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这有什么不好?-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三十一章 这有什么不好?

  第四百三十一章这有什么不好?

  清晨,早起的阳光直接照射到那上好的席梦思软的床榻上,温和而又带有一丝刺眼的光线直接射到容谦小麦色健康色的皮肤上。

  床上的春光景色好的一塌糊涂,那是一对正值年少的情侣,他们相互依偎在彼此的温暖港湾当中,男子的臂弯健硕而有力,他用这一条手臂呵牢牢的将女孩子保护在自己的怀抱中,就像是守护在公主身旁的骑士一般威猛无比,同样也英俊帅气,这便是每个女孩子都向往的童话般的生活吧!

  她们有一个美丽的城堡,有一个爱自己的父母,可以穿着美丽漂亮的白纱裙在阳光灿烂的草地上绚烂的奔跑,可以忘记烦恼,无忧无虑,最重要的是她们还有一个守护在她们身旁的骑士,无怨无悔。

  同样,每个女孩子都希望成为童话故事里的主角,当然,在她们每一个生活当中,她们自己都是他们生活当中的主角,每一个人都是她们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一段经历都是那样值得回忆的美好的。

  或许你有曾经苦不堪言的时光,又或许你有曾经快乐无比的时光,或许你痛哭过,大笑过,悲伤过,流泪过,痛过,哭过……这些都是你曾经经历的。

  只是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苦不堪言的过往都已经成了你宝贵的资源,成为了你人生当中的一部分,它们就是你人生的阅历,因为你自己不可分割。

  温暖的清晨,女孩儿依旧睡得香甜,在这个夜里,她睡得比往常都要安稳,她梦见了鲜花,梦见了草地,梦到了她儿时的时光……

  然而,一直躺在她身侧的男子依旧带着和往日一样宠溺的目光,深深的柔情看向臂弯中的女子,目光停留在她那像蒲扇一般忽闪忽闪的睫毛上。

  纤长而卷翘的睫毛就像是那从专柜店里买回来的洋娃娃一般,美丽极了,那上面还隐约可见着几滴若有若无的水珠,就像是那清晨中草丛里的露水一般清新而又淡雅,整个人都笼罩着一股不一样的气息。

  此时,容谦的心里还在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起初,他对于整个事件并不是很好奇,就连陪着顾眠凑热闹也并非他本意,但是,他还在想着昨天晚上那个熟悉的声音。

  这个声音明明一听就是故人,但是却让他想不起来是谁,甚至当让他去调查白悦的大哥,他根本就分明不认识这个人,对于林助理给他的这个调查结果,容谦看起来很是恼火。

  等到顾眠再睁开眼时,空落落的大床上哪里还有容谦的影子,而彼时已经日上三竿,床头的阳光已经足得不能再足了。

  准确的来说,她是被太阳光的照射给晒醒的的,直到脸上都已经发烫,这才开始担忧起她的皮肤。

  天哪,她就这样一直被晒着。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又忘记风把遮光帘拉上了,现在的日头这么足,太阳都要毒死了。

  她的皮肤呀,这可是全都是紫外线呀,心里一边抱怨着一边大惊小怪的拿起镜子看看自己。

  在拿起镜子的那一刻,她脸上的表情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多少,因为,此时的景象也并非出于意外,浓浓的黑眼圈,大大的眼袋,憔悴的脸色上面还伴着隐隐约约的潮红。

  再这样晒下去,估计她一会儿脸上就要起一些密密麻麻的小疙瘩了。

  紫外线过敏这个症状大概十多年都没有出现复发过了,不过,现在想想,她又能怪谁呢,算了算了,还是起床吃早餐吧!

  本来,今天顾眠吃过早餐以后打算和秦蜜蜜一起逛街,这应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但是,连顾眠自己都没有想到,还没等她给秦蜜蜜打电话,便立刻接到了苏修的电话。

  况且,一连串的质问摆明了就是在怀疑自己,顾眠受不了这样子的疑问,也更受不了自己的朋友用这样说话的语气对待自己,这让她觉得很反感。

  真是的,明明就对秦蜜蜜有意思,但是嘴上却偏偏不承认,这会儿还跑过来给她打电话,装什么正人君子还要配合他演一场戏,她才不会这么做呢。

  当然,她断然没有答应苏修的请求,如果说他昨天晚上真的为秦蜜蜜换了衣服的话,那这可不就证明了他心里对秦蜜蜜确实有着非同一般的感觉吗?

  可这会儿为什么要偏偏要告诉自己,等秦蜜蜜问起的时候,要说成是自己给她脱的衣服呢,这种勾当的事情她才不干呢!

  顾眠心里可是清楚的很,一旦她答应了苏修的请求,那么,她这一晚上做的可都是前功尽弃了,不要说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已经让她够倒霉的了,今天早上就不能给她来点好消息吗?

