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三脚猫功夫-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三脚猫功夫

  第四百二十五章三脚猫功夫

  等到苏修这边已经将秦蜜蜜收拾妥当,正准备找个地方睡觉时,顾眠和容谦这边也刚好从电影院里出来了。

  还真别说,看了个电影以后,心情果然和之前大不一样了。

  不过,她的心情不是更好,反而变得更糟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档期,容谦选了一部让她想感动的痛哭流涕的电影。

  在电影院里,她一边看着电影,一边吃着爆米花啃,着鸡排,瞪着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泪水直接掉入了可乐杯中,却还是无能为力拯救它。

  算了算了,也没有什么好,嫌弃的终究都是自己的泪水,不过让她感触特别深的还是这部电影。

  电影里讲述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和一个中年大叔的唯美恋爱故事。

  虽然他们的生活困难重重,危机四伏,到处都是磨难和探险,但是,他们在各种困难面前仍旧燃烧着对爱情的希望。

  当然,这部电影的结局是好的,可是,顾眠悲伤就悲伤,在她觉得,电影里的主人公太苦了,这是她没有办法去面对的事实,她很难想象在那样艰苦恶劣的环境下,这两个人竟然还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恩爱如初。

  他们彼此相爱的灵魂,彼此以彼此肉身为慰藉,他们在这样一个复杂而又充满危机四伏的社会里大声的宣告者唯爱主义。

  他们的爱是纯粹的,他们爱的是彼此的肉身加上彼此的灵魂,他们的爱是最纯洁最圣洁无比的。

  一边想着想着,眼圈又开始打着泪珠。

  眼看着顾眠就已经热泪盈眶,那水汪汪的眼睛似乎都能够挤出水来,容谦顺手递给她一张纸巾,没好气的说道,“怎么能把你感动成这样?”

  “你什么意思啊,难道你就不感动吗?”顾眠一边抽泣着扔下手中的纸巾,一边怨声载道的说着。

  她这会儿的精气神似乎还没有从电影院里走出来,满脑中回忆的依旧是刚刚沉浸在电影中的画面,手中的爆米花还剩下小半桶,其他的东西早就已经被她吃个精光,可是剩下的爆米花粒都已经泛着泪水,也确实让她难以下咽了,这才停止了正在咀嚼的动作。

  容谦不明所以然的皱了下眉头,他觉得顾眠此刻的反应简直就是莫名其妙,“有什么好感动的,不就是部电影吗?再说了,就算是看部电影,也不至于你感动成这样啊。更何况电影里演的都是假的,你那么计较干什么。”

  不料,顾眠的反应变得比之前更加激动了,此刻的她却犹如一头发了疯的女狮子,女魔头一般冲动,易怒。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怎么这么冷血呀?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替他们感到难过吗?你就一点也不为他们的遭遇感到同情吗?”

  容谦无奈的拍了下额头,尽管他也知道顾眠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但凡是一个有丰富感情的人,都应该做到像她如此。

  但是,他真的想劝她该收的时候收,不要把自己的感情投入到这些没用的地方上,因为这些都是虚构的,不值当的。

  “我都已经跟你说过了,电影里演的都是假的,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也不可能发生。”

  可是,他说的话此时对顾眠来讲根本一点没有用处,而且就像是在一堆稻草上点燃的火把一般,让顾眠心里的火越燃越旺。

  “你怎么知道电影里演的都是假的?再说了,就算电影里演的都是假的,难道你就一点感触都没有吗?”

  明明就是一部感情色彩很丰富的电影,顾眠实在想不明白,容谦看了这么长时间,难道就没有一点感触吗?

  电影院里大多数的人都哭了,甚至有的女孩子哭得稀里哗啦,出来的时候连妆都花了,就是让她大惊失色,吓了一大跳。

  她虽然也颇有感触,但是,她还是尽力的克制了自己,却不料到坐在她旁边的这个冰山面孔始终犹如一个千年木头人一般,表情仍旧是纹丝不动,没有一丁点变化。

  容谦万万没有想到顾眠的反应会这么激烈,而且越哭越大声,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分。

  尽管现在已经是夜半中天,但是,街道上不免还有来来往往的行人,而顾眠此时的哭喊声恰巧惊动了这些人,他们再一次成了街道上的焦点。

  容谦一时语塞,手指也比花在半空中停止不动,这下,他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该说的都说了,该解释的都解释了,又陷入了拿顾眠没有办法的阶段。

  好吧,他承认,虽然他自己早已经习惯成为走到哪里便是哪里的焦点,但是,他发现和顾眠在一起以后,就连是在漆黑不见五指的夜空当中,他都能顺利成为别人的焦点,这着实有些让他的心理吃不消啊!

