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待宰的羔羊-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三十七章 待宰的羔羊

  容氏集团顶层办公室。

  容谦原本今天有一个重要会议要开,所以早上起来便匆匆离开了。

  可等到了公司以后却发现手头上刚好有一个要接洽的客户,眼看着航班的点就要晚了,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情开会议,直接吩咐林助理把会议推掉,这才挤出了时间去见客户。

  然而,忙活了一中午却被告知让客户的手机没电了,所以没有办法通知容谦他来不了了。

  而我们的容大总裁就这样在机场外干耗着一个多小时,什么都没做,甚至连中午饭都没吃。

  可他偏偏又不能明目张胆的说些什么,毕竟人家也是无奈之举,没有办法。

  不过,当下,他还是果断采取了措施,否则这就太不像他容谦做事的风格了。

  眼看着太阳渐渐下山,他的办公室门口还是人来人往,许多人都徘徊在他门前,却又不敢进去,所以一直在门口踱步。

  最终还是林助理在得到容谦的允许以后悄悄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只是轻轻一瞥,远处那坐在办公桌前的男子虽然是低垂着眼眸,脸上的表情也十分严肃,好看的落日余晖映照在他脸上,有一种异样的风情感。

  虽然容谦的皮肤不是很白,但是表面却十分光洁细腻,甚至隐形的连个毛孔都看不见,就连身为同样是男子的林助理都羡慕不已。

  当然,他们总裁就是霸道,永远都是最优秀的,无论哪一个方面都是最好的,即使是他花费许多功夫都做不到像容谦这样的标准,尽管如此,他也心甘情愿,谁叫人家一直对他都亲如兄弟一般呢!

  定了定神,小心翼翼的将刚刚沏好的咖啡轻放的容谦的办公桌上微笑着说道,“总裁,这是许总发来的文件,您要不要看一下。”

  “不用了,拿走吧!”说话的一瞬间,脸上面无表情,就连面部肌肉都没有什么变化,不知是他隐藏的太好,还是说他脸上的表情就已经是如此。

  反正林助理是没看出来,观察了容谦这么一会儿,竟然发现他的睫毛都没有眨一下,始终都保持一个姿势,目不转晴地盯着眼前的文件。

  “总裁,可是…许总交待这封信,请您一定要看。”林助理再次试探性的说道。

  毕竟他只是这个中间传话的,人家什么意思,他只负责传到就好,至于容谦看或者是选择不看这都不关他的事。

  不过,按照他自己的意见,他还是希望能先看一看,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每个人都应当有被原谅的机会。

  况且这个许总一旦被封杀了,那么也就相当于许氏集团会被立刻收购,而他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的海外企业,他们手中所持有的股份也会一点并被吞噬。

  这样的惩罚,对于一个经商多年甚至是还有一定实业股份的大企业家来说,无疑是将他们赶尽杀绝,确实有些太过于残酷和残忍了。

  一个靠着自己祖祖辈辈才建立起来的那一个大的融资集团,如果在一夜之间消失,怕是做人都会承受不了。

  这就好比是拿他们的性命在做赌注,可许氏集团的这局赌棋注定输了。

  “我都已经说不用了,你还要让我重复一遍吗?”低沉而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在空旷的办公室内响起,只不过,此时此刻,这样的话语从容谦嘴里说出来,却有一份警惕,甚至带着某种警告的意味。

  “好的总裁。”

  林助理头也不抬的乖乖应道。

  越在这种非常时刻,他实在是不敢自作主张,更不敢多说一句话,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小心翼翼,都要目不转睛的盯着容谦脸上的表情,只要他的嘴角或者是眼角稍微有异样,他就要立刻反省自己到底哪句话说的不对劲了。

  不过,好在这次容谦并没有对他大发雷霆,这也算是他心中侥幸。

  出了办公室的门以后,就直接二话不说把信丢到了垃圾桶当中,同时摇了摇头,为这个林总赶到悲哀。

  的确,想和他们容氏集团谈生意,他们并不反对。

  许氏集团也是鼎鼎大名的集团,在海外上市的公司也不在少数,可是偏偏谁让他们得罪了他们的总裁呢?

