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中国胃-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四十章 中国胃

  这一刻,浴室里的激情戏码还在继续,两个人虽然都已经疲惫不堪,但是不知怎的,在这样暧昧,在加上彼此之间心里浓浓的爱意的调味下,他们对彼此的眷恋也更加深了一分,不知何为疲倦,不知何时到尽头。

  浴室里的水龙头哗啦啦的依旧在放着,伴随着那阵阵悦耳动听的缠绵声,别提有多么风光无限了。

  他们就真的好像是书中写的那样一对戏水鸳鸯,在诺大的浴缸当中尽情的享受着此刻彼此带给他们的欢愉。

  而另一边,观望了夕阳落山的美好情景,秦蜜蜜这会儿也不自觉的有些困倦了,情绪有些低落的踏着每一层台阶,竟然连电梯都忘记坐,而是一层一层台阶走上去的。

  听着她的脚步声以及走廊空旷的声音和高跟鞋踩在水泥地台阶上的声音格外的清凉,像是在走过楼道中都在回荡。

  她的内心是空旷的,同时也是孤寂的,说不清楚现在的感觉是什么滋味。

  但是她只知道,她的心里总感觉有那么一处空落落的地方,大脑也情不自禁的处于放空状态,什么都没想,径直走到了家门口。

  就在她距离门口大约还有几米处的时候,蓦然看见不远处有一个身影正在背对着她,原本凌乱的脚步顿时戛然而止。

  她不知道是否该继续向前进还是该退缩回来,就这样怔怔的待在原地好几秒钟,直到前方的身影早已发现她的存在,知道躲不过去,只好迎难而上。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回来第一个见到的人竟然是苏修,原本以为,她回来以后不会再见到任何人,本打算洗洗就睡了,却不想竟然还有这么意外的一幕。

  说实话,这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苏修,他的背影是那样的凄凉而孤独。

  尽管平日里阳光帅气外表下,他依旧是那个帅气潇洒的公子哥,但是此刻,她仿佛看透了别人的心事一般,那种孤寂而又凄凉的滋味也是她所能体会的。

  不错,他们此时正是一种人,他们也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心灵以及他们脸上所有的表情以及他们内心的烦躁,但是,他们偏偏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或许是他们太过于相像反而不知道该怎样向对方开口。

  罢了罢了,兴许是她想多了呢,秦蜜蜜的大脑里一边这样想着,但是,另外一边却有另一个想法在她的头顶盘旋。

  想起早上苏修提着食盒站在她家门口的样子,心里不禁多了个问号,他该不会是在这里等了她整整一天吧?

  才刚刚洋溢起一丝惊喜,又猛然敲了一下自己的头,怎么可能呢?苏修怎么可能在这里等她一天呢?她一定是想多了。

  是啊,苏修那样一个高傲而又孤僻的人,怎么可能为了她一个不怎么重要的朋友在这里白白等上一天呢!

  如果说,他是为了顾眠,那她还可以信,但如果说他一直在这里等自己,她是断然不会相信的。

  很显然,比起两人之间的距离,再加上秦蜜蜜此刻这么多的想法,苏修倒是显得很坦然,什么都没有想,而是直接按照自己的本能意愿打了个招呼道,“你回来了。”

  “嗯。”除了嗯以外,秦蜜蜜实在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自顾自的从包包中拿起钥匙开门。

  直到听到门“咯吱!”一声响起的时候,两个人的心像是十分有默契一般肃然平静。

  料是谁也没有想到,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秦蜜蜜连续按了墙上好几下按钮,依旧没有亮光,天哪,该不会是断电了吧?

  与此同时,苏修刚好过来查看,直到他将房间内里里外外都查看一番后,小心翼翼的开启手机的手电筒,这才发现是跳电闸了。

  秦蜜蜜一个女孩子家哪里会做这种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样弄电闸,只是在一旁傻站着,偶尔给苏修帮帮忙,照个亮什么的。

  不过,在苏修给她修电闸的时候,她能够用手电清晰的照射在他脸的外轮廓上,那俊俏的脸庞上不由自主就勾勒出了几抹十分鲜明而又鲜亮的弧线。

  她不由得看得有些呆住了,不得不承认,苏修无论是做什么都很帅,但是,她觉得,此刻的他比往常更有帅气了几分。

  他干活的样子,平添了几分大男子主义的气概,像是自身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一种独特的人格魅力。

  清新的洗发水以及沐浴露的味道充斥着秦蜜蜜的鼻息,仿佛下一秒钟,她就即将深深的陷入苏修的漩涡当中。

  爱情真的是一种不由自主的反应,即使再增加点决心,即使已经发誓要做的事情,却还是在现实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崩溃。

  即使她很清楚的知道苏修只是出于本能,换做是谁,他都会这么做,都会义无反顾的帮忙的。

  但是,哪怕有一丝的余地,她还是希望自己心里的那一丝反应是真实的,她很希望苏修是因为她才过来帮忙的。

  说了也真的好笑,前一秒还下定决心不再去理他,就当作两个人之间白白相遇一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也将苏修从她的世界里,她的字典里抛出,从此也不会再有苏修这个人。

  可是下一秒钟,人家只不过才帮了她一个小小的忙,她就已经被迷的找不到北了。

  心里一直埋怨到自己丢人,真是太丢人了,可不过才一句话的功夫,又迎上苏修的笑脸,顿时将自己刚刚大脑里所想的一切全都抛之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好了,这回可以了。”清澈而干净的笑容洋溢在苏修吗俊逸的脸上,情不自禁的甩了甩额前的齐刘海。

  虽然只是一个在无意间的动作,可是却已经把秦蜜蜜迷的神魂颠倒,好在室内灯光亮起的时候分散了秦蜜蜜的注意力,否则,这家伙还指不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呢!

