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打错人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二十九章 打错人了

  第四百二十九章打错人了

  听完容谦这么说以后,顾眠的心里多多少少安稳哪些,但是,要说不担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里面那个正在和另外一个不知名的人进行生死搏斗的可是她亲哥,她这个做妹妹的虽然没有从小到大和哥哥待在一起,但是毕竟两人还是有着共同的血缘关系,况且他对她一直十分爱护有加,和这个哥哥,她还是有着深厚感情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室内的打斗声还在持续,直到室内的打斗声渐渐消无声息以后,容谦和顾眠这才继续竖起耳朵偷听,

  刚才不是还打得十分激烈吗?这会儿怎么变得没有声音了,难不成是……

  心中猛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是她哥真的出什么事情了吧,脑海里立刻瞬间脑补了无数个顾洛的画面。

  一个是他倒在血泊中的画面,另一个是他休克的画面……总之,她的想象力十分丰富,不得不让容谦十分佩服。

  “要不然……我们先去看一看吧!别再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一边说着,手上根本停不下来,不断的摇晃着容谦的肩膀,时时刻刻就希望他能够随自己一同过去看一看。

  “你放心,绝对没事的。”容谦再度覆上她纤细的小手说道。

  对于这种一直在安慰的话语,顾眠都已经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一想到她自己哥哥的安危,她哪里还有心思在这里无动于衷,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你听,都没有声音了。”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可能他就是打累了而已。”

  “是这样吗?”顾眠诧异的问道,在心里怎么还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呢!

  然而,事实的确是这个样子,还真叫容谦猜对了。

  顾洛和他一同打架的那个男子生生都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两人双双躺在地板上,仰面朝天,喘着粗气,白悦看到这里只是干着急。

  等到过去了两分钟以后,顾洛差不多又恢复了体力,刚想再次站起来时,却被另一个男子硬生生的按住了手腕。

  就这样,原本在武力上的交流开始转变上了眼神上的交流。

  就在四目相对,双方正式打开激烈的战争时,白悦早在一旁看得有些不耐烦了。

  看着他们两人,谁也不相让的架势,白悦生怕他们俩人会再次掐起架来,连忙怒嗔道,“好了,你们两个别打了,多大的人了,还在一起打架。”

  “你到底是谁?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经过一番打斗以后,顾洛的脑子比刚才清醒了一些,从他刚刚和那个男人打斗的经验来看,那个男人的身手也绝非是一般人可以比拟掉的。

  穿着,长相都不俗套,也让顾洛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空前的危机。

  他一向自我感觉良好,就算是在同辈青年里的表现也算是优秀,可他面前的这个男人缺少一点也不逊色于他,这凌厉的眼神当中甚至还带着那么些许只有他从容谦的眼神中才会看到的冷光。

  那抹幽深的目光在脸上,通过刚刚的表情,顾洛可以很从容而又准确的判断,他面前的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不过,他可不管那么多。总之,白悦在他的心里大于一切,对白悦不利的人,他绝对不会让他们再有密切接触。

  更何况,眼下的事情还没有顺利解决,他必须要弄清楚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同时他也希望白悦能够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的内心此刻是绝望的,可就算是如此,那也不能泯灭掉他身为男人的尊严。

  就算是在情场失意,那么在这个战场上,他还是要得意洋洋的,像是一只威武的雄狮子,就算是眼前的对手再过于强大,他也要抗争到底,更何况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顶多算得上是和他势均力敌。

  两人之间的较量很快开始转变成明争暗斗,这似乎关乎到他们共同的尊严,又似乎是在第一次宣告着谁占有主动权的问题。

  对于顾洛来说,还就没有他怕的什么人,所以,无论面前的这个人拥有何等尊贵的身份,对于他来说,他根本就不屑于顾。

  两人之间再次剑拔弩张,可是,那人早就已经看出来了顾洛对他的恶意,还没等他出拳的时候,另一只手就已经将顾洛的手臂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白悦终于是看不下去了,眼看着顾洛往日的一个翩翩公子如今沦落到这种地步,身上的衣服料子早就已经脏了,更何况头发也是零散的,嘴角上甚至还有着斑斑驳驳的血迹。

  而另外一个男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彼此都十分狼狈,她实在是不愿看着他们两个人再继续争吵下去,朝着他们大声吼道,“哥,我求求你了,你们能不能别打了。”

