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鸳鸯浴-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三十九章 鸳鸯浴

  不大一会儿工夫,随着室内温度的升高,两人之间出现的感觉也不是刚才让空气的阻隔那般冰冷。

  现在,他们的肌肤上都有了彼此的温度,用容谦按摩的力度刚刚好,舒服的不要不要。

  顾眠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处于桑拿房中的小公主一般,正在享受着这里最高级的服务。

  不得不说,容谦的手艺还是好的,力度也刚刚好。

  起初,她还以为这家伙会捉弄她,但是不想,他这会儿按摩倒起来倒是认真的,手法都十分娴熟。

  不禁皱了皱眉头,调侃的问了句,“你是不是在哪儿学过呀?背着我偷偷做了些什么事情。”

  容谦先是轻笑了一声,而后道,“瞧你这话说的,好像为夫会背着你怎么样一样,怎么?是不是觉得为夫的手艺精湛?这可是为夫花费很多时间专门为你定制的。”

  “还可以吧!”面无表情的随意说了四个字,脸上也不带任何表情。

  但是,不同于她现在脸上的表情,心里早就已经乐开了花。

  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有这样一个男人心甘情愿的为她做按摩,并且一连按了半个小时左右,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累,真的是比专业还要专业。

  如果请他做自己的按摩师的话,容谦一定会非常敬业的,顾眠想想都觉得开心,不过,她又不能够把自己的开心太过多的表露在脸上。

  不能够让他太骄傲,一旦骄傲起来,这家伙的尾巴真要翘到天上去了。

  差不多过了有40分钟的时间,顾眠闭目养神了好一会儿,觉得全身心都放松了。

  果然,泡澡再加上按摩是最好的解压方式,刚刚想到不愉快的事情也全都被她抛之脑后了。

  什么白悦,什么肯德基,都让它通通滚蛋,通通过去吧!

  今天只要今天的开心就好了,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都是未来的事情,但眼下只需要做到最好的放松,这就足够了。

  不过,从顾眠走进浴室以来,她从未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容谦身上依旧穿着睡袍。

  看到顾眠紧紧闭上的眼睛以后,他唇角上扬,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接着一个大步跨到那足够两人并排躺下的浴缸中。

  扑腾起的水花着实把顾眠吓了一跳,睁开眼却发现了容谦,本能的推搡着他,“你怎么进来了?谁让你下来的,快点下去。”顾眠娇嗔的说道。

  “你都已经洗完了,我才回来那么长时间,作为妻子,你是不是应该尽尽妻子的本份,好好伺候为夫,沐浴更衣。”他这句话说得倒是大言不惭。

  不过在他看来,这件事情也本来是理所应当,合情合理,没什么好避讳的,况且他们都已经是老夫老妻的人了,也用不着这么见外。

  顾眠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像是停顿在了某一刻,整个人都有些木讷,半晌过后,这才轻轻说道,“这……你不是在开玩笑啦,你刚刚不是在楼下洗过了吗?”

  “夫人莫不是忘了,一共就这么一套沐浴露和洗发水,为夫都给你贡献过来了,难不成你还要为夫拿着这些东西去楼下洗。”

  容谦上挑眉梢,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心里却在暗自叫喜。

  幸亏他早有准备,把之前那一套旧的洗浴用品全都处理掉了,这才有了今日的成果,要不然他还不知道该等上何时何月呢?

  好在他有先见之明,也不枉费他之前为此做了这么多铺垫,现在看来,一切都值了。

  顾眠根本不会知道,早在很久以前,容谦就开始为此时此刻的鸳鸯浴做铺垫了,这一刻,他可是期待已久了呢。

  以前,每每当他想提出来和她共浴时,顾眠要么就是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要么就是提前洗漱完毕,要么就是找各种理由推脱掉了。总之,他是不会轻易浪费和放弃今天这个机会的,而顾眠此刻早就已经成了他的囊中之物,更不要想着逃跑。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脱口而出,嘀咕了一句。

  本来就是嘛?明明楼下也有浴缸,非要跟她在这里挤一个有什么好的?

  “嗯,你说什么?”一边说着,身子不自觉地离顾眠又近了几分。

  四目相对,容谦幽深而宁静的眼眸径直的停在顾眠那双双大大的眼睛上。

  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两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没有什么缝隙,在加上容谦刻意拉近两人的距离之后,他们似乎仅仅只有两个手指之间的空隙。∶微∶信∶号 xs90010 免费阅读更多精品小说!

