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喝到了床上-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四十二章 喝到了床上

  爱情如果可以选择,他真的想选择自己是先认识的秦蜜蜜,而后才认识的顾眠。

  这样子,许多事情或许就不是今天或者是眼前看到的这样的结果了。

  或许他和秦蜜蜜会是一对让所有人都十分羡慕的神仙眷侣,他们能够恩恩爱爱,和睦相处,白头到老,他们甚至比顾眠和容谦还要幸福,还要羡煞旁人。

  但是,命运往往就是这样的捉弄人,有的时候,她甚至也怀疑,是不是老天故意安排的这样一场暗恋,让他们几个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错综复杂。

  可直到今天,他突然有些开始怀疑自己了,是不是他过去做的一切都做错了,是不是他真的不应该这样做。

  切身体会过的经验,他都懂,他也知道平白无故的让一个人放弃另一个人,这是多么荒唐的理由,这也是多么让人难以做到的事情,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做到又怎么能够强求让秦蜜蜜做到呢!

  想了这么久才明白,难怪她每每见到秦蜜蜜那没心没肺的样子,还真的以为她什么都忘了呢,却不想她隐藏的竟然如此之深,竟然连他都被蒙骗了过去。

  仰天长叹了一番以后,小心翼翼的抽起桌上的面巾纸,小心翼翼为秦蜜蜜擦干眼泪。

  看到她脸上绝望的表情和痛苦的样子,他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就连他自己也在心中不断的蔑视和轻视自己。

  表面上看起来一副衣冠楚楚正人君子的样子,可是他竟然做了这样猪狗不如的事,就连他自己都对他痛心疾首。

  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容易平静,可是苏修这会儿却是更加的冲动起来。

  或许他也是时候的该好好放纵自己一把,从来都不曾喝过这么多酒,突然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个消遣放松自己的方法,在自己那明晃晃的酒杯添上红得发紫的葡萄酒。

  “继续喝,我还要喝酒,今天晚上…我们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一醉解千愁,也许,等他们真的喝醉了就什么都忘了。

  那些痛苦不堪的回忆,那些心底里的伤痕,或许都没有喝酒来的痛快吧,但愿喝酒真的能够消愁。

  “好,我陪你喝,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酒……再来一杯,再来一杯……”

  “好酒,真的是好酒。”

  ……

  伴随着暖暖的阳光照射在地面上,顾眠终于很不情愿的睁开双眼。

  不过,好不容易来个一觉睡到自然醒,确实让她的身体立刻恢复了元气,只不过,腿上的酸楚感和腰间的疼痛感还是没有办法消除。

  心里暗自埋怨道容谦,要不是他昨天那么用力,要不是他昨天那么多次,也就不会让她这么累了,说到底,这都是她的错。

  可等她翻身转过来,再瞧瞧身旁时,哪里还有容谦的半个影子,就连旁边的床位上也是空空的,凉凉的,显然,他已经起来很久了。

  睁开眼睛,没有见到她想要见到的人,略微有些失望,就连洗漱也是无精打采,穿着新换干净的拖鞋,披散着头发,头也不梳,脸也不洗的,就直接来到餐厅。

  “goodorning……”

  低沉而带有磁性的声音瞬间让顾眠倍感清醒,听着那流利的英文声,她似乎意识到什么,迈开腿就向厨房跑去。

  果然,刚刚站在门口就看到了那么熟悉而修长的身影背靠着他。

  大脑前一秒还处于发懵的状态,后一秒便立刻反应过来,今天是周末,怪不得容谦休息。

  “早。”懒懒的吐出一个字,就连声带的震动都让她觉得疲惫无比,不知是她太累还是睡得太多的缘故,整个眼睛好像是顶了一块石头一般,感觉这张眼皮瞬间就要塌了下来。

  不管了,不管了,反正她已经饿了,还是先洗漱吃早餐吧。

  就在她洗漱的这会儿功夫,一炖爱心早餐已经做好了。

  当她再次走到餐桌面前时,望着那一碟碟精致的点心和她最爱的水晶虾饺,皮蛋瘦肉粥,心里说不出来的满足。

  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像是做饭之类的事情从来都不需要她操心,容谦的手艺又偏偏这样好,想想生活还真的是很美好呢!

  饭刚吃到一半,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将餐桌上一片和谐的气氛所打乱,容谦先看了眼顾眠后,便接通了电话。

  听着对方说话的声音,他先是皱了下眉头,然后将电话递给顾眠,轻声说道,“那……找你的。”

  “找我的?”她也同样诧异了一下,不过,却还是伸手接过了电话。

  “哦,是的,是的,就是这个地址。”

  “好的,谢谢再见。”顾眠有礼貌的说着。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个送快递的,也不知道送的是什么东西。”一边毫不在意的说着,一边还恋恋不舍的捡起刚刚被她放在餐桌上的筷子猛的夹了一块肉放入口中。

  “嗯,过几天快到你生日了,是不是他们给你邮什么东西了?”相对于顾眠的毫不关心,容谦这会儿倒是颇有兴致。

  “他们?你是说秦蜜蜜和苏修啊?”

