-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二十章 千年古树精

  餐桌上的气氛再一次冻结,不过,很快就发生了巧妙的转变。

  就在顾眠和秦蜜蜜正思量着坐在一旁的苏修会怎样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时,却不想,苏修全然不在意的喝了口面前的酒,轻轻抿了抿嘴唇,竟然十分欢快的应着,“没有啊,难道这一点你们不清楚吗?我现在哪里来的女朋友。”

  没有,苏修竟然说他现在没有女朋友,那怎么可能呢?她他明明都见到他们两个又拍照片又发朋友圈了,那样子分明就是热恋中的情侣正在秀恩爱。

  逛了一整天,又吃了一顿饭,然后,这家伙现在虽然在她这里和她说他没有女朋友?

  当她傻呀!秦蜜蜜才不会断然就凭这他花言巧语的言词就断定他没有女朋友呢,毕竟,这件事对她来说可不是小事。

  “你确定?”挑了下眼梢,皱了皱眉头,全然不可置信的样子问道。

  不过,这的确不能怪她,谁叫苏修今天的表现确实有些差强人意呢?

  虽然人家是从海外回国的小学妹,两人刚刚见面,但是,苏修对人家未免有些太热心肠了,只不过,他自己却全然不知这些女孩子的想法。

  毕竟,从理论上讲,男人和女人的想法终究是不一样的。

  有些时候,或许在男人的眼中,他们认为没有的事儿在女人的眼中就认为是一些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今天的这件事就恰好证实了这个理论。

  都是同时对待刘忻的这件事情上,苏修想的却是,人家是外人,自然是要照顾周到,所以,就算是有他做的什么不对的地方,秦蜜蜜和顾眠也不会介意的,毕竟,他们已经是多年的好朋友,这点体谅和关怀以及理解的心情还是应当有的。

  但是,秦蜜蜜和顾眠的心里就不一定会这么想,顾眠或许还好一些,毕竟她已经有家室,对他付出的感情也只有朋友那么简单。

  而秦蜜蜜就大有不同了,眼下,她是一个花季少女,正值未婚的年纪,虽然是情窦初开,况且对着她自己心爱的人旁硬生生的出来个情敌,这叫她怎么可能不介意呢!

  过了半晌以后,苏修眼角的笑意更深了,嘴上也没有闲着,仍然是自觉的勾了勾唇角,像是在打探猎物一般,目不转睛的盯着秦蜜蜜。“嗯,怎么了,难不成你们还给我变出来一个呀?”重重地点了点头应道。

  这会儿,他的这个举动倒是让秦蜜蜜也吓了一跳,眨巴着眼睛,似乎有种错觉,他刚刚的样子是在对自己放电吗?不行不行,苏修此时在她眼中就好比是一个千年老妖,千万不要被他的假象所迷惑了,他一贯就喜欢用这种美男术而迷惑自己,以此来骗取对她的信任,到头来还不是让她空欢喜一场,白忙活了一场,最终什么都失去了。

  这种虚情假意以及到头来一场空的结局差不多都在经历在体会了,可偏偏看到苏修刚刚认真的样子,又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

  哼,就算他现在没有女朋友,也不代表他过几天不会和刘忻成为男女朋友的关系,想到这里,秦蜜蜜心里不自觉的又警惕了几分。

  “你发誓,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要不然谁知道你有没有说谎,说不定是骗我们的呢!”

  “好,好,姑奶奶,我发誓行了吧。我发誓我现在真的没有女朋友,我要是说错了一个字就会遭到谴责,这下总行了吧!这下你们能放过我了吧!”苏修苦苦哀求道。

  也不知道他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了,这辈子居然会遇到秦蜜蜜这样古灵惊怪的朋友。

  在他心里,秦蜜蜜上辈子定是成了精,说不准这辈子她根本就没有灵魂,而是从那小树洞里爬出来的千年古树精呢!

  这会儿,他的问题倒是解决了,可秦蜜蜜心里又陷入了沉思。

  这么说来,他真的没有女朋友,那么,也就是说,他和刘忻真的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关系,可是,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她还没有见到苏修在朋友圈里什么时候发过她的照片呢,那个刘忻有什么好的,她有什么资格让苏修能够在朋友圈里晒出了她的照片?

  想想就觉得气愤,可眼下这种情况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把气撒在苏修身上,毕竟,于情于理,她都不太适合这样做,只好装模作样的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硬生生的把这口气咽下。

  就在他们欢声笑语把酒言欢的时候,时间一分一秒已经过去了许久。

  这会儿,容家别墅那里,早就已经是热闹的揭不开锅了。

  容谦刚将车子稳稳地停在别墅内,就发现三楼的卧室灯是关着的,轻蹙了下眉头,难道顾眠已经睡着了?