  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下,他终于懂得这句谚语的由来了。

  不过,此时让他更为烦恼的是周围的围观人群越来越多,而且,对他们两个人的行为以及关系似乎也有了不理所应当的误会。

  “那女孩子怎么哭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其中一个不远处的大妈一边走一边说道。

  “就是,听她哭的那么大声,而且看样子挺伤心的,该不会是她男朋友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或者欺负她了吧!”另外一个在他她边的人随声附和道。

  “我看像,要不然人家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会哭得那么大声呢?看她旁边那个男的穿的衣服人模狗样的样子,没想到竟然是这种泛泛之辈,真是太不入流了。”

  就在容谦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已经头疼万分的时候,终于有了一个和他们年纪相当的女孩再次加入了他们的战斗当中。

  “不会吧,我刚刚看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样子还很恩爱呢!”

  听到女孩说的话,容谦心里原本有一丝安慰,可接下来的对话让他完全失去了想要继续听下去的兴致。

  算了算了,也不管这些人说什么,任由他们说去好了,这些言论,他也听得多了,如果连这些平日里的舆论都承受不了的话,那么,他这些年的心脏可就有的打击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一看你就是年纪太小,什么都没经历过,这男人啊,总是会说些甜言蜜语,把你的心哄住,到时候就算是做了些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再说几句好听的话,又该心软了。”

  “就是…这样的亏像我们年轻的时候都不知道吃过多少次了。哎,好好的,一个小姑娘也怪可怜的。”

  ……

  眼看着周围的议论声以及群众的指责声越来越大,容谦这会头都要大了,他生怕这中间有人会认出他来。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听到这些议论声以后的怀中的顾眠的哭声也渐渐的小了许多。

  看到容谦逐渐变得难看的脸色,顾眠这会儿似乎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渐渐停止了抽泣声,脸上的表情也恢复自然,不自觉的连步伐都加快了许多,直到两人上了车以后,他们之间的气氛这才有所好转。

  车子行驶到半路上,顾眠原本只是悄悄地向窗外一瞥,却无意间看到了一抹明晃晃的白裙子从她眼前飘过,径直向旁边的五星级大酒店的方向走去。

  看着那身材,那身段,那身高以及微微的卷发,顾眠不禁起了疑心。

  定睛一看,便越发觉得前方的那个人很像是她心里所想的那个人,不过,她也不敢确定自己的答案,径直挥了挥手,让容谦把车停下,接着便开门下车。

  看到顾眠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容谦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生怕她出点什么事情,也匆匆忙忙的跟着她下车。

  这一路跟着前方那个白裙子的影子就一直走了一百多米,直到过了马路以后,顾眠才彻底确信他看到的人就是白悦。

  不过,让她感到奇怪的是,这大晚上的,白悦一个人出来干什么呢,难不成是和她哥在这里约会。

  不过,他们两个都已经名正言顺地住到了一起,又有什么理由再出来开房呢?百度或手机上搜我v的v书v城v网免费阅读本小说及更多书城小说

  越是这样想着,就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心里隐隐约约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终究,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还是悄悄跟在白悦的身后,走进了五星级宾馆。

  “喂,你干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猛的被身后的容谦拍了一下,确实把顾眠吓了一大跳。

  这家伙也真是的,不知道这大半夜的能吓死人吗?走路都不带个声音的。

  埋怨的看了一眼他,十分不耐烦的说道,“没看到我正在跟踪别人吗?你小声一点,万一被她发现了怎么办。”

  容谦挑了挑眉梢,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都听到了些什么。

  他没有听错吧!顾眠刚刚居然在说她是在跟踪别人,不过,这跟踪别人的技法和寻常人比起来确实有些大有不同啊!

  冷眼看了一眼她那纤细的身子径直趴在酒店大门的身后,整个就是一个鬼鬼祟祟的模样,看她这副样子,等还没有走到大厅中间肯定就被人当成小偷抓了起来,这样子还想跟踪,看来这个火候还是欠佳呀!

  摇了摇头,就顾眠这样子的修为估计只有三成功力,还没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她还是算了吧!

  轻咳两声,拉过她的身子,将她一把拥入自己的怀中,伸出手指轻撩了几下她耳廓的碎发,柔声道,“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跟踪别人,不被人抓起来就不错了。”

  呵!她没听错吧?容谦这家伙居然还敢嫌弃她,不过,画风不过一秒钟的工夫,便突然风云突变了,望着他那缱绻而又温柔的眼神,顾眠就是生气不起来,这样被容谦直勾勾的盯着持续有几秒钟以后,很快就陷入了爱河当中,沉溺在她这温柔乡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