  闲来无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茶几上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大樱桃,上好的车厘子大樱桃是当天从美国空运过来的,味道果然不错。

  容谦也走了,空荡荡的别墅中,除了那时而吵闹的小元宝以外,还有那些一排排一个个的佣人,然后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呆呆的坐在那柔软舒适的沙发上,眼神黯淡,似乎在思考什么。

  那天在咖啡厅里的时候,从服务员把端上来的蛋糕放在餐桌上的时候,刘忻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在场的秦蜜蜜和苏修以及她自己都感到意外。

  秦蜜蜜并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看到苏修和刘忻单独在一起,起初并没有过多的想什么,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她也只不过是替他们感到高兴,也并没有觉得非要怎么样。

  尽管如此,那天在咖啡店里,刘忻的所作所为确实也很过分,秦蜜蜜还是发了很大的火,就连苏修的神色之间都有了隐隐的怒意,事后回想起来,顾眠从来没见过苏修有过如此恶意的眼神,或许,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隐藏在心底的情绪吧!

  顾眠是一个很擅长隐藏自己情绪的人,但秦蜜蜜不是,她所有的一切都挂在脸上,喜怒哀乐,开怀大笑,痛彻心扉。

  也只有在苏修面前才会隐藏下她柔软的内心,表露出坚强大女人的一面。

  可最让顾眠受不了的是,他们两个明明已经是落花,有意流水有情,郎情妾意,她顺水推舟帮了他们一把,这有什么不好的吗?

  本来,秦蜜蜜还不屑于吃那块蓝莓慕斯蛋糕,可也就是刘忻说的那几句话刺激到了秦蜜蜜,潜意识里对蛋糕以及对苏修有了占有情绪,同时也深深的伤害到了她的内心,所以,那天秦蜜蜜才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非要坚持到底。

  同样陷入迷茫其中的还有苏修,从秦蜜蜜家离开以后,苏修来到了这附近的一个公园,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溜达着。

  望着公园中那一排排行道树,望着已经泛绿的草地,还有街道两旁盛开的鲜花,大脑处于放空游离的状态。

  这样的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渐渐觉得疲倦,目光向远处空着的一个长椅走去,神情呆滞地坐在那里。

  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一个崭新的戒指盒,打开盒子伴着着清脆的声音,在这样空旷而又空寂的周围显得格外冷清。

  苏修轻轻将戒指拿出来,面无表情的继续小心翼翼地观摩着它,就这样用食指和中指夹着那闪闪发光的戒指。

  那一颗较好的钻石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格外刺眼,呆呆的望着那刺眼的阳光和戒指上折射出来的万道光芒。

  其实,这个戒指,苏修已经买了许久了,只不过一直被他小心翼翼的保存着,一直放在随身的口袋里。

  每当工作上或者是心情不太顺利的时候,他就会找一个十分安静的地方,静静地望着它,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它,即使什么都不做,苏修的心情也会有所转变。

  实则不然,这个戒指是他当初给顾眠买的,不过想一想,放在他口袋里也有好久的时间了。

  每每看到这枚戒指,他仿佛就能够看到顾眠那张清纯而又甜美的笑脸,她似乎是在鼓励他,似乎是在对自己微笑,而他也会时刻提醒着自己,顾眠一直都陪在他身边。

  苏修坐在长椅静静地思考着,今天和往常不大一样,他心里的感觉和往常有点不寻常,戒指还是从前的戒指,人还是从前的人,但是,他的心却在不知不觉情况下变了。

  这个戒指象征着他心里所想的事情,戒指也象征着他的过去,象征着他曾经对顾眠的感情,但是如此看来,这一切早就已经物是人非,这一切都变了,而这枚戒指是不是也该追寻着过去的时光,就让它这样过去呢!

  苏修小心的收起戒指,放眼望去,正在向周围寻找一处地方,打算将戒指扔掉,抬头一看,远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顾眠。

  顾眠心里暗自觉得紧张了一下,迅速将戒指收好,生怕让她看见似的,难不成最近真的是见了鬼了吗?就连他想什么老天都知道。

  不过才几秒钟的功夫,现在就开始跟他在这里玩儿起来大变活人。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许正是上天给他的一次机会,他可以在这样一个空旷无言甚至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心平气和的和她坐下来谈一谈。

  远远的顾眠只是寥寥一望,似乎就看到了苏修一个人坐在这里,大步向前,落落大方地走到他身边,“苏修,我们谈谈吧!”

  等到顾眠都已经来到苏修身旁,坐下时,苏修柔柔的说了句,“好啊。”

  显然,顾眠这会儿找他过来的确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虽然苏修的心里又会有些失望,但是,他还是已经习惯了顾眠这样的态度,只不过,他希望他们这次之前的对话能够长一点久一点,不要过早的结束。

  虽然他不知道顾眠要和他谈什么,他也不知道他们谈的事情究竟和他们两个人有没有关系,但是他知道,每每顾眠找她谈话时都是带有一定目的性的,所以,对于这一点,他心里早就做好了提前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