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法式优雅-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三十五章 法式优雅

  第四百三十五章法式优雅

  因为俩人刚刚才kfc已经吃了一大堆东西,所以,这会儿,她们根本没有肚子再去吃别的东西。

  但是,偏偏来到这里的服务员对她们的服务态度以及各种品质的服务都太高大上,以至于来这里不点东西,甚至是光点一个下午茶,实在让她们有些下不来台面,就连顾眠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两人挪动着小碎步,一前一后地选了个风景好的位子坐下,紧张的顾眠根本没有闲暇工夫去观察店里的一景一物,其实,只要她稍稍细心就能够发现她的确来过这里,而且还是和容谦一同来过这里。

  不过,这会儿,她怕是没有功夫去观察这些了,整个人的心思全都在自己的举止行为方面。

  从一楼到二楼的过程当中走的也是步梯,从其他客人的交谈甚至是眼神的交流中,她能够感受得到许多抹不经意间的目光正在朝她和秦蜜蜜打量过来。

  不过,她也实在没有心情理会这些,只能装作没有听到一样,学着电视里那些法国富太太们优雅的步伐,挺胸抬头,一步步踏着台阶,端庄得体的向前方走去,直到坐下以后,她这才松了一大口气。

  不过两层楼的过程当中已经足以让她对这家餐厅有了一些了解,看来,和她猜的果然没错。

  来到这里的多数都是一些高端人士,就连是那些穿着打扮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少女们也都出生在富贵人家,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再就是一些投资企业的老板或者是海外归来的留学生。

  而这里不伐还有一些美籍华人甚至是法国人也得在其中,流利的口语以及正宗的法式香水,还有那深邃的五官,白色的皮肤……通过这些,她都能一一判断出这家餐厅的品位。

  说实话,顾眠以前来这些餐厅都是和容谦一起来的,她还从来没有单独一个人或者是和秦蜜蜜来过这里。

  毕竟,她也没有那么多要应酬的场所,对于这些法式大餐,还有西班牙菜谱之类的东西也不是特别了解,往往都是容谦点什么,她就吃什么,或者是她想吃什么,容谦便会大量的给她点一些。

  可每每直到她亲自品尝过以后才知晓,原来她自己点的东西都是那么的难吃,而容谦给她点的才是正宗的法餐味道。

  可见这富贵人家的富太太也不是那么好当的,独自出门就要装出一副十分淑女端庄的样子,又要摆出自己学识品位方面都十分良好,这确实有些不易。

  毕竟,她骨子里就不是那样性格的一个人,让她装个几个小时,大半天还可以,但是,要是让她装个一整天还穿着这样精致的连衣裙和高跟鞋,确实让她觉得有些身心疲惫呀!

  这不,没过一会儿,让顾眠头疼的事情就来了,从坐下开始,秦蜜蜜便一直在她身旁问东问西,她的目光时而望向楼上,时而望向楼下,总之,她打探别人的目光就从来没有断过。

  “喂?看什么呢,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好像都没见过世面一样。”

  “我就是多看看怎么了,他们又不能把我吃了,不过,顾眠,说真的,这家餐厅怎么总让我有种黑压压的感觉啊,感觉很不舒服,是不是这里的气氛太压抑了。”

  傻瓜,顾眠在心里使劲儿嘀咕了一句,她这个傻闺蜜还真当这里和外面那些五星级酒店一样了。

  宽敞而又明亮的环境,热热闹闹的人群,这样的场景在这里是不会有的,难不成,她还不知道这里压抑吗?

  安静的用餐环境,客人交谈的声音都在两个人能够听到的范围内交谈,行为举止都十分优雅大方,甚至是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看起来都极具女性魅力,在配上身上穿着的那法国大牌的简洁连衣裙,顾眠简直觉得这就是行走的卢浮宫吗?

  虽然从造型上看,这里和卢浮宫相差甚远,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所能比拟的,但是每个建筑都有其自身的特点和魅力,这里也不例外。

  或许她们从外边向内看看到的是一个景色,但是此时,她们由内向外看,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景色。

  由出到进或者有进到出,都能够让人体会到事业上的不同效果,这或许就是这个建筑的设计神奇之处。

  “两位小姐,请问是现在点餐吗?”