  殊不知白悦的这一句话顿时让一直守在门外的顾眠差点惊掉了下巴,而仍旧死死抓着对方衣角的顾洛的大脑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双目呆滞的看向他面前的这个男人。

  他没有听错吧,白悦刚刚是在叫那个男人哥,难道说面前的这个人是她的哥哥?可是……

  他脑的种种思绪犹如谜团一般,越缠越乱,可即便是这样,两个人的反应终究没有好到哪里去,毕竟一上来就开打他,这次的两个人的梁子可是结大了。

  “怎么?你们两个人还不打算松手吗?”她就不明白了,都是多大个人了,就不能好好的坐下来理智性的解决问题吗?非要动手,这下子可好,闹了个惊天动地,这会儿,隔壁的房间都已经向他们进行投诉了。

  气氛一时间安静下来,一直躲在门外的顾眠都还有些不适应,至于刚刚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让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白悦大半夜的出来,竟然是来找她的哥哥来了,可是,为什么找哥哥要在这样隐蔽而又不容易让别人发现的地方呢?

  看来,真的是她想多了,说不定人家只是偶然来到这里而已。

  天呐天呐,这次惹大祸了,不仅没有帮到顾洛,反而还给他添了一个这么大的麻烦,哪有一出手就对自己未来的大哥大打出手的呀,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们顾家在业界的面子简直就丢大了。

  算了算了,既然木已成舟,她还是接下来好好听听他们两个在说些什么吧!

  “顾洛,你要事先过来,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而且,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再说了,哪有一进来就打人的道理,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确实让我太失望了。”见到俩人这会儿都消停了,白悦先发制人的说道。

  现在想想刚刚的场面还是让她有些惊心动魄,他们或许身在其中不知道,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她可是吓得够呛。

  万一真打出个什么好歹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一个是她的男朋友,未来的老公,另一个是她的亲哥哥,也是唯一的亲人,这两个都是她最亲近的人,却也是她最最不希望大动干戈的人。

  “还有你,哥,你刚刚出手那么狠干什么呀!你知不知道把人打坏了是要出问题的。”刚刚训斥完顾洛后,继而开始训斥自己的哥哥。

  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虽然这件事情的主动权还是在于顾洛,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哥哥一点错误都没有。

  “喂,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哥呀?是这小子进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我的,难道你哥我还要硬生生的让他在这里白打呀?更何况,你又没有跟我说他是谁,我只当是哪个毛头小子走错了门。”男子扬起消瘦而又好看的下巴,十分精致的锁骨显露出来,那说话的语气十分正经,却又带着一丝玩味的味道,让人探究不出来他说话的口吻到底是真的生气还是假的生气。

  ……

  兄妹两人又调侃了一会儿后,见到顾洛一直不说话,白悦这会儿倒是着急了,不断用手肘怼着他的胳膊,“你倒是说话呀,到底在想什么?”

  顾洛忙的抬起头,双手合十,十分歉意的说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我不知道你是白悦的大哥,刚刚真的是太冒失了,对不起,我也是担心她。”

  说到底,这件事情的确是因为他太过于冲动了,这才造成两人现在的这副局面。

  眼下,确实是他的过错太多,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既然做错了事情,就要勇于承认,这会儿,他也没什么好犹豫的。

  对于顾洛的解释,男子并未放在心上,依旧在我行我素的玩弄着手中的手机,直到看到白悦不断的对他眨眼睛,脸上的表情这才有所动容。

  男子脸上仍旧是带着冷漠的笑容,一副仿佛事不关己的模样,不过,既然人家都已经这么说了,况且又是自己妹妹的情人,他总不好不给别人面子吧!

  “罢了罢了,原来你就是顾洛呀!你也不用这么防着我,把我当什么坏人看的。我这次回国来就是专程为了你们两个的事情回来的,既然你就是顾家大少爷,那我也把丑话跟你说在前头,白悦是我唯一的妹妹,同样,我也一直很宠着她,以后你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其实,对于顾洛刚刚的歉意以及他过于冲动的行为,他都可以理解的,如果他一打开门看到他妹妹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在一起穿成这个样子的话,他也会起疑心。

  所以,这也不能全怪他,相互理解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