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来者不善-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四百四十六章 来者不善

  从沐家别墅出来以后,顾眠的神情依旧有些恍恍惚惚,就连室外的阳光都觉得有些刺眼,本能的用双手遮在眼前,停滞了一会以后,这才渐渐把手拿下来。

  坐在车上的时候,她仍旧在想着沐凯德今天对她说的这些话,语重心长的就是一个老父亲。

  其实,她可以能够明白沐凯德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缘由。

  人一旦老了,一旦长大了,一旦随着年龄的和时间的逝去而逐渐漫长时,便真的会有些害怕离别吧!

  那种伤怀和伤感的场景不光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同时也是她自己不愿意看到的。

  其实这不单单仅仅是这样,这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层面在里面就是沐凯德不希望沐浅夏自身背负太多。

  他也希望她能够活得快乐一点,不要想太多,也许他只是希望自己的这个女儿能够开心快乐的生活下去,这就足够了。

  c市某最大的慢摇酒吧。

  一个身穿白色西装套装的男子开着一辆十分低调的跑车缓缓在酒吧门口停下后,并在工作人员的欢迎下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坐在楼上包厢里一个戴墨镜的男子一直在观望,当他看见容谦再次登门拜访时,心里很是没底,就连手中原本正在叼着的烟也都被他毫不留情的掐灭。

  也不知道这个小子究竟要干什么?

  自从上次他把容廷拒绝以后,可是不料,容廷压根儿就没有死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找他,还扬言说自己找到了什么有力的证据。

  真是好笑之极,想他许世杰一世英名,怎么可能会屈尊于一个容氏集团的总经理。

  如果说此时换做他们集团的总裁来和他谈,或许还有些可能,但是区区一个总经理,他还根本不放在眼中。

  不得不说,有些时候,有的人死到临头了,竟还不自知,竟然还对那些触不可及的东西抱有幻想。

  就好像此时包厢里的男子一般,花天酒地,还依旧和以前一样潇洒自在,被封杀了又如何?

  他家财万贯,根本不在乎那一个公司,更何况他是真的不相信容谦会绝情这种地步,虽然容谦在业内的名声他早有耳闻,但是,他不相信一个人会真的能够做到如此。

  嘴角扬起了一抹不经意间的微笑,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目光紧紧盯着那高脚杯中的半透明的液体,时而浑浊,时而清澈。

  容廷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推门进去,报以友好的态度说道,“我们再见面了,许总,我想这次我应该不用自我介绍了吧!”

  许世杰的助理把容廷带到酒吧屏风后的一个安静的座椅上,容廷刚坐下不久,服务员便拿了两盏酒杯,将其中的一个杯中添了上好的威士忌,然后便听到许世杰开口说道,“不知阁下此次前来找许某有何事情?容总经理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找我,怕是不单单只是为了喝酒这么简单吧?”

  容廷扬起下颚,轻笑了一声后道,“我知道许总现在有心事,更知道许氏的燃眉之急,眼下大势已经迫在眉睫,相信许总应该明白,眼下能够解救许氏集团的人只有我,而不是那位。”

  容廷开门见山的继续说道,“你我都是爽快人,我说话也不喜欢绕弯子,至于我帮你的目的,我想你心里也应该清楚。”

  同为容敬伟的儿子,他的目的是什么,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许世杰低垂,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容总经理真是太客气了,有些事情如果一旦要发生,并不是你我可以决定的,我想这件事情你心里也很清楚,至于你说的帮不帮之类的话,这次还是顺其自然吧!”

  许世杰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他心里也很明白,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说的兴许是对的,他的确是在容氏集团里唯一能够和容谦抗衡的人。

  况且,他还有着另外一层身份,他和容谦同样都是容容敬伟的儿子,单单是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他和容谦在容敬伟这里的地位是平等的。

  况且,容谦现在的手段以及他在集团取得的威信和业内的影响,只不过是凭着他多年的人气积累再加上经手的一些大项目所推崇出来的。

  毕竟一个具有天资的人在经过后天的培训,多多少少都可以取得一星半点的成就,这对于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只不,过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现在倒是有些让他另眼相看。

  许多事情并不是像表面上那样简单,在没看清楚容廷真正的想法之前,他还不想过于草率的下决定。

  都说在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纵使是曾经在商场上并肩作战的队友也可以在下一秒钟为了利益而变得六亲不认。

  相反,曾经在商场上的敌人也可以在下一秒钟变成盟友。

  这是一种很奇妙也可以随时转换的关系,谁说人这一辈子只要选定一个阵营,就要稳扎稳打的站在那里呢?

