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人走茶凉-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四十四章 人走茶凉

  容谦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叫做顾眠的女人竟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了解自己,她甚至能够了解他心里的每一个节拍,甚至连他怎样想的都知道,不过,这样的感觉让他颇感欣慰。

  “那些不开心的人和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实在扰了我刚刚的兴致。”容谦的嘴角残留着一抹惨淡的笑容,这话不单单是说给顾眠听的,同时也是在这个时候说给他自己听的。

  是啊,他一贯都是想得开的人,什么时候竟然如此钻牛角尖了,得不到的东西就放手吧,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有些事情上他也应该看开看淡了,何必那么执着呢!

  到了目的地以后,他们将车停在门口,刚下车,顾眠突然加快了脚步,走在容谦的身后,紧紧用力拥住了她,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和寂静。

  容谦只是默默的站在原地,没有挣扎,也没有走动,他只是有些迷茫的看着前方那一栋栋已经有些古老历史的别墅,前方不远处的树干上竟然已经长满了枝芽,甚至有的冒出了丁香花,那一丛丛的绿篱被人修剪的刚刚好,可惜却还是难掩时光的痕迹。

  其实,顾眠是打从心里心疼眼前的这个男人的,正是因为心疼,所以,她想和他分担一些他心里的往事,想和他在一起忘掉过去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想和他一起用心生活,一起经营未来,一起经营他们美丽而幸福的美好生活。

  或许,以她一个人的力量并不能给到他什么帮助,她甚至根本没有在大多数的事情上帮到他什么忙,反而还要让容谦来操心她自己的事情。

  尽管如此,她也想帮他,哪怕仅仅是一点点微弱的力量,也要全力一试,仅仅只是给他一个拥抱或许都是对他最好的鼓励吧!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都已经到地方了,我们赶快进去吧!”容谦反手握住顾眠那双纤细而又嫩白的手,冰凉的掌心摩挲着顾眠温软的手被,突然间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涌入心间。

  也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他们夫妻俩好像十分有默契,像是说好的一般,相继一前一后的感动,再一前一后的独自感伤起来。

  不过,说实话,生活就是生活,哪里来的那么多伤春悲秋呢?

  他这一生中要经历大风大浪中,也要经历许多坎坎坷坷,眼前的这一切或许在他们以后的今天看来根本就不算些什么,又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他们现在只管按照自己眼前的路继续向前走就好了。

  不管未来有多少个坎坷,也不管未来有多少个烦恼,这些都不是他现在最关心的,他现在最关心的事情只是他身边的这个唯一而已,因为她是他的宝,他绝不允许她有任何闪失。

  听到容谦那深沉的话语,顾眠这才渐渐松开原本紧紧抓着不放的双手,两人十分有默契的相视一笑,正在向别墅里走去。

  不同于往常的感觉,此时的沐家别墅显得空寂寂的,就连以前常见的一些花花草草此时都不知去向,她差点还以为走错了家呢!

  心里怀揣着好奇和容谦一同走进别墅,这才发现别墅的下人都已经多多少少散去了许多,而此时也就只剩下几个照顾房子和庭院里植物的下人,再就是管事的王嫂。

  “小姐回来啦!快进屋坐吧,我给您和姑爷沏点茶。”顾眠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从坐在沙发上开始,她便不断的打量起四周,虽然景物的摆放还是一致的,稀奇古玩也并没有少,但是,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似乎在这样一个空大的房子当中少了一次生机,这一切顺其自然的表象看起来都十分的假。

  以前的别墅不是这个样子的呀!此时,顾眠心里有一肚子的疑问想要问王嫂,因为,她已经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预感,而此时这种预感比往常任何时候来得都要强烈。

  “小姐,姑爷,请喝茶。”

  就算顾眠再不懂茶,但是,也好歹喝了那么多年的茶。对待茶叶的赏析还是有几分讲究的,虽然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茶叶的好坏和新旧新鲜程度她还是辨别得十分清楚。

  一杯清茶在手,单单是抿了一小口,她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对劲。

  按照沐凯德往常的习惯,这家里的茶叶每到一定的时间都会放在太阳下晒一晒,可是她杯中的茶叶却和往常的大不一样,似乎有一种湿气存放在茶叶当中,一看就是没有经过晒干而制的。

  再次望向容谦时却发现容谦的表情和她差不多,两人皆是相互对视了一眼,特别迅速从容谦的眼神当中得到了她想知道的答案。

  看来,果然和她猜的没错,就算是她不是品茶的行家,但是,她旁边可是坐了一个品茶的行家,悄悄放下茶杯,严肃的问道,“王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时候的茶呀?”

