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为什么打她?-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为什么打她?

  从容谦看到顾眠开始,看她一脸坏笑的表情像是在打着什么鬼主意,就连容谦也是越好奇的样子盯着她的脸,看似想把顾眠的脸上看出一朵花了一样。

  直到上了车以后,顾眠的内心依旧在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脸上那一脸放荡的笑容根本就掩饰不住,从眼角一直裂到嘴角,每一个笑容似乎都在宣泄着她内心的状况。

  确实是,这下可算是让她痛快了,今天可是他们的大功告成之日,等到这两人真的因为她的功劳好事成双,可不要忘记她这个用心良苦的好姐妹呀。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顿饭吃得让她安心,心服口服,全身心都十分健康得体,没有哪个地方受损的部位,完全把下午的不痛快全都在今天晚上这顿酒宴上全都补回来了。

  不过,最值得高兴的是,为了她好友的多年夙愿,她这个做闺蜜的也不会是拼了,

  心里长叹一口气,要不是像今天这么纠结的事,他还是第一次干呢。

  如果不是看在秦蜜蜜和苏修的面子上,她才不会做这种缺德的事情呢。

  从小到大,不管发生多么严重的事,也不管是在什么酒宴上,酒会上,酒席上,她还从来没有怪过别人,就这次可谓是她人生当中第一次灌了一个人喝了那么多高浓度的白酒。

  要知道,若不是她对秦蜜蜜的性格以及她的酒量太过于了解,她才不敢灌她喝那么多酒呢,否则这是要出人命的呀!

  都说爱情美不讲究对与错,是与非,但愿他们两个醒来以后不要怪她吧,也希望苏修能够平安的把秦蜜蜜送回家,说不准他们两个在路上就会发生点什么事儿呢。

  刚刚看到秦蜜蜜那一副酒后乱性,精神都不清醒的样子,一个劲儿的扒着容谦的衣服,指不定一会儿会做出怎样惊天动地的事儿了,到时候若是她这个好闺蜜霸王硬上弓的话,那么苏修可就完蛋了。

  不行不行,怎么说苏修也是个正人君子,他们从小到大,她对他的品行是再了解不过的,就算是再喜欢一个人,也绝对不会做出什么逾越或者是出格的事情来。

  他骨子里可是一个十分正经而保守的男子,虽然有的时候嘴皮子上是欠了些,容易开些让人不讨喜的玩笑,而那些毕竟都是玩笑话,他这个人还是十分正经的。

  如果让他在这种情况下对一个女孩子做出一些占人家便宜的事情,估计他是不会做的,况且他今天晚上有没有喝酒,就算是凭着秦蜜蜜一个人的力量想要扳倒他,确实有些费事。

  没准还没等好戏开演,她那个好闺蜜就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倒在床上,一命呜呼过去了。

  “现在时间还早,我刚刚买了两张电影票,我们去看电影吧!”容谦一边专心致志的开车,一边不经意间的说道。

  的确,现在时间还早,他是没有想到这么快能这么顺利的接到顾眠,似乎今天晚上一切的形成都是为了他们两个而预设的。

  眼看着距离电影开始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现在开过去的路上再加上买点零食的时间刚好够。

  可都已经话音落了好一会儿了,容谦就不见有人回答,这才将注意力转到顾眠身上。

  从他一上车起就觉得他那个小老婆有些不对劲,看到她的目光一直望向窗外的街边风景,起初只是以为她在看着风景和这城市当中的夜景,可是没有想到都已经几秒钟过去了,仍然不见她回答。

  显然,她这个小老婆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而且想的这么全神贯注,连他这个全职老公都被她忽略成了一个空气人一般的存在。

  “喂,你想什么呢?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容谦再次发生问道。

  “嗯,什么,你刚刚说话了吗?”顾眠很快从自己幻想的世界当中走出来,就连和容谦说话的这一会儿,她脑子里都还是苏修和秦蜜蜜的影子,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你到底想什么呢?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容谦说话的语气严肃了几分,不再似刚才那般带有欢乐的氛围。

  “有啊,有啊,我当然听到了,我刚刚只不过是看一下那边的灯挺好看的。”一脸笑嘻嘻的说着,完全没有理会容谦已经皱起的眉梢和上扬的嘴角。

  “哦,那不知道夫人刚刚听到我说了些什么?”刚刚的唇角再次上扬了几分,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也比往常深邃了几许,再次玩味的问道。

  容谦这会儿都要听听看,他这个千金宝贝夫人到底都听到了些什么,或者是又有什么事情会让她笑成这个样子。

  他这会儿倒是十分好奇,在他不在的这些时间里,顾眠这一整天都做了什么,吃的什么,听到了什么,或者是玩的什么,看到了什么,可以让她笑成这个样子,简直是魂不守舍的。

  如果不是了解她的人知道她没有什么问题,估计这副模样,她是要被送去精神病院里去了。

  冷不定被容谦这么一问,顾眠也是诧异了一番,张开了嘴巴,停滞了几秒钟以后才发觉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

  皱了下眉头,诧异的问道,“你刚刚说,你刚刚说什么来着哦,对了,你刚刚说我们要去海边看夜景,对不对?”

