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成人之美-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二十一章 成人之美

  “酒,我还要喝酒,快点,给我酒。”这会儿,酒精上脑,秦蜜蜜已经喝了好多酒,再加上酒精浓度的刺激,导致她这会儿甚至已经有些不清醒,这会儿嘴上还嚷嚷着要酒喝呢!

  “好了,蜜蜜,你别再喝了啊,喝点水,我们喝点水吧!”顾眠一边说着,一边装模作样的从旁边的水杯当中抽出来,一个趁苏修不注意的时候,便把一大瓶子酒全都倒在了水杯当中。

  给她水,她才不会这样做呢!

  之前都已经说过了,作为好闺蜜,她自然是要帮她一把,所以,这会儿,她断然不会把她往邪路上送,这样已经是一个十分明智的选择,眼看着马上就要成功的事情,她可不能再这样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就让他们功亏一篑。

  苏修倒是也没闲着,因为早就知道他们要喝酒,所以,他今天更是滴酒未沾,生怕这两个人喝多了以后没有办法开车。

  虽然送她们回家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他总觉得有些不靠谱,一边扶着秦蜜蜜的身子,一边稳住她,不让她在他的怀里乱动。

  “顾眠,你给蜜蜜到底喝的是什么呀?”顾眠才刚一凑近秦蜜蜜和她的身子,他便受到了特别强烈的酒精味道,自觉的吸了吸鼻子,这是觉得有些呛嗓子,这才诧异的问道。

  感受的到苏修的疑问和他内心的警惕,顾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面前的一大缸白酒全输灌进了秦蜜蜜的口中,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那一缸白酒便已经见底。

  “水呀?不喝水怎么能行,看她醉成这个样子,难不成还要给她喝什么?”

  “可我怎么闻到这么大的酒味啊?你是不是拿错了?”苏修再次皱了下眉头,目光一直目不转睛的注视在秦蜜蜜和那空空如也的酒杯上。

  顾眠猛的拍了下苏修的胳膊,一边叹着气一边说道,“怎么可能,我看是你大脑不太好使了吧,是纯净的水,我怎么可能会拿错,一定是她身上的酒味太大,你闻多了。”

  “哦,可能是吧,可能我真的闻错了。”不自觉的摸了摸头发,有些心不在焉的回应着。

  也许真的是他想多了吧,不知道最近是怎么回事,总觉得大脑晕晕乎乎的,酒量也不自觉的下降了许多,可是,他明明没有喝酒啊,怎么会有这种奇妙的感觉,难不成是他最近的酒量都已经下降到如此地步了,光是在一边闻着都会觉得晕。

  他想他定是疯了,刚刚竟然情不自禁的有一种冲动想要吻在怀中的女孩子,是什么时候发现的?真是太荒唐,太可笑了。

  他绝对不能这样做,绝对不能这样做,尽管心里一直在给自己这样的暗示,可是,脑海中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秦蜜蜜那单纯而又清甜的笑脸。

  她的每一个举动在他的眼中都十分单纯可爱,甚至是有些过分的语言和举动对他来说都不再是那么的过分,他可以包容这一切,也似乎可以理解这一切,越是这样想着便觉得有些可怕。

  感情就是如此的奇妙,有些时候,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你对一个人的感觉已经悄然无息的发生了改变,可你自己却还不自知,这或许就是一种莫大的遗憾。

  当然,有的人会意识到这一点后便立刻纠正自己的错误,不让自己再和曾经错过的人再次错过,这便可以很好的挽回了局面,但对于他这种那些爱面子和友好尊严的公子哥来说,他从骨子里就本能的抗拒和屈服。

  这一点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之前还一直信誓旦旦的说着喜欢她的好姐妹,顾眠,而这会儿又怎么可能再去喜欢上另外一个女孩呢?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从心理上本能的就排斥了这一点。

  顾眠也恰恰就是看准了他这样的心思,所以便自作主张地打算帮他们一把,毕竟,现在的时代不同于过去的时代,人的思想如果再这样腐朽下去,估计是两个人就算是死到临头撑了一辈子,都不可能打破这样的僵局。

  这样来讲,对他们之前有谈何幸福可言呢,他们是这样撑着面子,过了一辈子对他们来说都可能是孤苦伶仃的痛苦,这种感觉,她曾经也深有体会。加微``信号:xs90010免费阅读更多精品女生小说

  思念一个人的感觉是最痛苦的,其实,不经意间,顾眠早就看得出来,苏修已经开始从点点滴滴的事情上注意秦蜜蜜了,只不过,他自己还没有发觉。

  比如,他开始在更多的话题上寻找和她的共同语言,开始习惯性的接着秦蜜蜜说了的话往下说,开始习惯性的看她,习惯性的对她微笑,习惯性的为她递擦纸巾……这些表面上看似十分平常的举动都可以很容易的说明一个人的心理问题和他的心理活动。