  秦蜜蜜大大咧咧的,才刚刚张开嘴,顾眠就立刻将她否决了,嘴上露出甜美的笑容,用着十分平缓的语气对那美丽的服务员小姐说道,“好,现在点餐。”

  “那好,请您稍等。”

  就在服务员回身去取菜单的时候,秦蜜蜜可是好一顿对她挤眉弄眼,人家才刚走还没走出几步远的功夫,她立刻就大声说道,“喂!怎么现在点餐啊?你明明知道我都已经要撑死了,还有你,你自己刚刚都要吐出来了……”话才说到一半,还没有说完,立刻让她封住了嘴巴,生怕她再说下去会说出什么话来。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她们周围的几桌客人已经纷纷朝她们打量过来,那深邃的目光似乎还带着几许蔑视和嘲讽,那种种眼神仿佛是在嘲笑她们多么不懂礼仪,多么low一样。

  虽然顾眠知道秦蜜蜜就是这样的性格,她也和这样性格的人聊得来,彼此都十分投缘,这便是她们自身的魅力,自身的特点。

  但是,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些上流社会的人士可未必这么认为,她们刚刚定是把她们当成乡野村姑看待了,叽叽喳喳的像个小鸟和蚂蚱一样烦人。

  回过头来以微笑面对种种目光,表示歉意,转身又把秦蜜蜜教训了一番,“你就不能小声点儿吗?你知不知道,刚刚我们都要丢死人了。”

  知道自己闯了祸的秦蜜蜜不再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依旧是很不甘心,朝着四周无所谓的翻了个白眼之后,双手抱拳静静的坐在一旁。

  真是的,不就是多说了两句话吗?还当是怎么回事呢?

  再说了,这里是公共场合,开饭店不就是让人家来吃饭了吗?难不成吃饭还不允许说话了,况且,她自己的嘴长在她自己身上,又没有碍到别人什么事,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有本事他们也说呀,她倒是不介意。

  “不好意思,两位女士久等了,这是本店研制的最新款菜单,您二位看看有什么想要吃的。”就在秦蜜蜜闷闷不乐的时候,一个甜美的声音在她们的耳畔响起。

  在看到菜单的那一刻,秦蜜蜜的视线立刻被菜单少那精致的法式餐牌所吸引。

  菜单上的佳肴每一样看起来都十分精致,有的是她吃过的,有的是她没吃过的,但大多数她都没吃过,有些甚至都没有见过。

  观察完最吸引人的部分以后,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心中由衷的赞叹道,不愧是法式大餐。

  可不过才转眼间的功夫,她的视线立刻被那些菜品的价钱所吸引,连续看了好几页,她在心中暗暗记下了其中几道菜的价格,直到翻完了整本菜单以后,这才发现每样菜的价格基本上都在三位数,有些甚至高达四位数以上。

  这是吃什么?吃的是钱吗?要是经济实惠也就罢了,她以为几百元几千元的吃的能有多少,可是比起肯德基来,这里简直就是奢侈。

  每样菜的分量也就足够一个人吃的,差不多也就是一口两口的量就可以吃完一盘菜,这样下去就算吃饱得花多少钱啊?

  一想到这里,在心中算计了一番以后,原本还十分惊奇的神色立刻黯淡下来,就连那炯炯有神的双眸也变得黯淡无光,有气无力地将菜单看放至顾眠的胸前,掐着嗓子,将声音压低了几分说道,“眠眠,我没有来过这里,你可能比我熟悉一些,还是你来点吧!”

  顾眠先是尴尬地笑了笑,接着便小心翼翼地翻开菜单,脑海总在努力搜索着容谦每次带她来点的吃的,装模作样的看了几页以后轻轻合上菜单,干净利落的说着,“红酒烩牛肉,法式甜品舒芙蕾,朗姆酒和红葡萄酒,法式煎鹅肝,香煎鸡肝,排……这些我都有两份thankyou。”

  点过餐,最后还不忘用一句英文致谢,直到那服务员走了以后,顾眠这才松了一大口气,谢天谢地,终于结束了。

  不过在刚刚一连串说了那么多,就是秦蜜蜜也吓了一跳,每道菜的菜名,有的时候她看过就忘了,哪里会记得那么多。

  试探性的问道,“你刚刚是怎么做到的,你还真别说,刚刚那样子还真的像极了上流社会的名媛。”

  “我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再说了,只不过用心去几个就好了,更何况,人家本来就是名媛好吧,而且是堂堂正正的千金名媛。”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虽然每道菜名听起来都极其简单,但是,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让她一连串说出这么多菜名来,确实压力有些大。

  若非是经常来这里吃饭的人哪能一次性记住那么多,天知道她可是凭着她完好的记忆力在重重强压的压力之下,努力在心里嘀咕了好几遍,才记住了这么多。

  秦蜜蜜心里翻了个白眼,嘴上调侃道,“是是是,您老人家是谁呀!你可是堂堂顾家大小姐,堂堂容氏集团的总裁夫人,谁敢和您比呀?小的我能够和您高攀,实在是今生荣幸,荣幸至极呀!”

  瞧她那一脸奉承的样子,顾眠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

  真是的,这秦蜜蜜越来越不像话了,这说的都是些什么话,难听死了。

  勾了勾手指,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扇子在面前扇了扇,只当是消消怒火,消消怒气,没有听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