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不能尴尬的尴尬-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不能尴尬的尴尬

  第四百二十四章不能尴尬的尴尬

  不过是不到一两分钟的时间,只听议论声已经开始流言四起,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他们身后的一大群男男女女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顾眠的身上。

  而顾眠此时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都做了些什么,天啦噜,这可是电影院,这可是公共的场合,而且容谦还在她身旁,她居然拉着他就这样和冲直撞的一路吵过来,全然忘记了脚下正穿着那限量款的dior高跟鞋,而她身上也穿着限量款的小礼服。

  整个一身的装扮都十分得体,端庄优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上流社会的淑女名媛,就算是这个样子和容谦站在一起刚刚相配,可是,她刚刚的举动行为以及说出的话全然暴露了她的内心。

  她刚刚都做了些什么,砸了自己的招牌吗?

  前一秒钟的自信在此时荡然无存,有的只是满屏的尴尬,不能再尴尬的尴尬。

  尽管这种尴尬的局面已经发生了,那么,她也只能装模作样的为自己挽救一下局面。

  她也承认,刚才那样子确实有些不太好,但是没有办法,为了为自己扳回这一局的,顾眠直接挽起容谦的胳膊,声音顿时比刚刚降了几个幅度,掐着嗓子,柔声说道,“老公,你不是最喜欢吃这里的爆米花和章鱼小丸子了吗?你看我是不是很贴心,为你买了这么多吃的,你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我。”

  一边说着,手上的力度不断加大,分明就是在向容谦施压。

  胳膊上的疼痛感瞬间袭来,容谦不得不屈服于她,只好配合顾眠演这出戏,违心的说道,“当然了,老婆大人这么贴心,为夫怎么可能不领情呢!”

  两人相视一笑,这才好不容易把周围的人糊弄过去,可是,挂在他们两个人脸上的笑容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僵硬,显得十分不自然。

  其他人见到他们这般如此恩爱的样子,也不好多说什么,他们跟人家又没有关系。

  不大一会儿工夫,围在他们周围的人群也都逐个散去,留给顾眠的只是那浓浓的爆米花的香气以及章鱼小丸子的味道。

  满足的露出了一个十分欣慰的笑容,朝着容谦甜甜一笑,抱着手中的大杯可乐,猛的吸了一口,连连止不住的称赞,“真是太好喝了,你要不要来一口……”

  ……

  公寓里。

  另一边的情况并没有比顾眠他们那边的情况要好多少,苏修顺理成章的接受完顾眠安排的这一项任务以后,按照顾眠的吩咐把秦蜜蜜送回了她家里。

  要知道,他这一路可谓是历经千辛万苦,经历重重磨难,这才排除万难跨越千山万岭,把她顺利送到了目的地。

  等到了家门口以后,苏修又在秦蜜蜜的口袋里翻了一大堆东西,什么卫生巾,口红,气垫bb,……总之,都是一些女性用品,最终,在包包的底端终于翻到了他寻找已久的东西。

  看着那明晃晃的钥匙在他眼前,就差感动的痛哭流涕了,还好天无绝人之路,老天总算是帮了他一把,还给他留了点后路,并没有让他白跑一趟。

  要知道,从他这一路背秦蜜蜜上楼的开始就遇到了种种不幸,不要说是公寓里的电梯莫名其妙的就这样坏了也就算了,就连他送秦蜜蜜进来的时候还好顿被保安盘问,被扣留了将近20分钟的时间内,保安这才同意让他将秦蜜蜜送回房间。

  想到刚刚他那份证词,就差是让他将户口本也拿出来给那保安看了,最终那保安也是将信将疑,目送了他和秦蜜蜜上楼的全过程可算,叫他尴尬了半天。

  想着他一个大企业集团的总经理兼总裁,什么时候被一个人这样谈论过,什么时候又被一个人这样不怀好意的盯着过。

  看来,他今天真的是诸事不顺,事事烦心啊!

  不过,这件事也不能怪秦蜜蜜,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又喝了这么多酒。

  可是,她总觉得今天晚上的局面有些怪怪的,顾眠的反应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好像一切发生的就这样顺其,自然顺理成章。

  想到哪里都觉得不应该有纰漏,唯一可疑的一点就是那杯带有酒精味道的水。

  算了算了,想那些还有什么用呢!

  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再次看了眼早就已经瘫软在他怀中不醒人事的秦蜜蜜,重重重重地叹了口气。

  要不是他经常健身的缘故,估计从一楼扶她到17层楼还真是有些困难,这会儿,他都已经大汗淋漓了,手忙脚乱,一只手轻扶着秦蜜蜜,不让她的身子倒下去,另一只手正在忙着开锁,可谓是手忙脚乱,基本上忙得不可开交。

  “酒,我还要喝酒,为什么不给我酒呀?”

