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战斗结束-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三十章 战斗结束

  第四百三十章战斗结束

  其实,人与人的相处也正是这个样子,由最初的不相识的最后的相识,相知,是逐渐需要一个过程的,每个层次都需要循环渐进,并不是一下子就能形成的。

  而这每一个过程当中都需要每个人的共同努力,只有双方的心都在向同一个方向努力,彼此之间的关系才能在他们不断相互磨合的过程中有所增进。

  说来也奇怪,俗话说,不打不相识,经过了一番打斗以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总有默契的缘故,还是说两个人此时都已经疲惫不堪,他们的话修炼少了起来。

  不再针对对方说一些特别刺耳和难听的话,反倒是时不时的打量起对方,像是以一个老朋友看新朋友的目光看着彼此。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说简单也很简单,说难也的确很难。

  但是要说像他们两个人这样有默契的,还真是少见,就是因为性格太过于相似的缘故,导致他们两个人此时都已经十分有默契。

  此时,刚从洗手间里出来的白悦刚好拿着两块温热毛巾分别递给他们两个人,直到确认顾洛嘴角上的伤口并无大碍以后,这才缓缓说道,“好了,既然事情都已经解决了,那你们两个的事情一直算是化解了,但是,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顾洛一边温柔的看着白悦,一边漫不经心的,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因为他多多少少都能感觉出来白悦想要问些什么,尽管他内心一直在回避这个情况,嘴上还是应道,“嗯,有什么问题你问吧!”

  “就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又怎么知道我住在哪个房间。”白悦温柔的说道。

  ……

  顾眠这会儿一直趴在门缝听着里面的对话,在谈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心又多颤抖了几下。

  天哪,这可如何是好,完蛋了,完蛋了,她的心里一直在叫嚣着,这样下去不光是她哥完蛋,连她也会一起跟着完蛋。

  不管怎么说,这个祸头的最开端都是由她引起的,如果不是她多事,非要跟过来看,如果不是她非要给顾洛打电话,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不会发生一点接下来的这些事情。

  说到底,她才是罪魁祸首的那个人,她又觉得自己是无辜的。

  起初,她也是出于好意,出于关心他们两个人才做出了这样决定,可是,她也没有想到那个陌生男子会是白悦的大哥呀!

  算了算了,不管今天晚上质问的结果如何,终究,她亲哥都已经答应她不把她出卖给别人了,所以,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赶快逃离事发现场才是最重要的事儿。

  猛的回头才发现刚刚还在身旁的容谦早已不知去向,直到走过拐角才看到他那修长伟岸的背影独自站在阳台前。

  不难看得出来,手中还叼着根烟,那帅气自如的模样,很是潇洒。

  她看得一时看呆了,就连原本激动的心情会在看到此时的场景时渐渐平复下来,不知为何,每每看到他时,都能够让她的心跳不自觉的平复,无论是发生在多大的事情时,在看到容谦那抹高大而修长的身影时,心底总会感受到那么一丝的安心和安稳。

  夜晚的月光刚好照在容谦儿修长的身影上射出一道好看的光芒,虽然月光没有阳光那么刺眼,也没有星光的闪烁,但是,它的柔和它的明亮正是其他的光芒所没有的,而正是这种柔和的程度让顾眠深深的沉醉于此。

  从她的角度刚刚能够看到容谦完美的侧脸,高挺的鼻翼在脸上留下了完美的弧线,就连吸烟的姿势都十分的帅气,不过,唯一的遗憾是那月光下的背影显得有些清冷,凄凉,太过于孤单,太过于孤寂。

  兴许是顾眠看得太过入神,以至于容谦回过头来都没有注意到有什么不妥,又兴许是容谦感受到背后那一抹强烈的目光,在望向她时便不由自主的转身了。

  “怎么了?站在这里多久了?”顺手掐掉手中的烟头,款款向顾眠的方向走来。

  顾眠整理了下头发,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做什么的,蓦然回头,看了看那身后一座井关着的房门,这才觉得虚惊一场。

  好在他们没有发现她就在门口,看来她的时间不多了,还是溜之大吉了,“也没有,对了,嗯,时间不早了,我有点困了,我们赶快回家吧!”

  容谦一直皱着眉头打量着顾眠那温顺的小脸,她这是怎么了?刚刚不是还闹着吵着要在这里留下来看热闹吗?这会儿怎么突然间又变主意了?

  不过,他总觉得有哪里觉得不对劲的地方,这不太像是她的性格呀,难不成是她要着急回家。

  被顾眠连拉带扯的出了酒店以后,没过多久的功夫便回到家中,顾眠紧张的心情这才渐渐得以平复。

  她这会儿洗个澡又喝了点水,这下自己算是清静了,但是,殊不知,从他们走以后,702的包间里仍旧热火聊天的聊着。

  ……

  “亲爱的,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是有意要过来的,我过来只不过是因为太担心你而已。”

  不是说这件事情就先到此为止解决完了吗?可是,谁知道女孩的心思总是这样让人难猜,前一秒还说没有什么事情,刚刚这件事情解决过后,便到了他们两个人的事情。

  而他所谓的大哥此时正坐在一旁喝着好茶好酒,就装作没事人一样看着他们两个人在这里飙戏。

  绕来绕去还是没能逃脱这个问题,就这么一句话,大约都已经来回问个七八遍了,可是不管他怎么解释,人家都不相信他的回答。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不知道是有人跟你说了些什么还是怎样,你为什么又要追到这里来?你是因为对我太不信任了吗?”

