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熟悉的人-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三十六章 熟悉的人

  虽然到这里都感觉很压抑,整个人的气氛都感觉不好了,不过,说不好也不对,最起码的心中还是有一份挺轻快安宁的,这是其它餐厅所不能给予她的。

  有些时候,很多事情就是如此,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这并不是绝对的。

  更何况要她说,这家餐厅的厨师手艺还真是一级棒,点完菜还不过20分钟的功夫,他们的所有菜品全部上齐,色香味俱全,可谓是全都占了。

  秦蜜蜜见状也有些不知所措,神情恍惚的,不知道该动哪一个好,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仿佛每一个都很好吃,但仿佛每一个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吃。

  听着顾眠刚刚七七八八说了一大堆,还以为她点了有多少东西呢,实则不然,这些东西并没有将他们整个桌子放满,甚至整个还留有大部分空间可以用来用餐。

  所以说,她点的这些也刚刚好,不过贵就是贵了点儿,虽然花的不是她自己的钱,但秦蜜蜜吃在嘴里,疼在心里啊。

  如果她不把这顿饭全部都吃光,简直对不起的好闺蜜为她花的这些的钱,不管说什么她也要将这些打扫光。

  虽然摆放在两人面前的食物各色俱全,这一桌上基本上都有了前菜,中菜,后菜,法餐就是讲究,无论是酒还是甜品,甚至都是正餐,每一个都讲究的恰到好处,各有各的吃法。

  起初,顾眠也不知道吃个饭有这么多讲究,也是跟容谦在在一起久了,总是听他说这个,还讲究配菜,吃法……她在他身边学到了不少。

  虽然说在,旁人不在的时候,她可以不计较自己的吃相,可以毫无顾忌的敞开怀大吃,但是一旦在公共场合,她还是会学起容谦教给她的样子,端庄优雅地拿起刀叉,小块小块的切着鹅肝,再用叉子叉起一小块放在嘴里细细品尝。

  不过,好在今天她不饿,所以也就自然有耐心的面对这么一大桌子的食物。

  从她们吃饭开始,顾眠无意间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一整块鹅肝下去以后,她再次看向手腕上的时间时间,发觉已经过去了40分钟。

  也就是说40分钟的时间里,她才吃了一块鹅肝,眼下还有牛肉羊排,这么算来,一顿饭下来,她至少要吃个两三个小时,她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久的一顿饭,可谓是破了她的记录。

  不过,即便是如此,她的胃也没有舒服到哪里去,还在一直膨胀,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日渐消下来,反而越发的肿胀不堪,只感觉如果再不喝酒压一压,估计快要顶到嗓子眼儿了。

  看着顾眠的样子,秦蜜蜜倒是吃得津津有味,换做是平时,她在如此饿的情况下让她用刀和叉子,她恨不得直接用手抓起来就吃。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这也算是时机成熟,让她今日进行的体验了一把法国贵妇般吃饭或享用午餐的生活吧!

  俗话说,行走在刀叉之间的食物,不过,要她说,真的,这味道还是极好的,只可惜今天她是没有这口福了。

  一个人在吃饱的情况下,即使让她吃多么美味的食物菜肴,也会觉得提不起任何兴趣。

  正是这个道理,在饿的时候吃什么都是香的,所以,顾眠今天的这顿饭注定要白花冤枉钱。

  等到她们都已经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顾眠也没有心情再吃下去,算了,剩就剩吧,反正要比她撑到自己的胃要好。

  目光随意打量着周围的景色观人群,可无论她怎么观察,每个人的吃相都是极美的,就好像是从那电影画报中走出来的人物,这种感觉真的让她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仿佛置身真的身在法国。

  很快,她的视线被一个身穿墨绿色连体裤套装的女子所吸引,细跟的墨绿色高跟鞋,再配上她那一套墨绿色的阔腿裤,衬得皮肤白皙无比。

  起初,她还以为那是个地地道道的法国人,但是在她回头的一瞬间,却不想是中国人。

  随着那五官轮廓渐渐清晰后,顾眠的神色立刻变得慌张起来,她能很快调整着自己的思绪,突然觉察到了什么。

  不是白悦还能是谁,那么,她所在的这家餐厅?

  顿时了然于胸,怪不得从刚刚来到这里时就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直到进来这里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怎么会来这里啊?

  地理位置这么偏僻,而且装修的风格又这么别致,她怎么就忘了这是白悦的餐厅的呢!

  一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现在还让她心里有种惶恐和不安,也不知道她这个未来的大嫂对她所做的这些事情知不知情,她哥不会真的把她给出卖了吧!

