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闺蜜管家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三十二章 闺蜜管家婆

  第四百三十二章闺蜜管家婆

  “苏修,虽然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我觉得你不应该辜负蜜蜜对你的感情。”顾眠顿了顿,接着说道,“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你们两个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只是觉得她应该得到属于她的幸福,而能够给她幸福的那个人也只有你。”

  苏修听到顾眠这么说,也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兴许,从一开始,每每在顾眠和他谈到秦蜜蜜的时候,他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一些反感的,但是现在,他已经坦然,已经习惯了。

  也许真的就像他说的一样,对待一个人的态度真的会有所转变,苏修看这顾眠说道,“我明白你说的意思,我也知道蜜蜜是一个好女孩儿,但是,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也有我的想法。”

  顾眠说道,“对,你最终怎么选择,我决定不了你,我也左右不了你,但是我看得出来,你对她是有感情的,你也应该明白她是真心待你的,好了,就先这样吧,我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了,我先走了。”

  从公园匆匆离开以后,顾眠便去了秦蜜蜜公寓,一路走过来,还真是有些累了。

  真别说,这段的路途还真是有些堵车,在加上天气刚好有些热的缘故,她的小腿都有些微微酸胀,整个人的大脑都晕晕乎乎的,真的是夏天快要来了。

  按理来说,现在三四月份的季节应该没有那么热啊!难不成,全球气候变暖都已经炎热到这种程度了吗?想想还真是有些可怕。

  公寓里。

  原本起了个大早的秦蜜蜜借着昨天的酒劲儿隐隐约约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立马给苏修打了个电话,但是没想到苏修不承认昨天晚上他所做的一切,竟然还说是顾眠给她换的衣服,这让秦蜜蜜心里感到十分伤心。

  其实,就算苏修不用解释任何,她也明白,她也能够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这原本就没什么,毕竟古话说得好,男女授受不亲,他不想让自己知道这层也是情有可原的,只不过,当她听到自己心爱的人亲口讲这些话从口中说出来的事,她心里还是无比的失落。

  尽管酒精的浓度再大,尽管她昨天喝得再多,可是,她大脑里还是有着一丝清醒的意识的。

  一个人一直坐在床上发呆,发了许久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满脑子里都是苏修的影像,他说话的样子,走路的样子,甚至连他办公的细节以及每一个姿势,她都拿捏得十分清楚。

  手中抱着自己曾经为他画过的画像,看了又看,终究是将那滴泪水滴落在了画纸上,留下了淡淡的痕迹。

  直到门外清脆的敲门声以及那刺耳的铃声在她耳边响起时,秦蜜蜜这才恍然大悟,她就像是一只从笼子中刚飞出来的小鸟一般,整个人都显得惊慌失措,毛毛躁躁的。

  开门的一瞬间,她心里原本还在期待着回想着她心中期盼已久那个人的影子,正想着他会给自己带来一些吃的,可是殊不知,在见到顾眠那一张清瘦的脸庞时,脸上的表情由原本的笑意逐渐转为平淡。

  不过这一细节却还是被细心的顾眠捕捉到了,目光将秦蜜蜜从头到脚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发现她哪里还有个女生的样子,蓬头垢面,尽管身上的酒精味已经散去大半,但是房间内还是有浓厚的酒精气息,和外边新鲜的空气以及公园里的青草气息根本就不能混为一谈,更不可以相提并论。

  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后,推上房门,换了双拖鞋,径直向里面走着,一边走还一边用无奈的口吻抱怨了一句,“你这里是人住的地方吗?简直都快成酒窑子了。”

  “酒窖又怎样,我倒是真的希望自己是生活在那儿的人,现在就算是让我借酒消愁也好啊,可惜我偏偏却这样清醒。”秦蜜蜜说话的口吻有些绝望,仿佛像是参透了人生一般。

  “喂,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现在酒醒了吧,酒醒了的话,就赶紧收拾收拾跟我出去。”

  “去哪儿?我哪儿都不想去。”

  “你又忘了昨天血淋淋的教训了是不是?秦蜜蜜,我告诉你,全世界不是只有苏修他一个男人,你又不是没有他活不了了,你这一辈子是为你自己而活,不是为任何人而活,其他人也没有义务去帮你,更没有义务去爱你,体谅你。”

  直到看到秦蜜蜜眼神中的动容以后,顾眠又继续说道,“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爱护你自己的话,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会真心的去对待你呢!”

  本来两个人之间的氛围还是好好的,什么事儿都没有,可不料,顾眠说着说着就发觉周围的气氛有点不对劲。

  等她放下手中的茶杯再回头却发现秦蜜蜜不知不觉什么时候竟然倒在了沙发上,她都毫不知情。

  神色惊慌的朝着她喊道,“蜜蜜,秦蜜蜜,你怎么了?蜜蜜……”

  “顾眠……呜呜……我只是……我只是…太难过,太伤心了而已,我……”冷不丁响起一阵抽噎的声音,接着便是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哭泣声。

  天哪!她还以为怎么了呢,刚才真是把她吓坏了,她先是将她扶起,开始顺着她的后背向下捋顺,一边拍着一边安慰道,“没事儿的,没事儿的,肯定会没事的。”

  可不料,她越是这样,秦蜜蜜的哭声反而越大了,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效应,现在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难不成是她把秦蜜蜜弄哭的?