  “那个……你老盯着我看干什么呀?能不能不要离我这么近,我有点不习惯。”

  “这有什么不习惯的,我们早就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都已经坦诚相见这么多次,难道夫人还有些不习惯吗?”一边深情凝视的看着顾眠,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许。

  那打探的目光叫顾眠不忍直视,恨不得将自己的头一下子埋进水中。

  不过,看到她那娇羞的样子,再加之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容谦心里觉得她可爱极了。

  都说夫妻之间保持感情长久最重要的方法是新鲜感,按照这样的观点来看,他和顾眠每次都有新鲜感,每次近距离的相处都会让两人不由自主的产生触电。

  他或许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但是,他家的小夫人反应可是很激烈了,每次都犹如那初经人事的娇羞少女一般,顾眠自己或许不知道,现在的她有多么的风情万种,多么的妩媚动人。

  湿漉漉的头发上还带着些许的露珠,清秀的脸庞上一尘不染,挂着倦倦的笑容,整个人都好像笼罩了烟雨的气息,极具清新感。

  潜伏在水下的身材在花瓣的遮掩下若隐若现,宛若一条游走在水中的美人鱼。

  半露香肩,好看而精致的锁骨就这样裸露在空气中,凸显出她修长的脖颈,就好像是那游走在天鹅湖中的白天鹅一般圣洁美好。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大概是容谦现在能够立刻想到用来形容顾眠的诗词了。

  她的清新靓丽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的,脸上的姿色就宛若那朵朵盛开的芙蓉花一般美丽动人,却不矫揉造作。

  这样紧张的环境,顾眠越来越不适应了,好在她已经洗得差不多了,不耐烦的动了动身子,迅速移开容谦的胳膊,有意无意的说道,“那个……我帮你搓搓后背吧!”

  “好啊,那就劳烦夫人了。”

  话音刚落,只见顾眠那双柔软的柔荑就在容谦的后背,一下一下,认真卖力的搓着。

  起初的时候,她觉得两个人的动作并排躺着,她这样做起来很费劲,稍微动动身子,可不料,这样一动,把两人的四肢却紧紧贴合在一起,而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敏感地带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不禁凝神屏住呼吸,心里祈祷着,不要动,不要动,千万不要再动了。

  纵使她的双腿已经麻木,依旧保持着一个姿势,没有动过。

  可当她刚想挪动身子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腿似乎麻的很厉害,而容谦这的家伙还在有意无意的撩拨着她,都已经把她逼到一个角落里了,实在是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回过头,大约目测了一下浴缸的距离以及高度,本想着站起身跨出去,却没想到还没等她站起来的时候,身子不稳,再加上腿的麻木感已经让她的双腿彻底失去力量,整个人有如那落水的石子一般直接落到水中。

  好在容谦及时接住了他,她的头才没有受到什么重创,否则,她真的很难想象她那脆弱的小脑袋和浴缸来一个亲密接触的感觉。

  “不是叫你别乱动吗?怎么这么不听话。”低低的附在顾眠的耳后说了一句。

  “我……我……”说了半天,顾眠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是容谦现在对她说话的语气太过于温柔,二是容谦看向她的眼神也太过于宠溺,让她一时间乱了方寸,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情不自禁的软了几分。

  本来明明不是这样的,可她自己竟也不知怎么回事,好像有一种强大的魔力一般,这人身上是不是自带磁铁呀?就好像是2块不一样的吸铁石,它们分别代表着不同的磁场和磁力,还没等分开又再一次贴合到一起。

  终于,她找到了一个十分充足的理由,同时,内心也坚信容谦在听完她的理由以后一定会放她乖乖走掉的,深呼了一口气,大声说道,“我…我……唔……”

  可惜她的后半句话终究是只能咽在肚子里,说不出口了。

  这不,容谦也没给她这个说出口的机会,而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切。

  宽大的手掌此时也刚好派上了用处,稳稳的托住顾眠的后脑,悄悄俯下身,眷恋在这样一个深深而甜蜜的吻中,掠夺着她身上的一切芳香,享受着这一刻美妙的感觉。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浴室的温度以及空气再一次粉红感爆棚。

  顾眠的身上此刻都已经泛起潮红,在水下若隐若现的感觉看起来更加的性感诱人,她就像是一只十分不安分的小鹿,在容谦的手掌心里随时准备逃跑乱窜,身上好像滑得像一只泥鳅一样,只要稍稍不注意,便会让她有趁机逃跑的可能。

  没过多一会儿的时间,许久不曾和容谦一起共浴爱河的共眠就已经乱了方寸,整个人被容谦的吻折磨得大脑发晕,早就已经被迷晕了方向,不知身处在什么地方。

  又过了一会儿,她由开始的被动也开始渐渐回应起来,虽然她的吻有些略显笨拙,但是这对于容谦来说,这无疑是两个人之间最好的催情剂。

  最本能最纯真的反应,永远是一个人最大的魅力。有些时候,太过于老成和熟练,反而显得一切太过于油滑,容谦反倒不喜欢那样的女人。

  “嗯……”

  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嘤咛声,顾眠这才意识到此刻这是在浴室里,顿时害羞起来,满脸通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发胀的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