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捉奸去-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二十七章 捉奸去

  第四百二十七章捉奸去

  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电梯间里,本来就密不透风,空气阻碍,再加上缓缓上升的电梯楼层让顾眠的心压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的心情说不出来的紧张和激动,虽然她是去做正事的,但是怎么有种像是去捉奸的感觉呢!

  她很不愿意往这一层面想的,但是,电影里和电视剧里大多数不是都这么演的嘛。

  不过,她要是以她的身份过去,算是什么理由和借口呢!

  如果事情不是像她想的那样,她又该怎么办呢?

  总之,她把能想到的都想了,仿佛在来之前,她还没有想这么多,可是,身不由己的在电梯中的时候才猛然想到,如果事情发生了这种局面,她都应该怎样应对,她甚至连去找白悦的借口回答的理由都没有想到,就这样贸然前去,似乎有些不太妥当。

  直到电梯停下来的那一刻,她的大脑还处于神色游离状态,整个人都显得魂不守舍的。

  直到容谦拉起她的手向前走的时候,这才回过神来。

  目光呆滞的一边向前走,一边看着周围的景色。

  虽然这家酒店的地图位置很是偏僻,表面上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应该是已经有些很久的历史,不过,里面的装修倒是别具一格,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深藏不露吧!

  或者外边看起来简朴,但是内在却实在是很豪华,但是,这样一家酒店住起来估计也不会便宜到哪里去。

  看出顾眠的心不在焉和心事重重的样子,容谦倒是没有带着她朝着房间的方向径直走去,而是直接把她拉到了一个走廊的拐角处,那里很是僻静。

  “喂,你怎么把我拉到这儿来了?”看了眼周围的环境,顾眠似乎想挣脱开容谦的怀抱,但是却被他的手死死地抓在怀里。

  “你真的想好了吗?”

  邪魅而又低沉的声音在顾眠的耳边响起。

  容谦这么一问,倒是把顾眠问蒙了。

  是,她真的想好了吗?她真的准备好要这么做了吗?

  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她很难想象后果。

  如果这次的事情是虚惊一场,那么,她和白悦以后该如何相处,而她哥哥也会因为她们两个人的关系夹在中间变得十分尴尬,到时候她这个嫂子要是嫁到顾家,那么,她以后回到顾家的时候该怎样和她相处,她甚至都没有脸去面对她了。

  “我,没想好,但是来都来了,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在这里干等着一夜吧!”

  “你是在担心如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会不会没有办法收场是不是?”

  “嗯。”顾眠只是咬着下唇,一个劲儿的点头,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是,你又担心事情是你想的那样,又怕她做什么对不起你哥的事情。”

  “嗯。”顾眠再次点头。

  说实话,顾眠现在有些佩服容谦了。

  奇怪,他怎么就像是她心里的蛔虫一般,就连她想什么都知道,就这样赤裸裸的当着她的面把她心里所想的所担心的全部都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这让她那张薄薄的小脸皮何处自容啊!

  好吧,她承认他十分聪明,也很会洞察人的心思,但是不要说的这么明显好吗?好歹她现在的心情正处于十分不愉快的状态,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夸夸她,甚至安慰安慰她的话吗?

  只可惜,容谦不光知道她在想什么,而且,就连她的一些微表情以及心理活动都洞察得十分明确。

  轻轻拍了拍她纤细的肩膀,柔声安慰道,“要不然这样吧,我给你出个办法,你要是觉得可行就按照我说的做,你要是觉得不可行呢,就自己另想办法,你觉得怎么样?”

  感受到顾眠抬头间那一抹询问的目光,容谦自顾自的说道,“你呢,先给你哥打个电话,问问他知不知道白悦一个人晚上出来的这件事,如果他要是知道呢,你就不用管这件事,如果他要是说不知道呢,那你就说好像看见她了,看看他什么反应,然后再做决定。”

  顾眠犹豫了许久,似乎是在思考着这个方法的可行之处。

  终究,她也实在是想不到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也只有这样做,似乎才能够全方位的考虑的稳妥一点。

  也就是说,她不管怎么做,顾洛最后都会是知道这件事的,所以,她不如先按照容谦说的办法做了,到时候看顾洛如何应答,她再随机应变吧,眼下也只有这样了。

  听着对方的电话传来一声嘟嘟的响声,她的心跳也情不自禁的跟着跳动起来,哎呀,到底接不接电话呀,你倒是赶紧接呀!

