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有什么区别?-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四十五章 有什么区别?

  只可惜时间不会因为她短暂的后悔而去倒流,因为世界上最狠心,最不懂得怜悯人的恐怕就是时间了。

  不管是沧海桑田也罢,春去秋来,四季交替都好,不管是流干了多少眼泪,通彻了多少心扉,时间都会因为这世界发生的任何改变而去停下它的脚步。

  短短的两个字组成的词语却包含了这世间的一切,它甚至可以包含了一个人的一生,它是每个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是每个人的生命中必将承载的东西。

  但是它的重量可以说的很轻,也可以说的很重。

  总是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存在,但是,这时间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小看它,因为,无论你年轻时的容颜有多么美丽,无论你曾经的记忆有多么美好,这些终究会随着时间的转变而淡去,终究,你会洗尽铅华,花发鬓白红颜改。

  容谦挥了挥手,让王嫂下去,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前,“想哭就哭吧,别太压抑自己了。”

  顾眠这会儿十分乖巧的窝在容谦的怀里,是啊,顾眠原本也以为自己会在容谦的怀中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把自己心内想要发泄和表达的情绪都纷纷的表达出来。

  可是不料,这会儿,她的眼泪像是流干了似的,却是一滴也哭不出来,心里感觉空落落的,大脑处于平行放空状态,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是啊,现在这栋别墅的主人已经走了,而她所犯下的错也成了既定的事实,纵使容谦再安慰着她,这件事情与她无关,这不是她的错,可是,这怎么能够不让她多想呢?那可是她的养父母啊!

  有些时候,事情没到那一步的时候,你就真的不知道有些人在你心里的地位终究是站到哪一层面,尽管他们不是她的亲生父母,但是,在她眼中,早就已经把他们当成亲生父母一样对待,这会儿又让她怎么接受得了这样的事实。

  终究,情绪有所好转以后,她渐渐从容谦的怀中一点点挪出来,泪眼娑婆的望着容谦说道,“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傻瓜,你想什么呢?怎么能这么说呢?再怎么说,这也不是你的错。”容谦不断的用自己的方式安慰她。

  “可我心里还是内疚,还是放不下这件事。”她有气无力的应着,身子仿佛要虚脱了一样。

  “好了,乖,别想那么多了,相信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像你想的那样呢!”

  其实,顾眠又何尝不希望事情不是像她所想的那样,像她所希望的事情是什么样的呢!还有比她眼前看到的事情更糟的吗?

  等到王嫂走了以后径直拉着容谦的手上楼,里里外外的转了一圈,情不自禁的走到了她以前住的房间。

  打开门的一瞬间再一次热泪盈眶,房间里的摆设还是照旧,就连床单和被罩都是她最喜欢的那一款,窗帘也没有换。

  房间上的摆件仍旧是整体十分干净,包括她衣柜里的衣服一件都没有少,这还是她以前一直生活的地方,仿佛就在昨天,她还住在这里,不过今天,她却已经只身处在两个不同的环境了。

  墙上的挂钟依旧在走,而她的心也依旧在成长,只不过,这里的感觉确实变了。

  看得出来,打扫它的人很细心,将她所用的物品的摆放位置都没有改变,而学习桌上也是一尘不染的,就连她以前最喜欢的玩偶派大星和哆啦a梦也完好无整的放在床上,看着它那裂开嘴巴大笑的样子,像是随时都在欢迎她回来一样。

  顾眠心里说不出的感动,或许真的是她想错了,或许她的养父母对待她和沐风衣都是一样的,或许,她真的不应该这样做。

  人去楼空,物是人非,终究会有这么一天,现在只不过是比他想象中的提前了一段时间罢了。

  自嘲的笑了笑,顾眠啊顾眠,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善良也是最无私的人,但是此时此刻,她真的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她真的就没有一点感到后悔和内疚吗?

  他们可是她的养父母,对她有着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她难道就这样狠心吗?