  不会吧,现在时辰还这么早,难不成她这几天这么能睡吗?除了晚上一直照常入眠以外,白天也是不闲着,难不成下午也要睡觉?

  越想着就越觉得不太对劲,生怕顾眠有什么意外,进门时连外套都没有来得及脱,而是直奔三楼而去。

  打开灯的一瞬间,果然发现床上空无一人,那诺大的哆啦a梦稳稳地坐在床上,显得孤零零的,好似在诉说他十分孤单似的。

  容谦本能看了下腕表上的时间,刚好碰上正在楼上行走的张嫂,“嗯,张嫂,夫人干什么去了?”

  “嗯,是这样的,总裁,夫人已经出去一整天了,自从早上接了秦小姐打了个电话以后,不大一会儿工夫便出门了。”张嫂恭敬的应答道。

  “好了,我知道了。”容谦冰冷的说道。

  这小丫头都已经出去一整天了,也不知道回个电话,不知道他有多担心她吗?

  本想着刚刚买了两张电影票下班后和她一起去看电影呢!说不定这家伙又和秦蜜蜜在哪里疯呢?对于她们两个性格的女孩子,他也是有些无奈,不过,既然她想玩,那就多由着她玩一会好了,难得她有这样的心情。

  在餐厅简单吃了几口以后,容谦便觉得实如嚼蜡,口里没有任何的味道,仿佛身边少了一个人的影子,吃什么都是没有感觉的,这样大的一个餐桌上只有他一个人悄然无息的用餐,确实有些不太适应。

  毕竟,他之前都已经习惯了和顾眠一起吃饭,一边打情骂俏的情景。

  想着想着,不自觉的放下手中的筷子,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拨通了那个他一直想要无数次按下这个手机号码。

  电话才响了三声后竟然被接听了,这确实有些出乎容谦的意料之外,电话刚一接通,他便先发制人,“你现在在哪,在做什么?”

  另一旁边的顾眠似乎也没有想到容谦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不过,要她说,这玩儿了一整天,疯了一整天,都快忘记有这个人的存在了,这会儿倒也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顾眠从刚刚的笑声当中调整过来,努力深吸了几口气以后,这才让自己的吐息间变得均匀一些,慢条斯理的说道,“嗯,我在我以前大学时的那个大排档,就是我们之前去过的那个。”

  “我现在去接你。”一如既往的冰冷,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其中不掺杂任何一丝情绪的色彩,让人根本没有办法察觉得到他脸上的喜怒哀乐。

  “啊……”

  还没等顾眠说出下文,对方的电话就已经挂断了,顾眠这会儿就算是想说什么也说不成了,等她再打过去的时候,电话那一头早就已经是忙音,她知道,容谦这会定是已经在路上了。

  心里暗叫不好,如果被他抓住自己出来偷吃大排档,一定要给她教训和数落一番了。

  看了看眼前那他们三个人照的一片狼藉,准确来说,只是她和秦蜜蜜两个人造成这个样子的,不过,看着满桌子上的牙签以及面巾纸,她也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了。

  毕竟现在已经吃的差不多,喝的差不多了,况,且今天最主要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那她也自然没有什么要待在这里的必要。

  想想后觉得让容谦先过来接她也挺好的,顺便可以给他们二人制造一点机会,再让苏修把秦蜜蜜送回家说不准,两个人的进度还可以发展得更快一些,等到生米煮成熟饭……

  越发这样想着,便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以及这样的做法是非常明智,也是非常理智的选择。

  到时候,作为她的好闺蜜,秦蜜蜜和苏修可不要说她没有帮他们呀,她可是已经尽了她最大的努力就成全他们在一起,也去撮合他们在一起了,如果他们的脑子还是如此不灵光,如此的腐朽的话,那么,作为神仙也都无能为力了。

  “眠眠,谁的电话呀?是不是你家那口子又着急了?”挂断电话以后,秦蜜蜜打趣的问道。

  “瞎说什么呢,没事儿,那我们继续喝,今天晚上不醉不归。”一边说着,一边装模作样的将自己那还有半杯酒的杯子中添满了酒。

  虽然只是这样说着,但是,顾眠却没有打算继续喝下去的意思,只是小口小口的酌着,目光就一直盯在秦蜜蜜那一直满登登的酒杯上。

  “嗯,我说…你们两个都少喝点吧,这半箱子酒都快让你们喝光了,再这样喝下去,一会儿就不省人事了。”看着秦蜜蜜大口大口喝酒的样子,苏修十分担心,生怕过一会儿会出什么意外,毕竟一个女孩子家家喝成这副样子,确实太令人堪忧了。

  “那又怎样,今天我高兴……”说着,又咕咚咕咚喝下去了大半杯,喝到后来,干脆也不用杯子喝了,直接拿起酒瓶子,一副女中豪杰的模样,不大一会儿的工夫,一瓶子酒便又下到了肚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