  完蛋了,完蛋了,她来的时候人还好好的,怎么她到哪儿都会有事儿啊?也不知道这些自己这是怎么了,看来,以后在出门时真的应该好好看看黄历,她是不是今天不宜出门拜访?

  直到一声不合时宜的咕噜声在两人之间想起后,这才算打破了原有的气氛,秦蜜蜜的哭声也渐渐停止了,接着便是断断续续的肚子叫的声音。

  顾眠情不自禁地皱了下眉头,诧异的问道,“怎么回事,你还没有吃饭啊?”

  “嗯。”秦蜜蜜可怜兮兮的说道。

  她真是头疼病又犯了,也不知道最近怎么回事,每每遇到每个人,她都要头疼万分。

  单单是昨天晚上喝醉了也就算了,把家里弄得这么狼藉,她也就忍了,可是这会儿,这小丫头竟然说她连饭都没有吃,她自己是干什么吃的,难不成身体都不要了吗?

  等到顾眠打开冰箱才发现冰箱里除了一堆鸡蛋以外什么都没有,再就是一些零食和薯片沙丁鱼罐头番茄奶酪油炸薯条,还有两个早就已经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鸡腿了,这还是上次他们从肯德基里拿回来的……这都什么和什么呀?

  不过半个小时的功夫,她就收拾出来一大箩筐要扔掉的东西。

  才刚刚走到门口,秦蜜蜜那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顾眠……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放下它们,它们可是我的最爱。”

  顾眠冷眼看了眼秦蜜蜜,并没有对她作任何回答,在秦蜜蜜的脚步马上快要濒临门口的时候,她啪的一下甩上了大门。

  还什么最爱,不过都是一些垃圾食品,而且放在冰箱里有些变质了都不知道,这样子吃下去了,极不卫生,有没有健康。

  一个女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真的太不懂得照顾自己了,看来,她真是掉进了爱情的大坑里,被感情鬼迷心窍了,还是等她哪天好好调教调教她这个小傻瓜吧!

  回来的路上,顾眠还在想,天气这么好,阳光明媚,春光灿烂,本来一切都会按照她想象中的计划进行,可不聊却在秦蜜蜜这里耽搁了这么长时间,可是,这小丫头竟然还这么不领情,看来她当初真的是白疼她了。

  越想越觉得替自己叫屈,本来大家都是一番好意,可不了,她怎么会这样作贱自己呢!

  推了两下门没有推开,又敲了几声以后仍旧没有人响应,甚至连回答都没有了,顾眠顿时变得气急败坏。

  好啊!没有想到秦蜜蜜这小丫头竟然为了报复她,在她把门关上以后竟然反锁起来,现在竟然故意不给她开门。

  好啊,一段时间不见,她的脾气大也就算了,竟然还长本事了,连她都敢算计起来,看她以后怎么收拾她。

  不过,顾眠倒也不害怕她能怎么样,毕竟,她可是有的是秦蜜蜜的把柄。

  早就料到秦蜜蜜这会儿肯定正在房间里看她呢,所以,顾眠这会儿倒也不着急,表情做的十分到位,轻咳两声以后,润润嗓子,双手放在嘴旁,装模作样的大声喊道,“秦蜜蜜,你要是再不开门的话,我可就把你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说出去让你们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一个小女生,像你这样不检点私生活……”

  眼看着顾眠口中的话越来越过分,简直什么词都有,丝毫不顾及什么形象,秦蜜蜜这会儿还能忍受得了这些,砰的一下将门打开,闪电一般的速度将顾眠拉进来。

  “喂,你到底都在乱说些什么?看看你做的好事。”才刚刚进屋,秦蜜蜜立刻就一副埋怨的样子说道。

  “我刚刚有说什么么?再说了,你听力这么好使吗?”

  真是奇怪,如果秦蜜蜜刚才没有在门口,她怎么能够听到她在说些什么,况且,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刚刚说话的音量也不是很大。

  “我……好啦,好啦,我的姑奶奶我现在已经想好了,我要振作起来,重新开始我崭新而美好的生活,重新追求美丽的爱情,这下你总该放过我了吧!”秦蜜蜜苦苦哀求道。

  有的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该拿顾眠怎么办了,说她是好闺蜜吧,她也承认,但是,她有的时候更觉得顾眠就像是她的管家婆一样,比她妈妈还要唠叨。

  “这还差不多,不过……”猛的回过头,盯着秦蜜蜜继续别有一番意味的说道。

  “不过什么?”双目放空,木木的守望着眼前的美少女,实在不知道她又想出了什么新花招。

  “你还不赶紧去洗漱,换衣服,一个好端端二十几岁的大姑娘,穿着一身睡衣,头发也不梳,脸也不洗,牙也不刷,坐在客厅里一直晃来晃去的,还……”

  秦蜜蜜明显觉得眼前星星多得一阵眩晕,再忍受不了了,挥了挥手,“行了行了,我去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