  “酒……”

  苏修只是低低看了一眼依旧在说着胡话的秦蜜蜜,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者手中的动作。

  就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也是惊喜万分,可好事总是不过三秒,在这三秒里,他努力将秦蜜蜜拖进门,可是在刚一走进门,秦蜜蜜就“哇!”的一口吐在了地上。

  毫无征兆,毫无防备,就连苏修那双已经落满灰尘的皮鞋此时又增添了一堆不明的物体以及浓重的酒精味。

  一连发生了诸多不幸也就算了,这下竟然连自己也造的如此狼狈,就算是脾气再好的男人终究也有不耐烦的时候。

  可苏修偏偏又说不出什么来,就算是在这里继续抱怨也是没有任何用的,毕竟现在的秦蜜蜜早就已经不省人事,根本就听不进去,甚至是听不懂他说的任何一句话,他如此再过多的抱怨也只是浪费口舌,对牛弹琴罢了。

  他还不如省些力气多做一些有用的事情,有那抱怨的功夫早就已经将自己身上收拾得干净利索了。

  刚刚喝下去的酒已经吐出了大半,约莫着秦蜜蜜这会儿已经舒服了一些以后,这才将她抱进卧室。

  眼看着她身上的衣服全都是酒渍,他总不能让秦蜜蜜就这样睡下去吧。可是孤男寡女两个人独处一室,又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事情他终究是不方便做。

  心里暗自后悔,没有执意坚持自己的要求,将顾眠带过来。

  抬眼看了眼手表,这会儿已经很晚了,估计顾眠已经到家睡下了,总不好再打扰她吧!

  长这么大以来,苏修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大的难题,比起现在他面临的处境,他更愿意多喝了几瓶酒,他宁可遭罪的是自己。

  虽然他也知道他和秦蜜蜜都住在一起,这很不方便,他们男未婚,女未嫁,这样传出去了,对两个人的名声都会有所影响。

  他倒是无所谓,只是可怜的女孩子的名声,况且他们还是朋友关系,传出去了难免会有些不堪入耳。

  可比起这些,他觉得,身为一个大男子,则更不能把一个孤零零的女孩子独自丢在这里,不管不顾,这样就有些太对不起他自己的良心了。

  算了算了,经过他内心的一番苦苦挣扎,终究还是小心翼翼的拾起被秦蜜蜜丢在一旁的睡衣,闭着眼睛将她的衣扣一粒一粒解开,心里还不断的默念着上天保佑,上天保佑,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或者是摸到了不该摸到的,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商店可一定要原谅他呀。

  他也是逼不得已才这么做的,并不是有心趁他人之危。

  心里这样祈祷着,嘴上也是这样说着,什么事都没有,尽管把秦蜜蜜当成男人就好了,况且他们两个一直称兄道弟,所以,这样想想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当指尖触及到她那柔软而又细腻的肌肤时,心里还是不禁激悸动了一下,瞬间,皮肤的表面上开始涌现一阵阵潮红,空气中的热度也随着苏修动作而加大,升温。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原本还温度平平的室内早就已经粉红爆棚,到处充满着暧昧和粉红的气息。

  本能的紧张感,再加之心里本来就存在着诸多莫名奇怪的因素的影响下,苏修的手终究是开始颤抖。

  尽管眼睛一直死死的闭着,可生理上难免会有一些不良反应,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面红耳赤了。

  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按理来说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啊!可事实总是和他想象中的差距巨大。

  摸索到睡衣以后又开始轻轻的为秦蜜蜜穿着衣服,可就算是不睁眼睛,他的行为总是会有些冒失的地方。

  距离掌握的也不够准确,想要抬起她的手臂,将衣服套进袖子里去,可是却不料到刚一伸手却触动到了一个圆润而有弹性的东西。

  好奇的苏修竟然还不自觉的按了按,猛的察觉到是什么以后,吓得他手一哆嗦像摸到了什么恐怖物品一样迅速抽了回来,此时,他的额头已经渗出了层层汗珠,就差时大喊崩溃了。

  尽管他的内心是排斥这样的做法的,但是事情都已经进展到了一半,总不好叫他半途而废,就这样丢下赤身裸体的甜蜜蜜放任不管吧!

  搞不好等秦蜜蜜醒来,还以为是自己被拐卖了或者是家里进了色狼了呢!

  40分钟过去了,在苏修的心里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总算是将秦蜜蜜这尊大佛搞定。

  好在他的身子足够强,并没有让他太费力气,不过,这段时间下来看他体力已经有些不支,整个人像是骨头要散架了一般,虚脱的坐在一旁喘着粗气,一脸无奈的看着秦蜜蜜那睡得安稳的模样,她脸上终究是浮现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这么安心的笑容当中隐藏的意思不一样的情绪。

  爱情的来临总是悄悄的,或许,你从不曾发现它是什么时候到来的,但是,它却已经在你的心中生根发芽,只差在一个合适而又适当的前提下,也将它找出来,用心浇灌培育,最终开花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