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修炼爱情-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二十六章 修炼爱情

  第四百二十六章修炼爱情

  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眼神当中都是柔情蜜意,一个闪烁着点点泪花,像是那还想当中的珍珠一般,圣洁无比,一个像是那闪闪发光的钻石,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明亮璀璨无比。

  他们像是能够从彼此的眼神当中看出来最真情,也是最珍贵的东西。

  都说相看两不厌,大概就是说的是这样的人吧!

  的确,有些时候,即使什么都不做,就仅仅是这样相互看着彼此,就算上他们呆上一整天都不会觉得腻,或许这就是修炼爱情的境界。

  当然,修炼爱情的最高境界,连他们两个人都有些自愧不如,那种说话中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经典词句,怕真的是此声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了。

  毕竟线下是当事人间,生活当中便是世间百态的种种,每每都有许多不如意的事情。

  他们两个能够怀揣着对彼此的感情,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经过了相互磨合,经历了千山万水,大大小小的风险都已经逐一经历了,此时,他们也可以称得上是把人世间的喜乐悲欢都体会到了一遍。

  有的时候,爱情不需要过多的语言去装饰,也不需要过多华丽的事物去填之,更不需要什么花言巧语,什么山珍海味去填补这其中的空缺,简简单单的陪伴比这其中的任何一样都要珍贵,而再多的解释和再多华丽的语言都抵不上这一个深情凝视。

  终究是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这种感情只有他们能懂。

  终于,脑海中那仅存的一丝理智将顾眠从那温柔乡中拉了出来,她可没有忘记自己来的正事是做什么的。

  再一回头,,哪里还见的到刚刚那一抹白色的人影,大脑气急败坏,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总不能把这件事情赖在容谦头上吧,容谦让她又埋怨不起来,只是气得她直跺脚,脸上也是满满的不甘愿。

  眼看着都已经到手的羊仔,却硬生生的让她跑掉了,她能不生气吗?

  虽然她也知道,把这样的词比喻在白悦身上的确是很不妥当,但是,她也实在是想不出来别的词语了。

  虽然她也很不愿意相信白悦来这里是和别的男人约会,但是,眼见为实,她眼前看到的却是真真实实的真相啊!

  一直以来,白悦就是她未来的嫂子,她在她心里的形象自然都是美丽大方,和蔼可亲,两个人的性格脾性各方面都很聊得来,也十分投缘,如果说,让她去怀疑这样的一个人和别的男人之间有亲密来往或者是更过分的行为时,她是不愿意相信的。

  但是,她现在所看到的这一切却又不得不让她相信,毕竟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对,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跟踪谁呢?”

  终于,容谦看到她这副担心脸上又气急败坏的样子,还是有一些于心不忍。

  “那个人是白悦啊,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顾眠埋怨道,那语气好像是在说都怨他一样。

  “白悦,你不会看错了吧,她怎么会来这里?”容谦挑眉问道。

  “我刚开始也以为看错了,但是后来离近看确实发现就是她,我也很惊奇她为什么会来这里,所以才要一直跟踪她呀!”

  既然都已经知晓了顾眠的目的,但是,容谦的反应却还是太过于平淡。

  不料,顾眠这会儿像是瞬间洞察到了什么一般,一直死死地盯着他那张帅气无比的桃花脸,一边看着还一边露出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如果不是容谦现在还算有理智,他这会儿肯定要觉得放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妖精。

  那勾魂儿不大点的樱桃小嘴上泛着清甜可人的西柚色,温暖而又不显得过分,十分惹人。

  一双灵动的双眸时不时的眨着眼睛,像是会发光一般,随着灯光的频率而流转波澜,再配上她此时那一副撒娇的表情更是分分钟会要了血命。

  不过,定力极好的容谦还是没有上当,对于他来说,在这种感情面前还是要保持一丝理智的,毕竟顾眠很少对他露出这幅表情,一旦她每每露出这副神情时,准是有什么事情要求他,特别是她那不怀好意的眼神,更是让他内心充满了警惕。

  轻咳了两声以后,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走,随口问道,“到底有什么事?说吧!”

  “我就知道还是老公最好了,你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原本那一张招牌式的笑容立马换上了甜甜的笑,整个人瞬间又恢复了那青春和活泼可爱的美少女。

  每每只要一遇到顾眠对他撒娇,容谦便会不自觉的妥协,这次也不例外,望着那双握在他胳膊上不断摇晃的纤纤玉手,他的心瞬间就软了,“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听到容谦这么说,顾眠立刻双目放光,就连说话的腔调都情不自禁的跟着软了几分,让人听上去糯可人,“其实也很简单,只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就可以了,凭借你的权力,再加上你申通威武广大的人缘的力量和你自身的魅力,一定可以俘获那个小小的前台柜员。”

  容谦听后轻笑一声,接着,大手揽过顾眠的肩膀,有意无意的笑着问道,“你是想让你为夫君用美男计帮你把开房订单弄到手?”