  其实,说到底,女孩子的心思都是敏感的,即使她表面上说着不在意,可是心里还是非常的在意。

  纵然他们之前百般恩爱,但是一段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她还是会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

  其实,她只不过是和着时间大多数的女孩一样会撒娇,也会吃醋,尽管在外人面前都会表现得大方得体,以夫为尊,会尽量给顾洛面子,但是在家里,她还是会展现小女人的一面。

  对于这一个问题,顾洛已经快被他折磨的没有耐心了,不过才熬了大半宿的功夫,他这黑眼圈都已经再次浮现了,“你怎么还不明白呢?这与我信不信任你无关,况且,我是百分百是相信你的,只不过,我给你打电话你都没有接,我能不担心吗?”

  其实白悦心里自己也能明白她刚刚的态度的确是有些无理取闹,但是顾洛今天的所作所为确实让她觉得最近很没有安全感,这会儿,她倒是现在安分了许多,说话的态度也改善了不少。

  “可是,你给我的感觉就是摆明了不信任我,还有你刚刚冲进来的样子,一分秒都没有为我考虑过,你当时也没有问过我。”

  “那是因为……”

  该死,他该怎么说?他该怎么说?

  顾洛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千遍一万遍这句话,现在,他满脑子里都是这几个字,感觉有几千只苍蝇在他的头顶乱飞,可是至始至终,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一个晚上都在做些什么。

  “那是因为什么?”

  “那是因为你跟我说你去参加餐厅周年聚会,但是,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吗?”

  顾洛原本并不想扯出这个话题,但是却不由自主的还是说了出来,他真的是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况且他已经答应过顾眠不会把她牵扯进来了。

  从本质上讲,顾眠也没有坏心眼儿,她也没有去恶意非要怀疑一个人怎么样,只不过是出于对他们两个人关心的程度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

  至于来这里,也是他自身决定的,和其他人并无任何关系,所以说,顾眠在他眼中并不能算是那个告密者。

  谁也没有想到场上的局面一下子翻转过来,本来应该是顾洛哑口无言,这次轮到了白悦鸦雀无声,嘴里说了半天的话,一直在解释,可始终也没解释出个所以然来。

  解释到最后反倒把自己累得够呛,“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是因为我哥他,他……”

  ……

  从前半夜都已经听到这两个人吵到后半夜了,这会儿,白宇轩是真的有些受不了了,喝着大杯大杯的咖啡,大杯大杯的清茶都已经隐藏不了在心底由内而生的睡意。

  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顺手摘下刚刚已经带了有一会儿的金丝边镜框,终于发声道,“好了,我说你,们两个别吵了,吵得我耳朵都磨出茧子了,这都已经到后半夜了,赶快睡觉吧,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总之,你们两个谁都不是有意的,就是因为我这个时间段来的不对,这段时间都是我的错,你们赶快休息吧,让我耳根子清静清静,休息休息行不行?”

  终于,两个人好算是安静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沉默不语后就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一样,洗漱过后就回房间睡了。

  折腾了一夜,他们这边的战斗算是结束了。

  而容家别墅里的两位本应该得以好好休息,可不料他们回去的倒是早,可是顾眠躺在床上却始终未得好眠。

  翻过来,倒过去,不知道怎么睡才舒服,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闭眼睛都是那激烈的打斗场面,要不然就是她跟踪白悦的场景,说到底还是她自己做贼心虚,心里始终藏不住事情的。

  她一旦有什么心事就不能够安心入睡,这次倒也不例外。

  顾眠啊顾眠,你什么时候才能心大一点啊?多学学秦蜜蜜有什么不好的。

  她这一折腾可不要紧,就连容谦也因为她的事情而一夜未眠,虽然他们两个人都睡不着觉,而且都十分同步的翻过来调过去,但是,两个人心里装着的却不是同一件事情。

  也不知道时间究竟都过了多久,总之,当室内由黑暗变亮,在窗帘的不远出有一丝光亮的时候,顾眠才得以入睡。

  她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心里的感觉也变得越来越轻,仿佛整个人在不知不觉间飘到了九霄云外,安然的沉睡于美梦中……

  直到她睡下以后,旁边的男子依旧在静静观看着她清秀的脸庞,完美的侧颜让容谦不自觉加深了呼吸,她的每个笑容都深深吸引着他,就连睡觉的样子也都可爱至极,叫他移不开眼,就算是让他现在睡觉,他倒还有些不舍呢!

  宿终究,他心理上的意识终究抵不上身体上的本能,一只手搭在顾眠的腰上,搂着这条温暖而又瘦小的身子,不知不觉又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