  在苏修已经开始对秦蜜蜜有好感时,他正在向她的生活当中靠近,正在向她周围走近。

  只不过,他们两个人之间还围着一个层层栅栏了,谁也没有勇气去突破这个栅栏口,谁也没有勇气去迈出这一步。

  那么,作为他们共同的好朋友之一,她就是那个最关键的人,而她也愿意去帮助他们突破下去,她也希望这两个人不会辜负她所期待的那样,能够勇敢的突破自我,去勇敢的追寻自己想要的幸福和快乐。

  她曾经看到过这样一本书,虽然书上的观点有一些推陈出新,但是书上写的很有趣,最主要的是,她觉得书上说的很对。

  人可以保守,但是一味的防守就是固执,是偏执。

  在爱情面前,没有什么过多的对与错,有的只是两个人你情我愿付出与共享。

  这本是件十分简单而又轻松快乐的事情,有的人把它想得过于复杂,到头来终究是空欢喜一场,一辈子活在复杂的世界当中,想什么都是多的,做什么都是累的,大脑累,身体也累,从而两个人之间过多的语言也开始变得日渐减少,最终,爱情也失去了他们之间原本应该有的本质。

  所以,人活着一辈子更应该是去勇于追求幸福和快乐的,他们应该是开心和快乐的,不应该会过多不顺心的事情而感到烦躁和烦恼。

  尽管有的时候,她也承认自己也算不上很勇敢,在许多事情面前还是不能够做到像别人那样想说什么就说想做什么就做,但是,最起码,她从本质的观念上已经改变了许多。

  酒过三巡后,秦蜜蜜的意识终究是有些不大清醒了,这会儿在正挥舞着小猫爪一样大的小粉拳胡乱的在苏修的胸口上捶着,一边捶还一边嚷嚷着,“苏修,苏修,你不要抓我,快放开我……”

  可苏修哪里肯听她的话,尽管胸口的衬衫已经破破烂烂的,但是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他表现出来的都是镇定自若的样子,没有一丝波澜。

  可心里却已经对面前的这个小野猫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一会儿耍酒疯,虽然也没有那么过分,但是,秦蜜蜜这个样子,他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苏修心里在暗自祈祷着,希望她一会儿不要把他的衣服扯开就好,毕竟这个是当着大庭广众的面。

  当然,他并不是说他身材不好,害怕露出来又怎样了,他的身材可是十分可观的,常年行走于各种健身场所的他又怎么可能没有拥有一副完美的身材呢,他可没有随意在各种人面前暴露自己身材的习惯。

  “唉,顾眠,她都已经喝成这个样子了,我们先把她送回家吧,然后我再送你回家。”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拿起桌子上的餐巾纸极力小心的为秦蜜蜜擦拭着嘴角,生怕把她弄疼了一般。

  苏修越是这样的动作越是让顾眠觉得,她在这里完全就是多余的,怎么都觉得自己在这里像是一个大大的电灯泡一般,浑身都痒痒的,十分难受,恨不得溜之大吉。

  “嗯,这样啊,需要这样吗?要不然,你把她送回去,我自己打车回去好了,要不然还怪麻烦的。”一边说着,一边张望着周围。

  心里默念道,容谦,快点儿到啊,他怎么还没到啊?往常不是来的挺快的嘛?

  眼下,每过一秒的时间都让顾眠觉得备受煎熬,这一分钟的时间怎么才过去啊?也不知道下一分钟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不用,不麻烦,先送她回去好了,来,你帮我一下。”看到顾眠的反应,苏修只是觉得很奇怪,但也没有多想。

  现在,他全身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秦蜜蜜的身上,那一个软塌塌的身子早已经将全身上下的重量都依附在他的身上,他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别的事情,这会儿,一个秦蜜蜜就让他忙得不可开交,焦头烂额了。

  顾眠都已经四处打量好一会儿了,依旧不见容谦的影子,这会儿就有些失望,该出现的时候不出现,不出现的时候竟瞎出现。

  等到她和苏修才刚刚将秦蜜蜜的身子拖到车的后座上时,便刚好听到身后传来的鸣笛声。

  顾眠喜出望外,哪里还顾得上别的事情,还没来得及等苏修反应,略表歉意的对苏修说道,“那个…我还有些事情,容谦来接我了,我先走了,蜜蜜的事情就麻烦你了,你可一定要将她亲自送回家呀!”经过千叮咛万嘱咐一番后还不忘回过头对他做了个鬼脸,也没等苏修说什么,便溜之大吉,仓皇而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