  是啊,就算她的本质固然是好的,但是,她所做的无形的这些事情和那些滥杀无辜的人,他们有什么区别吗?她只不过是换了一种伤害人的手法罢了,这样只不过会让她显得更加残忍。

  “小姐,这里是老爷留给您的一封信,他让我转告您,不必挂念他,他在那边一切安好,让你放心。”王嫂再一次开口,却依然带着一种关切和关怀的情绪。

  顾眠从悲伤之中缓了过来,勾了勾唇角,已然说明了她对于眼前所见到的事实已经了然。“好的麻烦王嫂了。”

  其实她心里还是不愿意,依旧还是不想面对她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她心中的悲伤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她自己的心情十分凝重。

  看到顾眠曾经曾经居住的地方,容谦也不自觉的有一些感同身受了,或许只是触景生情罢了。

  “眠眠,你没必要这样,许多事情都不是你想的那样,或许沐家二老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吧,况且,你从来都没有做错过什么。”

  容谦低头看着依旧沉浸在自己情绪当中的顾眠,有些恍然的开口,声音极轻,极柔,不知道是心疼还是因为感伤。

  他不习惯这样悲伤的她,也不想让她一直再这样自责下去。

  顾眠的心中似乎也明白了一件事情,她终究有他的归宿,也终究有她的命途,或许缘分到了,便是如此吧!

  坐在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床上,悄悄的拆开信封,上面苍老而又带有笔锋的字迹一看便知是沐凯德的亲笔书写。

  不知为何,再次见到这样的信件时,心中的感慨竟然和脸上情绪上的波动起伏也如此波澜,这就像是一个父亲写给女儿的信,让她感觉到一丝温暖,一丝和蔼,一丝祥和,但是同样,信中也有着一丝感伤。

  兴许话离别本身就是一个容易让人感伤的东西吧,从过去的时期特别代表着一种信物,信笺这个词也自然而然在人们的心中成为了一种思念,离别,或者是想念。

  有许多年没有看到养父的亲笔书信了,还记得距离上一次看到沐凯德写字还是他在办公室的签字,那时的她怕是万万都没有想到,那是最后一次亲眼看到养父在她面前写字了,那时的她也远远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的今天,当她再回到这个她以前生活的地方时心中有多么的感慨,那时的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见到养父的最后一面,就这样和他产生了离别。

  这一刻,她突然害怕了,一是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二是她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这样的一封信。

  带着很沉重的心情打开那折得十分有序的纸张,只见上面写着:浅夏(我的女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和你养母已经到了法国了,请原谅我还是这样自私,叫你一声女儿。

  尽管我知道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同样,你也是做了母亲的人,我想应该能理解这种感受,从小到大,你一直都是那样的善良,有爱心,即使是对小动物小孩子都是那样的疼惜疼爱。

  可怜我的孩子,这么多年让你受了许多苦,现在,你终于有了自己的幸福,有了自己的家庭,我是真心为你感到高兴……养父养母一切安好,勿念。

  其实,这只是一封再简单不过的家书,满满一大篇子的字却让顾眠看了半个时辰,她把每一个字都看得特别彻底,甚至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过了良久以后才渐渐合上信封,放在自己胸前,她甚至还能够感受得到这封信的温度。

  说来也真可笑,沐凯德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也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可如今,人都已经走了,她现在再想这些有什么用呢?

  有的时候,她真的很想和养父再一起钓钓鱼,一起看看花,一起去菜园里摘菜,摘野果子,就是不知道以后的日子里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悲伤过后,从口袋里渐渐拿出手机,上下来回滑动了好一阵,这才找到沐凯德的手机号码。

  心中正犹豫着要不要拨过去,却不想刚好接到他的来电,“喂,爸爸。”

  嘴角扯出一丝浅浅的微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可是,在听到沐凯德的声音的那一刻,眼泪还是十分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浅夏,听王嫂说你已经回来了,你不会怪爸爸走之前没有告诉你吧!”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怪你呢!”一边说着,一边睁大眼睛,尽量让自己的视线更加清晰。

  孰不知,眼眶里的泪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即使她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的。

  好在容谦及时拿了张餐巾纸在她的眼眶周围轻轻的擦拭着,这才让顾眠好受一些。

  “对了,爸爸,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那些山区的孩子们已经收到了我们送过去的捐款和衣物,还有书籍,他们特意送来了感谢信和孩子的录音,等我一会回家给你发过去吧!”

  “好好好,浅夏呀,养父不在身边了,你以后也要学着会照顾点自己,不要总是小孩子脾气。”沐凯德关切的说道。

  其实啊,他对这个女儿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父母总要离开自己儿女的那一天,况且浅夏为人机灵懂事,他相信她会把自己照顾的好,也会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妥当的。

  毕竟,比起沐风衣来说,沐浅夏更加的让他省心,放心,安心。

  ……

  听着沐凯德说了一堆关切她,嘱咐她,叮咛她的话,顾眠的鼻子,再一次红了,生怕自己再这样下去会情绪崩溃,这才匆匆结束了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