  明明都已经约好的时间却没有出现在现场。事后却以手机已经关机的解释为理由,不管他是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事实上,他就是没有遵守他们之间的约定,还让容谦白白等了一个多小时,这样的处罚已经算是轻的了。

  他们集团的业内一直就有这一条规定,凡是不遵守任何条件,不遵守合约,没有按时出现到场的合作商,以后坚决一律不合作,并且永远会被在业内封杀。

  这次也是一样,从许总裁的那一刻起,容谦就已经为他判了死刑,她就是这样一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人。

  他可以为了他和别人的约定推掉自己的事情,但是别人未必会,所以,既然他没有受到同等公正的对待,那么,他也不必尊重别人。

  或许有的人还会觉得他冷血,他残酷,但是,他只相信他眼前看到的真相,他感受到的就是如此。

  他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只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把他太放在心上,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耍弄他的权威,挑衅他的威严,这也就怪不得他了。

  直到听到林助理把门口那些人解散以后,容谦这才回过神来。

  随手将手中的钢笔敲击在办公桌面上,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依附在了那高级的爱马仕座椅上。

  折腾了大半天,他这会儿还真是有些累了,脑海中不禁闪过林助理刚刚说过的话,嘴角无奈上扬,勾起一抹戏虐性的微笑。百度或手机上搜索:我的书城网 免费阅读更多精美小说

  如果这个世界上的坏人都值得同情,那么,便会有多少农夫与蛇的故事啊!

  况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把他容谦当猴耍,这次他被耍得团团转,还想让他轻易的放过许氏集团吗?怕是注定是不可能了。

  不过,就算是收购许氏集团这块大肥肉,他也不会亲自出马,但是,他绝对不会让到手的肥羊轻易逃走。

  待宰的羔羊就永远是一样的状态,无论它怎么逃也逃不出虎的爪牙。

  低头看了眼手机屏上的显示时间轻,叹一口气,时间不早了,马上就到了下班的时间,他也无心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脑海中突然浮现一抹倩丽的身影,也不知道顾眠此刻在做什么,在哪里?

  累了一整天,突然间想到了她,根本没有继续待在这里的心思,整个人也立刻起了精神,打了个电话以后就直接朝着秦蜜蜜家楼下的咖啡馆飞奔而去。

  咖啡厅里。

  经过简单的交谈,这对闺蜜才发现彼此心中都装着许多为人不知的事情,或许也只有她们才会对彼此说出这些话,以及她们这心理真正所想的一切吧。

  秦蜜蜜无奈地感慨道,“想不到你也会想这么多事,看来,我们闺蜜俩还真的是同病相怜啊!”

  话音刚落,一眼便瞥到到门外缓缓而来的身影,修身的黑色西装将整个人衬得越发的精神干练,秦蜜蜜看了眼容谦,挥了挥手,示意他,顾眠在这里。

  像容谦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吸睛的对象,瞬间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只是可惜,她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自己的真命天子呢?

  虽然她有的时候也会抱怨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像顾眠这样好命,一生来什么都有,有一个疼爱她的哥哥,有一个对她十分关心的养父,还有一个十分宠爱她的老公。

  其实,她心里也明白,这辈子,她能够遇到一个像顾眠这样的闺蜜,就已经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赐了。

  她不应该奢求太多,只不过,人与人之间没有比较就不会有伤害,她只是在替自己做一下无声的感慨罢了。

  “蜜蜜,那这样的话,我就先走了,今天确实累了一天,我回家好好洗个热水澡睡觉了,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反正你家就在楼上,我就不送你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顾眠最后拍了拍秦蜜蜜的肩膀,而后在容谦的搀扶下起身说道。

  站起来才发现,因为长时间没有挪动地方,大腿根处的裙子都已经被她压的有些褶皱了,汗液的潮湿感觉让她感觉很不舒服,直了直身子,随意的扯了几下小巧的精致的裙摆。

  “好的,我知道了,你就放心走吧,陪我折腾了一整天,你确实也累了。”最后还不忘嘱咐一句,“容总,实在是不好意思,耽误了你和眠眠这么久的时间,她今天陪了我这么久,她就拜托你了。”

  “秦小姐客气了,眠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况且大家都那么熟了,不用这么客气的。”容谦也是淡然的笑着说道。

  “拜拜……”

  直到容谦把顾眠接走的那一刻起,秦蜜蜜才反应过来,曾几何时,她也会想这样多了。

  不过,现在最怀念的还是当初那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用想的时光,那时的感情是最纯真,也是最纯粹的,不像当今社会,现在的今天。

  等她长大了才发现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不再是所谓的纯洁的感情,其中也掺杂着或多或少的利益成分。

  有些事,你能看得见的,有些也是看不见的,就好像是那潜在的风险一般,你摸不到,看不到,甚至有的时候,你根本感觉不到它的恶劣。

  但是,说到底,人心隔肚皮,他人怎么想的,你又怎么会知道的清清楚楚呢?

  轻叹了口气,直到前方那两个人影逐渐消失在她视线当中,她独自感慨了一番,还是她和顾眠好。

  她永远都不会嫌弃对方,永远也不介意对方,她们会包容彼此的一切小毛病,也会在对方做错事情的时候毫无顾忌的指责出来。

  她们这种感情已经升华成了一种亲人,同样,她们都是彼此最重要的人,对这一点,秦蜜蜜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