  “什么美男计呀,哪有那么难听,明明是靠你的人格魅力……”

  无奈的挥挥手,罢了罢了,既然都已经走到这里,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这要是放在以前,他也绝对不会同意顾敏这么做,但是眼下确实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毕竟顾洛也是他的好兄弟,他也不希望他和白悦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再出什么纰漏。

  毕竟因为他之前看人不准的问题,也是出现过不少事情,所以这种前车之鉴还是应该警惕的。

  两人都已经在这里磨磨唧唧,以十分暧昧的动作再加只让人听不清的话语,在这酒店门口晃悠了好几圈。

  差不多磨蹭了大约有十分钟的时间,门口的保安都有些不耐烦了,时不时的朝他们二人打量。

  容谦帅气的面庞朝着顾眠温暖一笑,顾眠立刻领会道,装模作样的掐着手指,挎着容谦的胳膊卖弄着风姿,两人十分配合默契的向前台走去。

  不过,才到数十秒的功夫,她的身影突变,像是一阵疾风一般迅速的闪开,装作和容谦豪不认识的样子,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

  她刚刚差点忘了,这可是她的计谋啊,如果被人家识破了可就不好办了。

  像这种黄金单身汉,对于现在20岁出头的小姑娘来说正当年少,往往单身才会提高容谦的身价,所以,她还是乖乖的站在一旁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好了。

  “你好,先生,请问是需要住店吗?”服务员彬彬有礼的问道。

  “不好意思,美女,我想请问一下刚刚上去的那位穿白色连衣裙的小姐都住在哪个房间?”容谦脸上挂着淡然的微笑,行为举止间也颇有绅士风度,目光稍微凝视着前方,带着些许深情。

  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猛然发现他前方的小女孩儿的脸上顿时停滞了一下,他便立刻解释道,“哦,你不要误会,我们是在谈公事的,只不过走的太匆忙,没有带手机,所以请你方便的话,能够告诉我她在哪里。”

  本来,那前台小姐应该秉持着公事公办的理念来对待任何客人,但是,对于容谦,她这一回可是有些心软了。

  眉头稍微皱了皱,心里一直犹豫了许久,还是开口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先生,这是客人的隐私,我们不方便透露。”

  当然,如果换做是容谦,他也会选择这么做的,但是眼下的时间也是有逼不得已的理由,所谓,所有的事情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做人也要学会随时应变的道理。

  不禁挑了挑眉梢,难道说是他的修为和他的魅力,自身人格还不够格吗?

  朝着她勾起两个手指,那小服务员倒是也很听话,朝着容谦的方向倾身而来,只见容谦在她耳边吐着热气,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把那柜台小姐哄得十分开心,顾眠站在远处,十分好奇,但是又不敢上前。

  也不知道容谦都对她说了些什么,看把她乐得神魂颠倒的,好像都快已经忘记自我了。

  算了算了,反正也是她让容谦先去的,既然都是帮她的忙,那么她还有什么在这里挑理的。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只见容谦像变了个人似的,双手插兜,向着顾眠的方向款款而来。

  看到顾眠那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容谦突然很想笑,满面的春风笑容都挂在脸上,顿时惹得顾眠更加不愉快了。这什么人呢?真是的。

  “怎么了,难道夫人吃醋了,别忘了,刚刚可是夫人让为夫就施展美男计的。”容谦挑着顾眠的下颚,戏虐的问道。

  话锋一转,直接推开容谦的手指,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谁吃醋了,我才没有吃醋呢,快点,问到结果了没有。”

  “当然,为夫亲自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七楼072。”容谦笑着回答,脸上那一抹淡淡的笑容始终还留有韵味,并没有消散而去。

  不大一会儿工夫,俩人怀揣着完全不一样的心情走进了那间豪华电梯里。

  这家酒店的地址很偏僻,距离市中心的那几处别墅大宅子都有着不下20分钟的路程,这还是在不堵车的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情况,如果换做是平日里,估计就不止20分钟了。

  可见,如果一个人想要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的约会,的确是很不容易被发现的。

  但是这也更加勾起了顾眠的好奇心,她不太明白白悦这么做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她又是为了见什么人才敢在这样的深夜独自一人出来。哥哥知道吗?

  她不知道,如果顾洛不知道的话,她该怎样回答?

  是该告诉他实情吗?还是等她查明清楚以后再告诉他,可是,那样的话会不会太迟了。

  总之,她心里的种种矛盾一直盘旋在头顶上,此刻的她就好像是两个矛盾交接点的极端,一方面想的是一个理由,而另一方面想到的却是另外一层。

  她始终没有办法做到把这两点结合起来,选择一个更加折中的办法,她也能做到的,也只有目视前方,将大脑处于放空的平行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