  在电话大概响了第九声的时候,对方终于传来一个十分慵懒的声音,“喂,这么晚了,什么事儿啊?”

  都已经睡下好一会儿了,却突然被电话铃声吵醒,顾洛的语气中增添了几许不耐烦和厌倦。

  “哥,我问你,嫂子在家吗?现在。”好不容易等到顾洛接通了电话,顾眠迫不及待的问道。

  “嗯,她不在家怎么了。”

  这是一个出乎顾眠的意料之外,却也是在意料之中的答案。

  看来,她今天打的这个电话是对的,想到这里,她再一次的问道,“那你知道她干什么去了吗?”

  “他们饭店今晚有活动十周年庆典,她出去聚餐去了,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了。”

  聚餐,顾眠的大脑里闪过这两个字,可是始终觉得有什么不妥。

  白悦的饭店距离这里可是差着十万八千里的路程呢!

  她的饭店可是在郊区,而这里的路程正是大南头大北头之间的距离。

  况且,按照她的推断,他们的饭店应该就有住处,就算是饭店没有住处,她周围也会有不少的酒店,又何必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住呢?

  原本已经快要消散的疑虑再次涌上心头,就连大脑也开始越来越模糊,像是被一层雾笼罩着,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会重见天日。

  不行不行,她还是不甘心,就算是为了慎重起见,她还是要调查清楚,“那她真的去聚餐去了?”

  本来,顾眠这么晚打电话过来就已经够让顾洛大吃一惊的了,实在想不到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在他已经睡觉的时候给他打电话。

  况且是一上来就问了那么多无聊的问题,还都是和他无关的问题,想到这里,他心中也生出许多疑问。

  “嗯,哎,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呀?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哦,没有没有,我就是我就是在酒店看到了一个和嫂子长得很像的人,穿着打扮都一模一样,所以就想问问你知不知道。”

  等到顾眠一连串的将这句话中间不带坎坷的说完以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就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了,张大嘴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作何解释。

  不过,好在顾洛没有起疑心,他接下来的回答倒是也很正常。

  “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吗,她出去聚餐玩到很晚,所以啊,在外面住也是正常的。”

  “那你怎么没有跟她一起去啊?她也没有让你去接她?”

  或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太敏感或者是太强大了,总是让顾眠觉得今天晚上的事情隐隐约约就是有那么几分不对劲。

  本来,给顾洛打电话以前,她还觉得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但是,经过通完这个电话以后,她更加觉得这里面大有猫腻。

  未婚的夫妻都已经居住在一起,而且整日巴不得在他们面前浓情蜜意,怎么可能会突然两地分居而住呢?这确实有些不大,符合逻辑。

  况且,依照她对顾洛的了解,无论白悦去什么地方,他都应该跟着才对,怎么这次就乖乖听话,待在家里,而且恰恰有这么巧,她未来的嫂子一个人在大半夜开着车来到这么远的酒店。

  这种种疑问一直萦绕在她心头,种种疑虑一直消散不去。

  都说身处在爱情里的女人是敏感的动物,她承认,但是,她并不觉得她的敏感是多余的,因为有些时候,直觉比事实和眼见的要真实的许多,这一点她深有体会。

  经过顾眠这么一问,本来正处于困倦状态的顾洛倒是瞬间清醒了几分。

  大脑上犹如一盆冷水从他的头顶上浇下一般,整个人的眼眸之间不仅多带了几分冷色。

  的确,顾眠这么一提醒,他倒是想起来了,白月今日的举动很反常,似乎有些慌慌张张,说话的状态也和以前大不一样,这不太像是平时的她往日里两人十分恩爱的百般的样子。

  就算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两个人也会粘在一起不分开,今日她倒是主动把自己踢开,难不成真的有什么事情。

  人的心到底是脆弱的,就算是再坚硬的外壳经过像顾眠这样一层层的刨根问底,穷追不舍的追击和敲打也会逐渐开始凋落。

  本来一个好好的夜晚,在经过顾眠的这一番询问以后,他哪里还能睡得着觉。

  就算是没有事情也会让他多想许多,尽管他这个妹妹平日里爱看几句玩笑,但是他知道,眼前,他们两人的对话却是十分认真,顾眠的态度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如果是旁人也就罢了,可他们俩口中的对话主角一直是看到心心念念的未婚妻,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有什么意外,或者是白悦出了什么意外,他是很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发生的。

  所以,不管结果如何,他都已经悄无声息的把这件事情放在了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