  就在两人闲谈之际,张嫂此时已经提着一个大大的包裹朝两人走来,顾眠和容谦先是对视了一下,而后十分有默契的默不作声。

  “夫人,这是你的快递。”张嫂将一个小小的快递盒放在餐桌的一旁,而后便恭敬地退下了。

  “好,谢谢。”

  所有的女生都是一个样子,对购物以及未知的东西都充满好奇,顾眠当然也不例外。

  眼前的这个盒子无论多么小,但是却足以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心中正想着,或许真的是她的生日礼物呢!既然这样的话,她是不是应该先打个电话问问。

  可结果出乎她的意料,无论是给秦蜜蜜打电话也好,还是给苏修打电话也罢,这两个人就像是商量好的一般,手机都是没人接听,处于忙音状态,不禁皱了下眉头,这可叫她如何是好?

  殊不知正是因为她刚刚打的两个电话,彻底把原本正在熟睡中的秦蜜蜜和苏修吵醒了。

  两个人都十分不耐烦的伸了个懒腰,秦蜜蜜却像是触电一般碰到了一个奇怪的生物,蓦然看到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男子时,情绪彻底失控,大声喊了出来,“啊……”

  和她的反应差不多,男子的情绪没有好到哪里去,这才刚一醒来就被电话打扰了无数次。

  可是蓦然睁开眼睛,他刚刚听到了什么,似乎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突如其来的警觉感让他朝旁边望去,不料却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面孔,也十分吃惊的大叫了一声,“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秦蜜蜜脑里问了无数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她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们两个为什么会在一张床上,而且,苏修竟然还光着身子,最主要的是,他怎么会在自己家里?

  “蜜蜜,你……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一副呆若木鸡的表情,苏修先发制人问道。

  “这,这是我的床,这里是我的家。”秦蜜蜜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一边说着一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无论她刚刚看到了什么,非礼勿视呀,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苏修的身材真的很好,一点也不比电视里那些名模差。

  精致的锁骨,健硕的胸肌,每一处都恰到好处,十分完美,想来她自己也不算吃亏,这样想着想着,心里竟然还美滋滋起来。

  观察了房间里里外外的一景一物,苏修这才确定他的确不是在自己的家,这里的确是秦蜜蜜的家,轻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将身子靠到床头上,又是一阵唉声叹气。

  这到底是怎么搞的,可是,他怎么就想不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呢?他怎么到秦蜜蜜家里来的,而且两个人又怎么稀里糊涂的睡到了一张床上?

  心里的种种疑问在他心里画上了种种的问号,而眼前,他所看到的这一切注定会成为他最近日子以来的阴影。

  “那个,我先去弄点吃的。”

  直到翻身下床以后,秦蜜蜜的心里依旧有如小鹿乱撞一般。

  刚刚的场景看着她可谓是脸红心跳,整个人的神经细胞一下子都被提高了,不知高多少个度,差点就兴奋过了头,好在身体上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不能激动,不能激动,这才有所好转。

  等到秦蜜蜜在洗漱间收拾好出来后,刚好碰上了整理完毕的苏修,两人不约而同向餐厅走去。

  可还没有走进去,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止住了脚步,这哪里还有下脚的地方?满满的桌子上,地上,堆了一地的小龙虾。

  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小龙虾的虾壳,两个透明的红酒杯就这样直直的散落在桌面上,那玻璃制的高脚杯中仿佛还有残留的液体。

  看到眼前的一片狼藉,两人的表情都是大惊失色,并没有好到哪里去,眼前,他们所见到的种种都已经证实了昨天晚上他们的疯狂以及他们的玩世不恭。

  看到了自己的杰作,秦蜜蜜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她在家门口碰到了苏修,家里突然断电,苏就帮她修好了电闸,然后两人便开始吃饭喝酒,可是,这喝着喝着怎么就喝到床上了呢?

  前面的事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可是后边的事情,他是真的一点都记不得了,特别是到床上以后发生的事情……

  “我们昨天?”

  “好了,先别想那么多了,我先帮你一起收拾吧!”苏修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动手将那地上的虾壳全都捡起放在旁边的垃圾袋。

  其实,他刚刚只不过是在有意转移话题,虽然他不大记得昨天后来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却记得清清楚楚。

  秦蜜蜜喝醉以后,他便把她抱到了床上,然后本想起来,但是酒劲儿实在是太大,他昨天晚上也困的不行,就不知不觉躺在床上睡了。

  当然,他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这其中,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