  “谢谢。”淡然得吐出两个字,但是心中早已经澎湃无比,一直在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秦蜜蜜,你不要激动,千万不要激动。

  “没什么,再说了,我只是举手之劳,你们女孩子不会做这种事情也都很正常。”

  的确很正常,虽然秦蜜蜜的表面上大大咧咧的就是一个典型十足的女汉子性格,但是,她的内心还是十分柔软的女孩子的一面。

  她的娇羞感也会时不时的体现在脸上,所以,不光是她自己心里清楚,苏修心里也十分清楚,她就是一个外刚内柔的女孩子。

  面对苏修的频频示好,秦蜜蜜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直笑脸相迎,却半天也吐不出来一个字,一时间让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突如其来的平静让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一味的点头微笑,直到过了半晌以后,苏修这才开口缓缓道,“那个……我买了点吃的…都是你爱吃的小龙虾,要是不介意的话一起吃吧!”

  一听到小龙虾,秦蜜蜜顿时双目放光,脸上的表情顿时喜于言表,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她内心的欢喜。

  果然,最了解她喜好的人除了顾眠以外就是苏修了,小龙虾可是她的最爱,虽然偶尔也会吃吃法国菜,日韩料理等等,但是,她最爱的还是中国菜。

  也正是如此,所以,她的胃还是中国胃,是十分传统的。

  “好,你等我一下,我去准备准备。”秦蜜蜜羞涩的说着。

  一边走一边连忙深呼吸,从卧室走到厨房,再从厨房走到餐厅洗手间,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一直手忙脚乱,情绪激动的她都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先做什么或做什么,一味的跑来跑去,连她自己都有些晕了。

  天呐,她不是在做梦吧,这也是苏州第一次主动找她呢,而且还上门带了这么干的货。

  要知道,这么大的小龙虾也是很少吃的,不同于街边的路边摊,苏修这次带来的小龙虾个头十分大,看着就十分诱人可口,最主要的还都是做好的,省了他们两个人的事儿。

  也不知道最近是老天都在帮她还是怎的,这让他们两个人频频相逢,萍萍相遇,这确实是她最近的桃花运。

  天色不知不觉暗了下去,一时间,容家别墅的光芒也逐渐黯淡下去。

  好顿折腾了一番以后,两个人终于都有些疲惫,顾眠老老实实的躺在容谦的臂弯当中一动不动,满眼都是埋怨的眼神,似乎是在抱怨在身体上的疲劳。

  可不是吗?容谦这家伙也不知道今儿怎么这么大的力气,都已经工作一天了,却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力气,一次一次的就是没完没了,折腾得她身体都要虚脱了。

  若不是她早有准备,刚刚在车上小睡了一会儿,估计这会儿她早就睡过去了。

  “怎么了,累了,看样子,夫人对为夫的表现甚是满意?”脸上荡漾着春光灿烂的笑容,那戏虐的神情无一不是在挑逗着顾眠的每一个神经细胞。

  该死,这家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样开玩笑,清秀的脸庞上再一次蒙上娇羞,这已经让容谦说不清楚是顾眠第几次害羞了。

  总之,今天晚上,她脸红的频率发作的越来越强烈,就连他偶尔说的一句玩笑话都能随时让她分分钟脸红,再次低声轻笑了几分,这才懒懒的起身,一把扯下挂在一旁的浴巾轻轻盖在顾眠身上,小心翼翼的为她擦拭着身上的露水。

  他的一举一动都十分轻柔,让顾眠没想到的是,他一个这样大大咧咧大男子的人竟然会有这么细心的一面。

  虽然他平日里的有些举动都已经让她感慨,万分十分感动,但是,她还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的观察过容谦在为自己擦拭身上的样子,就连是唇角那一个不经意间的弧度都让她深深为之迷恋。

  眼前的这个人是她的夫,是她托付终身的人,眼前的这个人是她一直放在心里的人,眼前的这个人是她孩子的父亲。

  如今,这一切,她已经什么都拥有了,她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有一个如此爱她的他,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想到这里,温婉而笑,目光再一次涌现温柔,眼神中那抹柔和的目光全部聚焦在男子那英俊而帅气的面孔上。

  无论他们之间将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无论他们过去经历了多少磨难,无论他们现在之间有多少误会和彼此之间的小摩擦,但是,顾眠始终相信,容谦就是她今生的选择,她也相信她的选择当然不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