  “哎!小姐,这是三个月以前新到的茶叶。”王嫂恭恭敬敬的应着。

  顾眠再次皱起了眉头,诧异的问道,“怎么回事,新到的茶叶难道没有去晒吗?”

  她本来也不愿意多问的,但是,从她还没走进家门的时候就感觉这里里外外几乎变了个模样,除了那原本高大的建筑没有变以外,就连花园内以及房间内的一景一物似乎都有了大大小小的改变,这会儿,她实在忍不住就多问了几句。

  “难道小姐还不知道吗?”看过顾眠的表现以及她做出的反应,王嫂的神情也有些不自然,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

  “知道什么?”这会儿,她已然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不知为何,有种感觉告诉她,她接下来所听到的事情还是让她有些吃惊,甚至会直接影响到她的心情。

  王嫂看了看顾眠,又看了看容谦,最后无奈的点了点头,轻声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姐,老爷和夫人在一周前就已经去法国找大小姐了,所以呀,临走前就提前吩咐过这茶叶就不用晒了,家里上上下下都需要打扫一番,其他的佣人也被遣散了不少,就我这么一个管事儿的,也照顾到方方面面,也自然就疏忽了这件事情。”

  王嫂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顾眠都听得清清楚楚。从第一句话开始,她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可不料,整段话听完以后,心情变得更加的差了。

  怪不得她从刚进门之间就有一种背春伤秋的感觉,看来,这就是这件事情的开端和预兆,早就知道最近会有事情发生,但是却没料到,还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她原本只是想着过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沐凯德,让他老人家也高兴高兴,毕竟这捐款的福利也有沐凯德的一半。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等她再归来时,人已经不知去向,甚至已经踏上了远方的归途,不知何年何月才会回来。

  “王嫂,你说的可是真的?”顾眠此刻的神情依旧有些恍惚,望着那电视背景墙上的刺绣,恍若回到了过去的时光一般。

  “是啊,小姐,老爷临走前还惦记着小姐呢,不过,前两天,他也说过您在忙,就没有打扰你。”

  听着王嫂一字一句的对她说出了沐凯德对她的爱意以及留念时,顾眠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簌簌的往下落着,基本上不受控制。

  尽管她此时没有哽咽,也没有出声,但是,那止不住的眼泪就像水哗哗流水一般,沿着她脸颊的外轮廓滑落到她的胸前,滑落到地砖上,滑落到容谦握着她的双手上。

  其实,她又何尝不知王嫂是断然不会说谎的,只是,她眼前还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罢了。

  纵使他们曾经再伤害过她,但是,他们毕竟也养育了她这么多年,纵使沐风衣做过再多对不起她的事情,但是,到头来,她和这个家里还是有感情的。

  心里的情绪莫名其妙的激动起来,好像此时再多说一句话都能够让她顿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流满面似的。

  背后发冷,就连手心里都不自觉的冒着冷汗,好在容谦一直紧紧握着她的双手,这才给予了她一定的温暖。

  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在想什么,难道她真的做错了吗?难道她真的不应该把沐风衣送出国吗?

  现在想想,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当初的决定是对是错,不过,如今看来,她确实有些后悔了。

  因为她低估了一对父母对于自己子女的感情,更低估了她的养母对沐风衣的爱。

  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好,纵使她的孩子再不好,纵使她的孩子在被窝瘦,纵使她的孩子做了再多的错事,可那终究是讨论的孩子。

  父母还是一样会疼爱,一样会心痛,一样会无条件的包容他,体谅他,照顾他,爱他,而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父母会对自己的子女无条件的包容和爱护。

  或许是他从小没有在亲生父母身边的缘故,所以对这些看的并没有那么重要,就连自身的体会也自然没有常人那么敏感。

  所以,她当时毫不犹豫的作出决定时并没有意识到她的决定会给这个家庭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更没有意识到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会让她的养父母平添了那么多的白发。

  她让一个父母没有办法和他的孩子相见,这无疑是对做父母最残酷的一种惩罚,这比这时间的任何惩罚都来的残忍吧!

  可如今想来,她的这种做法和当时樊若水和沐风衣对她作出的伤害又有什么区别呢?她只不过是换了一种伪善的方式做了这种伤害人的事情而已。

  表面上看起来,她没有对错,但是实际上,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

  说到底,她还是太过于残忍了,或者应该说她杀人不眨眼,冷血无情,居然对自己的养父母下这样的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