  种种不安的情绪萦绕在心头,哪里还有坐下来吃饭的心情,就算是再撑现在也顿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和用不完的力气。

  也不管那么多了,拉起秦蜜蜜径直向外走去,还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们快点走吧!我们去游乐场玩会儿,不要在这里待了,这里真的太没意思了。”

  秦蜜蜜没回过神来,还是一脸木讷的表情,身子只是麻木的被顾眠拖着向前走,全然没有想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还处于游离状态中。

  就这样一连在这家餐厅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功夫,身子也渐渐疲倦了,却不想被她拖拽着这么一走,身子反而更加不适,就连脚下的步伐都已经身不由己,强行在控制着自己的身体。

  很快,两人不合时宜的动作再加上她们仓皇而又带有疲惫感的表情,瞬间吸引了店里的服务员,在众人的指指点点当中,顾眠终究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难。

  就在她们已经走到一楼,眼看着距离玄关门口又进了一步的时候,白悦已经发现了她的身影,“顾眠……”

  清脆而又干净的嗓音回荡在她的头顶上,心想,完了完了,终究还是被她发现了。

  猛地扯了下秦蜜蜜,似乎是在对她警告,都怪她,要不是因为她,她们这会儿都已经出去了,哪里用得着应付现在这么尴尬的局面。

  她倒是没说话,只是木讷的站在原地,同时也正在思考着该怎样跟白悦作何解释,却不料到还没等她回答,站在她身旁的秦蜜蜜却是十分得体大方的朝着从二楼眺望她们的白悦热情的打着招呼,“嗨!白小姐。”

  这还不要紧,最要命的是秦蜜蜜那个大傻瓜竟然还拉着她的手让她回过身来,“你怎么了?顾眠,快看啊,那不是你嫂子吗?”

  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半晌以后才咬牙切齿的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对,没错。”

  尴尬的对楼上那么墨绿色的人影笑了笑,挥了挥手,本想转身离去,可这会儿工夫,白悦都已经下来了。

  白悦这会儿但并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顾眠这个女孩子怪怪的。

  她往日都是那样一个活泼伶俐的人,见到她肯定会主动打招呼,况且,既然是来她的餐厅,怎么也不跟她说一声,她还是听旁边的服务员讲起这才注意到,要不是他们说,她还真的没有注意。

  真是奇了怪了,不自觉的皱了皱好看的秀眉,难道这小丫头最近有什么心事?

  “你怎么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况且,带着好朋友过来就更应该告诉我一声了,我让厨师给你做点拿手好菜。”

  “我……不用了吧,我们俩都已经吃过了。”顾眠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很不自然的笑意,吞吞吐吐的说道。

  “白小姐,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是太好了,我说嘛,这家餐厅高雅别致,古典而又庄严,正想着它们的主人会是什么样子,没想到这是白小姐这样的大美人儿。”

  对于白悦刚刚说的话,顾眠虽然没什么反应,但是秦蜜蜜的反应倒是不小。

  没想到这家餐厅竟然是顾眠的嫂子开的,虽然是未来的大嫂,但是迟早都是一家人,请吃个饭自然也就是理所应当的。

  所以,秦蜜蜜格外兴奋,她的情绪和顾眠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当然是真的,刚好最近餐厅推出了几样新菜品,你们也可以尝一尝,试试感觉怎么样。”白悦热情说道。

  “好呀,好呀,求之不得……啊……就不用了吧,那个,张小姐,你看我们刚刚也都吃了不少,现在都已经吃不下了,还是改天有机会你在请我们吃吧,这种机会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一段话说下来,她不仅要强忍着手肘上的痛苦,还要一脸笑容地堆在脸上,可谓是做足了戏。

  说完以后还能也看了顾眠一眼,刚刚真是痛死她了,本来说的好好的,却不料到顾眠手劲儿那么大,竟然毫不留情的照着她的胳膊肘就掐了一下,现在肯定都已经青了。

  直到两人走出餐厅以后,秦蜜蜜还是不明白,既然白悦都是她未来的大嫂,请吃顿饭就走了,况且她也是在为她,谁知道她竟然这么不领情,想想就觉得生气。

  两人经过激烈的一番争吵以后,气氛终于安静下来,秦蜜蜜这会儿也消停了几分,在听完顾眠跟她解释的理由以后,她突然有些同情顾眠了,也瞬间理解了她的做法。

  如果是她的话,她也会选择这么做的,可是,依照她的感觉,白悦应该是不知道她所做的那些事情。

  所以,她又觉得顾眠有些大题小做了,兴许人家夫妻两人根本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也就自然没有提到她的事情,顾眠这样的表现反而会让人引起怀疑。

  当然,顾眠这才反应过来,或许秦蜜蜜说的是对的,她越是这样抗拒,越是会让人起疑心。

  她就应该表现的像往常一样,十分自然得体,让人看不出什么来,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方法。

  可是,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那么还有什么办法呢!她现在唯一能做到的也只有祈求上天了。

  两人嘀咕了这一路,殊不知一直有一个人在二楼阳台上悄悄观望着她们,从她们刚刚的举动一些对话当中,白悦似乎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却也没有多想,只是心生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