  顾眠只是自顾自的说的,完全没有在意容谦脸上这会是什么表情,容谦甚至连下巴都要惊得快要掉出来了。

  这家伙也真够可以的,不管自己听到了什么,或者是没听到什么,都可以这样信誓旦旦的说出来,跟笃定的他刚刚说的就是这句话一样,而且脸不红心不跳,仿佛真的就有这么回事一样。

  “夫人确定为夫刚刚说的是这句话吗?”容谦的眼角笑意更深了,整个眼窝当中都洋溢着那绚烂多彩的笑容。

  真是一眨眼之间就能够在她的脸上开出了两朵花一般,不过,也正是这样的笑容,确实让顾眠的心里有些发毛。

  该死的妖孽,这到底是到底怎么回事啊?难道是她的耳朵刚刚真的有问题,她虽然没太听清楚刚刚容谦说的是些什么,但是好歹也听到的差不多,她记得她明明就听到了什么风景之类的吗?

  难道是她真的听的有误差?容谦越这样毫无目的,不明所以然的盯着她看,顾眠的心里就越紧张,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尤为不自然。

  算了,算了,管他呢,也许容谦真的只是在试探她而已,将计就计。

  也不管她听到的对与错,反正她心里就是笃定了这个答案,同时回给容谦一双圆溜溜瞪得老大的眼睛,要警告他不要再打什么鬼主意,也不要再无缘无故的陷害她,她确定她听到的肯定没有问题。

  “对…不对,确定,我当然确定了,有什么不确定的,你刚刚明明说的就是这句话。”说完后还不自觉的朝着容谦翻个白眼。

  心里却还是有几分忐忑不安,毕竟他们现在正走在一条夜深人静的小路上,周围除了几家店铺关门以外,整个道路都是漆黑深深地,就连街旁的路灯也掩盖不了这条小路的幽深。

  若是发生点意外,她只是说,万一容谦在这里兽性大发,对她做出什么图谋不轨的事情,那么,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她求助的人都没有,到时候就真的狼入虎口了。

  顾眠恰恰没有想到,她现在想的这些完全就是多余的,因为人家心里根本就没这么想,况且,如果让容谦知道她心里这么想的话,估计会把她大卸八块,当场就把她吃了也说不定。

  容谦这会儿确实汗颜了,对于顾眠的解释,他既不能否定也不能反对,就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伸出修长的手指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算是对她的惩罚吧,这次小有惩戒,下次她再这样心不在焉,可就要给她一些苦头吃了。

  “喂,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难道我没有说对吗?你为什么要打我?”顾眠生气的问道,本来在心里还在紧张着,但是从容谦刚刚的举动看来,她上一个问题回答的并没有问题。

  这也就更加证实了她心里的所思所想,在这样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要带她去看夜景,在这样一个荒僻的小路上,想着想着,浑身就哆嗦发抖,这得是多么荒唐的人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现在又不是什么夏季,哪里来的这种所谓的好看的夜景,别看她平时头脑简单,但是这种自我保护意识还是非常强的,而她的老公也不能趁人之危。

  “对了,你刚刚在笑什么呀?从一上车开始就一直见你在笑,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话锋一转,容谦并没有再接着顾眠的问题上继续回答下去。

  因为他心里清楚的很,即使他说的再多,解释得再多,对于顾眠的心里也是没有用处的。

  顾眠这个人,只要接上一个话题就永远说不完,非要死缠烂打抛根问底,把一个事情解决完整才算罢休,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么他们今天都要争吵个无止无休了,所以,对于在这样没有用的问题上还是尽早结束的好。

  这会儿,顾眠显然已经忘记了刚刚不开心的事情,刚好今天开心的事情还没有与人分享,这会儿,她正说得起劲。

  越是这样想着,嘴角的笑意便更加明显了,整个人都好像陶醉在自我的海洋中畅快的飞翔,笑得前胸贴后背了,就连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好不容易半天才讲这一段话说的完整。

  “你都不知道……刚刚有多搞笑,我刚刚把……秦蜜蜜灌醉了,然后…让苏…呵呵……苏修把她送回家,估计…哈哈……他们这会儿正在家里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不要说顾眠连这一段话讲出来说的费劲,就得容谦听的也很是费劲。

  这都什么和什么呀?好半天才听得出一句完整的话,还以为她要说多长一段话呢,讲一个多么动听美丽的故事,可是不料到半天,他等到了这个结果,就是只是突如其来的两句话,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两句话,他听的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