  但是,显然,许世杰现在还不愿意过早的得罪容谦,他现在宁可处于被动的状态,也不想对容谦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因为他很清楚惹到容谦的下场,便是赶尽杀绝,因为他就是个大魔头,杀人不眨眼。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保守的方法,如果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他转进为动转被动为主动,他还是愿意尝试的。

  就在许世杰细细的打量着容廷的时候,容廷也在暗地里打量着许世杰脸上的动静。

  他不得不承认面前的这个男人确实老奸巨猾,不过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大多数都是如此,这一点,容廷早就看透了。

  真是可笑,他还期望着每个人和他一样做事瞻前顾后吗?像他这样的下场只不过是在商场上壮烈牺牲,死得更惨罢了。

  虽然两人刚刚的对话十分简单,但是许世杰和容廷看似平静的对话其实早就已经充满了浓烈的火药味儿,好在房间内的熏香气息,再加上他们面前的淳淳红酒的气息,能够掩盖一些。

  双方的心底都是互不相让,早就已经剑拔弩张,但是他们表面上又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他们一贯的作风,也是商场上的人惯用的作风。

  他们都在等,在等待一个时机。

  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容廷接着说道,“许总,我想有些事情你可能还没有认识清楚,现在你的局势十分危险,你应该知道那位已经对你们许氏集团下了封杀令,这意味着什么,我想你十分清楚。”

  许世杰没有过早的回答容廷,他是在沉默,同时也是在思考。

  对于他现在的处境,他不想过多的说些什么,但是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封杀令就意味着他们许氏集团从此在商业里的领域不会再有任何的合作商,这无疑把他们自己逼上了绝境。

  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他能说什么呢,所以,当容廷提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也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头,依旧不动声色的盯着面前那明恍恍的红酒液体。

  轻轻品了一口面前的红酒,吸了一口气,浓浓的酒香味道直接窜于许世杰的大脑,直到良久以后,又冷眼看了一眼容廷说道,“容总呢,也只是公事公办而已,况且,之前的事情确实是我做的不对,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及时到场,也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许世杰顿了顿,接着说道,“我知道容总是一个公事公办的人,尽管那次的事情我确实不是故意的,但是结果证明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发生了,但是,这也确实是我意料之外的,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还是要在这里谢谢容总经理对我的体谅和同情。”

  虽然许世杰的确是一五一十的说着,但是殊不知,他眼前所得到的这一切在容廷的眼中极为虚伪,即为假。

  心里明明就不是这样想的,但是表面上又装出一份十分效忠于容谦的样子,这人真的是太虚伪太有意思了。

  想到这里,他也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拿出那个在来之前早已经准备好的信封,推到许世杰面前,说道,“这里面有许嵩想要看到的东西,算是我替我们家总裁还给你的,但是我想你看完以后应该就会知道我想说的一切,如果许总看了以后有什么想要我帮忙的,就尽管开口,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也一定十分有看点。”

  许世杰看都没看就把信封直接退回给容廷,“容总经理这是什么意思,我想有些事情你是不是误会了。”

  见到许世杰的推辞,那疑神疑鬼的模样,容廷说出了一个让许世杰难以再退缩的理由,“放心,给你的东西对我还有着许多人来说根本就不值钱,但是对于许总来说却是一个非常值钱的消息,不过,我想你看到这个以后应该会很失望,也会对你效忠的容总裁所失望。”

  听到他这样说,许世杰也没有办法了,不看吧,在心里又产生怀疑,看吧,又觉得自己落入了容廷的圈套,但是事实证明,人的好奇心终究是很强大的,在容廷的打量和一番意味不明的笑意下,许世杰还是打开了档案袋。

  他原以为是什么,怎么也没有想到里面的信封打开以后竟然是一堆皱皱巴巴的废纸,与其说都是废纸,不如说是一封原本崭新的信被撕得七零八碎。

  “容总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说的好东西就是这些毫无用处的废纸?”

  “许总不要着急,难道许总竟然没发现这纸和信以及信封都有些眼熟吗?”

  听到容廷这么说以后,许世杰又再次打量起来,不料在他看的他们公司的专属信封以及他的亲笔信以后,神色果然黯淡下来,心里满腔怒火。

  拿着这个信封仔细查看了一番,许世杰带着疑惑的语气问道,”这个是你从哪里得到的?”

  容谦倒是也没有拐弯抹角,而是很直接的告诉了许世杰,“从我们集团总裁办公室门口的垃圾桶里得到的,确实费了好大劲儿呢!”

  此刻,就算是许世杰再不济,就算他是傻子,他也能够察觉得到容谦体现在这封信时的怒意以及他心中的满腔怒火,这是隐藏不了的。

  从看到这封信时,许世杰就足以想到容谦当时愤怒的表情以及想要把他千刀万剐的情绪。

  一只手轻轻握拳,另一只端着高脚杯的手也是十分用力,像是分分钟能够把他手中的高脚杯捏碎一般。

  容谦,这可是你逼我的,到时候可别怪我冷血无情,毕竟是你先翻脸不认人的。